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诗酒趁年华·最新章节 第317章 正文写完了
    封王的仪式并不很隆重,也没有什么大典。喜欢就上大典是册封太子才有的,封王的典礼就没有那么盛大了。只要有了最主要的环节——分茅裂土,也就够了。

    仪式是在大明宫里举行的,楚源领了这么个任务,也是一头汗。凭心而论,这事儿要让他发表意见,一定是投反对票。当然,反对得不够坚决。如果不问他的意见,就告诉他决定,他也会照着执行就是了。让他比较为难的是,一旦接了这么个任务,估计就得有正义之士跑他家里抗议了。

    抗议就抗议了吧,连皇帝都不是人人喜欢的,何况于他?只是接了这么个活儿,楚源是没办法一路笑着去做的。仪式上,正使便板着一张脸,显得特别肃穆。一应的仪式举行完毕,还应该设宴款待嘉宾。可惜的是,肯来捧场参加这么个仪式的人都是捏着鼻子当政治任务来的,站那儿当个布景板就算给面子了,很多人一等到散场,就麻溜地遁了。

    留下来的人,也是千奇百怪。更有甚者,是来看笑话,或者要嘲讽一二了。山璞就很悲剧地被余道衡给不轻不重地刺了一下。余冼如今在家里韬光养晦,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洗白复出。余道衡还有一点记恨颜神佑,反对的上书里,正有他一个名字。反对没有成功,还是让颜神佑封王了。

    余道衡被迫旁听了一回封王的诏命,心里实是不喜。转眼看到山璞,就更不开心了。山璞这货,简直不像是个男人!媳妇儿那么蹦跶,他也不管管。哪怕尚主,你也是她丈夫,劝,总是能劝的吧?山璞倒好,不但不反对,还挺支持。

    余道衡蹭到了山璞身边,眼睛看前望,也不看山璞,嗯出了一句:“公与齐王,差之远矣。”

    山璞原本还挺开心的,被余道衡横空来了这么一句,不上不下的特别恶心。心道,你有种跳出来说呀!面上却作十分诚恳请教状:“君臣有别,何人子可与皇女比肩?还请余翁教我。”

    余道衡:……

    山璞说完,一转脸,又去站队了,留下余道衡在冬天的寒风里被吹得发抖,半晌说不出话来。极品都是扎堆的难怪你们家这么奇葩!余道衡一甩袖子,气乎乎地寻志同道合之人说小话去了。

    臣子里,哪怕事已成定局,还是有不肯接受现实的。

    自己家里,旁人还好,姜氏先愁上了,她总觉得这种突破常规的事情不大好。看着六郎一面的平淡,阿蓉还脸上带笑,跟颜神佑说“恭喜”,她就更愁了。眼睛往上斜一斜,看楚氏脸上淡淡的,眼睛里还透一点开心,才觉得安心了一点。

    颜肃之办成了一件大事,身上顿时松快了不少,觉得骨头都轻了二两,破了酒戒,跟唐仪两个一人拎着一个錾花金执壶,喝了个酩酊大醉。楚氏好气又好笑:“多少年了,原以为你改了,没想到一得意便又忘形了!”

    六郎额角青筋乱跳,他自幼受着正统教育,对于所谓“名士风度”并不十分看重,瞧端方君子比较顺眼一点。眼前这个醉鬼却是他亲爹,打不得骂不得还谏不成。六郎大袖一掩,将儿子的眼睛给遮住了——可千万别学坏了。

    他儿子生下来不久,便蒙颜肃之赐名为燮,如今已长成个圆滚滚的三头身,十分符合老太太们的审美——是个白白胖胖的团子。团子还以为他爹在跟他做游戏,咯咯地笑着,扒着六郎的袖子站了起来,趴在六郎的胳膊上往外瞅。团子他爷爷和他外公正开心地跳舞,远看着跟要摔跤似的。

    小朋友最爱热闹,瞧着这个样子,伸手指着场内,回头对六郎道:“阿爹,看看,好看!我也要跳!”

    六郎:……完蛋了,儿子也不正常了qaq

    袖子一转,将颜燮兜到了身前:“不要看了,那不是你能跳的。”

    颜燮羡慕地道:“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跳呀?”

    【你的审美被狗给吃了!】“那是老翁翁们才能做的事情。”

    颜燮眼巴巴地看着跳疯魔舞两个蛇精病,比划了一高,十分泄气。六郎心下大定,好歹是把儿子给掰回来了,挟了一筷子他喜欢吃的蟹肉:“来,吃。”

    蟹肉性寒,平素不许多吃,颜燮得到开禁的指示,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过来。六郎心里一抹汗,当爹可真不容易啊!

    哄好了儿子,六郎放心地跟他姐联络起感情来了。颜神佑得以封王,倒一副无悲无喜的样子,既不笑容满面、也不诚惶诚恐,就好像办了一件日程表上的待办事项,提笔一勾。就这么简单。

    听六郎说:“府里明天设酒么?”颜神佑才轻笑着答道:“他们安排去了。”

    六郎想了想,还是小声提醒:“仔细有人借机生事,人来人往,正是人多眼杂的时候。混进一二想借骂你扬名的……”

    颜神佑道:“我找四叔借舆部的人盯着,再跟杜黎那里打个招呼。能防则防,防不住,倒也没什么。自打做了这件事情,我就没有想过所有人都会看我顺眼,”忽一失笑,“便是不做这件事情,瞧我不顺眼的,也是大有人在的。”

    六郎道:“……那是他们浅薄。”

    颜神佑道:“那可不一定。你以为,觉得阿爹做得不好的人就没有了么?大周新政,断了多少人的油水?为着一个盐政,现在还有人吵吵呢。天下的人多了,总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你又不是银子。有跟他们怄气的功夫,不如去做点正经事。”

    六郎犹豫了一下,看看气氛还挺不错的,小声问道:“阿姐觉得,现在做的是正经事儿?”

    颜神佑左右看看,附耳道:“我的正经事儿,与你们的正经事儿,不一样。”

    六郎眼睛瞪得圆滚滚的:“阿姐的正经事儿,就是教几个小丫头读书?她们就算做官,数目也不足十分之一。”

    颜神佑道:“这是再正经不过的一件事了。有一个知书达理的母亲,对孩子将来十分重要。你想,一头是个明理的母亲,一头是个无礼的泼妇,谁更能养出好孩子来。孩子,就是国家的未来,不是么?只是如今,我们的能力有限。小康以上的人家才能从容让儿女读书识字,慢慢来吧,要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

    殿上鼓乐声声,六郎不太确定颜神佑是不是认真的。颜神佑捏着酒杯,眯起了眼睛,看着两个乱神上蹿下跳,轻声道:“不要以为这个不重要。崇道堂里,我对你讲的,你还记得么?文明开化,不是说多识了几个字,而是在心。不只在庙堂之上,更在江湖之远。”

    六郎将酒杯往桌上一顿,凑近了问:“怎么说?”

    “限制别人,会让自己也变得狭隘。害人,终会害己。往大了说,国家需要动起来,不能死气沉沉。太结实了,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我不是说要战乱,而是,要让人有奔头。”

    六郎道:“新政诸事,皆有所成,唯此一桩,阿姐不知要做到何年何月了。”

    颜神佑道:“正好,日子那么长,没有一点事情做,岂不要寂寞?人生一世,不妨将棋下得大一点,才不至于束缚了自己的眼界,才好让自己显得可爱一点。什么时候国泰民安,海晏河清,我就能得道飞升啦!”

    六郎:=囗=!姐,你怎么了,姐!为什么好好的变成修真了!你中了李彦的毒了吗?

    忽到唐仪在下面喊:“你们干看着做什么?一起来开心啊!”六郎保持着嘴巴没合上的姿势呆呆地转过头去,看到他岳父伸手把颜孝之从座位上给扯了下来。

    颜孝之领子被扯得歪了,一把抢回了袖子:“唐大你放开我!”

    阿蓉表示,完全看不下去了,儿子再这么“熏陶”下去,这世道就不能看了,命保姆领走了颜燮。再看六郎与颜神佑说得投机,心道,可一定要一直这么要好下去呀。

    宫中宴散,颜神佑一家当天就住在宫里。六郎昏头胀脑地回了东宫,一夜辗转反侧,就想他姐是不是真的突发奇想,借着攒功德要飞升!旁人说这个话,他能当笑话,他姐说这个话……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看!那个蛇精病,说不定是真的这么想的啊!

    六郎头很痛!联想到颜神佑那些个神神叨叨的事迹,头就更痛了!她一定是老天爷派下来折腾我的!

    阿蓉心颇不安,宴上她分明看着这姐弟俩凑在一起说了许多话,回来六郎就睡不安稳。阿萱数着更漏,约摸到了丑时,六郎还是在翻身儿,轻声道:“翻来覆去的,被子里的热乎气儿都要散了。你热?”

    六郎呻吟一声:“阿姐要修仙了……”

    阿蓉翻个身,拍拍六郎的背,哄宝宝的一样的说:“乖,睡吧。”睡醒了就不会说胡话了。

    六郎:……“明天我去她府里给她道贺去。”顺便问一问她那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

    封王本来是个大喜事儿,甭管亲人仇人,只要没有明着撕破了脸,都要包个红包去讨杯酒水的。到了颜神佑这儿,这个酒就吃得滋味繁复了。颜希真等人是开怀不已,颜孝之与颜渊之就吃得有点寡淡。李彦等人是装作若无其事,心里依旧是忧虑颇重。

    李彦饱经沧桑,再明白不过了。凡事,有一便有二,哪怕现在给皇女封王设下了种种限制,还是怕日后有人会去突破这个界限。也不知是福是祸。不过看着六郎也来了,李彦略略放下了心。

    颜神佑与山璞立在门前亲迎,六郎与阿蓉携手而来,四人俱是满面笑容。寒暄几句,六郎悄声道:“四下都看好了?”

    颜神佑道:“借了人,大事没有,真要有,拦也拦不住,反正不痛不痒的。”

    六郎看她一派洒脱,趁势笑问:“真是要修仙了呀?这么看得开。”

    颜神佑道:“那是。信不信,我比李半仙儿得道还要早?”

    愚蠢的凡人*3:=囗=!

    山璞眼珠子一转,伸手将她被吹乱了的鬓发理了理,笑道:“那可记得拉兄弟一把。”

    颜神佑笑得弯下了腰:“好的呀。”

    “别在门口站着了,你们站着,他们也得陪着,进去吃杯暖酒罢。”

    阿蓉的手在袖子里,悄悄戳了一下六郎,递了个眼色过去:看吧,人家聪明着呢。

    六郎:不,你不明白,那是中二病又犯了。

    入得堂内,宾主坐定。颜神佑让六郎坐了上座,六郎道:“客随主便。”两人互让一回,颜神佑道:“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坐!”六郎方坐了。各人叙座毕,六郎忽然问道:“大理与荆州怎地不见了?”

    没来的人还有不少呢,不止是陈怡和蒋峦,像唐证道也没来,六郎得给老婆面子,就没有点他的名。

    楚源忙代答道:“陈怡那里好像有个案子,蒋峦原任过大理,怕是过去帮忙了。”好歹弄了个理由给糊弄了过去。

    六郎道:“哦,那他们忙他们的,咱们乐咱们的。”

    颜希真硬撑到要吃了颜神佑的庆功酒才回去,此时一手捞着李今,一手拎着儿子李济。听六郎这么说,应声道:“正是,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正可借着二娘的酒,大家乐一乐。”

    颜静娴笑道:“正是,我们姐妹也是,平日里天南海北,难得一聚呢,是吧?四姐?”

    颜静媛讪讪地点了点头,如坐针毡。

    真是一般的姐妹,不一般的样子。颜静娴深恨胞姐拖后腿,又觉得在承嗣的事情上阴了颜静媛一把,有些对她不起。两种情绪之下,让她颜静媛的态度越发地微妙了起来。姐妹之间,颇有些暗流汹涌。

    上头有个太子坐着,底下人难免有些拘谨,不好表现得太高兴,又不能表现出不高兴,只得拣些闲话来说。六郎与几个姐夫聊天,却不谈什么国政,只说些个儿女经。什么小朋友挑食啦,昨天把保姆给气哭了啦一类的。李今很担心儿子在京中读书,离了父母的管教,外祖父母再溺爱,会不成器。再三托付与六郎:“他有甚淘气的地方,只管教训他。”

    渐渐说得入港,山璞眼角却看到了冯三娘悄悄走了过来,对颜神佑作了个手势。山璞细细回想一下,这个手势……据他的经验来看,乃是有人捣乱,已经被拿下了。

    六郎才答应了李今,便见山璞神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山璞道:“些许小事,已经解决了。”

    六郎含笑道:“那便好。”转眼一看,颜神佑与颜希真等人聊得正投机,阿蓉与她们在一处,显得比平时开心了许多。颜希真正在问颜神佑:“接下来要做什么?”

    颜神佑笑道:“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呗。不过,明天送完你们,我该去女学那里的。”

    颜希真道:“那个封英娥,还真是有点意思,帮我看她一眼。”

    颜静娴问道:“阿姐看上她了?看上了,也得等她结业再说。我看,你先让她考考试,掂量掂量吧。”

    阿蓉因问封英娥是什么人:“是不是原玄衣千户家的小娘子?”

    颜神佑笑道:“是他们家的女孩子。阿姐要是不提,我还想留她帮忙来的。”

    颜希真道:“我好容易看中一个,你又来抢。”

    “我新开府,正缺着人呢。阿蓉那里,有合适的人么?”

    阿蓉笑道:“我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很通的,哪里知道什么人呢?”

    颜希真道:“还是要知道一些的,不然啊,你跟六郎说话,他说的你得有一半儿听不懂。”撺掇着阿蓉与颜神佑多相处些,问一问朝上的事情一类。阿蓉只笑,也没一口答应下来。颜希真也不着急,暗道,总有你绷不住的时候。人生的意外真是太多了,譬如东宫婚后数年无子,上下一片着急之时……总是会留有一些阴影的。

    颜静娴与堂姐交换了一个眼色,帮她转移了话题,说起郁家那位进士来:“不是正有一位近在眼前的?”

    颜神佑道:“她该往外走一走,看一看才好。”留在京里,就是个为儿子前程铺路的普通母亲了,只有到了京外,天宽地广,把心胸打开了,才不至于等儿子一出仕,就要退回家来做老太君。

    阿蓉听她们说得热闹,居然心出一丝羡慕之心来——如此恣意,未尝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

    扫兴的人并没有来,来的都是识趣的,这一日齐王府里宾主尽欢。

    次日,颜希真等动身离京,颜神佑亲往城郊相送。临别时,颜希真再三叮嘱:“眼下的事情虽算是揭过去了,你却更醒目了,镇住了小人,也再招人的眼,当慎之再慎。”

    颜神佑道:“我知道。回来我便去女学等处转悠罢了。旁的事儿,我再不多插手。纵使这尚书令不做了,我身负王爵,难道还说不上话么?”

    颜希真伸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机灵鬼儿。我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人来接了我的班,我才好安心地回来。可千万不能一旦我们退了,就从此成了绝响啊。”

    “不会的。有阿丁她们,女学的学生们也会立起来的,哪怕十个里面还剩一个,也是火种。”

    颜希真拍拍颜神佑的肩膀:“保重。”

    “保重。”

    目送颜希真离去,颜神佑径往女学里去。到的时候,正是课间。学生们从初时见到大人物的激动,已经渐渐变成麻木的处变不惊了。远远处一个礼,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去。

    苏楼迎了出来,又向颜神佑道一回喜:“昨日府上皆是贵人,我们去,怕又冲撞了谁,招了他们的眼,又是一通说。今日才好给殿下道喜。”

    颜神佑道:“与我说这些客套话做什么?你还考么?”

    苏楼道:“纵要考,也要有人接手这里才好。要是没人接手,我宁愿还呆在这里。看着这些孩子们出息了,比我自己考中了状元还要欢喜。”

    颜神佑挑挑眉,问道:“封英娥在么?”

    “就在那边。”

    “叫她来见我吧。”

    “是。”

    封英娥就是那位跟着苏楼殴过王玥,又散布了满城脑洞的神人。听说颜神佑要见她,一整衣裳,就跟着苏楼来了。

    行礼毕。颜神佑不开口,她也不敢先说话。直到颜神佑说:“陪我走走吧。”

    封英娥应道:“是。”颜神佑衣裾飘飘,长裙委地,伸手搭了一把。

    颜神佑道:“不用管它,放开吧,你不该是做这个的。”

    封英娥一抿嘴:“哎。”

    两人一前一后,往校舍外走去。女学占地颇大,走不数十步,上课的钟响了,学生纷纷回了教室,外面空荡荡的,身边还有尊大神,饶是封英娥胆大,心里也有些发毛。

    忽听得颜神佑问道:“你是武人之女,知道用兵之道吗?”

    封英娥有些羞赧地道:“读,读过一些的。”

    “说说看呢?”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嗯,”封英娥有些焦虑,平素书读得太多,她又不是冲着武举去的,难免说得不成体系,“以正合,以奇胜……”

    颜神佑耐心地听她背了好一通书,问道:“明白其中的道理么?”

    封英娥道:“用兵之道,当以奇取胜。”

    颜神佑低声道:“王玥的事情,你做得可圈可点,却不可以将此事看得太重。你当时用的法子,是用来对付小人的,万不可沉迷其中。灵光一现,终究是小道。所有的机智,都是因为不得已。凡事,不可走捷径。”

    封英娥一脸的惊讶,又不敢问。

    颜神佑道:“急于求成,与哗众取宠,差别也不是很大。只有稳扎稳打,才是获胜的上策。大周北伐,并不是因为急智,是因为实力。伪陈与西朝,看似兵多地广,可伪朝实际能控制的力量,并不如大周,大周纵不出奇兵,日日蚕食,也能一统天下的。你父亲有没有告诉过你,一力降十会?根基扎稳,比什么都强。”

    太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封英娥虽有悟性,颇时实是有些放不下收拾王玥的得意之举。明知颜神佑所说有理,心里却忍不住在想:我用一用简便的法子,也未尝不可。

    直到三十年后的初春,她以刺史之职奉召回京,再返女学时,听本家将要外放的后辈询问为官之道,心头蓦地就想起那个冬天,被从教室里喊出来后听到的教诲。

    作者有话要说:抱头,正文写到这里也应该结了。

    最痛快淋漓、肆无忌惮挥洒才华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余下的是平淡又不平凡的坚持。

    我才不说是不想写中二帝死呢(:3」∠),就让一对中二病鲜活地留在这里吧!

    这一篇爽文啦,当然,你要把它当成童话,那就是童话好了。只要能让大家读完之后会心一笑,或者能有那么一点收获,嗯,我写它也就值了。

    感谢所有支持陪伴的亲们,没有大家的支持,我肯定写不了这么长=3=

    接下来会有番外,具体数目不定,会交待一些其他的事情啦。一定会有林大娘的番外压轴,其他的番外不确定。作为一个番外苦手,大家懂的。

    据说这个时候卖个萌能够有效防止被揍

    感谢投霸王票的亲们=3=

    alyciali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08:39:03

    maxtristan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17 11:02:17

    嗯嘿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7:20:31

    嗯嘿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7:21:59

    嗯嘿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7:43:38

    嗯嘿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7:43:49

    嗯嘿嘿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17 17:45:08

    水之苍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8:16:26

    水之苍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8:20:36

    水之苍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8:21:01

    水之苍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8:21:39

    水之苍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8:22:35

    多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1:37:39

    感谢浇花的亲们=3=

    读者“节节”,灌溉营养液 1 20141217 18:33:50

    读者“唐朵拉”,灌溉营养液 1 20141217 07:46:06

    读者“天际不染尘”,灌溉营养液 1 20141217 01:27:07

    读者“天际不染尘”,灌溉营养液 1 20141217 01:26:58l3l4
(四库书www.sikushu.com)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