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后一个太子·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非常时候非常事
手机阅读     宠信对于太监而言,历来都是攸关性命一样的东西。

    故而,钱财礼物只是为了表示礼节罢了。让司恩表示自己重视王承恩罢了。但王承恩要不要如司恩所愿,或者说如司恩背后的朱慈烺所愿……却让王承恩苦思了起来。

    “国子监税司分监倒是小事……”

    “改动税率,乃是良政。稍有非议,但傅淑训任职户部正是得意之事,想来也是无碍通过。”

    “改起条预征算是实务,不好不坏。但配上船料与竹木抽分之事……这是要让非议蜂拥而起啊……”

    “阁老们倒是乐得见秦侠……噢,也就是太子爷在临清折腾的样子。竟是要将人架在火堆上烤的意思……看来,中原战局各处纷乱,的确让阁老们都没有精力来亲自出手对付太子爷了。”

    “咦……周相竟是能在百忙之中关注了临清之事。看来临清这等繁华大城并不那么好对付啊。周相的意思……究竟要不要动呢?”

    朱慈烺上书国子监税司分监的时候,同样,傅淑训也一早就上书了改动税率,取消起条预征,又改动船料与竹木抽分的奏章。

    这些奏章通过通政司上了内阁,内阁票拟以后,自然是要轮到皇帝批复,或者说司礼监批红。

    这样一套程序完毕了,才算是程序合法。

    但这两封奏章到了值守的王承恩手中后,却是被扣住了。这倒并非是为难,甚至按照顺序,王承恩从一大堆奏章里头提出来两封奏章,反而是优先处理了。除此外更有王承恩的一片保护之心。

    而司恩的送礼通气,也显然是希望王承恩为太子爷在皇帝面前说说好话。

    那么……问题来了。

    当然不是银子该不该收。

    而是,要不要为朱慈烺出力气。

    按照王承恩所知晓的历代典故来说,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能登基的太子爷是这般如朱慈烺跳脱的。

    出宫去户部胡闹还可以说是小孩子不懂事,但抄家出了百万两银子,又跑去临清收税弄什么改革,那就可以说是定然有深思熟虑在里头了。但这一桩桩一件件,不说是不是会让皇帝心中生疑,就是历代名臣也没有这个路子的啊。

    无论如何,这样威风的人物对于朝廷而言是绝不会乐意看到的。

    正常时候,这样的人蹦达不了几天也就距离覆灭不远了。

    但朱慈烺显然不是正常身份的人。

    而这个时候,也不是正常的时候。

    这是内忧外患,天灾**一起上的大明,而且是败绩无数,一年比一年更酷烈难熬的大明。

    这样的大明,寻常江南书生或许还以为平安喜乐。但对于接触了无数奏章密折,知晓天下大势而格外敏感的王承恩而言,却已经可以说是烈火烹油,旦夕都有倾覆的危险了。

    这样的大明,来了这样一个太子……

    “或许……留一份善缘,不至于更差了吧。嗯,干脆……就如司恩所言,什么竹木抽分局,直接一步到位好了!”王承恩这样想着,捏着两封奏章,走进了正在通宵批复奏章的乾清宫。

    “万岁爷……奴婢为陛下贺,见着了太子爷又要给陛下立功了……这折子一下,万岁爷于国用之上又可以畅快一些了……”

    临清城。

    一支船队再进城的时候远远停了下来。

    在船舱静室里躺着的一个气度不凡,颇有几分风流士子模样的男子。

    男子见船停了下来,纳闷地推开船窗,见依旧是临清城外的杨柳运河岸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喊了一声道:“启生老叔在哪里?为何船行进到了城外就停了下来了?”

    男子的声音刚刚响起不久,外间脚步声也顿时紧凑了起来。

    不多时,一个富态和气,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进了船舱,朝着船舱内的青年行礼,面带几分忧虑地道:“少爷,前面河道都堵住了。老奴已经遣其树去问了。”

    “唔。”青年男子应了一声,沉吟了一下道:“若是事情棘手,直接亮出归德侯家的名号,想来这临清地界上总能买几分面子。此次北上,务必不要一点耽搁。”

    原来,这青年男子就是归德侯家,父子两代都是东林党人的曾经户部尚书侯恂之子,侯方域。

    被侯方域称作启生的富态中年男子就是侯家管家,此次陪同侯方域北上的侯启生。

    听侯方域如此说,侯启生低声道:“老奴明白。”

    侯方域缓缓点头,也带上了一些犹疑。

    侯恂在崇祯九年下狱后,侯方域也是多次南下北上大运河,对这临清地界也是熟悉,但将整个大运河都堵得不能动弹却是第一次见闻。

    若是寻常时候,侯方域也就多等一等,大不了在临清玩耍作乐。对于自命风流士子的侯方域而言,这也算不得什么耽搁的。

    但现在,京师的周延儒已经为侯恂说动了陛下,正是需要侯方域在京师活动的时候,耽搁一点点时间侯方域都觉得分外煎熬。要是最后耽误了侯恂出狱再任,那更是能让人恨得想杀人。

    那侯启生也是知晓侯方域心中担忧,立刻就遣了得力手下过去询问。

    果然,过不了多久,侯启生就见侯其树带了两个一胖一瘦,衣着体面,穿着直身长衣的男子上了船。

    侯启生眼睛毒,见这两人衣料都是湖丝苏绣,想来都是些有实力的船主大商。

    见此,侯启生也含笑着上前客套寒暄了起来:“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能得归德侯家相迎,这是我等的荣幸。”两名船主也是纷纷见礼。

    一番客套以后,侯启生也是切入正题,得知这两人也是被困在运河上的船主。从侯其树口中得知来的竟然是归德侯家的人以后,顿时上了船,一来自然是解决眼下问题,二来当然也有几分套交情的意思。

    两人都是徽州休宁人士,稍胖一点,常带几分笑容的名作罗达,船中载的是颇为有名的徽墨。另外一个瘦一些的名作张小南,卖的则是剪刀等杂货,却也在行当之中颇有几分名气。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大明最后一个太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