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猎心·最新章节 千年劫 52章 解脱(1)
    虽然风夕比较有信心,但是玉天和云千幻并不这么认为,尤其是云千幻不信任兽人,玄天帝都的防御军增加了一倍,即使这样,云千幻还要求每天晚上都要有一命圣殿骑士和一个灵轮流值班,毕竟战龙已经回归了兽人,之前兽人一直按兵不动也许原因就是因为战龙的失踪,现在战龙归为,谁都会想得到兽人极有可能在这短时间内发动突袭!

    “夕儿太天真了,这千万年来积累下来的恩怨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因为他的几句话就解决的了的!”云千幻冷静的分析道。 言情首发

    一旁的玉天也是叹了口气,平心而论,玉天也并不像全面开战,不止是因为兽人强势和现在人族的软弱,最重要的是,只要一全面开战,整个洪荒大陆都会不安分起来!“我希望阳儿是对的,或者能成功,虽然感觉希望并不大,但是总比真的开战好吧!”

    “软弱只能换来再次被奴役的命运!”云千幻冷静的说道,“不管怎样,加强戒备是必须的,如果兽人真的愿意和谈,那固然是一件好事!”

    玉天点了头,两人此刻并不在大殿中,而是在皇城的御花园中,玉天转头朝着西方望去,通天白塔仍然屹立在西方,只是现在那白塔之中已是群龙无首,而由于神之和玉冰焰的原因,玉天暂时不知道该如何确立这新的大祭司的问题,所以现在玄天帝国大祭司的位置仍然空缺着!

    “时间不早了...”玉天淡淡的说道,登基没多久就被自己的叔叔发动兵变赶下了台,而自己二十多年后重新上台之时却是又遇到了兽人千年之约的到期,这样的多事之秋就算是玉天天性喜感十足也是愁眉不展!不仅外患,还有内忧,将这个男人折磨的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锐气!

    夜色笼罩下的玄天帝都非常的冷森,自从兽人打过天剑渊之后,这个玄天帝都的夜晚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夜夜都是枕戈待旦!

    琅琅此刻正站在通天白塔之巅俯瞰着整个玄天帝国,不过琅琅的眼光却是没有任何的着眼点,她不过是眼神空洞无神的看着前方,想着自己的心事,有生以来,琅琅已经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岁,琅琅第一次开始怀疑父神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父神真的如自己记忆中那样的无私吗?父神又真的如自己和其他的元素精灵的记忆中那样是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始神吗?父神的命令不能违背,这一条在七元素精灵的神识中是一直被放在最前面的,但是琅琅现在却是开始怀疑起了父神,那绝对是违背了父神的意思!

    夜风习习,有星但是不多,月亮偶尔露出办张脸来接着又躲回到了云彩当中!这通天白塔是风夕要求来的,这里恐怕是现在整个玄天帝都人最少的地方了,没有了大祭司,六灵都无权擅自进入到通天白塔来,现在整个通天白塔不过寥寥几人,风夕自己将自己关在了炼魂殿,也就是曾经大祭司召集六灵开会的地方!

    “吼~~”黑暗中一声低吼在某个角落中传来,琅琅一愣,伸手朝着自己身边的黑暗中的某处轻轻的拍了拍,“怎么可能!?”

    “吼~~”紫儿一直都趴在琅琅的而身边,只是这夜色的掩映下让人很难发现这个黑暗生物的身影!

    琅琅抬头看起,寥寥几颗寒星再夜空中无精打采的一闪一闪的,像是在同琅琅分享寂寞!不过突然之间,一个黑影突然而至,虽然那黑影隐蔽的很好,但是那头幻翼兽却是怎么也无法如此的隐蔽自己的踪影的!翅膀与空气摩擦的声惊动了紫儿,或者说紫儿早就发现了这头朝着自己方向飞来的幻翼兽,幻翼兽近了,紫儿猛地站了起来,站在琅琅的身边,紫儿的个头几乎是琅琅的两个高,这家伙从进化成成年的三眼皇猞猁之后个头再一次猛长了不少!

    近了,的确是一头普通的幻翼兽,雪白的身体上浓密的毛发让人看着相当的舒服,而紫儿却是发出了低沉且极具威胁力的吼叫,随着那幻翼兽的飞近,紫儿的第三只眼竟然不自觉的缓缓地睁了开来!这幻翼兽竟然能让紫儿这高级灵兽感到恐惧,这绝对不是一头普通的幻翼兽!

    不过实际上并非是幻翼兽特别,而是幻翼兽身上的人,幻翼兽身上骑着一个一袭黑袍的女子,黑夜的衬托下,那女子露出了一副好看的牙齿!

    “是你?”女子的声音非常的好听,看着琅琅,眼中露出了一副怪异的神色,而且看起来这人是琅琅的一个熟人!

    “是我,你又是...”琅琅能够清晰的感觉出眼前的这个人实力非同一般,虽然看外表是个人族,但是琅琅可不会相信这人是人族,因为人族中根本没有这一号人物,但是这人却能够骑着幻翼兽轻松地避开这么多的空中守卫那么就说明这个人不是来自于玄天帝都之外,应该是从玄天帝都内部来的!

    “哈哈,我的好姐姐啊,连血柔都不认得了吗?”那女子吃吃笑着说道,一翻身从那幻翼兽身上跳了下来,落到了琅琅的身边不远处的位置!

    夜色朦胧,之前虽然琅琅一直觉得眼前这个人的面相有些面熟,但是却怎么也无法想起自己曾经从哪里加过这个人,毕竟自己活到现在见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现在琅琅忽然之间想起来,自己真的曾经见过这个女人,而且见的时候这个女人还是一个死人,当时她神态安详,所以很难让人联想到现在这个活泼的人就是当初在天族的亡灵之城中躺在冰棺中的那个人!

    “你是雪千山!”琅琅猛地说道。

    “喲,琅琅姐姐还真是厉害啊,竟然认得这具身体的本来身份,不错这正是雪千山的身体!”血柔双眼含笑的说道。

    琅琅终于明白了水玲珑到底许给了血柔什么报酬了,这报酬就是一具身体,一具独立的没有灵魂的身体...不对,这雪千山的魂魄不是还在这具身体中么?琅琅清晰的记得当时罗桑说过的一件事就是雪千山想要复活自己和罗桑好再续前缘,所以和龙沁一样,把自己的魂魄封印在了自己的身体当中!但是之前罗桑感觉不到两者的封印连洁了,也就是说,血柔毁掉了雪千山的魂魄!

    “你是怎么做到的!?”琅琅看着血柔问道,“夺舍吗?”虽然这么说,但是琅琅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就算是父神想要夺舍的话都需要动用神魂来夺舍,现在琅琅有些迷糊了。

    “这是一具尸体好不好,我根本不需要去夺舍,而我用的方法自然是琅琅姐姐不知道的了。”血柔说道。

    “这就是你当初交给水玲珑解开狼狈封印钥匙的报酬吗?你知道你违背了父神的神谕是要...”琅琅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突然对父神充满了疑惑,为什么要封印掉阴之神兽狼狈,为什么不能让狼狈同其他的元素神兽一样活得自由?阴之力的确强横,但是也有专门的阳元素之力来克制它啊,干嘛非得要封印掉呢?

    “父神的神谕?”血柔一听琅琅这么说,顿时心中就来气了,“我跟谁合作这并不重要,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既然同属于七元素精灵,为什么我不能拥有自己的身体,我们都知道,元素精灵有六个,而我不过是寄身在你体内的一个灵一个你的影子罢了,凭什么,难道就是因为阴元素神兽狼狈被封印了所以就不需要我了?这哪里是公平,父神!去你的父神,父神不是号称掌控这个世界平衡的吗,那我问你这算是哪门子的平衡,这个世界上有七种元素之力,就要有实实在在的七个元素精灵,而你也要谢谢我,不是我你怎么能够得到解脱?”血柔笑了,笑的更加的阴沉,那是一种负面感情暴漏出来的样子!

    琅琅没有接着血柔的话说,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知道你觉得不公平,但是是父神创造了我们,我们...”

    “是父神创造了你们,而我从今往后将不再为父神服务,而且琅琅也许不知道,是父神改造了我们,而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父神不需要我,所以一直用你来压制着我的能力,当我从你的身体出来的时候,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血柔幽幽的说到。

    “看到了什么?”琅琅突然觉得这也许是血柔这样来找自己的原因!

    “我看到了我们的前世,看到了我们七元素精灵的前世,不是父神创造了我们,而我们是生于天地间的元素精灵,真的是元素之精,是这个世界孕育了我们,而非父神,父神不过是改造了你们六个,然后消灭了我!”血柔恶狠狠的说道,“我看到了父神邪恶的一面,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唯一,我将改变这个世界的阴元素之力,而且我会解开狼狈身上父神设下的封印,我会让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一种元素之力重新回归正常水平,那才是真正所谓的平衡!”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你如果这么做了就真的打破了世界的平衡了!”琅琅说道,的确对于血柔的观点和说法,琅琅不知道怎么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不过至于血柔要解开狼狈身上的封印,释放出阴元素之力的原力那绝对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到时候术士必定会崛起,而受益最多的自然是天族,天族一旦崛起,单单使用这一种元素之力恐怕也会政府整个世界吧!

    “怎么不行,在父神改造这个世界之前就就是这样的!七神兽,哼,不过是父神用来改造这个世界的工具罢了!”血柔说道。

    琅琅脸色变了变,“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虽然琅琅看起来心平气和,但是之前因为风夕的话已经让琅琅心情有些烦躁了,加上现在血柔的出现说的这些话让琅琅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而自己则是一直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当中,而自己却是信以为真了千万年!

    “我来这里当然不是来找你的,我只是为了完成这尸体的一个心愿罢了,这尸体虽然在我接手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魂魄,但是当我进入到这具躯体中后才发现这里面有一条强烈的意识,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抹去,她要找一个人,要找一个男人,而且这缕意识与那个人有这非常强烈的联结关系,所以我就寻着这感觉来了,真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里,害得我还得找一头幻翼兽,这对翅膀啊,都用不到!”说着血柔身后猛地冲出了一对光翼,流光溢彩的翅膀再这白塔之巅犹如一盏明灯一般!

    “你在找...”琅琅还没有说完,立刻明白了血柔的意思,她要找的人不是琅琅而是罗桑!

    血柔还没有说完,一个声音在黑暗处已经激动的说道,“你找的人是我!”风夕缓缓地走了出来,玄冰虚握在手中却没有凝聚光剑,只不过悬在那里,剑尖斜指向地面。风夕谨慎的看着血柔,这张脸的确是之前自己曾再冰棺中见到的雪千山的面庞!

    “是你?”血柔一愣!

    “不是他,是我!”罗桑的声音再次响起,“真的是你吗千山,你活过来了?”罗桑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咳咳,不要误会,你的千山恐怕永远也无法活过来了,我呢,是血柔!”血柔抿嘴一笑,“虽然看不见你,但是我能够感受到这具身体找的人就是你了,看来你们之前一定是缔结过某种盟约啊,不过今天我呢来这里就是为了斩断一切的联系的,和这具身体做个最后告别怎么样?”血柔妖冶的笑着说道。

    “你!”罗桑愤怒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到底对千山做了什么?”

    “之前我们不是猜测过来么,水玲珑一定是给了血柔许下了什么承诺来交还那太阴狼狈印的钥匙,现在看来这报酬就是这雪千山的尸身了。”琅琅淡淡的说道,“而且现在情况也是比较明显了,人族的大祭司已经背叛了人族,同天族联合了,只是不知道天族又许给了她什么样的价码才能让她为天族做到如此的地步!”琅琅不紧不慢的说道。

    “背叛?真是笑话,难道你们不知道水玲珑一直以来都是天族吗?”血柔冷笑着像是在看一群白痴一样看着大家!

    “水玲珑是天族?这不可能!”风夕愣了一下说道,虽然他对水玲珑一直以来没有好感,但是水玲珑怎么可能是天族呢,除非有人假扮了水玲珑,但是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这个埋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突然被血柔爆了出来,却是没有人相信,因为谁能相信这玄天帝国最强术士会是天族人假扮的呢,难道是在水玲珑当上大祭司之后的事情?如果是的话,那那人得强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够直接不动声色的替换掉了水玲珑!

    “哎,多说无益,我只是来了结我自己的事情的,跟你们没有关系!”说着血柔朝着风夕缓缓地走了过去,“不用怕,我只是想完全的解放这具**,不会伤到你的!”说着血柔朝着风夕伸出了手,一双手上氤氲出一团幽森的黑色光雾!

    风夕手中的玄冰骤然亮起,巨大的光剑猛地冲出,瞬间刺中了血柔双手之间的光雾团,接着光剑上挑,那一团光雾便瞬间被击溃了,完完全全的击溃了!“你都知道些什么,我想知道真相,否则今天你谁也别想解放!”

    “风夕不要相信这家伙,不能让他的手!”罗桑说道。显然罗桑并不像解除自己和雪千山之间的这种连接,虽然这联结本身就已经非常的微弱了,但是罗桑在这样的距离内还是能够非常清晰的感受到雪千山!

    “你想知道什么真相?真相对你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只要能够活着不好了么,这不就是你们生活的意义吗?”血柔冷冰冰的说道,不过心下也开始发毛,这才这么短的时间不见,风夕的变化竟然如此的大,次神二级,刚才风夕那一击绝对是次神二级的等级,否则不可能瞬间击溃自己的元素团!

    “是谁帮你霸占了千山的尸体,快说!”罗桑有些失控般的说道。

    “你问这些有什么用吗?难道还想要报仇?这本身就是一具尸体,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而我给这个世界的东西,可是要比这具尸体好的多啊!”血柔说道!

    “是不是那个水玲珑!”罗桑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给了这个世界什么,对我来说,千山就是我的全世界!琅琅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女人从千山的身体中赶出去!?”罗桑求助的说道。

    朗朗摇了摇头,“这不像是夺舍,而且如果是夺舍的话,被夺舍者在施术者离开之后会直接死掉。而这也不像是附身,我不知道水玲珑到底用了怎样的方法去做到的这一切!不管怎样,这样的术一定是不能存在于这世界上的,因为她造就的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如果确切的说的话,现在的血柔应该是一个拥有肉身的亡灵吧??”琅琅虽然不知道水玲珑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知道现在血柔一定是人不人鬼不鬼!

    “总比做一个货真价实的寄生虫要自由的多!”血柔冷冷的说道,“你想知道真相?”血柔看着风夕问道。

    “是,我想知道,为什么水玲珑是天族?”风夕说道。
(四库书www.sikushu.com)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