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重生复仇录·最新章节 137第一百三六章:重生轮回
手机阅读
    老爷子就这样生生被气死了,可叹一辈子也算是戎马生涯,可是到老了却不得善终。

    陆庆吓坏了,他知道老爷子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可是刺激了那么多次都没死,小曼死了,三弟死了,老爷子还活着,没道理自己找他想办法,居然被气死了。

    陆庆是来找老爷子出主意的,结果老爷子居然死了,早不死晚不死,在这样的情况下却突然走了,而且这里还有杨丽芳在。

    平时他觉得杨丽芳是解语花,可是没有想到这朵解语花一来就能把父亲气死,

    杨丽芳也吓坏了,她听庆哥说他爸身体不好,可是也不是眼睁睁的死在她面前,她是有心机的女人,但是也是目光短浅的女人,遇到事情就想跑,害怕担责任,这一点她女儿王雅学了个十成十。

    “庆哥,怎么办?”杨丽芳看着老爷子那有些狰狞的脸庞,瑟瑟发抖。

    韩玲虽然决定跟陆庆离婚,但是现在还没有离,总不能就不管老爷子,毕竟他是一个病人,受不了太大刺激,所以,她不想老爷子知道离婚的事情,跟陆庆也打过招呼,至少等老爷子情绪稳定点再说。

    还是跟平时一样,每天都会来看看老人家,毕竟人老了,就跟老小孩一样,很容易寂寞,总是喜欢家人陪一陪。

    韩玲选了这个时间过来,是想来陆庆应该这个时间在军队里,不会碰上,省的尴尬,却不想到了这里,发现医护人员居然在外头站着。

    等她推门进去,却见陆庆抱着一个女人,而老爷子一脸狰狞,眼珠一动不动,还有老爷子身边那机器上显示的笔直的线条……

    韩玲开门,医护人员也自然看到了,吓一跳,再顾不上人家的家事了,他们是专门照顾老干部的,老干部这都死了,他们都不知道,这事要追查起来,他们也有错,赶忙进病房。

    而陆庆看到门口站着的韩玲,条件反射一般就把怀里的杨丽芳给推开。

    韩玲顾不得管陆庆和那个女人,直奔老爷子跟前,医护人员也开始着手抢救。

    不过一切已经太晚了。

    老爷子死了。

    韩玲的性格很直,不会讨好人,所以老爷子也不是太喜欢她这个儿媳妇,但是多年来,她一直把陆家振当作自己长辈侍奉,也是有感情的,这一刻看到老人家就这样走了,不由得眼中含泪,十分哀伤。

    她给陆羽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并不看陆庆。

    杨丽芳也发现事情大条了,也不敢再提女儿的事情,吱吱唔唔的想走,却又迈不开步子。

    而陆庆这时候忽然在韩玲面前跪下,猛打自己脸刮子,声音沙哑的说道:“韩玲,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不起你,父亲又走了,我求求你,不要离婚。”

    韩玲一脸不可思议,她看陆庆下跪以为是懊悔老爷子去世,却不想是求自己不要离婚,她之前还觉得陆庆在男女作风问题上对不起自己,但是其他方面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可是现在这样子,老爷子病的这样严重,居然还带别的女人到老爷子跟前来,活活把老爷子气死。

    对妻子不忠,对父亲不孝,这样的男人,不忠不孝,是真正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了。

    杨丽芳听庆哥的意思是要和他老婆一起,不要自己了,当下就慌了,连忙喊道:“庆哥,你不要我可以,可是我们的女儿小雅是无辜的啊!”

    这乱添的,可真正是精彩。

    医护人员都看不下去了,这都什么事情。

    而学校军训场上陆教官匆匆离开,使得不少女生垂头丧气。

    李想看着陆羽匆忙的背影,顿了顿,收回了目光,继续军训,心却跳的厉害,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果然,军训结束,阿厘就告诉她,陆家振死了。

    陆家振一死,陆庆顾不上找李想的麻烦,但是孙家还不依不挠,因为大刚就是被孙家人抓的。

    李想早有准备,大刚在帝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监视他了。

    警察上门的时候,她把所有证据的整理了一份交给警察局,之后又悄无声息,被当成意外处理了,而大刚也成了顶缸的,成为一起社会闲散人士,生活无奈准备报复社会而引发的爆炸案。

    李想虽然知道事情真相,却也无奈,在帝都这种有权人遍地如狗的地方,能拿出一个真的跟案子有关的顶缸已经算是正义了。

    陆庆的无耻不要脸终于让他成功的拖延了离婚的时间。

    是的,韩玲同意,等老爷子丧事办完再说这件事。

    王雅还是被放出来,陆庆不会真不管她,不过现在事情又忙又乱,也顾不了许多,只是让她消停点。

    陆老爷子葬礼那天,李想参加了,倒不是她想来,而是考虑到李嘉宝的身份,就算陆家人都遗忘了这傻孩子,可是陆老爷子毕竟是李嘉宝的外公。

    李曼和陆闲的丧事火速的办了,陆家振的却是要隆重的办了,毕竟是有身份的老干部。

    不过这前后时间差不了太久,看着灵堂上居然摆放着三张遗照,十分的新。

    李曼的照片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嘴角甜甜的向上扬起。

    而陆闲的也是他年轻那会还没有发胖的时候,还挺英俊的,陆家振更是一身军装,气质挺拔,可惜都是悬挂在墙上了。

    李想带着李嘉宝过来,还是让不少人诧异,穿着一身孝服的陆羽,身体显出了一些单薄,他很少穿白色,但是现在这样子,只让人觉得清俊的很。

    陆羽看到李想出现,眼神有些激动。

    “谢谢你来。”陆羽声音有些沙哑,看来很疲倦。

    “我是带嘉宝来的,毕竟是他的外公,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节哀。”李想站在陆羽面前,她个子挺高挑的,但是跟陆羽比还是娇小,陆羽只觉得好累,奔波的好累,回家也好累,很想要一个拥抱。

    似乎是下意识的,他伸出双手,把李想抱在了怀里。

    让现场不少人惊叹。

    朱晓琴和陆凯凯也来了,陆凯凯看到堂哥陆羽的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痞气,像是个有点坏的少年。

    “别动,就一会,很快就好。”李想身体僵硬,听到这样的声音,略微不自然,还是伸出了手,拍了拍他的背,非常僵硬的背。

    这一幕,落在不远处同样来拜祭的孙蓉蓉眼里,让她十分愤怒。

    一个拥抱,是开始也是结束。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陆羽松开了李想,李嘉宝一脸傻乎乎的,个子矮,见姐姐居然抱别人,他抬头看见陆羽,觉得这个人很好看,姐姐抱,他也要抱。

    等陆羽松开李想,却见自己大腿上坠着一个小孩,小孩使劲的流口水,把口水擦陆羽的裤子上,看到陆羽看自己,他抬头笑呵呵的,嘴里模糊不清的道:“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刚刚那有些哀伤,有些暧昧,的气氛瞬间被李嘉宝破了。

    李想无奈的摇头,李嘉宝正在鹦鹉学舌的年纪,看什么学什么,最近电视上出现什么土豪金,经常有调侃这句话,还有那抱大腿的配图,李嘉宝此刻可真是学的个十成十。

    “李嘉宝!”这是在灵堂上,李想真是无奈,总不能蹲下去拉陆羽的大腿,只能声音不大不小的喊他一句。

    而且李嘉宝身上没有痛觉,一旦爬上来,你捏他踹他,他都没感觉,坚强无比。

    而陆羽虽然身手好,可是也不能把自己腿上的东西踹开,这小孩看上去挺可爱的,可是死沉死沉的。

    陆凯凯上前解围,弯腰把自己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在李嘉宝面前晃了晃,李嘉宝立刻松开了陆羽,却没有哭,左看看,又看看,很乐呵:“两个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抱大腿不好抱,于是一左一右牵着他们,倒也省心。

    这时候灵堂忽然混乱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冲进来一个女孩,对着灵堂就拜,哭着喊着:“爷爷!”

    声音非常凄切,闻着伤心,见着动容。

    不过有人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作为大儿媳妇韩玲,却稳稳的站在那里。

    而三儿媳妇朱晓琴,低着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

    陆凯凯也不是以前的愣头青,只是冷冷的看着灵堂上哭的十分伤心的少女。

    陆羽眉头紧皱,而陆庆则是一脸愤怒了。

    以前他觉得杨丽芳母女都是很好的,不会惹事,却想不到自己女儿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老爷子的葬礼上来的可是各方名人。

    如果被这一闹,这还像什么话。

    王雅似乎浑然不觉自己成为中心人物,哭的那个荡气回肠,她老娘说了,那狠心的爹准备翻脸不认人,这两天老娘一下子憔悴了,平日天天做保养,睡前不做眼膜不睡觉,这两天却哭的跟桃子一样,王雅也顾不上腿不好,一不做二不休,今天这样的场合人最多,她来了。

    说起来没脑子,其实这个方法是最实在的,这样的场合王雅露面,陆庆想要跟韩玲继续下去是不可能的,这么多大人物看着呢,简直就是把陆庆放在火上烤,那最后一丝侥幸给灭了。

    对陆庆来说,他的未来是很严峻,不说别的,国家公务员,有计划生育规定,他这可是两个娃了,这种事真要揪起来,也是可以说道的。

    总之陆老爷子挂了,如果韩玲再离婚,陆庆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陆家也就真正的倒了,这时候正是踩落水狗的时候,谁都会来踩一脚。

    但是对杨丽芳来说,陆庆就算不升官了,也是一个老大的官了,她带着女儿转正,直接就是司令太太,前途什么的她不懂,先搞定自己的位置再说,看起来蠢,实际上聪明。

    陆羽目光冷冷的看着王雅。

    陆庆已经有些抓狂了,他平日形象一直十分忠厚正面,这下是打打不得,骂骂不得。

    一边的孙蓉蓉,见这个场景,顿时记上心来。

    刚刚陆羽拥抱李想那一下,看似安慰,可是那种眼神骗不了人,陆羽虽然跟自己也算是朋友,可是从来没有那样看过自己。

    孙蓉蓉是聪明人,一瞬间就想好要做什么。

    陆庆被气的不好开口骂人,王雅是个小辈,小辈去阻止最好,或者是家里的女人,奈何老婆和弟媳妇都不做声,儿子和侄子也保持沉默,居然都不在乎家丑外扬,或者说太惊讶了没反应过来?

    总之这时候孙蓉蓉出头了。

    孙家和陆家貌似走的挺近,孙蓉蓉喜欢陆羽是帝都圈子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这小辣椒谁的账都不买,整天屁颠颠的跟在陆羽背后,再明显不过了。

    虽然陆庆和韩玲可能会离婚,可是这对陆羽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韩首长很喜欢陆羽。

    “哪里来的疯子,到处乱认亲戚。”孙蓉蓉清脆的声音响起,虽然有点刻薄,但是她还是女孩,容颜美丽,背景强大,刁蛮一点也无所谓,大家反而觉得青春活泼。

    王雅见自己哭了几句,居然没有人搭理自己,正是尴尬的时候,却不想有人开口让自己更尴尬。

    看到是孙蓉蓉,王雅恨不得上前去打她两巴掌,不过她不是来打架的,听到孙蓉蓉的声音,她顿时哭的更加伤心婉约美丽,这副模样在平时的陆庆眼中是很美丽的,可是这一刻,却觉得很刺眼。

    至于其他人就当是看戏了,这么小就这么专业的演员可不多了。

    帝都是政治氛围比较浓的城市,不像南方城市小三小四横行,在这边这种事私下有,表面上却很少,毕竟很少有哪个一方大员会脑抽抽作出这样毁自己前途的事情。

    “爸爸,我不是疯子……”王雅怯生生的喊了一句陆庆,哭的楚楚可怜。

    陆庆的脸更黑了。

    可是这个时候不由得走到王雅跟前,对大家说道:“这是我战友的孩子,战友去世,所以认作了干女儿,今天来拜祭,这孩子就是有孝心。”

    这个解释有些欲盖弥彰,不过只要不是有大仇,面上应该都不会揭穿,毕竟是来拜祭陆老爷子的。

    甚至有陆系的几个垂垂可危的已经牵强的开始附和,称赞陆庆重情义。

    王雅今天是来露脸的,拼了命来捣乱的,就算现在惹得父亲不高兴,之后她老娘一定也会把陆庆哄的开开心心,原谅她们母女的,如果就这样背着战友的女儿,之后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听到陆庆这样说话,王雅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好像十分震惊,最终不再看陆庆,低着头,好像认命了一般,陆庆刚刚松了一口气,准备让下人把王雅送走。

    却不想王雅却又忽然抬头,一脸坚定,一双眼睛十分渴求的望着陆羽,不过她刚刚是跪拜老爷子,现在还是跪着的姿势,只是朝向陆羽,让不明内情的人看了,总觉得陆少欺负人的感觉。

    “羽哥哥,为什么,你们能接受她,却不能接受我?”王雅指着李嘉宝附近的李想,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不远处的孙蓉蓉嘴角不自觉的扬起,这王雅果然不会让人失望。

    李想站在那,王雅一句话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孙蓉蓉,跟前的王雅,还有那脸庞发黑的陆庆,有些无辜,不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陆家振的灵堂上,还真正是打脸,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王雅颇有陆家人的气质。

    “她是我朋友,而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你拜祭完了,可以走了,爸爸,麻烦你带她下去吧。”陆羽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没有陆庆的愤怒,也没有嘲讽,语气清冷而客气,只是像面对一个陌生人,对陆庆说话的时候,陆羽的声音也是只有客气。

    韩玲站在一边,并没有表态,落在知情者眼中,可想而知,韩家知道了,也不知道这后续该如何。

    王雅还想说什么,却被陆庆半拉半提的提走了,陆庆是真的愤怒了,觉得王雅这是想弄死他亲老子啊。

    “爸爸,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当初不是说好,我考上北青大学,就可以让我认祖归宗吗?我这么努力,难道一切都是假的吗?”王雅被陆庆拖着,却仍旧泪眼婆娑,哭喊着,比谁都哀伤。

    “陆先生,恕我冒昧,这位小姐似乎刚刚从宝山医院出来,可能还需要调养一下。”李想声音淡淡的传来。

    陆庆原本十分讨厌李想,不喜欢太聪明的女孩,可是这一句话,却让他觉得焦头烂额的脑袋中瞬间理出一个思路。

    一瞬间,他的背也直了些,面对大家的目光也从容了起来,开口道:“抱歉,这个孩子脑部受过创伤,经常胡言乱语,现在还在治疗中。”

    这一句话就直接确定了,王雅是个疯子,需要治疗,陆庆现在会亲自把她送到精神病医院去。

    因为他背后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他。

    “我没有疯……”王雅还想大喊,嘴巴却被捂住了。

    杨丽芳在家里等好消息,却不想等来的却是女儿再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一而再,再而三,她都有点搞不清,女儿到底脑子有没有病了。

    灵堂被这一闹,也差不多盖结束了,李想也不想多留,带着李嘉宝离开,陆羽牵着李嘉宝,送李想出去,路过孙蓉蓉身边。

    此刻的孙蓉蓉,瓜子脸,大眼睛,尖下巴,鼻子微翘,睫毛很长,很漂亮的女孩,比李曼还漂亮一些,很是骄傲,看着陆羽牵着李嘉宝,李嘉宝又牵着李想三个人一起的画面十分刺眼,心中愤怒异常,以前有女生暗恋陆羽,她都要出手教训,现在这样,简直就是让她火冒三丈了。

    孙蓉蓉离开以后,径直去医院找孙伍。

    孙伍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休养,孙蓉蓉平时不会去看他,只是有事的时候才去。

    跟高大挺拔的陆羽不同,跟安静俊美的范厘不同,跟帅气雅痞的陆凯凯也不同,孙伍很瘦小,脸很苍白,因为思考过多,一张脸瘦的不成,原本应该也是好看的,但是身体问题摆在那里,太瘦了,看不成。

    尤其是这两年,孙家多了一个外来的范厘的时候,他想的更多了。

    原本第一次孙福清带着范厘和李想到孙家的时候,孙伍看到了对那个自闭症的少年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女孩,他也只是从利益角度考虑,觉得自己可以娶那个女孩,对孙家好,也许心底也是有一丝丝希望有人像照顾范厘一样照顾他。

    不过那时候的他还是高高在上的态度,毕竟孙家和平城一个普通有钱人家的女孩结婚,算是人家高攀了。

    可是当他让父亲对孙福清提的时候,孙福清却直接拒绝了。

    而后孙伍对李想却调查的更紧了,像孙伍这样智商极高,身体却不好的人,对得不得的东西反而更迫切。

    这样却让他看到了李想跟陆家人的纠葛,她身边随便一个人都比自己优秀许多,却让他愈发自卑。

    他知道她来帝都了,原本他并没有太喜欢李想,只是觉得合适,现在却成了一种执念,大刚的事情就是他安排的,步步为营,却一步步被破。

    孙蓉蓉来找孙伍的时候,他正在打点滴,由于他每天还需要工作,在医院也要上网,所以不会安那种固定的针孔,而是每次需要的时候,再扎。

    他手上的血管很细,细的都看不出来在哪里,只能看到手面上一片密密麻麻的针孔。

    护士也算是老护士,扎了两下才进去,而后面的新护士则是一脸紧张。

    扎了两下,输液管里回了一点点淡淡的血,就算扎进去了,孙伍感觉到冰凉的液体朝自己的血管里流淌,似乎给了自己一点点力气。

    看到孙蓉蓉,他脸上勉强的扬起笑容,“你来了。”

    孙蓉蓉在外头就是刁蛮女孩,在家里面前这些堂兄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凶巴巴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看孙伍的手的意思。

    “我不想看到李想那小贱人。”孙蓉蓉怒气冲冲的道,她今天去陆家,陆羽居然没有搭理她,而是跟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在一起。

    孙伍愣了一下,很快开口道:“好。”

    孙蓉蓉听到堂哥这么说,一下子心情好起来,因为只要堂哥答应的事情,一定可以办到,他很聪明。

    又胡乱说了几句话,孙蓉蓉高高兴兴的离开了,靠在病床上的孙伍看着堂妹的背影,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一双眼睛深深的凹陷进去,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成熟。

    他身体不好,又极其聪明,为人很冷清,这样的孩子不会撒娇,所以即使生病了,父母也常常不会陪在身边。

    医院里就他自己,一年大半时间,医院都是他家。

    ……

    军训结束,开始上课了,李想也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涯,说不激动是假的,前世她没有上过大学,现在却能坐在美丽的校园中,这种感觉很美好。

    大学几乎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光。

    也因为在学校的日子,李想开朗的许多,甚至多了几个朋友,而范厘有条不紊的负责帝都的地产项目,打造一个新的商业中心,这个任务很艰巨,很有挑战性,也很趣味,范厘喜欢这些,同时他还负责李想的后勤生活,顶得上半个保姆了,小日子过的很不错。

    可是李想最近却老觉得心中不太安稳,给平城那边打电话,妈妈也说一切安好,孙福清也活泼乱跳的,而陆家基本名存实亡,韩玲和陆庆离婚了,可是杨丽芳也没有如愿以偿的和陆庆结婚,她如今天天担忧自己的女儿,王雅两次被送进精神病院,似乎什么药打多了,有时候真的不清醒,动不动就喊:我是将军的女儿!

    陆庆也因为德行有亏,被调到了很清冷的部门,坐着冷板凳,自然也帮不上朱晓琴的竞选。

    没有陆家人插手,朱晓琴没有当上副省长,却被调到了帝都,倒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刚好是负责李想建商业中心那一区的老大,现在看是一片荒凉之地,贫户区居多,也没有什么好建设的,但是未来几年,这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李想有信心,当然如今她不喜欢跟朱晓琴发短信这种事,而是通过陆凯凯提点了一些。

    陆凯凯自然也到了帝都,陆凯凯来了,他的好基友魏明天把电影公司也搬到了帝都,准备在李想新建的商业中心安家,就是来的有点早,这里还到处都是土。

    李想一直觉得自己的直觉很准,不过不想让阿厘担心也没有说,这些天上学放学都很注意。

    作为医学院的学生,需要做很多实验,接触一些标本,经常要往返实验室,而几乎每个大学的医学实验室几乎都是有“闹鬼”的传闻,所以周围都比较冷清。

    李想并不害怕这些,她都死过一会,对死人没有什么害怕的,经常去实验室的时候就她一人。

    她本来就跟着孙福清学习有好底子,是老师眼中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当然这跟她的勤奋也有关,很少同学能像她一样,一做实验就一整天。

    李想伸伸懒腰,从实验室里出来,忽然觉得背后风一动,紧接着就意识模糊了,她居然被打闷棍了,而且对方很专业,她一点都反应不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模模糊糊的觉得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密闭的空间,看样子应该是车的后备箱,她整个人都卷曲起来,还不断的摇晃。

    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她意识稍微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又躺在了一个大仓库里,而不远处有一台摄像机,同时面前还有五个长的很强壮的男人,一步一步的朝李想走来。

    她被绑的很结实,对方很专业,甚至不亚于孙福清,能请动这样的人,肯定不是普通商人,心中有些恐惧,她已经很久没有恐惧这种感觉了,可是看着缓缓走来的人,看着前面那开着的摄像机,她很明白对方要做什么。

    她挣扎着,左手上戴着的手表也因为她挣扎太用力,磨破了手。

    仓库很大,却没有装空调,上面有很多电风扇,哗啦啦的吹,声音混在一起,发出很大的噪音。

    是陆庆吗?不对,陆庆此刻应该顾不上自己,有陆羽在,陆庆不至于会做这些,虽然自己没有和陆羽有什么,但是至少有这种光明磊落的默契。

    在帝都,除了陆家就只有孙家了,孙家能动用这么多人,做的这么利落的,不可能是孙蓉蓉,虽然孙蓉蓉最讨厌自己,但是她做不到这么好,李想不知道为何,看到不远处集装箱旁边有个不规则的阴影,她喊了起来:“孙伍,出来吧。”

    她这一喊,果然那阴影边上,慢吞吞的出现了一个坐轮椅的少年。

    很瘦,比初次见瘦非常多,脸上挂着一个刻薄的笑容。

    “你真聪明,居然知道是我,而不是我堂妹。”

    “你要做什么?”李想看到果然是孙伍,心不由得更沉了沉。

    “没什么,只是想给你录个像,你身边那傻子看到肯定会发疯,他一疯,你们手上的财产我会帮你们处理的。而且蓉蓉也很欣赏你,如果能把你的录像给她和陆羽一起欣赏,想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对了,还有你那开电影公司的朋友魏明天和陆凯凯,说不定能把你包装成十分优秀的A*V女星,还能火一把。”孙伍慢吞吞的说,说的很有调理,说话声音也很平稳,听不出高兴还是难过,除了最开始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现在却是一本正经,十分严肃。

    “孙伍,你妒忌阿厘?还是你害怕阿厘?居然需要这样下作的手段,人人还说你聪明,真是可笑。”李想似乎并不害怕,也许是受孙伍感染,说话声音也很平稳。

    孙伍也没有生气,脸上再次扬起那刻薄的笑容,开口道:“开始吧,你不用拖延时间了,就算那傻子知道你在这里,也赶不过来,等他过来了,戏已经杀青。”

    “啪啪啪”掌声响起,出来的却不是救兵,而是孙蓉蓉。

    孙伍看到孙蓉蓉出现,有些无奈的道:“蓉蓉,都说收拾好了你再来,这些你看了不好。”

    孙蓉蓉满不在乎的道:“没事,又不是第一次,而且我不喜欢看太被动的,带了点药,会让他们一会更尽兴。”

    她脸上挂着笑容,笑的很是好看,似乎对这一幕私通见惯。

    五个大男人在孙伍的示意下继续朝李想走去,因为李想已经被绑起来,如同案板上的白花花的肉,有两个比较猴急,走在最前面。

    李想忽然跃起,一条腿如同风一般划过,面前两个男的愣了一下,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就突然觉得喉咙有点麻麻痒痒的,低头一看,流血了,流很多血,然后才轰然向后倒去。

    是的,李想自从觉得心思不宁开始就有刻意准备,她身上的东西基本都被搜走了,可是脚上穿的鞋子还在,鞋底里有刀片,用特定的办法就能把刀片激发出来

    刚刚那一脚,居然轻而易举的割喉。

    此刻后面男人反应过来,显示反射性的后退,

    李想在抬腿的瞬间,手上的绳索也解开了,她手上没有刀,却有一枚针,针很小方便携带,而且动手术帮人缝皮需要用到针,李想最近在练习缝合,随时都会带着。

    她跟对面这样身强体壮的人对打肯定讨不了好处,因为对方身手也很好,只能趁着不注意的时候偷袭。

    李想一腿转了一圈,再落下的时候是正面对着三个人,三人很快形成包围圈,李想不管左右两个,迅速的冲到最正面的一个跟前,像是想要拳头把他击倒,实际上在拳头落在肉上的时候,却有一丝针芒,微不见光的□了脑袋,又很快□。

    不知道为何,噪音好像更大声了。

    孙伍看到面前这一画面,皱着眉,不敢相信,她居然强到这个地步,不过刚刚是偷袭,现在大汉反应过来了,李想就吃力了,剩下两个一前一后的围着李想,趁着李想不注意,后面的大汉一脚对着李想后背踹去,力道十分的大,寻常人会被踹骨折,李想身体闪了一下,但是还是被踹到了,有七八分的力都落在了身上,一脚就被踹出了一口血。

    身体看似破抹布一样朝前飞去,却见她飞到面前的大汉的时候,双手忽然扬起,抱着大汉的脑袋,不管他手如何挣扎,用力一扭,就这样,这个大汉居然倒下了。

    嘴角流着血的李想,转身,看着最后一个汉子。

    而不远处的孙蓉蓉吓傻了,步子都迈不开,而孙伍却仍旧一脸沉着的盯着这里。

    看到自己的小伙伴居然都倒下了,汉子怒目圆睁,显然十分愤怒,不敢相信这个个子比自己矮一截的瘦瘦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要是平时遇上,他都开始欣赏,可是现在,他就想打死她。

    李想知道这最后一个人,没有侥幸,她不断的后退,后退,似乎害怕急了,有些慌不择路,却不知不觉后退到了离孙伍和孙蓉蓉很近的地方。

    孙伍很沉着,仍旧坐在轮椅上,好像面前的争斗不关他的事情,他的手平平的放在膝盖上,上面盖着毯子。

    李想在赌,毯子下面有东西,有一样可以让自卑的孙伍很镇定的东西。

    她似乎退无可退,被汉子又狠狠的踹了一脚,吐了更多的血,身体也酿跄起来。

    孙蓉蓉原本有些害怕,可是现在看着一脸血的李想又很兴奋,打残了再拍片也好,省的挣扎。

    终于又一脚,这一脚踹的极狠,李想想躲,没有躲开,身体被踹飞了,落到了孙伍跟前。

    孙伍笑了,看着趴在自己面前半死不活的女孩,没有人可以拒绝他。

    而后面的大汉如同铁塔一般一步一步的走来,风扇的噪音更大了。

    李想抬头,看着孙伍,一脸的血,却突然露出一个笑容,身体飞速的跃起,从孙伍膝盖上的毯子上抢走了一把枪,然后转身对着汉子,扣动了开关。

    只听到轻微的“噗”的一声响,经过消音处理的枪,面前的大汉额头冒出了漂亮的血花,死不瞑目的倒下。

    孙蓉蓉这下子是真的吓坏了。

    而孙伍面色难看,看着手里还拿着枪的血人,这下子也觉得心跳的厉害,十分难受。

    “你想干什么,你不能杀我们,你要是动我们,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孙蓉蓉看着李想手中的枪,十分害怕,从未有过的恐惧油然而生。

    李想似乎杀红了眼,似的,她一身都是血,手里拿着枪,随时都会控制不住自己。

    眼前这一幕让她想到了刚刚进李家那会,陆美颜和吴星宝安排的人,也是在仓库,那是她重生回来第一次亲手杀人,设计和亲自动手终究是不同的。

    如果万不得已,不会有人愿意体会这种感觉。

    此刻她只觉得头晕目眩,只是强撑着一口气,回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还有那台摄像机,居然还在开着,李想朝孙蓉蓉微微一笑。

    从地上捡起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慢慢的走向孙蓉蓉,说是慢慢的,其实很快,孙蓉蓉不敢跑,因为李想手中有枪。

    “药!”李想把枪指着孙蓉蓉。

    孙蓉蓉战战兢兢的把药递给了李想。

    李想摇了摇头,“你自己吃。”

    从来没有被枪管子比划过的人,此刻就是再愤怒,也不敢不听,战战兢兢的把给李想准备的药倒进自己嘴里。

    “别全吃完,留一半给你哥吧。”李想脸上仍旧挂着笑容,一脸血,却妖艳无比,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孙伍比孙蓉蓉硬气许多,咬紧牙关,死都不吃,李想从来没有怜惜敌人的兴趣,用手把孙伍的下巴一捏,他嘴巴就张开了,把孙蓉蓉准备的药分一半给他,又灌了一些水。

    很快两人就起反应了,孙蓉蓉给的药很绝,只要吃了,就只能不断的发泄,孙蓉蓉的身体好,不会玩死,但是孙伍就不一定了。

    李想一步一步的十分艰难的朝仓库门口走去,而此刻孙伍已经在脱孙蓉蓉的衣服了,两人倒在地上,互相纠缠,只听到背后一个压抑却又兴奋的声音传来:“蓉蓉,蓉蓉……”

    李想走出仓库,只觉得外头阳光明亮无比,刺眼的很,她被那阳光一照,只觉得思绪全无,眼前一黑……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屋子里,四面居然莫名有些熟悉,好像曾经住过,她觉得很累,睁开眼睛都很辛苦,只是睁开一下,又闭上了,但是却还是有意识。

    她的喉咙很痛,很干,不由得想伸手去摸摸自己的喉咙,即使手如套上了千金重,李想还是把手举起来,放到喉咙的位置上,却摸到一片深深的疤痕,李想看不见,可是学医学了那么久,她很快可以判断出来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疤痕,一般来说**被棍子穿插,愈合后,就会如此,非常狰狞,因为新长的肉不平坦,如同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洞。

    甚至她能判断出来这个洞是用什么样大小的器物的,大概跟一小手指一般粗细,器物的头头很钝,所以这个伤口的疤痕才会那般狰狞,可以想象,当时一定十分痛苦。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妈,你过来这里干嘛,里面那个已经是活死人了,你还生气什么?”李曼声音清脆的传来。

    “就算是活死人也讨厌,怎么不干脆死了,还闹自杀。”陆美颜声音带着愤怒。

    “妈,她现在这样如同一具丑陋的尸体,我们还照顾她,显得我们仁至义尽,外头哪一个不说我们好。”

    “我就觉得晦气。”陆美颜还是不满。

    李曼却笑开了:“妈,怎么会呢,你不知道魏家最讲究风水,这里宅子都是经过设计的,李想那小贱人睡的屋子可是专门有请大师做了一个镇符,管她什么怨气都跑不出来。”

    “你呀,我说不过你,对了下周你表哥陆羽跟孙家孙蓉蓉大婚,你和君志商量一下,送什么礼物,你大舅如今已经是上将了,这礼物可轻不了。”陆美颜说起自己娘家人十分骄傲。

    “那还用你说,君志早就准备好了,他还说表哥福气,居然让孙家的唯一的正牌孙女倒追这么多年才同意结婚,以后陆家会更强了。”李曼声音有些妒忌。

    “你这声音酸的,你跟君志好好过日子就行,君志对你不错,你应该知足,你想想看,李霜那小贱人居然也自杀了,跳楼死的,她老公天天花天酒地,还家庭暴力,不过都是她自找的,天生穷酸命,还想跟你比。”母女俩悄悄话很多,只是声音越来越小,大概是走的远了,没有听清。

    而李想却震惊了,她当初明明是自杀了,死了,可是眼前,却没有死,还被关在了魏家,她努力的想睁开眼,却觉得眼皮有东西压着,压的她非常难受。

    终于她再次睁开眼,眼角却溢出了血。

    她看清了,这是魏家的客房,很偏,在院子的角落,朝北,很阴冷,她以前就不喜欢这个屋子。

    可是现在却躺在这里,全身不能动荡,通过外头的只言片语,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繁华的魏家,繁华的李家,繁华的陆家,繁华是孙家,人越作恶越富裕,只有她这个不知所谓的人,永远静静的躺在这个阴冷的屋子,让她觉得身体越来越冷,她的存在成全了他们的仁义。

    “别靠近那屋子,里面有个神经病,听说是魏总的前妻,还杀了魏总的孩子,却不想魏总和魏太太都这么善良,还照顾她。”不明就里的声音总会一句一句的进李想的耳朵,让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冷。

    她越来越绝望,原来她没有死,也没有重生,只是被关在了这个阴冷的屋子,难道她重生后的一切都只是想象,连带着阿厘也是她想出来的吗?

    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想象周围有一个明亮的太阳一般。

    李想只觉得梦醒了,好冷,好冷,好不甘,好痛苦。

    忽然间觉得胳膊一阵疼痛,使得她有些清醒,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小屁孩,咧开嘴,露出整齐的牙齿,对她笑,她清楚的看到自己胳膊上有一拍牙印。

    “李嘉宝?”李想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觉得这倒霉小孩可爱,连手臂被咬都不觉得痛。

    范厘站在跟前,一头卷发刚刚理过,短短的堆在头上,一双眼睛充满喜悦,穿着格纹衬衫和牛仔长裤,戴着一条黄色的围裙,模样很是好看。

    “你醒了,再休息一会,我给你做吃的。”范厘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李想就看到厨房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来来回回走动,还时不时传出轻轻的曲调。

    她真的回来了么?

    范厘给她做了汤,她喝了一口,热热的,很好喝。

    等喝完了,范厘跟她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那天她把手表磕地上,范厘就知道出事了,距离很远,他怕来不及,是联系了陆羽一起的,陆羽调动了直升飞机,等赶到那边的时候已经是事后了,两人都非常害怕。

    看到李想一身是血的晕倒在门口,幸好只是晕倒,还活着。

    而仓库里面,孙蓉蓉还在和孙伍剧烈的交缠着,滚在尸体堆中间,那药十分的烈,场面不堪入目,只是看到突然间来人,孙伍本来就脆弱的身体,在最后一刻,努力射了一炮,死在了孙蓉蓉身上。

    因为事情重大,李想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送回住处,孙福清和李想妈妈也来帝都了。

    李想躺在床上,居然晕过去十多天,算算日子,似乎她在那边醒来也就是十多天的日子。

    能再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一切都觉得很好。

    李想长久以来,心中的执念终于在这一刻消散一空。

    而同时,在另外一个空间,那屋子镇守的符字,被一阵大风一吹,不知道飘哪里去了,里面的人终于永远的沉睡,没有怨气,没有怒容,一脸安详。

    李想晕过去这些天,陆羽和陆凯凯还有魏明天都有过来看她,连唐心也特意请假从平城来了一次。

    阿厘每天都给她做好吃的,感觉要把自己养胖。

    午后的时候,李想在院子里的藤椅靠着,再休息两天她就可以重新上学了,晚上为了庆祝她康复,决定举办一个小宴会。

    都是李想的朋友,大家在院子里烤肉,陆羽和陆凯凯都来了,唐心和魏明天也在,中间还有一个李嘉宝,穿来穿去的,很是热闹。

    似乎再次醒来,李想更怕冷了,还没有入秋,她身体冰凉凉的,喜欢靠在阿厘身边,阿厘总是很暖和。

    不远处的陆羽看到这一幕,脸上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陆凯凯也在专心烤肉,像是没有看见一般。

    “对了,有你的信。”范厘跑回屋子拿了一个淡蓝色的信件给她,还是海外来的。

    李想拆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张明信片,一个东方女孩,站在埃菲尔铁塔下面,笑的恣意张扬。

    明信片北面写着一句话:“我重生了,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结束了,不算完美,但是还好。最近家里有事情,抱歉了,等忙完会开新文,希望到时候捧场。lw*_*wl
(四库书www.sikushu.net)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复仇录》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复仇录》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