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重生之变天·最新章节 第186章
    几乎一转眼,丹彩就从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长成了一个大姑娘,甚至有了一个在未婚女子里面算得上非常大的岁数——如今,丹彩已经满了二十岁了。******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二十岁的女子,放在别人家里定然成了一个让长辈操心的老姑娘,但是骆寻瑶和齐文宇,却从未催过丹彩的婚事,齐文宇甚至一直不希望丹彩嫁出去。

    可是,就算齐文宇再怎么不想让丹彩嫁出去,丹彩如今的岁数,也已经到了该嫁人的时候……

    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齐朝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十年,皇家一直非常关心民生,齐文宇不仅在各地大开书院,还减了农税,他这样的行为,一开始让户部官员非常担心,唯恐入不敷出,但是在户部直接派人向出海行商的商人收税,不经过地方官员之手以后,税收竟然并未减少,不仅如此,借着减税这件事,齐文宇派了钦差大臣走访民间,最后还找出了许多贪官……

    除了农税以外,这些年,齐文宇还一直很关心工部,当初跟匈奴对战之时,工部制造的一些器械实在太过好用,这让本来就对工部很有好感的齐文宇对工部的好感又增加不少,最后就干脆就下令,若是工部有人制造出实用的东西,就会大肆奖赏。

    工部拥有的工匠的数量非常庞大,他们世代都是工匠,修皇宫修水利什么都修,很多人却只能混个温饱……齐文宇许下的奖赏并不多,但对于这些工匠来说,却绝对是一笔巨款,他们为了这钱,几乎全都鼓足了劲儿,杂七杂八的,自然也造出了许多东西,其中最引人注目,就是一个可以利用水利纺纱的纺纱机,在如今齐朝的商人一个劲儿地往外卖东西的时候,这样的纺纱机对江南百姓来说,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海上……十年下来,出海的人的数量越来越多,连带沿海的百姓的生活都好了许多,更多了许多行商之人……

    原本,有些官员对于商人数量剧增其实有些不满,但是在齐文浩鼓动他们入股,又在海外找到了铜矿并打下了几个海岛之后,对于他的扩张行为,就再也没人反对了。

    就像是齐朝对匈奴的战争,一开始就算匈奴率先出手,也有许多人不愿起冲突,唯恐不得利反失利,但是在匈奴被赶去西方,齐朝得到了大片草场以后,却开始有人想要让骆寻谨继续开疆扩土了……

    十年过去,齐文宇当然也发生了变化,而骆寻瑶和丹彩的打算……也许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如今却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已经到了不惑之年的齐文宇,如今权势更胜,也更得朝中大臣的喜爱,不过在没人的时候,他依然会露出一些单纯的性子来。

    他当皇帝当的一帆风顺,当上皇帝以后,就一直住在宫里,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敢针对一个皇帝,更不可能遇上刀枪剑雨,就算是处理政务的时候什么都能遇到,那些对齐文宇来说,也不过是纸面上的东西,更别说这些政务很多还都是骆寻瑶处理的了。

    他这个皇帝,当得可谓是非常轻松,这天天气晴朗,他就呆在一个亭子里,逗着一只鹦鹉。

    骆寻瑶远远地,就看到齐文宇正在一遍遍重复着跟鹦鹉说什么,鹦鹉却自顾自在笼子里蹦来跳去,而完全不理会他。

    “皇上想让这鹦鹉说什么?不如让人训好了再送来吧。”看到这一幕,骆寻瑶忍不住笑道。

    “那就没意思了,我自己训好了它,这才叫有本事。”齐文宇一脸的不服输。

    “那皇上刚才在教什么?”骆寻瑶问道,她跟齐文宇到了这个年纪,相知相伴二十多年,可以说是一年比一年亲密了,一年比一年更了解对方了。

    “我想叫它喊公主千岁……”齐文宇笑的眼角起了深深的纹路。

    “皇上果然又在惦记着丹彩了,怎么就没记起我来?”骆寻瑶笑盈盈地瞪了齐文宇一眼,似乎带着点醋意。

    “我怎么会不记得你?”齐文宇很吃这一套,当下就握住了骆寻瑶的手,拉着骆寻瑶甩开了后面的一群人往前走去:“寻瑶,丹彩想的怎么样了?”

    骆寻瑶闻言,脸上的表情复杂许多:“皇上,这样会不会太快了?”

    “怎么会快?其实我当不当这个皇帝都一样。”齐文宇开口,他并不是个贪恋权势的人,很多政务交给了骆寻瑶以后,他就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当个甩手掌柜了。也是因为他这样的心态,他虽然从不会错过早朝,却也没有像太祖皇帝,像先帝一样殚精竭虑。于是,原本被御医认为活不过不惑之年的他,如今因为饮食清淡不贪女色生活规律,心思又宽,到如今身体竟然还很不错,比明德帝这个年纪的时候好多了。

    “皇上。”骆寻瑶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齐文宇的手,齐文宇宠爱丹彩,这她早就知道,但她以前真的没想到齐文宇还能做到这一步。

    “再过几天,我就宣布丹彩招赘的事情。”

    “是,皇上。”骆寻瑶应道,眼眶第一次有些湿润。

    齐文宇没有子嗣,这件事一直都是朝中大臣非常担心的事情,要不是这些年齐文宇的身体一直很好,又轮换着把齐文浩和齐文瑞的儿子接进宫,恐怕那些大臣早就不满了。

    只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这点她和齐文宇都很清楚,要不是这样,他们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商议。

    不过,齐文宇愿意付出的,真的比她估计的多了许多,骆寻瑶本来还打算让丹彩先出嫁,却不想齐文宇竟然直接就定了招赘。

    丹彩的招赘,势必引来无数反对意见,既然如此,她当初的打算就必须提前,那样一来,齐文宇……

    “寻瑶,没事的……对了,丹彩确定了是哪个男人了吗?我没看到丹彩对哪个男人特别留意……”齐文宇爽快地答应了,然后又皱起了眉头。

    丹彩是他看着长大,虽然丹彩十岁以后,就常常出宫不在他身边,但他对于会娶了丹彩的人却也充满敌意。

    “皇上,是赵汉。”骆寻瑶重新绽放了笑颜

    “赵汉是哪个?”齐文宇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以前最提防的,是骆寻谨的长子,因为骆寻瑶对这个侄子非常看重,可是,在他询问骆寻瑶的时候,骆寻瑶却反对了……

    “赵汉是西北军的将领,我大哥前些日子推荐的那人。”骆寻瑶道。

    “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有什么好?一点也比不上骆寻谨的长子,丹彩这么看上他了?”齐文宇几乎就要跳起来。

    “皇上,丹彩不是看上他了,是他好控制,既然是招赘,当然不能找满肚子弯弯绕绕没有诚心的,忠心听话的才好。”骆寻瑶开口。

    如果她有儿有女,丹彩又是出嫁,她肯定会让丹彩嫁给骆寻谨的长子,因为不管骆寻谨还是冯玉娘,都是好相处的人,而她对自己的那个侄子,也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在。

    但丹彩并不是出嫁,她若是想要当女皇,肯定就不能出嫁,这么一来,选骆寻谨的儿子就非常不合适了。

    骆家牵扯颇多,她要是让骆家人当了丹彩的丈夫,朝中恐怕就会以为她是想要改朝换代了,到时候,反对的人肯定会非常多,而这样的做法,也无疑是将骆家架在火上烤。

    而且,丹彩是想大权在握,是想要一个听话的丈夫,若是选了骆家人,最后说不定亲戚没结成,反而成了仇!

    从一开始,骆寻瑶和丹彩想要的就是一个没有背景,又甘心入赘的男人,一开始,骆寻瑶甚至是打算自己培养的,事实上,她也确实培养了不少人让丹彩挑。不过,这个时候,竟然出现了更加合适的人选。

    赵汉是骆寻谨的手下,当初丹彩当医女的时候,他就是军中的一员小将,那时他只有十五六岁,却长得人高马大,也很有些本事,让骆寻谨非常看重,丹彩当然也就顺势救了他两回。

    不曾想,他竟然就因此对丹彩上了心,这十年下来,他的官位升了又升,却始终没娶妻,而且,他是孤儿,又没好好读过书,因此入赘之类完全不在乎……

    骆寻瑶在他身边也是安排了幕僚的,这幕僚将他所有的消息全都传了回来,看他行事,某些方面,倒是跟齐文宇有些相似,一样的质朴。

    丹彩确信能把握得了这个男人,她们最后也就做了这样的决定。

    “选这样一个人,丹彩会不会受委屈?”齐文宇依然不满。

    “皇上,我们还在,丹彩能受什么委屈?现在最重要的可不是这个,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骆寻瑶朝着齐文宇笑了笑。

    他们确实还有一场硬仗要打,齐文宇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想到了一个词——“为娘则强”,其实,会因为孩子变强的,可不单单是母亲。

    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过得不高兴,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策划的未来,就确实是最合适的,他自然也要鼎力支持。

    齐文宇在三天后下旨,为丹彩招赘,满朝哗然,然而,就在无数大臣跪地不起,请求他收回成命之时,他竟然再度开口,表示自己会退位,成为太上皇,并传位于公主。

    不仅如此,齐文宇还下令组建议政阁协助公主处理政务,朝中事务,全都由议政阁研讨之后,再由公主过目。

    议政阁,顾名思义,就是讨论政事,处理政务的地方,朝中事务全由议政阁讨论过后在交给公主处理,这简直就是赶上以前的大臣摄政了!

    本来想要誓死反对的大臣,一时间都愣住了。

    齐文宇却没有停下来,反而是公布了第一批加入议政阁的人的名单。齐文浩、齐文瑞,以及齐文宇的两个堂兄,那是代表皇室的,当朝两位丞相外加两位参知政事,那是代表文臣的,除此之外,骆寻谨、赵汉、齐文宇的一个舅舅,以及海军将领高平,同样会加入议政阁。

    加入议政阁之人,不得上刑,不定死罪。

    议政阁人数可以增加,但皇室、文臣、武将数量需一致,暂时由太上皇主持议政。

    ……

    齐文宇很少在朝堂上说很多,这次却差不多是滔滔不绝。他知道骆寻瑶打算等他过世以后,再让丹彩出面,他却更希望自己在世之时,就先帮丹彩铺路。

    而且,他要是在世,也能检验一下,看看这议政阁是否真的可行。

    坐在龙椅之上,看着下面的官员惊讶、好奇的表情,齐文宇越来越镇定。

    如今军权差不多都在他手上,最需要担心的也就只有齐文浩,偏偏齐文浩手下的海军将领,他为了以示清白,用的还全都是他的人。

    只要又军队在手,那些文臣,就算想要闹事,也翻不出太大的风浪来。

    而且,如今他为丹彩招赘,退位为太上皇,设立议政阁,在别人看来,可能完全就是他想将皇位传给他的外孙的缘故,民间这样的招赘不久常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反弹想来也不会特别大,而能入选议政阁的人,就更不会反对了……

    他已经铺好了路,再往后,就要看天意了!

    这次的早朝,一直持续到了晚上,退朝之时,许多官员还群情激愤,但齐文宇当了二十年的皇帝,这些人却也不敢忤逆。

    更何况齐文宇虽然立了女皇,却又限制住了她,明显不是真的想把江山交给一个女人,多半还是因为自己并无子嗣的缘故……很多大臣,甚至已经打算等丹彩的儿子一出生,就上奏请求废除女皇,让皇子登基了!

    齐文宇在一片闹哄哄里退了朝,刚离开大殿,就看到了站在殿后等待的骆寻瑶。

    他不知道骆寻瑶等了多久,却又知道骆寻瑶肯定一直在这里。

    “皇上……”

    “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政治方面,特别是详细的政治格局什么的,如果详写肯定会有很多漏洞,所以跟当初的复仇一样简写~

    掩面,本以为上个月肯定能写完,没想到最后还是拖了很久……

    后面还有番外,会补充以后的事情,但是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l3l4
(四库书www.sikushu.com)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