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后一个太子·最新章节 第八章:谁给谁下马威
手机阅读     看见了门子脸上的肉痛之色,秦侠心下憋闷,凑近缓声道:“张老爷子,小子的确是新进的司计,属云南清吏司的。”

    “嚷嚷什么。户部内七十四名大老爷,一百六十五名小老爷,老汉我能不知道?瞧瞧你这模样,老汉我从未见过,就是再瞧仔细了也没见哪家的老人退了,像你老子的。”张老汉斜着眼,继续掂量起了牙牌,左顾右看,时不时咕哝着什么听不清的话。

    门子罕见地拒贿让秦侠窝火更甚,心下不住地腹诽,我老子距离这里的确不远,但你有那资格去见么?

    按捺住火气,秦侠继续软语道:“的确是新来的,并非哪家子嗣后进。再不然,这牙牌总不至于是出错的。这公服,也不是哪家读书人愿意穿的。”

    张奇冷哼一声:“当初太子爷的地方也被小贼跑进去过,看你像读书人,谁知是来做什么的!”【1】

    秦侠心中火气突然消散一空,猛然想到了什么。只见秦侠抬眼看了下天色,突然一把夺过张奇手中拿着的牙牌,整了整衣冠,不言不语朝着门内跑了进去。

    张奇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竟然真有如此胆大包天之徒,望着大门户部衙署里面乱冲!

    “左右护卫,还不过去追!”

    “追你娘,玛德,我就说天下怎么会有这么记性差没眼睛的门子。特么这都要点卯的时候了还扣着我,分明就是一个下马威啊!”

    凭借自己良好的时间观,秦侠一下子就发现了,这会儿差不多已经辰时三刻多了,衙门若要点卯,一般都是巳时的。鬼知道自己一介新丁,初至户部,会不会被“恰好”点卯上!

    “追过去,有贼人冲进户部了!”

    “那边那边,是冲着云南司过去的!”

    “拦住他!”

    云南清吏司,庭前。

    目光肃然的云南司管勾陈皋文穿着笔挺乌色公服看着庭前一干胥吏,手中拿着名册,面带怒气:“孔田何在?”

    “属下在,参见管勾!”

    “王锐何在?”

    “王锐何在?”

    “原器何在?”

    “属下在,参见管勾!”

    “李尚和在?”

    “属下在,参见管勾!”

    “林谷重何在?”

    “林谷重何在?”

    ……

    “来人,给某记下,未到之人,杖责二十。”

    “哼,在衙门做人做事,最重要的便是知晓规矩,守着规矩。莫以为有些门路晓得珠算就敢肆意妄为。这月,新任大司农刚刚履新,正是规矩日严的时候。今日我不过偶然考察,惯例巳时点卯,未曾想,竟是如此多人不在。”

    “尔等领朝廷俸禄,却如此怠慢国事,本管勾如何能饶!”

    “还有一人,本管勾点卯。”

    秦侠何在?”

    陈皋文话音未落,门外突然冲入一人,堪堪停在最后一列,又听见这点卯之色,出列见礼。

    “属下在!参见管勾!”

    恰此时,一干兵卒冲入院内,见到这一幕,听着陈皋文点卯秦侠应到,顿时收起兵械,跑到一旁。这些兵卒在衙门里历事许多,哪里还不明白内中诡秘之事,当下退后,变作路人甲。

    此时,庭外又气喘吁吁跑进来几人,正是张奇以及司务厅几个黑衣壮汉:只见张奇指着秦侠,对司务厅管勾保卫事费继宗道:“就是此人,胆大包天,竟敢冲击户部衙门!”

    秦侠闻言低着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只是肩膀略微一抽一抽地,颇有些笑岔气。

    张奇刚刚说完,抬起头,眼神正好对着云南司管勾陈皋文那副幽怨狠厉的目光:“张奇,尔带兵入我云南司,是要作甚啊?”

    看着眼前场景,见秦侠在列队之后,安安稳稳地站好了。张奇见此,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这次帮贵人使的下马威失败了,而且拉着司务厅的兵卒过来,更是让贵人丢人丢大发了!

    陈皋文见司务厅的人都来了,当下不再管张奇,将他视如弃卒!

    一念及此,张奇浑身一阵战栗,嗫嚅着嘴,全然不知到说什么了。

    司务厅是直属户部尚书侍郎的,总揽户部后勤、纪律、保卫等一切庶务。这次听门子张奇说竟然有人闯入户部衙门,顿时将司务厅吓得鸡飞狗跳,负责司务厅的经历费继宗更是吓得几乎魂飞魄丧,顿时拉着几个武艺好的手下跟着张奇一路跑到云南司这儿。

    费继宗冷冷地看着秦侠,怒吼道:“你是何人,竟然胆敢闯入户部衙署!”

    发火完,费继宗这才意识到还没将秦侠给抓起来,于是就要示意手下抓人。

    张奇和陈皋文都是脸色一变,秦侠茫然四顾,一副懵了的感觉。

    这会儿,陈皋文终于忍不住了,出声道:“冯经历,误会误会。此乃云南司司计,并非是贼人。”

    陈皋文一愣,止住手下人。

    秦侠很是讨巧地将手中牙牌高高举起递过来。心中暗笑,看这把谁给谁下马威?

    陈皋文脸色一黑,费继宗更是瞬间明白了过来,一言不发,带着人就走了。

    能在户部这样的大衙门里担任司务厅经历,那自然是老于世故的。这陈皋文联合门卫来给新来属下摆下马威自然是瞬间明白过来了。

    而今,费继宗被门卫张奇糊弄过来当枪打,结果没打到新来的小兵,却把自己给伤到了。

    陈皋文当然不能真的让费继宗将人带走,他才刚刚点了名,秦侠也是好死不死卡在了最后的时间限度内被点到。这是坐实了秦侠是云南司之人的,要是陈皋文不点卯,秦侠不应到。那门子死扣住秦侠还能让秦侠吃一顿苦头。

    眼下众人既然知道了秦侠是云南司的司计,陈皋文却得给自己的手下出头。不然其他手下心里难免会乱想,让他大损威信!

    这般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让被当枪使的费继宗一阵快意,心下记住这一笔,也不理会这里头乱糟糟的事情了。

    “都愣着作甚,还不开始干活!秦侠,你第一次入职,随我入公事房来安排公务!”陈皋文压抑住怒气,喝退一干手下去干活,单独留住了秦侠。

    【1】梃击案:明万历四十三年有个叫张差的人,手持木棒闯入太子的居所——慈庆宫,并打伤了守门太监。张差被审时,供出是郑贵妃手下太监庞保、刘成引进的。时人怀疑郑贵妃想谋杀太子。但神宗不想追究此事。结果以疯癫之罪公开杀死了张差。又在宫中密杀了庞、刘二太监,以了此案。

    【2】大司农,户部尚书别称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大明最后一个太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