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后一个太子·最新章节 第九章:京营账册
手机阅读     秦侠跟上去,心下略略兴奋,随后平静了下来。

    下马威才刚刚过了第一关,这会儿就急着高兴还为时尚早。

    公事房就是陈皋文的公事房,户部衙署占地不小,但十三清吏司一个个分下来,云南司能占到的地方并不多。整个云南司二十多号胥吏能有自个儿独自办公的公事房,就只有管勾陈皋文了。

    当然,这是胥吏们的世界,文官们就不同了。

    到了公事房,秦侠站定,目光平视望着陈皋文的鼻尖。

    陈皋文一张马脸,鼻头尖而鼻子窄,目光阴鹫,喜怒不形于色。这是个阴险的老狐狸,秦侠心中叹息倒霉,暗暗提醒自己。

    “你是南郎中保举进来的,姑且算你身家清白,可堪入户部。但云南司不留无用之徒,你若办不好差事,便怪不得某将你踢到其他司去,可听好了?”陈皋文盯着秦侠的眼睛,问道。

    可惜,他没有在秦侠身上看到一点慌乱。

    “属下知晓,定不让管勾失望。”秦侠不卑不亢,有个皇帝老子在,秦侠着实不知如何对一个小吏作出畏惧之色。当然,这是面上不让对方看出破绽。秦侠心下已经大为警惕,接下来要是办不好差事被在各个司里踢来踢去,那自己就要沦为笑柄,不仅谁都要踩一脚,更拿不到自己想要的关键信息!

    “可会识字?”

    “习得颜体。”

    “珠算之学如何?”

    “大约都会。”

    “哼,本管勾出一题,你且答着!”

    “属下听题。”

    “今有贷人千钱,月息三十。今有贷人七百五十钱,九日归之,问息几何?”

    “此九日应支息六文钱又四分之三文钱。”

    “还算伶俐。”

    陈皋文点点头:“随我去见余主事吧。”

    云南司有八名主事的定额,但日常在户部值守办公的不多。这余主事就是今日值守云南司的文官,正六品。

    被陈皋文领着,路上一路无言,秦侠跟进步伐,忽然感觉有些不妙。

    到了余主事的公事房,秦侠在外候着,陈皋文进了公事房。

    不多时,秦侠被唤了进去。

    余主事看了一眼秦侠就不再管,道:“来了新丁,你自己安排。部里新上任的大司农对账务之事格外看重,此次更是盯得紧,视若权威之判。其他的庶务我不管,新需覆核的账册你须给我一一核定交来,不然出了岔子,我唯你是问。”

    “是,谨遵大人命。”陈皋文连连点头,一一应下。

    秦侠木然跟着,前后都没有他插话的份。只是再回去的时候,秦侠手中多了一本小册子。

    这小册子手掌大小,约莫三十余页。看着不多,但这可不是秦侠要干的活儿。

    心中想着,秦侠看了一眼身后一个木讷不言的壮汉,目光落在他身前的小板车上,嘴角微微一抽。上面,足足有一人高的账册堆满了桌案大小的小板车。秦侠手中的,仅仅只是一个目录和注意事项。

    重新回到公事房,陈皋文示意木讷壮汉将板车交给秦侠,随后道:“这是崇祯十三年京营的账册,你将其一一算好,十日之内,我要结果!”

    抱起账册,秦侠依言领命。看着账册,头皮发麻地回了公共办公的公事房。

    “新同僚来了。”

    “这厮运气好躲过了第一关,不过眼下这关嘛……哼哼”

    “看他造化了,谁让他不守规矩?”

    秦侠一进公事房,一干人等就纷纷说起了。秦侠听了个一知半解,当然不是耳朵不好使。而是这些胥吏都是使着一口浙江话。

    京师半浙人,名不虚传。

    秦侠一副敬小慎微的模样,没有理会杂音,找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小桌,放上账册,看着堆积如小山的账册,秦侠微微呼了一口气。

    此时,秦侠旁边忽然来了一人,一步一拐,看了下秦侠身前的账册,惊得倒吸一口冷气,道:“嘶……本以为我被抓住点卯挨了二十大板已经够倒霉的了。想不到,还有个比我更倒霉的。”

    一口浓重的京腔,秦侠看过去,此刻又来了一人,也是一口浓重的京腔,低声啧啧称奇道:“哎呀,京营那可是一个大窟窿啊。管不得,查不得,碰不得。本以为这都两年不查账了能消停点,没曾想碰上个较真的大司农【2】,又要辛苦查账,这啊,折腾人呢。”

    “管不得,查不得,碰不得……”秦侠听了这话,又看了看环绕着身边一堆堆的账册,眉头皱的更深了。

    苦笑着,秦侠对两人拱手道:“两位前辈,学生是新入云南司的司计秦侠,不知这京营之事,该从何说起啊?”

    公事房占地颇大,秦侠又是被边缘化了的,办公桌搬到一个小角落,几个人低声说着,倒也无碍。

    “原来你就是南云吉郎中亲自调进来的那个司计啊?”两人对视一眼,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我说怎么着陈皋文发了疯,近日户部无事竟然点卯起来了。你也不必前辈前辈的,某就是那个点卯被查到的林谷重,这个,便是另外一个倒霉蛋王锐。”

    “你今日可是出了风头,踩点应了卯,把那张奇小老儿坑得够呛,连陈皋文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是坑苦了我两位兄弟,挨了结结实实的板子!”王锐龇龇牙,幽幽着看向秦侠,显然这板子不轻。

    秦侠拱手,歉意着道:“虽然逃过一劫,但这一劫也是不轻呐。都是难兄难弟,今日收衙,秦侠请两位兄弟吃酒,算是认识认识,也是为两位哥哥压惊罢!”

    “吃酒就不必了,近日无暇!”林谷重看着秦侠,眼中异色闪过,顿了顿道:“不过京营这事儿,你还是小心着处理。这一关过不去,明日你也随着兄弟几个吃板子吧!”

    见两人东扯西扯就是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秦侠从怀中拿出十两银子,两人一人一半递过去,低声道:“小弟初来乍到就害两位哥哥吃了板子于心何忍,这点银子请两位大哥万万收下,买些补品补补营养。”

    王锐与林谷重收了银子,彼此对视一眼,手上掂量了下,嘴角上笑容微微多了点。五两银子,就是他们身为户部胥吏,黑白收入颇丰,这也是不错的诚意了。

    秦侠既然懂事,他俩也是时候该上道说事了。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大明最后一个太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