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重生之锦绣前程·最新章节 第209章
    公主府里洗三,满月酒,两个哥儿都是一起摆的,楚静言生了第三个儿子后,叶景祀没闹腾着要扶正,但再也没人提给叶景祀扶正室的事。***[***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包括安宁长公主都没再提,完全是放任不管的意思,其实也是不好管了。

    叶景祀仕途是越走越顺,虽然走了公主的后门,但后头的路确实是他自己走出来的。要是以前安宁长公主还可以说,你滚出去吧。现在就是把叶景祀赶出去,人家照样住官邸。心里再对妾室扶正不认同,也知道是真管不住了。

    肚子一天天大长起来,叶茜害喜的症状是一点都没少,随着天气的越来越热,虽然没到坐立不安的地步,却是不太好受。

    “坏孩子,还在肚子里就这么折腾,以后肯定是调皮鬼。”孟昭愤愤不平的说着,月份大了,基本上能看出男女了,大夫和嬷嬷们都说很有可能是儿子。

    然后孟昭就不爽了。

    “好了,好了,没见过跟儿子置气的。”叶茜抿嘴笑着。

    以为孟昭会高兴点,毕竟前头已经有珍姐儿了,这一个期待是个男孩也是正常反应。结果孟昭吃醋模式全开。尤其看到她这胎怀的如此辛苦,更是气愤难当。就孟昭那神情,好像等儿子出生之后,一定要给叶茜报仇的模样。

    “我听嬷嬷们说,在娘胎里都不乖的,出生之后更不会乖。”孟昭说着,顿了一下,万分可惜的道:“还是女儿好,是爹爹的贴心小棉袄。”

    叶茜不想纠正他,那是娘的小棉袄,跟爹爹关系不大。只是道:“现在珍姐儿还小,你宠着她自然可以,等再大几岁,就不能如此了。”

    女儿家虽然要娇养,但再娇也得有个限度。女儿出生那一刻就注定要比男人辛苦些,在娘家父兄可以忍,到婆家之后指望着婆家忍耐,丈夫j□j的几率太小。对很多男人来说,与其花那个时间和精力,不如换一个。

    “这不是还有几年吗?”孟昭笑着说,顿了一下道:“对了,早上遇上老四,他就顺口提了一句。他收到礼亲王府的来信了,那位表妹侧妃已经病故,娘家人全部被赶了出去,就连礼亲王本人也进了庵堂。”

    叶茜倒是愣了一下,主要是没想到礼王妃也受波及,直接把王妃罚进庵堂,处罚相当重的。想了想道:“礼亲王府的爵位宗人府还是没有批示?”

    按照一般爵位传袭规律,批复该下来了。叶茜一直留意邸报,邸报压根就没提过。

    “要不是如此,礼亲王也没那么大的动作。”孟昭说着。

    虽然说景阳是天高皇帝远,但大楚一直以来都会外派太监到地方上,收税收钱粮之类的,这只是官方说法。还有一个作用是密探监控,像礼亲王府出的那些事,尤其是那位表妹侧妃的张扬得意劲,太监弄不好已经回报了。

    虽然犯了该被夺爵的事,但后宅的事总归不是大事,只要不闹到造反,皇帝对亲王们还是很宽容的。礼亲王府闹这么一出,一直压着没发,应该是宗人府等宋太后的意见。

    有些事情是都不说,说了没办法收场,但并不表示没人知道。

    爵位诏书没批下来,叶景祀又写了那么一封信,礼亲王肯定害怕了。作为一个亲王也许不会管儿子后院如何,但他肯定在意爵位。要是因为这么一点事被夺爵,那实在是亏大了。反应自然就快了,表妹侧妃直接灭掉,娘家人赶出,连护着娘家人的礼王妃都被赶到庵堂了。

    这样一番处理,没把事情摆到台面上,却是把该做的都做了。礼亲王应该是希望这番做法,能顺利过关,把爵位传承下去。

    “早干嘛去了呢。”叶茜忍不住说着,嚣张没什么,嚣张到让人不能忍的地步,也没人管管,倒霉不是必然的吗。

    孟昭笑着道:“要是有这个前后眼,也不至于被关这些年。不过听上头的意思,爵位也快了,虽然不会夺爵,降爵是肯定的。”

    礼亲王府也算撞到枪口上,宋太后一直觉得宗室花费太大,正想着办法把这些亲王,郡王们少点。虽然不能一下子降到底,顺着往下降倒是可以商议,亲王降郡王,郡王降国公,再往下各种将军,能少一大笔费用。

    虽然如孟昭所言,半个月之后关于礼亲王府的爵位传承批书下来了,从亲王降为郡王。传旨太监过去宣旨时,就直接给祀亲王说了,为啥会降爵,你懂的。

    叶茜正在安胎之中,听孟昭说这些倒是高兴的很。唯一的有些的遗憾的事,这些事情无人能分享,礼亲王府的一切消息,不管多么人知道,这都不是可以八卦的内容。礼亲王府就是降爵了,仍然是皇室宗亲,平常人招惹不得。

    秋去冬来,临近年底时,叶茜肚子里的小家伙终于出来了。一般来说儿子要早产的,结果这哥儿好像故意折磨叶茜似的,硬是拖了半个月。叶茜都做好临盆时要受罪的准备了,结果出乎意料的顺产。

    据吕姨妈所说,这跟个人体质有关系。想想叶茜生珍姐儿时,头一胎就如此顺,这都第二胎了,没有折腾的理由。

    虽然生产没受多少罪,但怀孕些月份,实在是把叶茜折腾的够呛。一直到年后二、三月才算是完全恢复过来,至于哥儿的名字,孟昭已经起好了,叫孟冲。

    按孟昭说法,儿子的名字要狂霸,至少看着够暴点,以冲为名。只希望他将来能一往直前,冲锋陷阵。

    叶茜也觉得这名字好,哥儿没落地之前,孟昭虽然各种嫌弃。但听名字就知道,孟昭也是下了工夫想的。孟昭就是那么疼女儿,对儿子似乎有天生的感情,总是那是他的血脉传承,可以继承所有一切的人。

    “大姑奶奶生下哥儿,我与老爷也都松口气。”画眉笑着说。

    孟昭再是疼女儿,也会高兴有个儿子。就是叶宗山也是松口气,孟昭的官职和前途在这里摆着,就是他对叶茜再真心,没有旁的想法。但儿子这事却是耽搁不得,主要是孟昭的年龄在这里摆着。

    叶茜笑着道:“是啊,一儿一女挺好的。”

    虽然说是多子多福,但被儿子折腾这一年,她也觉得承受不住了。两个孩子虽然有点少,却不能着急生了,好好调养一□体。再停个几年生,生太快了也是受不了。

    画眉又起身看看奶妈抱着的冲哥儿,白白胖胖的,十分能吃,笑着道:“真好,能吃就是最好的。”小孩子不怕他哭闹,就怕不好养好,就像孟冲这样,每回吃的多多的,虽然拉的也快,但看着真喜欢。

    “两个奶妈才够吃,我正想着再寻个奶妈呢。”叶茜笑着说,越大越能吃,才两个月就能这么能吃,到六个月的时候肯定不够。

    “那是得寻了,哪能饿到他呢。”画眉笑着说。

    正说着冲哥儿又哭了起来,奶妈赶紧哄道:“哥儿这一定是饿了。”

    “快去喂。”叶茜笑着说,虽然闹腾些,但每每哭时,不是吃就是拉,这样的哥儿省心又喜庆。

    奶妈抱着冲哥儿去了梢间喂奶,叶茜也不自觉得舒口气,两个孩子在跟前,在是奶妈婆子,少操的心也没少多少。

    她身体还算好的,恢复也快,仍然觉得有点累。

    “大姑奶奶听说了吗,宋家那前头那个孩子送来了。”画眉不自觉得讲起了八卦,这也是女人的天性,闲着没事了,自然也就说起闲话了。

    叶茜多少怔了一下,道:“这么快?”

    这才多久啊,宋家就把孩子送过来了。

    画眉道:“我是前几天去国公府给老太太请安,听婆子们说的。应该是公主求了太后,太后额外开恩,公主府派人去接的。听下人说,常过来给老太太请安,七、八岁的男孩子了,看着挺好的。”

    叶茜有几分感慨地道:“还真是,大人的时间过得快,小孩子……还真这么大了。”

    她成亲,宋氏和离,现在她都生下第二个孩子,三、四年过去了,孩子肯定也要长大了。

    “三爷亲自教养呢。”画眉说着,一般来说儿子七岁就要跟着爹了,顿了一下又道:“下人们说,宋氏再嫁了,宋家这才把孩子送过来的。宋家早就这么说过,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叶茜有几分自言自语地道:“得这么快啊。”

    要是叶景霰一直无妻无子,他可能会念着这个儿子,以后多照看一些。但他很快娶妻,彭氏的儿子快一岁,肚子里又怀了一个。

    血缘再是神奇,若是彭氏一直在生,儿子一个接一个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景霰对前妻的儿子感情必然淡薄。还不如现在就送过来,叶景霰对后妻儿子的感情没那么深时送过来,把孩子送过来,刷一下父子感情,好歹能多看顾一分。

    画眉有几分感慨地道:“叶老太太说起时他时,还哭了呢。外公起名叫宋思宗,起这样的名字,对他如何可想而知。还有宋氏竟然再嫁了,只怕也不会是多好的人家。”

    被太后下旨和离的,官宦人家肯定不敢娶她。哪怕是一般乡绅,再娶宋氏也得犹豫一下,大乡绅会努力让儿孙读书,争取考得功名得官职的。若是小乡绅……也不是说小乡绅不好,只是从那样的云端跌下去嫁给小乡绅,需要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才可能把心态放平和。

    听下人们传的话,宋氏再嫁完全是家里的意思,应该说是她父亲的意思。宋氏本人似乎还不太中意,结果仍然被嫁出去了,连原本被退回去的嫁妆都被扣了二分之一给了兄嫂,只带一半到婆家。

    宋思宗回叶家之后,虽然年龄不大,却显得十分沉默,叶老太太每每想起他时,都忍不住泪流满面。话说的虽然很含糊,但肯定是宋宗思在宋家过的很不好。

    叶茜听得默然一会,顿了一下道:“降爵,出京……”

    该说什么好呢,要是宋老太太不死,宋氏的日子还会好过些。结果她蹬腿死了,给孙女撑腰撑着了,这个结果肯定要宋氏自己吞。更何况宋家是大族,就是父母能忍,家中兄嫂如何能忍的了,不提前安置了,父母亡故之后,才有宋氏受的呢。

    就以宋氏的难耐,那时候她与宋思宗能不能保住性命,只怕都难说。

    “大爷回来了……”婆子传话进来。

    叶茜正在榻上歪着,实在不想起身。

    虽然还不到下班时间,对孟昭的早归,叶茜也不以为然,只让丫头准备茶水。自从孟冲出世之后,孟昭常常早回来,抱抱女儿,看看儿子,尽最大的努力当好父亲。

    画眉却是站起身来,笑着道:“给大姑奶奶唠叨了这么久,我也得回去了。”

    “太太慢走。”叶茜笑着说。

    说话间画眉从后门走了。

    孟昭从前门进来,进到里间之后,没说看孩子,丫头端茶也不喝。一直阴着脸不说话,似乎正想着什么事。

    叶茜极少见他如此,连忙问道:“衙门出什么事了吗?”

    孟昭这才长吁口气,看向叶茜道:“我没什么事,只是今天接到边疆传信,匈奴似乎又有兴兵之意啊,又要不太平了。”
(四库书www.sikushu.com)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