一品仙娇· 第一零三七章 我不知道
手机阅读     第一零三七章 我不知道



    “我附议。 ”度厄星君不再犹豫,果断的说道。



    对面,司命星君看了他一眼,也道:“我附议。”



    “我附议。”贪狼星君也道。



    “我附议。”



    ……



    其余的阁老,不论是世家出身的,还是寒门出身,都陆续表示赞同。



    也就是说,大家在方向上达成了一致。



    接下来,他们要考虑的是,具体该如何操作:首先,五个家族必须受到惩罚;其次,对分散在妖界各处的九十多处驿馆的整顿,誓在必行;第三,不能让有心人加以利用,蛊惑民众,破坏仙界的稳定局面。



    “宁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躲在暗处憋坏,简直是防不胜防。”有阁老恼火的揉着额头,“哼,跟个耗子精似的。有本事出来,大家锣对锣,鼓对鼓的决斗。”



    “是啊。眼下,他堕魔不久,正是弱小之际。此时不灭掉他,还待何时?”有人附和。



    贪狼星君冷笑:“他一身的罪孽和着血煞魔气,形同剧毒。延寿星君一直没有配出解药。就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沾不得他的边。”



    益算星君叹道:“没人知道他的行踪,卜算也无用。就算他没有剧毒,三界那么大,我们上哪儿找去?”



    “要不,我们请示君上,请君上定夺?”有阁老弱弱的说道。



    呵呵,他成功的得到了十一个白眼。



    “事事都要君上守夺,还要我等坐在这里做什么?”



    “就算请君上定夺,我们也要先拿出一两个方案出来。”



    “大家一起想吧,总会想出办法来的。”



    ……



    那位阁老摸了摸鼻子,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其余人见状,都摇头轻笑——在紫徽阁会,这样的情形时有发生。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不管是喷人的,还是被喷的,皆对事不对人。彼此笑一笑,也就揭过去了。



    司命星君用手指轻叩桌面,说道:“我有一个主意。五个家族,只要他们不再生事,遵守天规,暂且不动他们;年底不是快到了吗?那些驿馆的主官在任上最短的也有五十多年了。《仙官守则》里不是有叙职这一项吗?今年是推行新政的头一年,他们也该回来叙职了。”



    “对。先把人召回来再说。”



    “哼,到时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招供。”



    “可是,他们要是心虚,不回来呢?”立马有人提出异议。



    贪狼星君看着自己的手,不紧不慢的说道:“那他们就违反《仙官守则》了。嘿嘿!”



    大家都笑了。



    易真君摸着几缕稀须,问道:“《仙官守则》全本,也发给了他们,对吧?”



    吴真君应道:“都发了的。至于他们有没有看,我就不知道了。”



    “发了就行。没看,也当他们看了。”贪狼星君哼哼。



    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按照程序,散会后,由今天的当值阁老,易真君,去向君上汇报。



    沐晚还在东厢批阅奏折。听到当值官的通传,她放下手中的朱笔,抬头说道:“宣。”



    “诺。”



    稍后,易真君抱着那些奏折进来了。



    侍立在一旁的香香见状,上前接了过来,堆码在案的一角。



    易真君向沐晚汇报了紫徽阁会对这些奏折的看法,以及处置决议。



    沐晚颌首应道:“嗯,如此甚好。”就说嘛,只要充分放权下去,紫徽阁会不是摆设。她很看好这种机制。



    当然,紫徽阁会能做的,不仅仅是这一点点。她的目标是,将来,奏折都送到紫徽阁会那边去。而她这个当值仙帝,只要和当年在宗门当道君老祖一样,听一听紫徽阁会的定期汇报即可。



    啊,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充满了期待!



    不过,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她得再观察一段时间。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接着说道:“此事,就交由你们紫徽阁会处置。”



    “诺。”易真君欢喜的应下。



    知道君上不喜欢废话,所以,他随即抱拳告退。



    “真君,请。”香香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亲自将他送至门廊下。



    “香香大人,恭喜啊。”易真君乐呵呵的抱拳道贺。黑夜已经将请柬散发了出去。所以,天庭的人都知道了青帝府在三天后要办喜事。



    “谢谢。”香香抱拳回礼。宾客的名单是她和黑夜一起拟定的。她记得很清楚,易真君并不是名单之列。所以,无意与之多说。



    不料,易真君的脸皮挺厚的,笑嘻嘻的说道:“到时,我一定来跟大人讨杯喜酒喝,沾沾喜气。”



    香香有点儿尴尬了——好吧,她和黑夜头次办宴,严重的经验不足。以青帝府的身份地位,宴请宾客怎么仅凭个人喜好呢?易真君是天庭管理处的主官,又是十二阁老之一。他们居然没有想到要请他。不说别的,单说姐姐的舰队、龙辇……这些的日常维护,都是管理处在操办。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不过,她在天庭混了几年,也是操练出来了,当即笑道:“真君不来喝这杯酒,怎么行呢?府里分了工,有专人负责送请柬。在下回去后,催一催,让他们加快进度。不好意思,是我们做事太拖沓了。”



    易真君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甚:“香香大人客气了。张罗双修大典是件很操劳的事。不过,能够找到心意相通的仙侣,是件很幸福的事。再辛苦,也是比蜜还要甜。”



    把他送下台阶后,香香转身回到房里,给黑夜传讯:夜哥哥,我们拟的宾客名单,考虑不周,要再加一些人才行。



    黑夜收到传讯,笑得合不拢嘴:好,听你的。要加哪些人,你把名单拟出来就是。我再去送一轮。



    依他的性子,恨不得请全九重天的人。可是,拟宾客名单的时候,香香说,现在天庭大力主张节俭,不能太张扬,少请些宾客。



    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不敢有半点犹豫啊。香香这段时间跟个爆竹似的,一言不合就要会炸。



    明明在下界炸分祭池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变了性子呢?该不是在哪一处分祭池边上不小心沾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吗?



    想到这里,黑夜感觉胸膛里的两颗魔仙之心都快从口里蹦出来了。怕吓着香香,他不敢跟她说,火急火燎的去找姑娘救命。



    结果,姑娘却告诉他,这是太紧张的了缘故。还说,姑娘成亲前,都会这样。等礼成之后,就会好了。



    姑娘是过来人,有经验!黑夜甩了一把冷汗,放心了。



    不想,姑娘又说了,要他多让着点香香。不然的话,好事会多磨。



    黑夜一听,两颗魔仙之心又悬了起来。好吧,办喜事,就是图个高兴。只要香香高兴,他事事都顺着她,又如何?



    所以,香香说要节俭,他就节俭;香香说要少请些宾客,他就绝对不会往名单上再多加一个人。



    而现在,香香说要再多请些人,那就多请些人喽。



    香香收到黑夜的回复后,眼泪哗哗的下来了。



    沐晚被她唬到了,赶紧的扔了朱笔,心念一动,站在她面前,关切的问道:“怎么了,香香?”



    香香就势伏在她的肩头,抽泣道:“姐姐,香香是不是太折腾了?一下一个主意的。”



    沐晚拧眉:“黑夜说你了?”



    “没有。”香香想到黑夜,泪眼里全是柔情蜜意,“他处处顺着我。香香改来改去,他也从来没有说过半句香香的不是。”



    搞了半天,原来是幸福得直落泪啊!沐晚翻了个白眼,一把将她的头从左肩上扳开,故意板着脸哼哼:“本君还单着呢。你们这样秀恩爱,有意思吗?”



    “扑哧”,香香破涕而笑:“香香知道了。这就是话本里说的,‘饱汉不知饿汉饥’……”



    沐晚毫不客气的抬手赏了她一记喀嘣脆的毛栗子:“谁是饿汉?三界之内,本君只要勾勾手指头,哪一个不是哭着喊着飞奔过来?本君怎么会饿?哼!告诉你,本君这叫不将就!不委屈自己,懂不懂!”



    “懂——”,香香摸着自己的头,拖着长腔应道。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下一息,她亲呢的挽住沐晚的一条胳膊,笑嘻嘻的问道:“那,姐姐觉得什么样的男子,才叫不将就,不委屈?”



    沐晚闻言,愣住了。



    她不知道哎。



    香香不问,她还没有意识到:自从重生到六岁以后,她一直都没有再认真的考虑过这个问题。



    前世,前前世,她倒是想得很明白,并且还付诸了实际。然而,事实一而再的证明了,她的那些标准其实是更适合选人渣。所以,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选什么样的人了。



    香香见状,松开她的胳膊,嗖的跑到三步开外,出了一个主意:“要不姐姐,你也象人间的皇帝老子一样,选秀?多看几个,也许就知道了。”



    “你是嫌我现在耳根子太清净了,是吧?”沐晚没好气哼哼,“没那闲工夫!”



    她的短期目标是灭掉宁扬;中长期目标是成神。



    为了实现这两个月标,现在,她每天忙得团团转,连睡觉的时间都紧巴巴的,哪有空去琢磨什么风花雪月?



    ===分界线===



    某峰多谢友商别离离别殇、本棵纪年的平安符,多谢友xxxlingyun、gjh_fish、蘩羽645098、chloetooky34、mmzz0705、机器猫的包、可乐虹的月/票,谢谢!



    本来自 &# http:///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一品仙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一品仙娇》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