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重生复仇录·最新章节 136第一百三五章:陆家之亡
手机阅读
    王雅觉得十分屈辱,终究她还是爬起来了,不过本来就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她不好好医院躺着,要来这里作秀,腿又摔的更严重了。总算她刚刚的表现,还是让一个男生鼓起勇气过来。

    不过那男生听到王雅恳求他把手伸进她裙子里面抓虫子的时候,那表情,可真是五彩斑斓。。。。

    毕竟还是大一的牲口,比较嫩,手还没有敢伸进女孩的衣服里面,这一次可是别人求他伸进去的啊,这样都不敢动手,以后要后悔四年。

    于是这个牲口在所有人羡慕的注视下,手伸了进去,不知道是摸虫子还是摸别的,总之那个**啊……

    王雅扑的一脸泥,还被人乱摸一把,总算是把虫子抓出来了,等看到那肥肥青绿的东西,哪里还有心思在这里作秀,觉得全身都痒,就想回去洗澡了,脚又疼,泪眼哗哗的,这下子是真哭了。

    不过刚刚扑到地上一脸泥,真哭没有假哭好看,倒把那牲口吓一跳,觉得远看是女神,近看是女鬼,真是……

    还好,那边哨子一吹,集合了。牲口顾不得安慰王雅,屁颠颠的跑了,跑的时候还顺手把那虫子一丢,又丢到了王雅轮椅上。

    王雅又是一阵尖叫,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机,要打电话通知老娘来接自己,早知道这样倒霉就不来了。

    就在她郁闷的要死的时候,在这时候一群警察过来了。

    在学校内,警察很少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毕竟是在校园,影响不好,不过眼看着朝军训队伍走来,不由得人心骚乱。

    而刚刚很是狼狈的王雅却十分高兴,她知道这群人来干啥的。

    这群警察也不想现在来,但是上面的命令,说是证据确凿了,不得不来。

    看着一群花季少男少女,警察也不想当坏人,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出事了不找凶手,尽找受害者,一群警察看到那穿着迷彩服装,腰里扎着皮带,显得很纤细,一张巴掌大的脸,不是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英姿飒爽,一看就给人好感,阳光下,更显得光明磊落,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第二次了,可是不得不来。

    “李想同学我们怀疑你与两起凶杀案有关,现在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警察还算是说话好听,没有直接说李想是犯罪嫌疑人。

    可是这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多学生,要真是被带走,估计大学以后的四年生涯都要在指指点点中度过了,这也太缺德了,在家里带走就算了,还特意跑学校来。

    陆羽看到这群警察,脸就黑了。尤其是知道这群警察还是他父亲找来的。

    这让他觉得很难受。

    从小到大他就崇拜父亲,在第一次发现父亲有外遇的时候,那种崇拜感没有了,整个世界的价值观都崩塌了,原本他的世界几乎有一大半是父亲塑造出来的。

    当父亲他本身就是虚伪的,他塑造的世界观也在摇摆。

    陆羽很关心李想,回帝都处理了父母的事情,其次就是李想了,偏偏就如李想当初说的,她和自己永远不可能,因为自己姓陆。

    整件事陆羽都清楚,枪林弹雨的走过来,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一眼就能看出真相,可是越是看出真相越让他难过,他的叔叔要杀李想,却误杀了表妹李曼,父亲非但没有还原事实真相,反而陷害受害者李想。

    本以为父亲需要解决他和母亲的事情,会暂缓此事,却不想他低估了他父亲的执着。

    是的,陆庆看到离婚协议书很愤怒,一直以来顺风顺水,都有些让他得意忘形。

    而且也是挂着战友的妻子的名义,因为是死去的战友,帮忙照顾,就算有人看见也不会说什么。

    陆庆还光明正大的把王雅带回家介绍给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他自信了解妻子,只是一个不通风情的女人,心很粗,很正直,不会胡乱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以这么多年一直维护的很好。

    却不知道为何,今天会突然发难,一点征兆都没有。

    韩玲做事最不喜欢拖泥带水,更不喜欢听对方说你听我解释,我不听不听之类的话题,请了律师,自然是要让对方把所有事情都办好,她决定做一件事,就一定是有把握做才去做。

    所以陆庆很愤怒,却也没有辩解什么,他觉得这件事很蹊跷,一定是有人挑拨。

    而那个人无疑就是李想。

    小人想别人也是小人。

    陆庆自谓聪明,是幕后老大,也分析了陆家这些年自己弟弟妹妹们失败的地方,发现总和那个小姑娘扯得上关系。

    却不想这件事是他自己儿子说出来的。

    当然陆庆更不会怀疑王雅母女俩,因为这么多年,在他眼里,王雅母女俩非常贴心,很乖巧,从来没有做让他不省心的事情。

    所以陆庆一边在处理和妻子的事情,另外一边却更加迅速的要把李想处理掉,甚至直接找上了平城的弟媳妇朱晓琴,两方面同时下手。

    如果真与韩家翻脸了,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因为陆家如今说难听点就剩他一个人了,老爷子身体就是吊着命,有时清醒有时糊涂,否则也不会把东西交给自己,小羽回来,老爷子也没有说什么,好像忘记了这回事。

    可是陆庆去韩家求见韩首长的时候,却被禁止了进入,说韩将军身体不适暂不见客。

    而妻子的性格陆庆是了解的,现在去求她只会自取其辱,说一不二的性格,原本是觉得好拿捏,现在却很是头疼这种感觉。

    想来想去,陆庆最终决定让儿子小羽来说项,当然他要想好说辞。

    此刻陆羽穿着军装,站在了一群警察面前。

    “你们不可以带走她,她是我的学生。”陆羽一脸坚定。

    全身不断的散发着冷气,大热天的让周围都清凉起来,大家都有降温的错觉。

    警察屁颠颠的跑过来,自然是知道人的,想立功,想拍马,自然眼神好些,也认识陆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爹让抓人,儿子不让抓,这到底是听谁的。

    就在僵持的时候,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警察叔叔,你们有什么证据要抓我同学。”

    这声音很娇柔,像是要给李想辩护,可是深想却不是那个意思,让警察说证据,说了不就证据确凿了么,陆羽也没有借口拦着了。

    “李想同学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大刚已经交代了,是你指使他制造的爆炸案,炸死了你同父异母的姐姐。”一个聪明些的警察立刻领会了王雅的意思,开口说道。

    听到警察说完,立刻有一个抽气声,王雅一脸惊恐,甚至立刻双眼就盛满泪水,十分难过,一脸不可思议的道:“不会的,不会的……曼儿姐姐说虽然你妈妈是小三,抢了她爸爸,霸占了她家的财产,可是她还是一直把你当妹妹的,你怎么能这样?”

    李想完全被这个女人打败了,不装会死啊,腿都成这样了,还要过来插一脚。

    果然是有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立刻因为王雅的话开始补脑了,豪门恩怨,狠毒私生女,侵占财产甚至杀人……

    王雅平日很爱演,倒是没有那么针对某人,只是刚刚看到范厘对李想那么好,而自己的哥哥对自己不搭理,居然也喜欢李想,就让王雅很愤怒了。

    李想指了指脑袋,对着陆羽道:“教官,要不要打电话给医院,我怀疑她脑子有点问题。”

    陆羽却是模样很生气,似乎被李想这句话问的有些恼羞成怒,王雅立刻眯起了眼,觉得果然血缘是强大的,毕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只见陆羽走了过来,他摸了摸王雅的额头,一脸严肃的开口道:“阿姨怎么回事?怎么没给你吃药就放你出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听到陆羽这么说,刚刚还觉得自己挖到八卦内情的人顿时都觉得自己智商弱爆了,居然被一个精神病给同化了。

    就见陆羽跟王雅说话的时候,貌似亲昵,却轻轻的在她耳边轻轻的开口道:“我有证据证明曼儿是被你害死的,你若是不想坐牢,装神经病是最好的选择,否则……”

    陆羽站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了那和煦的笑容。

    而王雅则是全身颤抖,陆羽怎么会知道?陆羽知道了是不是代表爸爸也知道了?

    李想见王雅表情怪异,趁着众人不注意,把手中的石头对准王雅的膝盖一击,王雅只觉得原本就疼的腿忽然间如同乱箭攒心一般,说不出来的疼,立刻跳了起来,再一次的扑倒,只是这一次她面前还围着人,她这一扑直接把面前的一个女生给扑倒了,王雅尖叫起来。

    而那女生拼命的挣扎。

    场面立刻混乱起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这有一个精神病患者发作了,还不赶快控制现场!”陆羽像领导教训属下一般,开口骂道。

    这些警察一迟疑,终究还是走过李想的身边朝王雅跑去。

    而这时候一群白大褂也屁颠颠跑来,他们医院被收购了,今天大股东下令让他们瞬间出现在北青大接一个精神病患者,他们可是跑断腿。

    幸好,这边又挣扎又闹腾的,时间拖延了一会儿。

    警察倒不敢真对王雅怎么样,因为他们清楚的记得上次去抓李想的时候,李想说的,这个小姑娘恐怕是陆司令的私生女。唉,豪门恩怨,怎么就往他们这些小虾米身上整呢,真是吃不消。

    王雅是真疼,她的腿本来就受伤,还摔了两次。

    此刻心里又惊又炸,不过她毕竟是跟着杨丽芳长大的,长期做“背后”的女人,想的比较多,最关键的觉得比起陆羽这个哥哥,还是应该信任父亲,而且听李曼说过陆羽居然喜欢她妹妹,肯定是偏帮她的,刚刚肯定是诈自己,这样一想,居然耐着疼不挣扎了。

    还好声好气的叫身边的警察叔叔扶她起来。

    “陆哥哥,我知道你喜欢李想,可是曼儿是你的表妹啊,她被她害死,你居然一点都无动于衷,你,你还是当初的你吗?你太让我失望了!”王雅一脸凝重,虽然多了许多泥,可是那表情,哀伤加上难过,一下子让周围的人分不清真假。

    而孙蓉蓉则是立刻心里一紧,更加敌视李想。

    其他人对陆羽也有些怀疑,因为陆羽居然没有开口反驳。

    什么都不是空穴来风,而这个坐轮椅的小姑娘又是谁,看上去跟陆家人很熟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阿厘叫的医生团队终于到了。

    一个个像伺候大金主一样,因为他们的老板说了,一定要照顾好这个精神病患者,好言好语,温柔伺候。

    “王雅小姐,我们是来接你回去的!”一个中年医生小跑到了王雅跟前。

    王雅还以为是妈妈让来接她的,因为她住院的那里是陆庆特意安排的,每个医生都对她十分友好。

    却不想后面又跟着小跑好几个医生。

    “你们怎么才来啊!”王雅有点不满,实际上心中却觉得这些医生也太勤劳了,就这样拍爸爸的马屁,当然面上还要做作一翻。

    “是,是,我们来晚了,王雅小姐,我们的精神科是帝都最好的,您的病一定能迅速治疗好的。”医生们争先恐后的表达自己的热情。

    王雅愣住了,什么精神科,她看的不是精神科。

    不过医生们已经开始按着王雅了,因为那股东说了,病患发作的时候很厉害,他们只能不找痕迹的先把两手给按住,毕竟当着大家的面把手绑住不太好,他们都是老医生,轻车熟路,按住一个小姑娘,哪怕是精神病的小姑娘也是很容易的。

    两个医生按住小姑娘,一个后面推,还有一个跟大家道歉。

    “抱歉,王雅小姐是个病人,刚刚若是有冒犯,请你们原谅,她不是故意的。”医生弯着腰道歉非常真诚,这般真诚就是一群做生意的老爷们也不好意思发火,何况是一群天真烂漫的学生。

    看着还在挣扎大喊自己不是神经病的王雅,陆羽适时的开口道:“这一路怕有些危险,警察先生,就麻烦你们一起护送她回医院吧。”

    他说话声音很好听,脸上挂着适度的浅笑,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范厘,四目一对,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们喜欢同一个女孩,在这一刻,非常顺利的合作了一次。

    于是一场闹剧就以一个神经病被送进医院结束了。

    等到陆庆收到消息,愤怒极了。

    谁居然敢把他的女儿当作神经病关起来?

    真是焦头烂额,这边事情没有处理好,那边又出事了,打电话的是杨丽芳,声音温柔,带着哭腔,陆庆十分愤怒。

    不过眼下,他真的有更重要的事情,他要找到自己儿子。

    小羽这孩子回来就不见人,和他都没有碰上,受伤了也不好好休息,陆庆觉得儿子大了就越来越叛逆不好管理,之前居然突然就要去参加那什么神秘部队,那部队是很厉害,但是在他这样的高层眼里却不算什么,要升官论资历去那样的地方镀金太危险,奈何陆庆平时自己都是这样大义凛然的教育儿子的时候,儿子真正要去战场,他劝的自相矛盾,不过陆羽也没有给他这个老子机会劝说,直接走了。

    这一次回来了,还受伤了,看样子成熟不少,也算是有进步,不过这么长时间没有聊,陆庆觉得儿子疏远了许多,眼下一定要好好找他谈谈。

    他相信韩玲的理智,理智的人处理事情有理智的办法。

    儿子的面见不着,陆庆只能亲自去找了。

    北青大学附近,停了一辆黑色的车,陆羽老远就看见,到了跟前,车门打开,他上了车,就见父亲陆庆坐在车里,手里拿着烟,吞云吐雾。

    在陆羽印象中,父亲是不抽烟的,此刻看到他的模样,似乎很是憔悴,陆羽又不由得有些自责。

    “爸,你找我?”

    “小羽,我们好久没有好好聊聊了,爸爸想和你说说话,都要亲自来找你。”陆庆说这话的时候脸色还挺温和,他就是一脸忠厚相,说话感觉给人很踏实。

    这张面孔,这充满磁性的声音,是伴随着陆羽长大的,他很难拒绝。

    见到儿子那有些羞愧的表情,陆庆自认心理工作差不多了,毕竟是自己儿子,他还是了解的。

    语气缓了缓继续开口道:“小羽,如今你也长大了,我们当作朋友一样好好聊聊,多年父子成兄弟,看到你如今的模样,我很欣慰。”

    多年父子成兄弟,陆羽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一眼父亲,终究又低下头。

    看着儿子从最初上车一脸冷漠,到有些别扭,到羞愧感动,陆庆觉得自己的工作做的很好,自然要抛出正题了。

    “小羽,你抽烟吗?”陆庆真如同兄弟一般,递给了儿子一根烟。

    陆羽在边防,三教九流都见过,抽烟自然也是会的,接了过来,陆庆给他点的火,车内火苗一闪一闪的。

    一会儿也就使得车内更多烟雾缭绕,对面都看不见人了,这也是一种心理战术,至少在这样的情况下,说某些话,就不用看着对方的眼睛,也顺溜些。

    “小羽,爸爸做错了一件事,惹的你妈妈生气了,你能帮我劝劝她吗?”陆庆吞云吐雾之后吐出了一句话。

    “爸爸做了什么?”陆羽明白,重头戏开始了。

    其实他学过心理战术,他连父亲都没有告诉,他去了边防部队做了什么,父亲从自己上车开始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是颇有深意的,若是他还只是当年的骄傲少年,或许能让父亲如愿吧。

    “爸爸和你这么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年轻有梦,也年少无知,彼此相互喜欢,可是……可是我最终服从家里的命令娶了你妈妈,本来以为我们以后一辈子都不见面,却不想她却又出现在帝都,成了一名寡妇,生活的非常不好,我是个男人,不能看着她那样下去,于是时常照顾她,当年原本就是我不对,伤害了她,再见面已经物是人非,人什么都能控制,可是感情却控制不了,小羽你懂吗?”陆庆十分真诚,烟雾中一脸唏嘘。

    感情控制不了?有一瞬间,陆羽真的被他父亲带动了情绪,是的,他也控制不了喜欢李想,明明知道各种不合适,心中还是会惦记,可是这是犯错的理由吗?

    绝对不是。

    陆羽脸上更是漾起一个苦笑,如果他是现在才知道王雅的事情,他也许会相信父亲的话,可是实际上,当初他离开的时候就调查了王雅母女俩,那个女人如何与父亲认识的,都调查的一清二楚,初恋情人?他们第一次见面,杨丽芳已经嫁人了。好一个初恋情人。

    在父亲口中,原本相爱的母亲成了不得已娶的,那他是什么?不得已生下的?

    陆羽接触的人很多,道貌岸然的也有,可是眼前这个是自己的父亲,却更人他心痛,越发觉得把实情告诉妈妈是正确的选择。

    “爸爸,你说的爱情就那么重要吗?”

    陆庆此刻还在沉浸于自己的感情回忆当中,以为儿子只是迷茫的发问,自然继续感叹道:“我对不起你妈妈,但是我更对不起她,爸爸希望你能理解我,其实小雅是你的亲妹妹,你以前不是总说想要一个妹妹吗?小羽,你帮我劝劝你妈妈,我很敬重你妈妈,可是是人都会有感情,已经成这样了也无法挽回。”

    这话越说越荒唐,陆羽都想笑出来,身边坐着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吗?他甚至怀疑父亲被人顶替了,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和他平时满口大义的价值观完全相反。

    “爸爸,我尊重妈妈的选择。”陆羽不想再和父亲待下去,多待一会都觉得难受。

    “小羽,你不要这么任性,你听爸爸跟你说,这非常重要,我不能和你妈妈离婚,陆家已经失败不起了,你爷爷他也不好了,我不能让陆家就拜在我的手上,如果你妈妈坚定要离婚,那我就完了。”陆庆这话是真正发自肺腑,到时候落井下石的人一定很多,他别说升迁了,说不定还会被调到冷板凳去坐着。

    “爸爸,你曾经告诉我,男子汉大丈夫要堂堂正正,我一直就是按照你这个要求做的。”陆羽说完,熄灭了烟,开车门,下车走了,连头都不回,留给陆庆一个穿着军装高大帅气的背影,却把陆庆气的够呛。

    儿子这话明显就是不答应的意思,什么叫堂堂正正?难道自己这还不够堂堂正正,开诚布公吗?

    陆庆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很是恼怒。

    可是想到妻子韩玲那亘古不变的脸更是头疼。

    又看了看手机,已经有两个未接来电了,想到杨丽芳那泪眼婆娑的脸,却还是没有打电话过去,这个时候,顾不上那边了。

    一瞬间陆庆就发现,以前的智谋,人脉,什么都没有用,连儿子都走的远远的,他不由得一阵恐慌。

    他根本就是靠自己的能力走到今天的,为什么韩玲要离婚会那么害怕?

    他想找弟弟商量,恍然间发现弟弟已经不再了,似乎一瞬间就成了孤家寡人,而且因为他执意要调查案子,说陆闲是被人杀害的,至今他的遗体也只是作为案件证据,都没有处理,更别说灵堂丧事了。

    而父亲听到这消息,已经有些不清醒了,一会儿傻一会儿正常。

    尽管这样,在这样危机的时刻,陆庆终究还是想到去找老爹,或许他有办法,毕竟姜是老的辣。

    陆庆到了医院,因为这件事很重大,韩玲虽然给了他离婚协议书,毕竟还是没有对外公开,陆庆还在周旋,所以就屏退了医护人员,要单独跟老爷子聊聊,看老爷子的气色幸好还不错,清醒的样子,陆庆又放心了点。

    “爸,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你还有一个孙女。”事出紧急,陆庆也不藏着掖着了。

    陆家振刚刚打完点滴,精神气好点,他最近都这样,早上起来糊涂,中午到下午清醒些,也许就是那种迷信的说法,白天阳气盛,人就精神,到了晚上又昏昏沉沉的。

    看到自己儿子又来看自己,他还是比较满意的,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老大还是很孝顺的,来的很勤。

    却不想听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消息。

    “你说什么?”老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的又问了一遍。

    陆庆是到老爹这里讨主意的,并不是来哄他老爹的,所以没有像对儿子那样扯一堆的情啊爱的问题,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是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待老爷子听到王雅居然和曼儿差不多大,他就有些面色不正常,再听到说儿媳妇韩玲居然要离婚,他已经呼吸有些困难了。

    “你……你……混账!”老爷子指着陆庆,可是情绪太激动了,半天才骂出来。

    老爷子这一辈子没有太夸过这个大儿子,但是也绝对没有骂过他,只觉得自家的老大虽然不够聪明,但是很踏实,还是不错的,却没有想到居然作出了这样的糊涂事。

    他跟韩玲这是军婚,陆庆这绝对是破坏军婚的行为,还有了那么大一个女儿,到哪儿都没理由,虽然明晃晃的挂着是战友的孩子,战友的妻子,身份也属实,但是真相是什么?你要是不扯倒是还好,真要较真,肯定能查出来。

    陆庆不知道老爷子居然会这么生气,脸色涨红,就骂了自己一句,然后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是不会认那什么王鸦还是乌鸦的,阿庆你快回去跟你媳妇认错,哪怕求也要求的她回心转意。”

    而此刻杨丽芳正着急自己女儿,她接到电话去学校接女儿,却听说女儿被医生接走了,还说女儿有精神病,大吃一惊,急急忙忙跑医院。

    却不想在路上收到一条彩信,上面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女方的签名韩玲已经写上了,男方的还空着。

    杨丽芳心中怦怦跳,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原本她觉得自己一辈子无法见天日,女儿也没有显赫的家庭身份,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李想发的信息,让阿厘查的资料,既然王雅这么委屈又这么嚣张,她很愿意成全她们母女,走进陆家,成为陆家人。

    不过对陆羽的母亲,李想还真是很佩服,知道事情真相没有同别的女人那样又哭又闹,反而立刻交给律师办了离婚,证据什么都全活,也不怕陆庆到时候反驳什么,无论怎么反驳,王雅那么大的女儿总是不会错的。

    陆家人娶的妻子还真是各有千秋。

    陆仁的老婆,朱晓琴,能忍,能屈能伸,一个女人做到了女领导的位置,一步步来,十分厉害。

    而陆闲的老婆陈碧儿,会算计,第一时间跟老公离婚,带着财产跑国外,找都找不到人。

    老大陆庆的老婆韩玲,性格果决,不过这也是身份决定,她的身份地位最高,能让她果决的起来,快刀斩乱麻。

    有这样的妻子,好好过日子,日子都会不错的。

    奈何心太大。

    此刻杨丽芳给陆庆打了两个电话都没人接,更让她觉得这件事是真的,庆哥真要离婚了,她才不管陆庆能不能升迁,比起她死去的前夫一个大头兵,陆庆的官够大了,她以前倒没有那么多心思,就想规规矩矩当小三,可是随着女儿越来越大,这种心思就越来越强,她想要给女儿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让她风风光光的出嫁,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自己,她觉得自己住的小区也不够气派,房子也不够豪华。

    这种想法一生出来,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拔都拔不掉,如同魔症了一般。她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这个机会错过了以后就再很难有机会了。

    杨丽芳平时作为陆庆的解语花,对他家的事情都是很了解的,表面上只是一个听众,实际上却记得清清楚楚,包括老爷子住哪里,陆庆平日最可能待哪里,电话打不着,她可以去找人啊,而且现在女儿出事了,名正言顺,若是不小心被那个女人看到,更坚定了要离婚才好。

    她不聪明,分析不出来韩玲如果跟陆庆离婚了,会对陆庆造成什么影响,不过也不是她的问题,平日陆庆的表现,就是陆家人牛的不得了,半句也没有提到韩家,也是,谁会在自己相好的面前提老婆娘家多厉害,陆庆又不傻。

    当然她也不傻,混进老爷子的医院还是能做得到的,毕竟平日听陆庆说话,对陆家人十分了解,冒出一下亲近关系很容易,而且也是她刻意为之,大事不懂,但是女人心,她算计的很清楚,就像上次见到韩玲故意晕倒在陆庆怀里一样,可见杨丽芳也是很有心机的。

    费了好大劲才穿过了老爷子的病房,就在陆庆和老爷子争执的时候,她敲门进来。

    一进来,杨丽芳就如同溺水的人找到一块烂木头一般,狠狠的抱住陆庆,哭的泪眼花花,“庆哥,你一定要救救小雅,小雅要是有三长两短,我就不活了。”

    病房就那么大,王雅自然是看到躺床上的老头了,不过她也装作没有看到,反正一个活不长的老头,讨好也没有用,主要是平日陆庆的语气大概就是这样,所以杨丽芳一来就扑陆庆的怀里,哭的那个伤心有理。

    而床上的老爷子原本就愤怒的要死,却冷不丁看到冲进来一个女人,抱着老大就哭,那模样,矫揉做作,老爷子一眼就看出来,自己三个儿媳妇虽然各有缺点,可是哪一个站在他面前不是规规矩矩的,就连韩玲,身居高位,对他这个老头子也是十分规矩,还没有哪一个进来招呼就不打的,真正是要气死他。

    原本就因为儿子说的这些话气的半死,结果现在又跑进来一个女人,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打脸。

    陆庆被突然出现的杨丽芳也吓一跳,可是下一秒觉得自己已经跟父亲摊牌了,父亲怎么说都是站自己这边,况且丽芳也是因为担心小雅的事情,软肉在怀,陆庆习惯的安慰了一下。

    却没有注意到老头子怒目圆睁,开口想骂人,口里却被一口痰给堵住了。

    杨丽芳哭声又尖又柔,生生把老爷子喀嚓咔嚓的死不瞑目的吞咽口痰的声音给压住了。

    说来话长,实际上也就很短的一瞬,这边王雅总算是痛快的哭完了,陆庆回头想跟老爷子介绍一下,却发现老爷子怒目圆睁,嘴巴张大大的,一脸狰狞,而那呼吸系统也成了一条直线……lw*_*wl
(四库书www.sikushu.net)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复仇录》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复仇录》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