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后一个太子·最新章节 第十八章:图穷匕见
手机阅读     众人一笑,秦侠面上跟着笑,心中却是微微的不自在。良禽择木而栖,这是将我视为驱使的禽兽么!

    “谢孔照磨提点!”秦侠应下,心中冷笑起来:“京派土著胥吏被自己一顿耍的团团转失了士气,的确再无威胁。但这么早就觉得高枕无忧了么?”

    想到林谷重王锐那番炮灰威胁论,秦侠沉住气,走向陈皋文的公事房。

    千里之行,最后一步,决不能最后关头掉链子!

    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

    到了公事房,秦侠见到了陈皋文。

    果然,一堆账册在公事房里散乱地摆着,陈皋文正在收拾。

    秦侠见此,跑过去收拾起来。

    有人分担,陈皋文也乐得如此,眼中带着满意之色,待秦侠忙完了,对秦侠道:“你之前刚入户部,我也不好给你分派职司。现在,五军营右哨之事已毕,有你这功勋在,不仅我很满意,同僚也都会服气,这个时候我再给你寻一个好归属也就理所应当了。嗯,往后你入孔田麾下。”

    “是,谨遵管勾教诲。”秦侠应下,又道:“敢问管勾是否要将这些账册全部送到余主事处?属下也有一把子力气,愿为分担。”

    陈皋文先是微微皱眉有些不愿,这账册之事历来都是最为机密,最为紧要的事情。虽然这里的账册都是他验查过,精心修饰的。尤其五军营右哨,更是他亲自主持。每次账册覆核完毕,更是他亲自交到值守的户部主事处,或者直接交到云南司郎中南云吉那。

    不过,秦侠刚刚带着投名状投过来,如此殷勤努力,他也不好打击人心。

    况且,自己一把老骨头了,这样的力气活,让手下做也无碍。难道还担心他在满是浙人的户部里把账册偷出去?

    想到这里,陈皋文觉得自己实在太紧张了。眉头缓缓舒展下来,应下:“嗯,好好做事,去吧!”

    秦侠应下。

    待秦侠离去后,按着屁股喊疼的原器和矮瘦的孔田走来。

    看着秦侠离去的方向,原器道:“管勾大人真打算用此子?”

    “可用不可信。毕竟不是自家人!谁知道京营的账册里是不是还留下了什么手尾?”孔田接过话。

    陈皋文瞥了一眼孔田,有些不满道:“京营之事是我亲手主持,能有什么事。”

    孔田闻言,顿时讪讪。

    但很快,陈皋文凝眉一想,道:“莫要太多疑,也莫要觉得我的手尾是那么好做的。就算京营上还有什么事,也都会尽数让他顶上去。若是无事,打磨几年,平时用用,给他一点富贵也无碍。毕竟人才难得。”

    “管勾大人高明!”原器一副被点醒的恍然大悟模样。

    一旁的孔田也是赶紧跟着道:“管勾大人妙计在心,小的懂得,听管勾大人一言,胜读十年书啊。”

    陈皋文微微抚须,享受着属下的马屁。

    与此同时,依旧推着方才找来的独轮车,秦侠走向了户部官署更深处。

    秦侠在户部衙门呆了十来天,大体对户部各处都熟悉了。

    今日推着独轮车,一路上各家胥吏看着秦侠,都已经明白,此人已经进了浙人的阵营。

    不少人上来打招呼,秦侠也是一一应下。

    要是有人问秦侠去做什么,秦侠就答:“奉陈管勾之命,将账册交至云南司郎中南云吉处。”

    有熟悉云南司的就纳闷道:“今日不是余主事当值么?”

    秦侠就摇头:“属下也不知,只是谨奉命令,不敢有所疑问。要不,前辈先去询问管勾,晚辈且候着。”

    那名纳闷的司计顿时皱眉摆手,秦侠搬出了陈皋文,谁敢二话?

    秦侠低头前行,心中暗笑。

    不是陈皋文有想法,是秦侠有想法。

    南云吉的地盘很快就到了,作为户部云南司郎中,南云吉的地位比余主事要高得多,他所在的公房也是在户部尚书侍郎附近,离着更近。

    秦侠推着独轮车走向了一间间公事房。

    越过一个个主事、员外郎、郎中的公事房,到了南云吉所处的时候,秦侠依旧继续往前推。

    前方是户部右侍郎王正志处,秦侠依旧往前推。

    到了,秦侠停门前,这里是新任户部尚书傅淑训的公房。

    推车入内,旁人见秦侠一身乌色公服以为是公务,并未阻拦。

    秦侠一直从外间推进到了内间公事房,见到了端坐在堂上的户部尚书傅淑训。

    这是个面色白皙,六十上下的老年文人。看起来保养得很好,发色留青,身板硬挺。只是精神状态不佳,甚至有些黑眼圈眼袋。显然履职户部不是个轻松活儿。

    秦侠突兀地将独轮车推进了户部尚书傅淑训的堂前,这时候,一旁办公的幕僚胥吏们这才发现,纷纷都惊呆了。

    “你是何人,到此处作甚?”

    很快就有人回答了,司务厅管勾费继宗疑惑道:“好像是云南司的秦侠,你不在云南司做事,到这里做什么?”

    秦侠不说话,直视着傅淑训,道:“请大司农将旁人清退,我才好说话。”

    说完,秦侠一拍账册。

    费继宗猛地想起了什么,大喊道:“来人,将此獠拿下,胆敢闯入司农公事房,先拷问再说!”

    傅淑训敏锐地发现了什么,当下就下了决断:“你们先出去!”

    那认出秦侠的胥吏还想说什么,傅淑训却直接一挥手,根本不容置疑:“都出去,本官自有决断!”

    场内只剩下了秦侠一人。

    秦侠笑眯眯地看着傅淑训,虽只是一介胥吏,面对大明正二品高官却从容平常,自信昂然,仿佛见到的只是寻常老翁一样。

    只听秦侠声若金铁相击,铿锵有力地道:“小生今日来,为解大司农财计之困!”

    秦侠说罢,不等傅淑训开口回答,便抢声喝问:“大司农。松山一战,副将焦埏战死、巡抚邱民仰及总兵官曹变蛟、王廷臣战死……战兵伤亡,岂止于十万?此一战败,户部准备好了抚恤之银否?”

    “辽东尽失,则京畿忧虑。再集兵马,则新军粮饷齐备否?

    “二月已尽,京师百官俸禄折宝钞是五成,还是七成?”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大明最后一个太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