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大药天香·最新章节 第112章
    - -

    天元十一年,草长莺飞的春日。这日天光明媚,城西,林木蓊郁的皇家狩林里,一阵马蹄疾驰声中,林间驰骋来了一匹金辔玉鞍的乌黑骏马。

    跨于马上的,是个二十五六年纪的青年男子,生得俊逸非常。两道剑眉斜挑向上,倘若含情微笑,那双凤目里必定艳色流转,令见者无不心醉。只可惜,他的一张脸庞之上却寻不见丝毫的温暖痕迹,漂亮的眉目间带了种天生般的凉寒。身上玄色猎装普通,与他胯-下的金辔玉鞍似乎有些不相称,但整个人,却隐隐散出一种君临天下、舍我其谁般的霸气。

    这青年独骑于密林之中,一侧臂膀衣袖处镶着黑色皮革的地方悬了张大弓,忽然发现前头草丛中似有异动,看见一只野羊现身,勒停马匹,弯弓搭箭,正要朝着猎物射箭,身后忽然咻地一声,另支羽箭已经早他一步,朝着那头野羊射去。只是那发箭之人力道不够,射到一半,箭簇如折翅般的鸟,颓然落地,却早惊动了野羊,立刻撒蹄,转眼便跑得没了影。

    必定是她来了。倘是旁人,谁会胆敢这样抢在他前头放这样的蹩脚箭?

    马上这男子的面上,现出了一丝笑意,眉宇间的寒冰之色终于融解了下来。却没回头,只低下头去,收回自己的弓箭,口中懒洋洋地道:“齐儿,你又捣乱了!”

    他的身后,传来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一个少女骑了匹红色的马,从后追了上来,笑眯眯道:“皇帝哥哥,羊儿好好地在那里吃草,没招你惹你,你干嘛要杀它?”

    这少女十五六岁,一身嫩绿春衫,眉目如画,清丽绝伦,粉嘟嘟一团,叫人看了,恨不得就想伸手过去捏一把。

    她便是当今魏王的独生爱女乐福郡主萧齐儿,如今早褪了小时的婴儿肥,长成个美貌的妙龄少女。她口中的唤的这个皇帝哥哥,自然就是当今的天元皇帝萧铮,小名唤作羚儿的那位。

    十一年前,年仅十四岁的萧铮登基为帝。上位伊始,便展现出了卓越的天子才干。善用诤臣良士、养息天下子民,继续抚平边境,如今四海来朝,大有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太平盛世景象。不仅如此,作为一个帝王,他也深谙拱卫王权的驭臣之道,宽济与诡辣,在他手上被展现得淋漓尽致,到如今积威深重。满朝文武,对着这个因了幸运眷顾从而少年登基的年轻皇帝,无不心悦诚服,甚至诚惶诚恐。

    这个皇帝,对人向来深沉,心机难测。唯独对这个堂妹萧齐儿,却是宠溺异常。见她跟踪在后,故意吓跑自己的猎物,也不着恼,理好了弓,抬头只道:“你的箭术没半点长进!”

    萧齐儿道:“可我的骑术不比你差!皇帝哥哥你敢不敢再和我比一下?”

    她的骑术,是来自突厥的唐王王妃亲自教授的。她此刻身下的这匹小红马,就是唐王王妃的爱马乌云的后代。特意从北庭送到上京里,为萧齐儿祝贺十六芳诞。送来还没多久。小红马个头虽稍矮了些,却生得漂亮异常,而是性情温顺、脚力奇佳,正适合她骑。萧齐儿爱得不得了,这些天一直在骑着它。

    萧铮摇了摇头,表示没兴趣。

    萧齐儿也不勉强,与他并头策马往前的时候,回头看了眼自己来的方向,“皇帝哥哥,我刚过来,看到你的那些侍卫都在外头。你怎么一个人进来了?”

    萧铮道:“一个人清静些。”

    他有个习惯。这些年来,每当遇到难以决断之事时,就会一个人到这里来,在林中独自纵马个半日,往往就会有所得。

    “皇帝哥哥你又有烦心事了?说给我听听,我帮你。”

    萧齐儿立刻追问,好奇地望着他。

    萧铮一笑,探身过去,温柔地揉了下她乌黑柔软的头发,道:“小孩子,别装大人!”

    萧齐儿冲他皱了下秀气的鼻子,表示自己的不认同。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拍了下额头,道:“我先前是听庄子里的人说,远远凑巧瞧见你一行人往这边来,我就过来找你了。我要赶紧回去了。鹿苑里有只母鹿今天就要生了。我要去看看。”

    她口中的“园子”,便是陈家的金药园。

    魏王夫妇成婚多年,膝下却只得萧齐儿一个爱女。对她难免就宠了些,规矩也没管得那么严。所以萧齐儿外出基本算是自由。她最喜欢到自己母亲娘家的这个金药园里来,有时候一住就是几天。这回是昨天刚过来的。就是要等一头母鹿生产。

    萧铮看向她,含笑道:“你又是偷溜出来的吧?哥哥送你回。”

    萧齐儿急忙摆手:“这里离园子不远,我没事就跑个来回,闭着眼睛也认路。不要你送了!皇帝哥哥,我先走了!你等下过来看我的小鹿也行!”话没说完,已经策马,风一般地朝前而去。

    萧铮追了几步,见她身影转眼便消失在了林间径道之上,无奈停了下来,冲她背影喊了声:“慢些!别乱跑!”

    她骑术精湛,对附近熟悉,这里也没什么猛兽,让她自己回去,倒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

    萧齐儿骑着小红马,心中记挂着待产的母鹿,奔驰了一段路后,便舍弃惯走的常道,决定改走一条捷径。这路况便复杂了些。好在她从前走过,小红马神骏,她骑术也上佳,遇到藩障泥坑什么的,也不在话下,小红马均是一跃而过。快出林时,看到有棵腐烂倒塌下来的树横在前头,缠结层层藤萝,估计小红马越过没问题,便也不在意,加速到了障碍前,双足勒紧马腹,提起马缰,一声娇叱之后,人便随了小红马高高跃起。不想落地之时,竟出了点意外,小红马不知为何,忽然发出一声痛楚般的嘶鸣声,左边前蹄一曲,上半身朝前倾去,萧齐儿没有防备,整个人一下被甩了出去,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马速快,遇到这样的意外,倘若运气不好,被摔断脖子也不叫冤枉。好在她运气够好,落马之时,身下正是一片藤蔓,只感觉小腿一歪,脚踝处被扭了下,传来一阵疼,身上别的地方倒还好。

    萧齐儿回过神后,顾不得脚上疼痛,抬头看向自己的爱马,见它已经发了疯般地朝着林子外狂奔而去,知道它必定是出了事,心中焦急,也顾不得自己,挣扎着爬起来要追过去,刚站起来,脚踝处一软,哎哟一声又跌坐在地,正急得不行,恰见侧旁林间另条岔道上奔驰来了一匹马,也没看清马上人的样子,瞥见是羽林军低级军官打扮的模样,想是皇帝哥哥的随从,想也没想,立刻娇声呼道:“喂,你快去帮我追……”

    她话说一半,忽然惊惧地睁大了眼,发出一声尖叫。

    面前那棵烂树树干侧旁的一丛杂草堆里,此刻竟飞快游出来一条花斑蛇,两只眼睛通红,转眼到她跟前,猛地从地上竖了起来,嘴里嘶嘶吐着蛇信,三角头朝她飞快点来。

    萧齐儿吓得花容血色尽失,瞪大了眼,只呆呆等着那蛇咬向自己时,耳边忽然一个男子急促喝道:“别动!”

    她动不了,就算叫她动,她现在也动不了了!

    那话声刚落,她眼前一道白光飞掠而过,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只听咚一声轻响,那条蛇已经被一柄飞过来的雪亮匕首牢牢钉在了树干之上,身子结成一团,绕着匕首不住扭动。

    萧齐儿手足瘫软,啊了一声,终于瘫坐在了地上,爬都爬不动了。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迈着敏捷矫健的步伐过来了,从树干上拔下匕首,一刀截断蛇的七寸,撩了自己的衣角小心拭擦过匕尖上沾着的一点污血后,弯腰把匕首插回靴中,这才看向地上的萧齐儿,打量了下她后,微微一怔。

    他叫叶少棠,今年十八岁,出身平民,自小习武。刚去年,经层层严格武选后,入了翊卫队。因为屡次竞技出色,年初时,被提拔为翊卫队队正,这是品级最低的羽林军军官职位。

    上个月,猎苑行宫在修缮。他被派了过来执事。今天恰皇帝过来,他也奉命被安排在这里巡查,保证皇帝的安全。刚经过附近时,被她的呼声所引,循声望去,正看到一条毒蛇正要朝她攻击而去。距离有些远,奔跑不及,一时情急之下,拔出匕首投了过去钉住了蛇,堪堪护了她躲过毒牙。

    叶少棠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样精致漂亮的女娃儿。皮肤白得像雪,如同一个瓷人儿,仿佛一碰,就会碎掉。只是此刻,她的模样有些狼狈,仿佛刚跌过一跤,眼睛此刻还定定望着地上断成两截不断扭动的蛇头蛇身,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这里是皇家猎苑。但因为地方大,他知道经常会有附近的山民潜进来找生计。皇家人不在的时候,倘叫他碰上,也只是出言驱赶而已。这个女孩儿,看她样貌打扮,倒像是富人家里出来的小姐。难道是不知道规矩,所以误闯了进来?倘若被人发现,惩罚将会十分严厉。

    他看了下四周,好在只有自己一人。出于职责,正想出言提醒她,叫她立刻离开,不要在这里逛,忽然见她眼圈一红,一颗珍珠般的泪便从一边玉颊上直直滚落了下来。

    “谢——谢谢你——”

    萧齐儿擦了下现在才被吓得掉出来的泪,结结巴巴地朝他道着谢,然后仰头看向他。

    这个人,他好高……肩膀也好宽……长得……自然没自家父王和皇帝哥哥那么好看,可是此刻微微俯身下来看向自己的那双眼睛,年轻又明亮,炯炯有神。

    父王和皇帝哥哥自然好看,但是这个人,他也好看,是另一种好看的感觉……

    ~~

    叶少棠没想到她忽然哭了起来,吓了一跳。再一看,好像又不是哭。只掉了颗眼泪,然后就梨花带雨地般地仰头朝自己道谢,声音娇娇软软的……

    他不但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娃,也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他的脸顿时微微发热,急忙后退了一步,眼睛不敢再看她了,盯着她后头的一丛草,道:“你没事吧?”

    ~~

    萧齐儿忽然有些害羞。

    她平时胆子也挺大的,什么都不怕。就是怕蛇啊,蜈蚣啊,这些长得丑的东西。没想到今天竟然就差点被蛇咬了。再看一眼那条断成两截,终于不再扭来扭去的蛇,急忙再次擦了下脸的泪痕。

    居然就这么掉眼泪,简直太丢人了。

    “我没事……”

    她低低地应了声,再次试着从地上站起来。还好,脚腕处的疼痛比刚才好了些,至少能站住了。

    “那就好——”叶少棠飞快瞟他一眼,见她身子微微晃,忍住想要过去扶住她的念头,继续道,“这里是皇家禁苑,外人不能随意进入的。你赶紧走吧。”

    萧齐儿想起了自己的小红马,再次焦急起来。

    现在想想,小红马之所以失蹄,极有可能,也和被惊扰了的蛇有关系。说不定被咬了一口。

    她看向小红马奔去的方向,用带了点哭腔的声道:“我的小红马跑了——我怕它出事。”

    叶少棠不忍见她这个样子。虽然明知擅离职守是大罪,却实在不忍心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踌躇了下,终于一咬牙,道:“你住哪里,我送你回。你的小红马,我等下叫人帮你找。”

    “我是……”

    萧齐儿正要说,忽然停住了。改口道,“我是前面十几里地外的金药园里的。那家管事,是我的亲戚。”

    原来是金药园里管事的亲戚。

    金药园隶属金药堂陈家所有,是魏王王妃的的娘家产业。他自然知道。现在听这女孩自报身份了,急忙道:“好的,我这就送你回去。你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到这里来了。很危险。”

    他朝自己的马打了个呼哨,马便过来了。

    “你上去吧。我帮你牵马。”

    叶少棠对着她说道。

    萧齐儿动了下脚,慢慢走到了马的侧旁,看了眼这匹高头大马,正要上去,忽然发现马蹬是断的,不禁看向了他。

    叶少棠也想起来了。

    到这里后,他的马蹬坏了,但也没空去铁匠处修补,反正对自己用马并无大的影响,所以也就凑合过去了。想着等回城里后再换。

    没马蹬,马背相对她来说高了,她自然上不去。自己又不好抱着她上去……

    他想了下,立刻蹲了下去,道:“你踩我背上去吧。”

    萧齐儿一怔。

    她虽然贵为郡主,甚至胜过公主般地娇贵。这种蹬踩人背上下车马的事,贵族们也习以为常。但是她的母妃就从来不允许她这样。

    叶少棠等了一会儿,见她没动。抬头看向她,再次重复了一遍。

    让她踩着自己的背上去,他心甘情愿,没半点屈辱的感觉。

    萧齐儿一笑,不再客气了,抬起一只脚,试着踩了下他宽厚的背,他稳稳不动。她踏了上去,被他轻轻托举,然后翻身上了马背,朝他一笑,道:“我们走吧。”

    叶少棠看见她笑容,又一阵耳热心跳,急忙低头,拉过缰绳,默默在前引着路。行到一半的时候,对面有几个人骑马过来,萧齐儿认了出来,正是自己的随从,知道他们是来找自己的,停了下来,等他们到了近前,松了口气,张嘴正要喊的时候,她朝他们摆了下手,示意噤声。

    “他们来接我了。谢谢你。”

    她再次踩着他的背下了马,上了随从前来的一匹马后,低头看向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竟然问自己的名字!

    叶少棠的心跳得厉害,极力压住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之情,道:“我叫叶少棠。”l3l4
(四库书www.sikushu.com)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