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之一品贵女·最新章节 第四章
手机阅读     孟非心里十分清楚——皇后娘娘答应了妻子会保他一命,但这辈子,他完了!

    容华的话刚落,给董玉兰查看了情况和脉搏的徐流光跌坐在床边,抱着董夫人两人都哭了起来。

    映姑姑也放下了董玉兰的手退到了一旁。

    容华明白,董玉兰已经走了!

    孟非脑子一片空白,目光呆呆地看着床上的董玉兰,双手颤抖得厉害。

    不可能。

    不会的,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

    可他的喉咙却如是有什么堵住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想到那鲜血四溅的场面,他的手就抖得更厉害了,似是有密密麻麻的丝把自己的心脏给网住了,有种窒息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怎么这样对自己如此残忍?

    不就是一个贵妾吗!自己又不是要宠妻灭妾!

    这些年来自己春风得意,可唯一遗憾的是,膝下就只有两个嫡出的女儿,没有一个儿子!

    年前同僚送的莺莺有了身孕,有经验的大夫和医婆都说是个儿子,莺莺又是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长得又漂亮,他所以就想升莺莺为贵妾。,他也不过就是希望儿子将来有几分体面啊!

    不就是个贵妾吗!

    她怎么就那般心妒!这些年了,一点都没有长进,还是如以前一般那般娇蛮任性,容不了人!

    谁知道自己一开口,她就一口回绝了,自己好说歹说她就是不同意,最后就说,若她不同意,那以后儿子生下来就养在她的名下。

    “你休想!”记得董玉兰立即怒气冲冲地说道,“想为贵妾?不能为贵妾就把孩子养在我的膝下?是那个狐狸精这样跟你说的吗?”然后起身就直接拿了挂在墙上的一把剑,“看我今日不杀了那个狐媚子!”

    她从来就是说风就是雨的,莺莺那样柔弱的人怎么可能就是她的对手?

    自己也是气着了,也取了一把剑下来,“你敢!”

    说起来,他们夫妻两人这些年来吵过也动过手,只是这真刀真枪的对上,这还算第一次。

    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鲜血溅到自己手上的情况!

    那一下,是董玉兰她自己撞上来的。

    她,怎么可以这般对自己!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自己和两个女儿!

    孟非又是磕了一个头,“求娘娘赐死。”

    董夫人猛然走了过去揪住孟非的衣襟,一边打一边道,“兰儿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这么狠心!你……你我女儿!”

    孟非没有躲闪任她打,一边道,“岳父,岳母,是女婿该死。”

    “母亲。”

    “夫人。”

    董沉舟,徐流光和董大人走过去拉她。

    董夫人一边打,一边问缘由。

    孟非却是只字不提,自说自己该死。

    董夫人收了手,目光看向一旁董玉兰的两个大丫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来说!”

    两个丫头哭着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说了出来。

    董夫人瞬时气得眼前发黑,董大人和董沉舟又是一拳朝孟非打了过去。

    徐流光就忙吩咐了人去煎安神的汤药,然后又是亲自扶着董夫人去了相邻的厢房。

    容华松了握紧的拳头,“去把人叫过来。”

    董大人和董沉舟等人也冷静了下来,董沉舟看了眼尸骨未寒的妹妹,请了容华出了内室到了正厅去。

    几个人在厅里刚坐下,莺莺被人带了过来。

    往前走到了孟非的身后,莺莺跪了下去,“贱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带了两分颤抖却婉转如黄莺出谷。

    “抬起头来。”容华道。

    “是,娘娘。”莺莺应了一声,飞快地抬了下头,然后又垂下了眼眸。

    十六七岁的年纪乌黑的头发,雪白的皮肤,柳眉杏眼,水蓝色的素面褙子,跪在那整个人如秋天的湖水一般的温柔,眸光流转之间却又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妩媚。

    容华目光掠了一眼她隆起的腹部,想起了她刚走进来的时候虽是面上带着惧色却一步步走得摇曳生姿的身姿。

    的确是娇媚可人的美人儿!

    孟非自小在西北军营长大,这样温柔娇媚的女子肯定很对他的胃口,也难怪孟非会为了她而与董玉兰刀剑相向。

    跪在地上的莺莺却低低地哭诉了起来,“娘娘,是贱妾该死,都是贱妾的错,是贱妾对不起夫人,贱妾只想好好地伺候大人和夫人的……”说着抚了抚腹部,“贱妾从来妄想过什么,贱妾也从来没有跟大人提过什么要求,贱妾出身低贱,大人和夫人给贱妾一个安身的地方贱妾就感激不尽了,怎么还敢有其他的妄想……还请娘娘明鉴。”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哀求道,“娘娘,贱妾是该死,可这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话里话外都表达一个意思,她没有任何的痴心妄想,贵妾的事是孟非的意思与她没有一点关系,要怪就只能怪孟非与她莺莺无关。容华嘲讽地看向孟非。

    董玉兰到死都求自己保住他的命,可这莺莺一出来就把事情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就为了这么一个人,孟非拔剑指向妻子!

    就为了这对狗男女,容华为董玉兰的死不值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早就担心过董玉兰和孟非两人的关系,只是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董玉兰会走上这一条路。

    孟非面色如土。

    董大人与董沉舟气得额角的青筋直跳。

    董沉舟起身,一脚踹向孟非。

    孟非痛都不敢呼一声。

    容华冷冷地看向莺莺。

    莺莺抖着声音求道,“娘娘,孩子是无辜的,求娘娘网开一面让贱妾把孩子生下来,等孩子生下来了,贱妾再以死谢罪给夫人赎罪……”

    董沉舟抱拳说道,“不能让这贱人脏了娘娘的手,娘娘,这件事就交给微臣处理。”

    容华轻轻地摇了摇头,“也不必这了这么个人脏了二哥你的手,而且事情传了出去,董姐姐免不得会落下心妒的名声,既她肚子里怀着孟家的血脉……”

    董沉舟略一沉吟,朝容华点了点头。

    容华目光看了眼莺莺的腹部,然后看向孟非,“本宫倒是想看看她会生出一个什么样的宝贝疙瘩出来。”

    她还不至于对一个孕妇下手,就算是她平安生下了孩子又能如何?就算是儿子又能如何?不说自己和董家,就是孟非也不会让她活命!

    “娘娘。”莺莺颤抖了起来。

    面色如土的孟非大声道,“来人,把这贱人拖出去。”

    旁边的人见容华和董家父子都没有开口的打算,就有两个婆子上前架住莺莺就往走。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求娘娘饶过这无辜的孩子吧……大人,求求您饶了贱妾,大人,贱妾肚子里怀的是您的孩子啊,大人……”莺莺面色煞白,尖声求道。

    很快就被婆子堵住了嘴拉了出去。

    孟非跪在地上,鼻青脸肿,血顺着嘴角不住地往外冒。

    “多谢娘娘厚爱。”董大人起身抱拳说道,瞥了眼孟非,“兰儿的意思,微臣等都明白了。”

    容华点了下头,起身又去了董玉兰的房里。

    只有徐流光指挥着丫头和婆子在给董玉兰换衣服等,见容华来了,徐流光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真是太傻了。”

    床上的董玉兰如是熟睡了一般,容华瞬间也红了眼眶,走了过去握住了徐流光的手。

    两人低低说了会,见天色将晚,徐流光道,“天色不早了,你回吧,这里有我呢。”

    容华点了点头,“我去看看孩子就回,我留下醉彤在这这边照应着,回头让人去叫了石妈妈过来。”早两年,梨花出嫁,石妈妈就出了宫跟着女儿和女婿一起住。

    “嗯。”徐流光起身要送她去两个孩子那边。

    “我自己过去。”容华说道。

    她们之间不用这般客气,徐流光就送到了门口。

    到了东厢房,进了门容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临窗大炕上的姐妹两,五岁还不到的恬恬抱着布偶依偎着妞妞,妞妞的目光却窗外望去。

    妞妞七岁了,她已经懂事了。

    听得声响,妞妞回头见得容华,大大的眼睛立即就蓄满了泪水。

    “姨母。”恬恬立即丢下了布偶,滑下了大炕朝容华扑了过去,搂着容华哭了起来,“姨母,爹爹和母亲打架了。”

    难道当时两个孩子在场?容华心惊,抬眸看向一旁几个丫头和婆子。

    几个丫头和婆子战战兢兢地跪了下去行礼。

    “姨母。”妞妞起身。

    容华伸手把她拉入了怀里,搂着了她们姐妹两个,“不用怕,有姨母在呢。”

    “姨母不用担心,妞妞及时捂住了妹妹的眼睛,妹妹她什么都没有看到的。”妞妞慢慢地说道。

    容华心痛地搂着了妞妞,“妞妞做得好。”

    恬恬没有看到,可她却是看到了那鲜血淋漓的一幕。

    “嗯。”妞妞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容华安慰了两人一番,然后与妞妞说道,“姨母把醉彤姐姐留在这里照顾你们,等会还会叫人把石妈妈叫过来,若有什么事就让醉彤姐姐递话给姨母好吗?”

    “好。”姐妹两人点头应了。

    又是嘱咐姐妹两人一番,这才起身。

    出了屋,容华吩咐人去请石妈妈过来,又吩咐醉彤道,“别事你都不要管,只管照顾好两个孩子。”

    “娘娘放心,奴婢定会好好保护好两位小姐的。”醉彤道。

    容华这才带了流苏离开。

    “去查查,那莺莺是什么来路。”上了凤辇走了会,容华吩咐说道。

    “是。”流苏应道。

    回到了宫里的时候已经是日薄西山,周珩和阿宝都已经等着她了。

    见容华回来,周珩目光担心地端详她一番,“你还好吗?”

    “母后。”阿宝是甜甜地笑着搂住了她。

    显然,父女两人都知道了。

    “我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我去换衣服。”容华微笑着说道。

    “我来帮母后换。”阿宝牵着她的手,笑眯眯地提议说道。

    是担心自己会伤心吧!

    女儿虽是越大神情和行事就越发的像周珩,也只有在父母和外祖父外祖母面前能像个孩子,容华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好啊。”说着牵着她的手往内殿走。

    说是帮她换,阿宝也不过是挑挑衣服颜色,递递衣服罢了。

    等换衣服出来,晚膳已经摆好了。

    一家三口吃了晚,容华才与他们父女两个说了孟雅然孟恬然会进宫来的事。

    “母后放心,阿宝会好好保护和照顾她们的。”阿宝仰着脑袋,贴心而又认真说道。

    “嗯,有阿宝帮忙照顾,母后很放心。”容华点头。

    说了会话到了就寝的时间,阿宝便告退。

    容华和周珩沐浴了后,也上了床榻。

    周珩搂着容华,手轻柔在她背上抚着,“今日你也累了一天了,睡吧。”

    容华嗯了一声。

    翌日一早,醉彤就送了消息过来,莺莺死了,一尸两命。

    是怎么死的,谁下的手,容华自不会过问。

    吩咐了人收拾和布置妞妞姐妹两人住的地方来。

    不管是董玉兰自己求死,还是死在孟非的手下,这对于妞妞和恬恬姐妹来说,都不是好事,最终董玉兰的死对外宣布的是暴毙而亡。

    孟非也立即给上峰递了辞官的信。

    因董玉兰和容华的关系,他的上峰觉得很棘手,直接就往上面送到了五城兵马司总指挥使的手里。

    五城兵马司的总指挥使是周珩的心腹,当时就把那人骂了一顿,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等董玉兰入土为安头七一过,容华就派了人出宫接孟雅然姐妹。

    孟雅然什么都没有带只身牵着妹妹的手往外走,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日下来瘦得不成人样的孟非一眼。

    阿宝绽放了只有在亲人面前才会露出的笑容来,一只手拉着一个往容华的面前走去。

    `11`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名门之一品贵女》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名门之一品贵女》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