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动漫 恐怖灵异 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女生频道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
重生复仇录·最新章节 134第一百三三章:后宅失火
手机阅读
    133第一百三三章:后宅失火

    昨晚好好吃饭,一群人就冲进来,都说这帝都治安好,这也是分人的。

    李想听到陆闲**就觉得十分怪异,陆闲那货怎么都不会干这种事,野心大的很,会因为听到不小心害了李曼而畏罪自杀?完全不可能,李曼虽然是正经的陆家外甥女,但是李想看着,也是亲不到哪里去,富贵繁华的时候锦上添花,一无所有的时候只是一声面子上的怜悯罢了。

    因出了这一事故,又加上录音,这些人暂且走了,但李想看陆庆那模样,绝对不像是要姑息的模样。

    前世李想并不太了解陆家老大,因着李家的关系倒是听过几句话,都说陆家老大极为忠厚,铁骨铮铮,雷厉风行,行为作风极其正派。

    陆美颜和李曼说起这个大舅舅的时候脸色都十分敬重,像是说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当然对平民百姓来说的确了不起,对李想这样挂着私生女身份的来说更是天上地下。

    只是闻名不如见面,李想是死过一回的人,而且死的极其惨,活着的那段时间也是极其憋屈,看人若在如表面一般,那样的话死一百回也不足惜。

    有时候脸上忠厚的人最阴,不说别的,就听的陆羽曾经提的只言片语,李想的老爹李建华不就是这样的人,但是毕竟是从商,花心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可是像陆庆这样,外面名声正好,职位高,还是军人,居然也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人不可貌相。

    那什么王雅不招惹她也就算了,当时明明是她推了李曼一把,害的李曼身死,李曼虽然讨厌,但是她跟自己毕竟同一个父亲,而且她也是从小被娇惯坏了,性格使然,却不像王雅这样,一边亲热的喊你姐姐,一边却毫不犹豫的置人于死地,当时的情况,李曼推她是不对,但是她身手那么好,拉一把,也不至于让李曼身死。

    结果还要倒打一耙,诬陷到李想头上。

    李想自认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但也绝对没有仁慈到愿意为别人做的坏事承担罪名。

    夜深了,李想倒是没有睡意,刚刚来帝都就失眠了,真不是一个好兆头。

    明天是开学第一天,大学应该也是要军训的,这让李想不知不觉回想起高中那会,不由得想到唐心那小妮子,她身体不好,父母不愿意她远离,就在帝都上的学。

    李想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索性起来,却看到楼下灯还亮着,不由得穿着拖鞋趿拉着走下去,就见阿厘还坐在电脑跟前,一张脸十分严肃。

    阿厘惯喜欢晚睡,这样整个人越发的白了,师父让自己和他一起来帝都,可不就是要监督他的作息的么。

    听到声音,范厘抬头,看到穿着短袖短裤睡衣的李想,脸上露出了个笑容。

    “怎么还不睡觉?”

    李想靠到了沙发上,和平城一样的摆设,电脑椅子后面是一拍沙发,沙发前面有茶几,上面摆着零食和水果,还有一套茶具。

    范厘也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他穿的是也是很居家的休闲运动服,白色的,宽松舒适。

    看到李想脱了拖鞋,脚丫子就放在了沙发上,很是俏皮。

    “你怎么起来了?”范厘坐到了李想身边,手揉了揉李想的头发,这动作很熟练,以前都是李想做的,不过范厘个子蹭蹭的长高了之后就换了过来了。

    “睡不着。”李想没有躲开,被揉脑袋还挺舒服的,动物似乎都喜欢被顺毛。

    “明天要军训吧,应该早点休息的,我给你热点牛奶。”范厘说完站起来,先给李想一条毯子,盖在她那光脚丫上,才去厨房。

    就见他洗了手,一丝不苟的从冰箱里拿了牛奶加热,倒进玻璃杯,端了过来。

    李想捧着有些温热的杯子,抿了一口,有点腥甜,挺好喝的。

    范厘自己也喝了一口。

    “我睡不着,在这里看会书吧。”说着顺手从茶几上把那本笑话闲书拿了过来,李想趴在沙发上胡乱的翻着,范厘也没有办法,他还有点事,继续坐到电脑跟前。

    范厘情商不高,不理解父亲为何希望自己来帝都多和孙家接触,实际上,他一来也去了孙家拜访,让他感觉并不好,许是他的病情的缘故,让他对别人的态度十分敏感,真话和谎言在范厘眼中一目了然,从科学的角度,说真话的时候,脸颊上某些肌肉会迅速活动,而说谎话的时候则不然,除非对方做过整容,否则在范厘眼中是很清晰的,他只是不愿意开口说而已。

    他在孙家感觉不到友好,连孙爷爷对他也很敷衍,只是想着他是父亲的父亲,范厘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这样沉默的范厘在孙家人眼里就更加不屑了,话都不会说,能成什么大器。再出色的人只会闷头写程序也不就是个高级打工仔。

    孙家人当初九死一生把孙福清从国外接回来,这件事成为了一个秘密,一直没有说情况,可是孙福华和孙福耀都是知道这件事,而且一直怀疑孙福清有巨额财产在国外。

    只是孙福清回来之后就非常低调去了平城走马上任就当一个普通医生,他们也就淡了心思,却不想孙福清领养了个孩子,一个自闭症的孩子,他们也没有当回事,几年之后这个孩子却成为国内富豪榜上有名的人物,这就不一样了。孙家自己经营公司,要上富豪榜哪里有那么容易,要说范厘是天才,他们更愿意接受范厘在帮孙福清那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洗钱。

    又让孙家人心动起来。

    孙福华和孙福耀两堂兄弟轮流给老爷子洗脑,让他把范厘认祖归宗。

    这之前老爷子也恼了孙福清,这里又有一段逼婚的事情,直到孙福清说自己伤了身体才罢休,但是关系愈发不好。

    这认是认了回来,可是却没有下文了。

    孙家和陆家不同,孙福华和孙福耀虽然是堂兄弟,可是关系比孙福清这个亲兄弟还好,只是表面上孙福华清高从政不关心俗物,而孙福耀贪财斤斤计较略为蠢笨,可是就这一对堂兄弟组合不知道拿下多少对手。

    所以孙家蒸蒸日上,孙蓉蓉在帝都地位也是非常高。

    范厘去孙家,就听到孙福耀说:“小范你还小,其实应该跟着蓉蓉他们一起去上学,那些公司的事情交给你叔叔伯伯帮忙看着就行。”

    他说的十分坦然,就是欺负孙福清不在,一点都不怕大舌头闪了。

    另一边孙福华看到范厘没有应承,仍旧呆呆的吃东西,如平时一样,他做白脸,开口教训了孙福耀一句,说他不着调。

    孙福耀也只是呵呵一笑,此事又揭过了。

    范厘看着他们那作态,也不多说,吃完饭就告别了,只是不明白父亲为何要让自己接触他们,恐怕父亲不回来,也是早知道会这样的吧。

    此刻范厘看似在悠哉的玩电脑,一边还开着坦克世界的游戏,另外一边的屏幕有许多个小窗口,数据一直跳。

    桌面上有五台显示器,好在地方够大,什么都不耽误。

    范厘的手指修长,整个键盘在他的控制下,啪啪的响,节奏很快,键盘上面的按钮字迹一个都没有了,不过他也根本不需要低头看,有没有都无所谓。

    少年行,只身一人,靠谁都靠不住,唯有靠自己。

    范厘看似年幼,沉默寡言,甚至有些懦弱,可是一旦触犯他的逆鳞,他会奋起反击,李想就是他的逆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把那些不利因素监控下来,以备不时之需,越是监控越觉得自己能跟想想在一起,有这样的情谊很是幸运,岂不知多少道貌岸然的人,身边的事情龌龊无比。

    一堆堆的数据迅速的跳过,范厘揉了揉眉心,看久了有些疲倦,回头看了看李想,却见她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一条胳膊光光的露在外头,范厘起身帮她盖了毯子,把书收了起来,又把沙发上的灯给关了。

    继续坐回电脑跟前,只是想着身后的人儿,就觉得充满力量,眼睛有些通红,仍旧继续工作。

    李想也不知怎么的,自己在房间睡不着,听着阿厘时不时的敲键盘的声音反而睡了过去。

    等醒来发现自己就睡在沙发上,而阿厘在另外一头,一头卷毛,还有一个屏幕在闪烁,看样子阿厘刚刚睡不久,她不敢吵醒他,有些自责,师父都说了要看着他,不能让他熬夜,结果自己居然睡着了。

    想让阿厘多睡一会,李想就没有惊动他,回房间里洗簌了下来,却不想阿厘也起来了,穿着一条格纹的中裤和白T恤,戴着一顶帽子,有一点点的卷毛翘起来,却很是好看。

    “我送你去学校吧!”范厘笑着对李想说道,露出整齐的牙齿,十分讨喜。

    李想想着李嘉宝的身份已经说了,陆家人不至于对李嘉宝做什么,阿厘跟自己一起反倒是安心。

    况且总觉得陆家没有那么容易妥协,一大早起来李想的右眼皮就一直跳,总觉得不好。

    她点了点头,跟阿厘一起吃了点东西,这时候李嘉宝还没有起,这死孩子昨天也睡的特别晚,有点人来疯,看到一群人来就高兴,人都走了还不消停,折腾了好久才睡,往常这时候已经醒了,昨晚闹的狠了,现在睡的跟蚕宝宝一样。

    住的离学校不远,就步行十分钟左右即可。

    李想穿的也是格纹的裙裤加白T,同样的搭配,一个可以很英俊,一个可以很柔美。

    两人走在一起,本身就是一道风景线。

    似乎是老天也看不惯这美好的画面,忽然一辆车从旁边的道上疾驰而下,居然把校园附近的一只野猫给撞了,只听到哧溜一声,车像赶着投胎一样,上班高峰期,压死一只猫跟没看见一样,速度更快的离开了。

    只留下那只奄奄一息的猫,连“瞄”一声似乎都没有力气。

    李想迅速的飞奔过去,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身影正盯着她。

    范厘速度慢点也随后跟上了。

    李想轻轻托起猫,检查了一下,已经没有救活的可能了,就剩下一口气,此刻猫的眼珠子特别亮,身上血淋淋的,似乎有一双手托着它,它轻轻的呢喃了一声,盯着这双眼,李想的手用力一扭,它就永远闭上了。

    同样一个场景,不远处的陆羽曾经见过。

    画面比这美好许多,是一个穿裙子的女孩,看到路边一只被车撞的奄奄一息的猫崽,她不顾自己的雪白的裙子,就把猫抱在怀里,猫伤的很重,她很难过,立刻就让小伙伴开着车送去了医院,她很有钱也很有权,院里的主任亲自来接,亲自给这只猫崽动手术,整整一个下午,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亡了,猫被开刀被挂皮各种操作后,死亡了。

    女孩哭的很伤心,人人都夸女孩有爱心,连陆羽那时候心中也是因为这个画面为女孩留下了一个位置,几年后同样看到这一幕,陆羽忽然明白了,为何自己不喜欢孙蓉蓉那样光环万千的女孩,而心中挂记的却是她。

    因为同样一件事,两人的态度不同。

    一只明知要死的猫,孙蓉蓉在众人面前大发善心的救了它,虽然终究还是死了,但是表现了她的善良。

    可是到李想手中,她却是选择直接弄死了那只猫,看上去残忍,实际上对那只猫来说,也许是最痛快的选择。

    陆羽忽然就明白,为何第一次看见她,就心动了。

    只是此刻,他没有靠近她,只是站在远处,看着她和那个少年一起在花圃中心挖了个坑把猫埋了起来,两人都是穿着白色T恤,都年轻都好看,少年的脸庞有些稚嫩,见到女孩额头出汗了,拿出纸巾给她轻轻的擦了擦,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仿若捧着珍宝。

    陆羽没有再多呆,大踏步的离开了。

    风迎面吹,吹的他的脸暖暖的,他多么希望,帮她擦汗的手的主人可以是自己,可是他看似强硬,却实际懦弱,他逃避了最好的时光,再回首,已多年。

    好在现在,他还能为她做一些事,如果喜欢一个女孩,欣赏一个女孩,应该看着她过的很幸福,不应该让她有一点的为难。

    孙福耀一大早就来找陆庆了,不仅仅把大刚送来了,还送了一个麻袋,说是此人从他弟弟陆闲那里偷走的钱,企图栽赃陷害陆闲,大刚也老老实实的承认了。

    孙家最聪明的是孙伍,可惜身体不好,顺着蛛丝马迹把大刚抓了,他又去住院了,剩下的交给他老爹了,让送赃款的时候多送了一袋。

    陆庆是聪明人,一看就明白了,拍着孙福耀的肩膀道:“孙先生真是一个党性很强的企业家!”

    而这边陆羽开着车,去接韩玲。

    “你这孩子,神秘秘的,一大早说要带自己去一个地方,去哪啊!”韩玲昨晚也很晚睡,可是儿子来了就很高兴,人很精神,看不出疲劳。

    “妈,你去了就知道了。”陆羽也不多说。

    开车车绕着帝都转圈,到了一个旧小区停了下来,小区别看旧,环境却很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绿意黯然,楼房也修的很好,有欧氏风格,外面看就是普通小房子,走进去却像是别墅一般,房价肯定不低。

    “小羽啊,这么激动带妈妈来,不会是你买了房子金屋藏娇让妈妈参观吧。”韩玲还打趣了一句。

    陆羽没有吭声,走了上楼,像是在拿钥匙开门,却是拿出了一根钥匙一般大的铁线,这时候韩玲就觉得不对了,却见儿子对着门搅了一下,门开了。

    韩玲走了进去,里面很大也很漂亮,房子朝南,彩光好,有落地窗,客厅还有一架钢琴,很温馨。

    一进门,韩玲最先被一件军绿色的衣服给吸引了,因为她也是常年在军队,对绿色毕竟敏感。

    而她对那件衣服敏感,不仅仅是因为绿色,是因为她丈夫就穿这样的衣服,她虽也是军官,可是丈夫的衣服是她亲自洗涤烫慰的,她虽然不温柔体贴不会撒娇,可是这些妻子应该做的事情,她都做的极好,陆庆生活很舒适,从头到脚,一直都很妥贴,因为他有一个好妻子。

    接着韩玲就看到沙发边上的照片,那是一家三口的照片,父亲母亲女儿,很是温暖的一张照片,很好看,男人穿着便服,可是仍旧感觉身体挺拔,女人穿着碎花的裙子,身体柔软的依靠在男人身上,还有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笑起来少了一颗牙,可是笑的很甜,小胳膊肉肉的挽着男人的胳膊,很美好的全家福。

    然后韩玲看到了鞋子,进门就是鞋柜,有一双擦的程亮的男士皮鞋,也是十分熟悉,因为这鞋子也是军队里特制的。

    卧室门口没有关,还挂着一风铃,风从窗外吹进来,风铃轻轻的响了,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很清脆,在这个布置的很梦幻的屋子里更显得相益得彰。

    仿若听到屋子里的主人在的时候,男女主人依偎在沙发上,他们的小女儿欢乐的在客厅里里抱着毛绒玩具跑。

    这里的环境和韩玲格格不入的感觉,韩玲出身大家,她会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很整洁很大气,住着很舒服,但是绝对不会有这样温馨梦幻的感觉。

    门上不会挂玻璃珠子做门帘,窗户上不会贴小熊贴,当然阳台上也不会晾性感丁字裤……

    韩玲没有再进卧室,她只是看了一会,连沙发都没有坐就离开了。

    到了车上,韩玲脸上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忽然开口问道:“几年前你就因为这件事离开帝都的?”

    陆羽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

    之后抬头看着妈妈,“妈,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真相,我想你不不会希望我瞒着你。”

    韩玲点了点头,“你不是说你准备休息一段时间,想去学校看看,我打了招呼,不如最近你就去北青大学当教官吧,看一群学生娃,也有朝气一点,妈还要去部委有事,你先送妈妈过去吧。”

    一路上韩玲都没有再说什么,陆羽也没有多说。

    韩玲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很雷厉风行的女人,她是现任韩将军的女儿,她有她的行为准则。

    这件事她自己没有再管,更没有好奇心去医院再看看那对母女,而是找了一名律师。

    韩玲从小学习优秀,生活历程也十分简单,高中毕业就进了最好的军校,一路走来,一个女兵而且不是搞文艺的要坐到今天的位置,即使有个好父亲也不容易,韩玲本身就是个十分优秀的人,有最好的教育资源,脑子不笨,家教也好,人不太漂亮也没有那么多闹心事。一路很正的成长到今天的她不是为了跟老公闹离婚的,韩家家风很好,这些年陆家退了,孙家老一辈也退了,新一辈还算好,但是说起来都不如韩家。

    去了军部,处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往常都是直奔医院去看公公,今天韩玲却回到了韩家。

    韩将军夫妇不知道女儿要来,两人准备吃饭了,看到女儿踩着饭点过来,还挺高兴的。

    “阿庆怎么没有一起过来。”韩母让佣人阿姨给多加了碗筷,女人心细,开口问道。

    “他家里有事。”韩玲脸色平静的道。

    “小羽白天来了,你晚上过来,你们娘俩倒是一个前一个后。”韩母对陆家的事情不欲多评论,岔开了话题。

    而饭后如往常一般,韩母在客厅看电视,韩将军在家里很随和,拿着鱼食逗一逗院子里大水缸里的鱼,很是有趣,养养花草,喂喂鱼,精神倒好。

    韩玲跟小尾巴一样跟在她老头身边,帮忙递鱼食。

    “有心事丫头?”老头专心的看着鱼缸里的鱼抢食没有回头。

    “爸,我准备离婚。”韩玲像是给领导汇报一般,开口说道。

    这时候老爷子弓着的身子才回转过来,看着女儿。

    好一阵子才开口,“离婚不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到你们现在的位置,涉及非常多,如果你坚持,拿出坚持的理由,你是对的,我会站在你这一边,你若是错的,父亲也不会支持你。”

    韩玲早知道父亲会这么说,就像当年她申请跟陆庆结婚一般,父亲让她给理由,她说陆庆很上进,两人比较有话聊。这种理由在平常人家就觉得很搞笑,但是韩家却是很平常,韩将军习惯跟自己的孩子谈话,孩子提任何要求,只要合理他都愿意满足,不会去干涉。

    其实结婚的理由不需要太多,他们这样的家庭,联姻就是全部理由,但是在此能找到想结婚的理由是很不容易,韩将军答应了。

    现在,他拿着女儿递给自己的资料,还是答应了女儿离婚的事情。

    不知道为何,忽然间觉得女儿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还会撒娇的孩子也老了,做父母的看着自己孩子变老,这种感觉非常微妙……

    韩玲报告了父亲这件事,父亲同意了,离婚也就是开始进程了。

    而此刻陆庆正在医院看他那伤了腿了女儿小雅,杨丽芳在一边削苹果皮,十分温馨的一家三口的模样。

    “庆哥,这个时间过来没有关系吗?嫂子会不会生气?我和小雅没有关系的,我会照顾好小雅,让她早日康复去上课的。”女人一边削着苹果皮一边很得体很贤惠的开口说道,看上去就像是战友的妻子,不过再递给陆庆苹果的时候,那手却放到了陆庆的手掌中,两人磨蹭了好一会才松开。

    松开手后,女人脸色通红,微微低着头,领口也就低了低,露出里面十分好看的弧形。

    要么说男人爱偷情,这外面的女人拉个手都别有韵味,而自己老婆的手跟左手牵右手一样,十分无趣。

    陆庆一脸正直,却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韩玲打来的,他看了一眼,接了起来,杨丽芳眼神晦涩,不过很识趣的没有开口说话,倒是床上那躺着的王雅呻*吟了一句,似乎有醒来的迹象。

    “我在医院呢。”陆庆故意含糊的说,他的确是在医院。

    以前韩玲就会以为他在看陆老爷子,可是现在,韩玲大概明白了,陆庆这个人不愿意撒谎,他说的是实话,只是实话不尽实罢了,因为刚刚儿子还说从如陆老爷子那里出来。

    “嗯,我今天去我爸那里了,你忙完了早点回来吧,我有事想跟你商量。”韩玲语气平淡。

    听着这平淡的语气陆庆再看了看一边斜斜的坐着的女人,胸脯起伏,碎花裙子,隐约的露出腿,头发有些微乱的散落着,嘴唇红红的,眼神湿湿的看着自己。

    “我可能没有那么早回去,弟弟和曼儿的事情都在调查比较麻烦,你早点休息。”这句话也不是说谎,今天孙福耀来找他,是比较麻烦,毕竟李想名下有那么多企业公司,一旦抓了她,那些都要处理,好大一块蛋糕,好难分的,这些都要商量好怎么处理,他们已经在讨论后续事情了,似乎抓人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这个时候陆庆想起来李嘉宝了,也认真的调查了一下,果真是个傻子,至于是不是妹妹亲生的都无所谓,如果李想被抓了被判刑了,李家的财产就到李嘉宝手上了,这样一个小孩,还不是要别人做主,这可比李曼那么大的姑娘容易操控多了。

    “行,那你忙你的吧,有一份文件我放在桌子上,回来你看了签一下。”韩玲也利索,不想再纠结什么事情,就挂了电话。

    陆庆挂完电话也没有在意,一颗心全部被面前这搔首弄姿的女人给勾走了。

    医院是套房,卫生间还有淋浴,十分豪华,杨丽芳站起来一副要把削苹果的刀洗一洗的模样,陆庆也跟着进去了。

    不会儿,卫生间门就关了,王雅并没有睡觉,只是不想打扰妈妈的好事,眯着眼看了一眼卫生间那关着的门,听到几声砰砰的声音,还有微妙的喘息声……

    好一会了,陆庆才出来,而杨丽芳更是脸色红润,膝盖两处特别红。

    而陆庆整理了一下军装踌躇志满的离开了。

    陆庆觉得很满足,自己三弟心心念念想要弄死李家的人不就是贪那巨额财产,如今他死了还成全自己,一切都在朝好的发展。

    他的面相愈发正直严肃,回家看到桌面上的文件,最先看到的却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不过照片上的人不是他和妻子儿子……

    陆庆那强壮的体魄和心脏瞬间如同掉入冰窟一般,脸上表情也跟见鬼了一样。
(四库书www.sikushu.net)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收藏此页到IE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阅读记录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复仇录》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复仇录》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