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日常·最新章节 第513章
手机阅读     告祭完天地后至少又折腾了五六天,李薇才偷出空来‘逃’回了圆明园。

    大概是她的名声太‘响亮’了,来拜见皇后的人扑天盖地,她坐在那里一天连口水都不用喝,一刻不停的见人,也不知道三个月内见不见得完。

    而且,听弘昐(这孩子现管着礼部),蒙古那边的王公有先知先觉,早就打听到四爷要封皇后而先一步进京,赶在这几天给她磕过头了。自然也有后知后觉,听封后才往这边赶来的,折子是已经递进来了,弘昐替她数了一下,保守估计也有几十个吧。

    四爷笑话了她一场,头一次跟她起,其实他当年才登基的时候也有半年连晚上睡觉都做梦在见人,脑子没有一刻停下来的时候。

    “其实当年,朕也如你一般忐忑。”四爷握着她的手叹道。所以那时他才要把薇薇放在他能看到的地方,有她在就好像他心里就有了底,不会恍恍然如踏梦境般。每回在养心殿忙了一晚上,回后殿就能看到她。在前头忙的时候心里知道她就在后面,让人传个话就能听到声音。

    这么近,就像两人背靠背一样。

    所以,他没有阻止她逃回宫里,哪怕再过半个月就要过颁金节了也一样。

    本来以为皇上、皇后今年会在宫里过节,结果皇后奉太后回了园子,京里的人才知道今年还是在园子里过节。

    脱下凤袍和凤冠,一切还跟之前一样。凤印被放到九洲清晏,四爷又让人替她造了一方印,上书‘同心永寿’四字,平时行印都用这个。

    除此之外,为了私下给她庆祝,四爷特意让人烧了一窑瓷把九洲清晏里的都给换了。听那地方现在还叫贵妃窑,而且现在竟然有人家以为贵妃窑出的东西带彩,家里有姑娘的,特别是有秀女的人家都想从贵妃窑得一二件瓷器。

    不过贵妃窑的东西不出窑,哪怕是烧坏了在窑口就砸了的,连片碎瓷都不出窑。

    于是就催生出了盗版贵妃窑瓷器,听现在市面上炒得相当热,一套一千两都打不住。江南那边的在豪门大户都要特意进京来采办,哪怕明知是假的也买回去给姑娘当嫁妆。

    弘时现在在工部,不知想什么呢,这孩子悄悄进来跟她他想卖贵妃窑的瓷器。

    李薇拍了这孩子一下,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这是四爷给她的,从她出宫后就用四爷给她烧的东西,到一个喝水的杯子,大到摆在屋里的半人高的梅瓶。这么多年下来,窑工都换了几茬,师傅带徒弟,徒弟再熬成师傅。

    这是四爷的心意,她谁都不让。更别卖了。

    结果弘时舌灿莲花的把她给动了,什么只是挂个贵妃窑的名儿,阿玛给您烧的那些瓷样都不让流出去,咱们就是烧些新的,借这个名头捞些银子。

    弘时得心酸极了:“额娘,我进六部了才知道,国库是真没银子啊。”主要是他在工部想干点啥竟然从户部掏不出银子来,那两尚书见了他都亲热得不得了的喊四阿哥,要是四阿哥缺银子他们能替他分分忧,但要是从户部要银子,呵呵,您得先能上朝给您皇阿玛写折子才行。

    弘时心都要碎了。弘昐和弘昀被封贝勒好像都挺容易的,怎么轮到他就这么难?去年那昭忠祠他盖好了,皇阿玛就夸了他一句。可见还是没什么功劳,弘时就憋着想再做出些成绩出来。他想管户部要银子,也是想在工部折腾点儿事,不管是改进什么还是发明什么,都缺不了银子。

    李薇明明记得四爷跟她去年有个七八千万两的国库收入……

    不过银子多了也是好事。就当为四爷分忧解劳啦。当皇上的肯定不嫌银子多。

    她跟四爷一,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搂着她摇头道:“不用。朕早就发话,那窑里只烧你用的东西。”罢冲她一笑,迷得她七荤八素的:“朕不缺那点儿银子。”

    她忘了,四爷本质上是有些清高的一个人。就算这样赚银子挺容易的,他也不有些不屑去做。

    李薇本想先动他了再把这事交给弘时,因为她清楚要是四爷知道这事是弘时先起的头,他肯定要先训弘时一顿。

    弘时在他眼里本来就活份过了头。主意能打到长辈器物身上,往了是他不拘节,往大了可有点犯上的意思了。

    她犹豫了下,还是把这事跟钱挂上了勾。

    四爷就听她在那里理由,听着听着就笑了。

    她,国家这么大,需要用钱的地方那么多,官员们那么贪,宫里采买东西每年都要被他们扣去三成左右……

    李薇不知不觉就跑题了,等她从宫廷采买柴炭到每年宫里都要掏的修宫殿的银子时已经是咬牙切齿。

    银子都是从她手里过的!红楼梦修个大观园几百万两,每年从她手里‘花’出去还看不见影的也有几百万两。等于每年只是替四爷养紫禁城、畅春园和圆明园,再加上给京里人的平时赏赐,她就花出去了一个大观园。

    她想起以前据十三爷被人陷害贪银子好像还没有几百万两呢。怪不得当时先帝都没当回事,实在是这些银子不算什么。

    也明皇帝花银子是何等的厉害!

    “所以,能多一个赚银子的门路也是好事。何况只是借个贵妃窑的名声。”在跑题了十万八千里后,李薇又把话题给拐回来了。

    四爷边笑边点头,听她还把这事成是她现在当了皇后了,跟他夫妻一体。

    “日后我做几门生意,不定每年这几百万两就不用从国库掏了呢?”已经很久没苏过这么大的了,李薇突然啊有点梦想成真的错觉。

    话她现在再苏一个就真能苏大了吧?

    不等她畅想完毕,四爷抱着她的腰,把脸埋在她胸腹间一阵闷声大笑。

    抬起头来眼睛都泛水光了,他抽出她的手帕擦了笑出来的眼泪,严肃认真的表示她身为皇后十分尽责,他与有荣焉,支持她支援国库的行动。

    “朕等着薇薇给朕赚银子……朕等着……”着又笑了,拍着她的背笑哈哈的。

    好吧,其实她也知道这个有点蠢了。

    事情被她一手交给了弘时,四爷亲自接见了他,据这父子二人还真把这事认认真真的办下来了。四爷没有敷衍她,他一向都是这么认真,到做到。他给弘时圈了几个地方让他去盖窑场,还从贵妃窑里分了几个老窑工给他。

    但接下来这件事就……没那么顺利了……

    贵妃窑一直走的都是神秘路线,要的就是这个外头一块都找不着贵重。采买盗版的都是明知是盗版才买的,真品,人家还怕买了回去再出事呢。

    毕竟贵妃窑不许外流是大家都知道 ,听好像还为此死过人?据是宫里太监跟贵妃窑的窑工勾结,从宫里查到外头,当年的窑工几乎都死完了。

    最后,弘时的瓷器真烧出来了,被李薇当成特产赏赐给王公大臣们了。毕竟所谓的贵妃窑还是有点名气的,拿出去赏人也不丢人。

    弘时着实是沮丧了一阵子的,李薇也知道他想上进,想早日挣个贝勒。可她要怎么跟他呢?

    ……她猜从弘时到弘昫都不会受封了。

    四爷应该会把他们三兄弟留给弘昐来封。除他们之外,弘晖那件事后被牵连的各府到现在还没重新封世子,这个恩,四爷也是打算留给弘昐来封了。

    弘昐去年去了北边,今年去南边。四爷正在四处溜他,听还打算让他带带兵,跟十四爷一块去噶尔丹那边看一看。顺便,十四爷的宗令卸任了,接任的是十六爷,安郡王。

    十三爷还在休息,这两年出来的越发少了。但九门提督,四爷好像又改主意了,他跟她提过一句:“先让老十三顶着吧。日后让弘昫或弘时来接这一摊。”

    这个日后是多久以后,她也不知道。

    她做皇后的第二年,四爷在孝敬皇后的祭日时找了个由头革了弘晖的贝勒。理由自然是弘晖不孝。

    弘晖这次是真心冤枉,可他递来的请罪折子,四爷一本都没看,全都留中了。

    李薇知道,四爷的心里比弘晖更难受。弘晖好歹还有个能怨恨的人,不管是她还是四爷,不管他是认为是她挑拨,还是四爷听信谗言都行。

    其实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四爷这是想把弘晖也留给弘昐来施恩。

    只是弘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想的吧……

    他闷坐在屋里不吭声,她坐在他背后轻轻的抚他的背给他顺气。

    “胤禛,有我呢。就算是挨骂,我也跟你一块挨。”她。

    四爷笑了下,伸手到背后来握住她的手,她环住他的腰,把手伸到前头跟他的手交握到一起。哪怕看不到,她也知道两人的手是握在一起的。

    隔了几日,弘晖的请罪折子又递进来了。四爷给她,让她放到书房的匣子里去。她放进去前打开看了一眼。

    比起四爷连看都不敢看,她对弘晖的折子却不会视如洪水猛兽,自然也不怕看。

    一看就看入了迷,直到四爷过来寻她。

    “看什么呢?”他边问边过来,一眼就看到她手里捧的是什么了,旁边的匣子开打着,里面都是弘晖递过来的折子。

    四爷轻轻叹了口气,坐在她对面,像以前一样对她:“他都写了什么,跟朕吧。”

    李薇捧着折子不知该怎么起头,实在是弘晖的折子跟她,甚至跟四爷想像的都不一样。她把折子摊开递给他,道:“弘晖写了很多。这孩子,是真的在给你认错。”

    四爷听她这么才拾起折子来,他坐这里看得极其入神,仿佛每一字,每一句都要品透。天黑了,屋里变暗了,宫女们进来点亮了灯。

    她一直坐在他对面陪着他。

    比起他来,她看得一目十行,可见不是亲生的,到底不可能真正的关心在意。比起弘晖在折子里写的东西,她更在意四爷的反应。

    弘晖应该是真的认错了。

    他第一本折子就写他明白,皇阿玛此时贬他是为了他好。在孝敬皇后,他亲生额娘的祭日斥责他,以不孝为名,正是为了让他远离皇权,少了被有心人利用的机会。

    革了他的爵位,是为了留给新君施恩。

    这都是皇阿玛待他的心意,他真的全都明白。

    跟着就写了关于偷看遗诏的事,也确实是他的主意。或者这里头有他的意思在,他也确实是想偷看遗诏的。

    因为在孝敬皇后去后,他又出了宫,外人看着他好像是他已经被四爷‘放弃’了。但不知是他钻了牛角尖,还是隆科多和八爷的话撬动了他的心。

    他在折子里写的是‘如鬼迷心窍’般。

    ——他觉得四爷这是在保护他。其实心里还是属意他继位的。

    就是在孝敬皇后死后,因为他缺少有力的后盾,而且他当时的处境也不好,如果此时四爷再一心想让他当太子,不定反而会害了他。所以为了保护他才会做出冷落的样子来。

    ……这么一确实很有道理。

    李薇也觉得哪怕是她在弘晖那个位置上时,也不可能看得清楚当时的情势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么,到底是真冷落还是假的呢?皇阿玛的心意到底是什么?

    这里就有隆科多和八爷的‘功劳’了。在他们的服下,弘晖打算看遗诏。

    弘昌是他们计划中一个相当重要的人。他是十三爷深为倚重的长子,其实他乾清宫的身份倒不是最重要的。弘晖认为如果这世上有一个人可能会知道遗诏的事,那就只有十三爷。

    但十三爷的嘴不是弘昌能撬开的,弘昌也不敢引起十三爷的疑心。所以试探过一两次后就再也不敢了。这才改为偷看遗诏。

    这里头,隆科多和八爷就有了分歧。

    隆科多是一心一意要把这差事给办好的,办得漂漂亮亮的,好再捧个新君上位。八爷却抱着就算办不成,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把事闹大的念头。最差也要把十三爷给害了才行。

    两边目标不同,所以这才露了马脚,让张保发觉了。

    弘暾的事,弘晖是真不知情。但他不知道弘昌是不是故意的。他在折子中写道‘弘昌与八爷相类’。二人都有玉石俱焚的意思。他自己不好,也要让别人过不好。

    但弘昌到底牵涉有多深,他不知道。因为当时他已经跟他们都疏远了。

    不过那个用帖子来互相联系的暗号是他想的,‘墨锭’是事情变糟,‘书’是有证据或计划,‘茶会’是准备见面。而且在他疏远这些人后,没有认真的限制刚安,所以到底,他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他没有限制刚安的理由就很简单了,放个会乱咬的狗在外头,咬着谁都是他赚了。他只是没想到刚安会来咬他。

    ‘心如鬼蜮,百鬼随行’

    弘晖道权势迷心,让他都变得不像个人了。这几年做错的事太多,连皇额娘去的时候,他都辜负了皇额娘。

    他自请圈禁,不再出府。

    李薇对他在折子里写的东西信了八成。余下二成,则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弘晖从此就变得清心寡欲了。

    不过,她不会对此发表什么意见的。

    四爷看完都已经很晚了。他却连叹气都没有,一本本把折子都收回到匣子里,放到书架上,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般,对她笑道:“陪着朕在这里坐了一晚上了,饭都没用,让他们上两碗粥来吧?”

    罢,他牵着她的手到外头,两人坐下就着肉松和咸鸭蛋喝了清粥。

    她一直在看他的神色,担心不已。

    他不知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温柔的把她拉到怀里搂着轻轻拍了拍,:“不要多想,万事都有朕呢。”

    弘晖,到底没有被宣进圆明园见驾。

    四爷也没有再见他。

    作者有话要:晚安,明天见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清穿日常》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清穿日常》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