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妇肖瑶·最新章节 第142章
手机阅读     第142章

    “你姐姐,快让人去救你姐姐。”肖雷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话,期间从嘴里还冒出不少的鲜血来,见肖金看了看肖水,随后似乎完全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死死地盯着对方,似乎他不点头,他就这么苦苦地支撑着。

    肖金一手接着肖雷手里不断往外冒的血丝,随后才想到那姐姐二字指的是肖大丫,见肖雷这样,就算不满也不好违背,“好,不过,爹,你要撑住,不然我可不会管肖大丫。”害怕肖雷如今的样子是回光返照,肖金如此补充道。

    只不过,他的话刚刚说完,肖雷便脑袋一歪,晕倒在肖金的怀里,倒是吓了肖金一大跳,在摸到肖雷还有气的时候,放松下来,“姐,快去请大夫和村长过来!”对这外面的肖水吼道,他答应爹去救肖大丫,但是,想着赵擎天那么厉害,还是找村长来商量,他可不傻,会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救出肖大丫来。

    “啊!”一听肖金这话,肖水很快就反应过来,跑了出去,不过,心里也有着肖金同样的埋怨,肖大丫,每次沾到她似乎就没有好事。

    不说杏花村这边怎么闹腾,单说赵守孝驾着马车东拐西拐,一个时辰之后,竟然来到一座山前,突然冒出两个人来,“你们是什么人?”他们在永昌县损失了太多的人,如今不得不谨慎再谨慎,这里是他们最后的老窝,而他们之所以还没有离开,也是因为皇帝陛下下达了最后的任务,等完成之后,他们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赵擎天,郑柔,”赵擎天眉头一挑,“让你们的负责人出来,”说完,将腰间的一块铜牌扔了过去。

    右边一人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你在这里看着,”留下这句话,便走了回去,抱着一颗树,左右来回转了好些圈,被在草树木所覆盖的山坡竟然出现一道门来,看得赵擎天吃惊不已,那人走进去,赵擎天耐着性子等着。

    不到一刻钟,山里出来十个人,脚步轻盈,呼吸沉稳,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赵将军,失礼,失礼。”打头的中年人眨眼间便来到赵擎天面前,而他身后的一批人自然地跟上。

    “客气,我现在已经不是赵将军了。”赵擎天冷漠地回话,“废话少说,我要的东西呢?”

    对于赵擎天的讽刺中年人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我们要看到尸体之后,才能做决定。”说完,手一挥,后面的人便将马车团团包围住,几道气流过后,原本就不怎么好的马车变成了一块板子,墙壁和车顶豁然炸开。

    看着里面倒着的四人,“上去看看,小心有诈。”中年人对着身边的两人吩咐道。

    “慢着,我们要的东西呢?”赵擎天眉头紧皱。

    “什么东西?”中年男人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却比他不笑时更加阴险,“赵将军,郑夫人,为皇上效力是我们为人臣子的责任,我们应该感动骄傲和荣幸,至于你们的功劳,等回到京都,我自会像皇上禀报。”

    那两人不顾赵擎天和郑柔的反对,查开车板上躺着的四人,随后对中年男人点头,不过,这边,赵擎天和郑柔一听对方的话,脸一下子就黑了。

    “哈哈,你们真傻,郑夫人和两位千金根本就没有中毒,那个时候,皇上说的话能相信吗?你们都不知道请个大夫好好查开一下,”中年男人似乎挺享受赵擎天两口子此时的表情,“这也算让你们死也死得明白,放心,很快,两位千金就会跟和你们在下面囤聚的,看在两位立下这么大功劳的份上,我们就给你们一个全尸。”

    “你,你,”赵擎天已经无法形容自己被戏耍的愤怒,什么叫做那个时候皇上的话能信,就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深刻地了解到小心眼的皇上一定不会让他们一家子好好过日子的,所以,在被威胁时,才没有半点怀疑,真他妈的奸诈,“小柔,你小心点。”

    “恩,”郑柔脸色煞白,她也就会点拳脚功夫,对付地痞流氓还可以,只是遇上这些个高手,完全没有自保的可能,好在,那些人最先的目标也是赵擎天,三位围攻,还没出十招,赵擎天就被打得气血翻涌,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相公!”再挨了一脚之后,两边捡起扫来,赵擎天只得绝望地闭上眼睛,他清楚自己能够躲得过一边的攻击,可另一边,绝对会去要了自己的命。

    “叮叮,”两人,那两人手中的剑突然断开,而地上,一对明晃晃的珍珠耳环像是在炫耀它们的攻击力一般,打了几个滚,才停了下来,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肖瑶笑呵呵地站起身来,“就算赵擎天该死,看在他是我公公的份上,这人就不应该是你们能动的。”

    不过,听到事情的经过,她真是不知道开笑这两口子的愚蠢还是讽刺他们的不自量力。

    “你,你,”郑柔仰着头,看着站在车板上的肖大丫,她不该这个时候醒来的,她仔细算过来,若是事情顺利,等他们回去的时候,中了迷药的三人都还没有醒。

    “哼,”肖大丫冷哼,“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恩将仇报了,赵夫人,果然让我大开眼界,”说完,用脚尖踢了一下躺在车板上的李青宁,“李大哥,你们还要躺多久啊,该睁开眼睛看看这蓝天白云,还有你们的大收获,做完了之后,好回家吃饭。”

    “咳咳,”李青宁睁开眼睛,果然看到蓝天白云,哎,真美啊,若不是时机不对,多看一会也不错,兄弟三人站起身来,之后,山里的出口被包围,拥进一批士兵,“待着别动,这些交给我们就可以了,总得活动活动筋骨,是吧,大哥,三弟?”

    “恩,”兄弟三人看都没看松了一口气的郑柔和赵擎天,真不知道她们再高兴什么,以为逃过这一次,他们会放过他们吗?做梦。

    那边淡定的中年人狠狠地瞪了一眼赵擎天,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从头到尾这傻子都被戏耍了,这场打斗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一刻钟之后,刚刚环境优美的地方染上了血迹的,一具具倒下的尸体被后面的士兵收拾好,几人交代了一下,让士兵好好收拾,不要放过任何可以人物,便带着赵擎天和郑柔往回走。

    虽说郑柔的意思是他们回去赵守孝还没有醒过来,可有肖雷那个意外,难保不会有第二个意外,因为自家男人没什么心机,性子单纯,所以,自始自终,这件事情他们都是瞒着他的。

    “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有目的吧?”此时,郑柔和赵擎天被捆成粽子,郑柔十分肯定地说道,见对方不理会,继续开口,“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可是,你们能不能放过嫣儿和茹儿。”

    “赵夫人,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你们做这件事情之前就应该想到不成功之后,赵嫣和赵茹会是什么结果,”肖瑶开口说道:“不过,我们不会对她们怎么样的?只是,她们要嫁人估计不那么容易。”

    那两个姑娘是很无辜,可谁让她们有这么一对爹娘,至于赵擎天的怒视,肖瑶直接忽视了。

    第二个意外到底还是发生了,随着杏花村的生活越来越好,村子里更是出钱请了一个医术很是不错的大夫常住杏花村,这个大夫可不像之前的游医或者懂点药草的人,那是有真本事的。

    赵擎天家发生的事情第一时间被传开了,肖大贵看着大夫扎针,心里忐忑不已,今天李家三位公子都进村了,可谁也没有看见他们出去,外面的三匹马还在,吩咐人四处找了,也没有半点踪迹,想着赵擎天驾着马车离开,再想着肖雷受了那么重的伤,使得他不得不往坏处想去。

    “大夫,怎么样?”肖大贵开口说道。

    “他身体强壮,我扎针之后,一刻钟便会醒来。”大夫说完永远是慢悠悠的,“四人之中,就输肖雷的伤最终,哎,恐怕得好好养伤好些些,若是有差池,以后老了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一听这话,站在后面的肖水就哭了出来,肖金黑着脸,他自然也知道爹伤得很严重,一听大夫这话,自然明白中间的意思,“大夫,你尽管好好给我爹治病,银子的事情,不需要操心。”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肖大贵心里满是不祥的预感,却也不敢轻举妄动,肖雷说让他们去救肖大丫,不是他们不愿意,可是,怎么想都觉得不现实,别说他们不知道赵擎天去了哪个方向,就算是知道,他敢带着村民去吗?那是送死。

    于是,只得让肖长生快速地去了镇里,通知衙差来。

    醒过来后的赵守孝也是云里雾里的不明白,明明刚才还在高高兴兴地和李大哥他们喝酒,怎么肖雷要人去救小妖?什么刚刚李大哥他们的酒杯上被涂了剧毒,若是他们喝了酒必死无疑,他惨白着一张脸,默默地坐在院子里,他不相信,一个字也不相信,李大哥他们不会死的,小妖也不可能会出事的,他们一会就会出现的,就这样告诉自己的赵守孝眼巴巴地瞅着院子门口,时间一分一秒对于他来说都是煎熬。

    直到肖瑶和李青宁三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赵守孝才松了一口气,直接冲了过去,也顾不得旁人,抱紧肖瑶,深怕自己是在做梦。

    肖瑶愣了一下,感觉到肩上出现湿热的液体,不好意思地对着李青宁三人一笑,回抱着赵守孝,等到对方安心了才放开。

    “啪,”当了解事情经过之后,赵嫣和赵茹低着头,事情因她们而起,她们自然是不能够抱怨父亲和母亲的,只是对兄长和赵守孝的内疚之心更加浓厚,至嫁人什么的,经过这一系列的巨变,她们从来不敢奢望,只求李家的三人能够绕过父母一命。

    不过,赵守孝却最先给了赵擎天一个巴掌,他是一点也不感激赵擎天没有对自己下手,却让小妖去送死的行为,“赵擎天,我们从此一刀两断。”赵守孝这样打人,肖瑶还是第一次看见,赵擎天最初被自己儿子这一巴掌打蒙了,等回神过来,想要叫骂时,却对上那一双仇恨的目光,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大哥,他们交给你处理了吧,”肖瑶开口说道,无论什么原因,赵擎天两口子估计这一辈子都得在牢里带着了,做了这么些事情,还没有死,估计也是因为自家男人的关系,“我们去看看肖雷。”

    对于肖雷,肖瑶的心情有些复杂,当时什么情况本来就没有昏迷的她是一清二楚,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肖雷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肖金和肖水听了事情经过,只是狠狠地瞪着肖瑶,他们如何不清楚,整件事情都是李青宁和肖大丫设计好了的,唯一的意外就是他爹,最受苦的也是他爹,让他们心情怎么能够好得起来。

    “哈哈,”这时,肖李氏却是笑了起来,那种笑,带着疯狂,“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了这个女人拼命?为什么?”许是肖雷的行为刺激到了肖李氏,之后,肖李氏疯了,逮着人就问为什么?每天晚上总会梦见大丫她娘来找她,于是越来越疯,肖金和肖水无法,怕她出门惹事或者出事,就只能将她关在屋子里,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她会在疯了十年之后,在肖大丫的娘死去的那一天,上吊自杀。

    “我会请最好的大夫给他看的,”肖瑶看着床上的肖雷,干巴巴地对着肖水和肖金说道,“若是缺银子我来出也可以的。”

    “我们不缺银子。”若不是考虑到自家爹需要静养,肖金一定会冲着肖大丫咆哮的。

    “呃,”肖瑶再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个从来对自己都不好她也不放在心上的爹,竟然会做出这么一件事情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总想补偿点什么,好吧,她承认自己心里是有点感动,虽然真的是有一丁点。

    “肖大丫,我们也不求你什么,以后逢年过节,过来看看爹,不要用那样疏离的态度,”肖水心里虽然不甘心,却依旧抢先说道:“他伤没养好之前,你若是有空也过来看看他,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的,他过得并不好。”

    这是让她原谅肖雷这些年的作为,肖瑶眉头一挑,盯着肖水看了许久,又看着躺在床上的肖雷,终究开口说道:“好。”

    这一天晚上,赵擎天和郑柔被送进了监牢,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怎么的,与赵德的监牢连在一起,中间还有一个小窗户,拉开帘子,两人就可以对话,“哟,这不是我的小明兄弟吗?怎么?你也进来了。”

    赵德此时算是适应了牢里的生活,只是,每个夜里的空虚,寂寞,四周一片安静,让他难受的要死,甚至恨不得能够回到那好些人的大牢里,即便是被揍上一顿他也觉得很好,这些日子,除了送饭的人按时来这里之外,他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他仿佛是被遗弃了一般,没人跟他说话,没人记得他,他活着可是,似乎跟死了没有什么差别。

    最初,赵擎天并不在意赵德的叫嚣,他知道他这辈子是出不去了,可后来,监牢里烦闷的生活,即便是有郑柔的陪伴也无法纾解,跟赵德吵架倒是成了每天必做的事情,只是,春去秋来,赵德的心渐渐被很久之前的嫉妒占领,为什么?到了牢里,他都比不上赵明。

    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可是,来看自己的却只有三儿子,基本上是两个月一次,会带不少好吃的,可赵明呢,他只有两个闺女,可是,那两个闺女是每逢赶集的时间都会来看他们,带着的吃食也比自己的好,就算是农忙时间,也不会超过十天,看着别人家温情脉脉,赵德心里更不是滋味,他又开始怀念之前一个人空虚寂寞的日子。

    日子一天天的过,赵擎天倒是渐渐的冷静下来,反复地想着自己这一生,再看着一旁的妻子,等想通之后,他便觉得,即使是坐牢日子也不是那么难过,唯一遗憾的是,自己儿子再也没有来过了,更别说那可爱的孙子孙女。

    那天晚上,赵守孝缠着肖瑶一定要她发誓,不能比他早死,就让他自私一回,因为若是小妖早他一步离开,他定会受不了的,肖瑶笑着答应了,似乎对于赵守孝的要求,他从来都没有拒绝过。

    另外一边,大周皇帝等了一年也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肖瑶,最终只得郁闷地承认,又失败了,看着下面斗得激烈的三个儿子,挫败感很是强烈。

    赵家的事情因为赵知节而圆满解决,赵守忠和赵知节总算明白李青宁的恶毒,手铐脚镣带着,脸上盯着字,对上儿子女儿的眼神,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赵喜文和赵喜武还是不错,长大了之后,说不上很孝顺,却也不像赵知节家的一对双胞胎,一点事情不对,就拿着四叔四婶曾经做过的事情来反驳,四婶已经被气病了好些次,而四叔,似乎比自家爹还老了。

    不过,他们要说上媳妇,也不容易,就是村子里的肖金也跟赵茹在一起,据说生活还过得不错,至于肖水和赵嫣倒是准备当一辈子的老姑娘,赵喜武坐在田埂上,皱着眉头看着田里的劳作的弟弟,哎,他们什么时候还能够娶上媳妇,实在没法子,就只有像爹和娘说的那样,出血银子,买一个了,好在这些年,他们家里也存了不要钱,想到这里,赵喜武也就不难过了,倒是有些期待买回来的媳妇是什么样子的,至于村子里众人的态度,他们已经完全不介意了。

    若是说他们对爹娘没有意思抱怨,那是不可能的,他和弟弟小时候受了多少白眼,有时候觉得他们没有长成四叔家的弟弟妹妹那样都算是很好了,可是,抱怨又有什么意思,爹娘事情都做了,最主要的是,爹娘对他们是掏心掏肺的好,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吧。

    赵肖氏倒是活得长久的,只是,在肖大生和肖二生都离开之后,身子愈发的不好了,在那十年之约过后,赵思慧被赶了出去,她倒是衣食无忧,不过,生病了有银子,有人伺候,可是,要儿孙满堂却是不可能,别说赵守忠和赵知义,就是赵知节也很少来探望她,身体好些的时候,出去走走,看着别家的老人含饴弄孙的模样,心里羡慕脸上却是鄙夷得很,像是偶然地经过三个儿子的家门,看着已经长大的孙子,想要打招呼,却被那陌生的眼神给吓住了。

    于是,赵肖氏越发的不想出门了,老了老了,最害怕的便是孤单,可要她拉下脸来,让自己的儿孙去看她,她绝对做不到,所以,赵肖氏就在孤单中慢慢地过着她的老年生活。

    赵思慧的日子倒是过得还不错,她本身就是个有成算的,养了一个弃婴,对她倒是孝顺的狠,只是,寡妇的生活并不好过,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也并不容易,好在她一直坚定,受了十几年的苦将儿子养大娶了媳妇,老了倒是跟赵知节一样,想了一段日子的福气。

    肖瑶最初喜欢的农家生活在赵擎天的事情之后,便真正过上了,每天养养儿子,男人种种田,四个男孩子大了,自然要出去闯荡一番,在肖瑶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交给自己的儿女之后,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能创出什么名堂都是他们自己的人生,不能由他来做主。

    不过,孩子出去了,两人又开始享受个人生活,赵守孝粘肖瑶粘的厉害,八十岁的他们已经算是高寿了,只是,“小妖,”将儿孙都打发出去,躺在床上的赵守孝看着肖瑶,开口叫道,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可是,此时,心里却后悔了,自己离开之后,小妖要怎么办?

    “恩?”肖瑶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看着相处了这么几十年的男人,等了许久,却依旧没有听到对方的回话,抬头,那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不知为何,肖瑶的眼泪就扑扑地往下掉。

    想着她和这个男人的一幕幕,她是清楚这个男人有多爱自己,可是,自己呢?喜欢是肯定的,当初选择他也是因为他适合,可如今这男人真的离开之后,为何她的心会那般的难受。

    直到此刻,肖瑶才清楚,或许在她没有发现的时候,早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放心,不会让等很久的。”肖瑶想通之后,再次笑了,别以为她没看出来这男人临了没说完的话,不过,那表情已经很清楚了。

    等到外面满堂的儿孙再次进入房间时,肖瑶趴在赵守孝的身上,两人早已经没有生命的气息,这次他们是真的离开了,身为自然是很伤心,可看着两人依旧相依的幸福模样,又觉得这样也很好。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农妇肖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农妇肖瑶》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