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后一个太子·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秦府来客
手机阅读     【周一冲榜求票哦拜谢读者:悼武华夏、左翼护卫彦两位打赏。满三十票加更,今晚还有一更!】

    看着不务正业的傅如圭也不理会自己,余青的心中憋闷,心里就更加肆意地吐槽了起来。

    “部里都不知道吵成什么样了,那些得势便猖狂的胥吏之辈这些时日简直将公堂当做私家,公务尽皆荒废,平时本来就十之五六不在,近日甚至都有将公家器物拿回家的事情。论及户部筹粮饷之事,若是王正志在场,便殷勤前后,无不出谋划策,让其竟有户部长官的气象。反倒是我们这些亲近大司农之辈,但凡路过,无不是被冷漠对待。”

    “如圭公子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户部里,如我这样还能坚持团结在大司农身边的同党,已经没有几个了吗?搞得我在户部找个人商量都没有办法,更别说筹饷之策了,还要具体细务,那不该是胥吏之辈所为吗?我等儒臣跟着大司农,今日就要开始受苦了啊!”

    ……

    不管余青心中如何吐槽,但终究抗拒不了大司农的命令,跟着傅如圭一步一步到了澄清坊的秦府。

    只是刚刚走到这边,傅如圭便紧张起来,左右看着屋舍,频频皱眉。

    见傅如圭紧张,余青便问道:“如圭公子,怎么了?”

    “有些不对劲。这里太安静了。”傅如圭回道。

    余青摇摇头:“这有何不对劲的,哪家回去不是静守家中的。”

    傅如圭只是摇头,却没有再回答。

    秦侠的秦府是在澄清坊的西北角,也算得上是诸多人家时常要过的地方。这样的地方,竟是安安静静的,显然不合常理。

    两人这样说了会儿话,秦府的门口也就走到了。

    余青看了一眼傅如圭,想到傅淑训这次寄予众望,让余青为主找秦侠,便清咳一声,昂首挺胸,踏步走上了门前,拿起了叩门环,敲门了起来。

    “秦侠可在?户部云南清吏司司主事余青来访!”

    没人答应……寂静无声。

    这让余青有些恼火,手底下也就更加用力了起来。

    啪啪啪……

    砰砰砰……

    傅如圭抬头左右望着,感觉哪儿凑过来一道目光。

    余青见此,只觉得傅如圭是在照顾自己被无视的脆弱自尊,顿时面色掌握,声色也是严厉起来:“来人开门!秦家怎的如此没有待客之道?门子在哪里?来个人开门!”

    随后猛击叩门环,砰砰砰……

    依旧没声儿。

    “简直岂有此理!”余青恼了:“不开是吧,信不信本官叫人砸了你这破门!”

    说罢,余青发泄一般猛地一推大门!

    却不料,这大门被余青这一推竟是应声而开,竟是根本就没锁!

    见余青推门打开,傅如圭忽然大叫:“余兄,先莫进门!”

    “难道这还是龙潭虎穴不成!秦侠,你给我出来,本官乃云南司主事,你如此藐视上官,是不想……噗……”

    咣当……

    就当余青大喊大叫的时候,忽然一桶污浊混杂着菜叶子的脏水从门上倒下,污浊的浑水湿透余青全身,更将发髻打散,沾上了几根菜叶,垂在余青额前,十足可笑模样。

    此刻,似乎万籁俱静,只余下倒在地上的木桶咣当咣当的响着。

    就当傅如圭反应过来走上前的时候。

    一个个怒骂的声音叫了起来:“来人啊!打这厮泼皮,又敢上来欺我秦府。难道真当我们秦府无人吗?俺张镇便不怕你!”

    “李三麻子,叫上七狗子,俺家老三都过来,收拾这上门闹事的泼皮!”

    “好啊!围了我秦府院子,不许我秦府买卖粮米菜肉。今天还敢来上前叫门,不打得你爹娘识不得俺张镇的名字倒过来写!”

    ……

    见了余青遭遇的傅如圭本来还怒气勃发,就要上前揍人,但听到最后,顿时听出了问题所在,看着两三个壮汉围上来的时候还打算揍一顿发火。

    但当傅如圭看到不知何时十来个老汉壮妇扛着扫把悄悄围过来的时候,傅如圭顿时变色:“误会误会,我等绝不是来寻衅的恶人!我等,是秦侠交好的同僚啊!”

    ……

    书房里,院门口四个围上去要打杀的壮汉一个个匍匐在地上。为首一人,皮肤黝黑粗糙,骨架高大,长手长脚,一张方脸上满是不忿,梗着脖子,很是不服。旁边一个脸上麻子颇多,一个身材干瘦,一个显然还只是十一二岁,茫然懵懂,畏缩地躺在地上。

    秦侠看着为首的张镇,手上荆条紧握,厉声喝斥道:“好啊。真是泼天的胆子。来了贵客,竟是如此无礼,上来就粗声叫骂,开门就是动手打人。怎么,一个个都罔顾国法家法不成?”

    “谁让他们举止犹如那些恶人……”秦侠发了话,领头那个自认护院有功心中委屈的壮汉张镇抗辩一句,但声量却越发小了。

    倒是一旁自顾自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身子的余青听完,更加紧握毛巾,牙齿咯吱的响。

    这秦侠倒是深得指桑骂魁之能。

    秦侠见此,冷声道:“触犯家法,冒犯贵客。我要罚诸君,还不服吗?”

    张镇闻言,浑身一颤,立时道:“小的心服口服,任由老爷责罚。”

    “任由老爷责罚!”其他三人也是颤声回答。

    见此,秦侠这才转过身,歉意地对着余青与傅如圭道:“管教失当,秦侠惭愧不已。方才我已吩咐老仆,摆酒设宴,以作请罪。”

    余青看着秦侠轻笑着赔罪,但眸光清亮一片坦荡,仿佛做了什么铲除奸邪的好事一样。一念及此,顿时心中来气。

    一旁的傅如圭横了一眼看过去,抢过话头道:“谁能料想到秦侠小兄弟家中情势竟也是如此险恶了。竟然连家中门前都如险地……秦侠小兄弟有此忠仆,是幸事,不当如此怪罪。”

    傅如圭全程中立,没有余青那么多预置的立场与执念,倒是清楚这次实际上是余青举止跋扈做得过了,以至于被误会为恶人。

    而且,秦侠处罚下人越是严厉,就越发如同一巴掌狠狠打在他们脸上。人家忠仆护主反被责罚,岂不是映衬得惹出这摊子事的余青与傅如圭越发奸佞可恶?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大明最后一个太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