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春· 第22章 被掳走了
手机阅读     **&**xiaoshuo    这次的堂审冲击性很大,因为堂审从开始至结束,共有三个人昏倒,一个是程浩,随后是安佳,最后是被安佳晕倒前说的那番话而气晕的关欣桐。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当众嘲笑长得丑了,关欣桐本来兴奋地来看情敌笑话,结果反到自己成了全县的笑话!

    其实关欣桐长得并不丑,只有在与关欣怡站在一起时才会被比得丑了,当时被关押那几日是因着不能洗漱,头发凌乱衣衫脏污才导致模样惨不忍睹,当时的情况换成西施来,让她几日不能洗漱、不换衣服、头发都油得恨不能炒菜了也好看不起来!

    “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呜呜。”关欣桐刚高兴没有几天,就又开始过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生活了。

    本来样貌在青山女子当中上等算不上,但中等偏下或中等是没问题的,结果就因着连续两次在公堂上被人嘲笑丑,这下她“丑”名远扬,提起丑女大家第一想到的就是她,她以后还怎么嫁人了!

    关大夫人也发愁了,她一向以自己有个讨长辈欢心又绣工好的女儿感到自豪,起码比不懂针线又不讨长辈欢心的关欣怡好太多了!结果前有被程家退亲的糟心事,后有两次被人嘲笑丑,以后女儿的亲事怕是比那个关欣怡还要难得多。

    “别怕,你二叔总往外乡跑,认识的人多,到时让他给你挑个样貌好人品好家世也好的青年嫁过去,远离青山县就不用担心了。”关大夫人已经歇了要在青山县为女儿找女婿的念头,即便再不舍,也不能让女儿后半辈子都在被嘲笑中度过。

    关欣桐闻言哭声止住了些,细细一琢磨也只能这样了,她如今的“丑名”只在青山县闻名,嫁得远些就没人知道她的事,只是可惜离娘家远了。

    “你二叔还没回来!不知道路上又被什么事情耽搁了,他一回来娘就让你爹找他说去!”

    由于安佳认罪,被关去了牢房,因着落红时在场正好有大夫,她的胎及时保住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被安排在了挨着小木子的牢房里。

    小木子虽然没有杀人,但因是杀害周明及诬陷关欣桐的帮凶,又代人认罪属包庇,包庇亦是犯罪,是以虽免了死罪,但要坐牢十年以上。

    “大小姐,大小姐你没事吧?”小木子手攥住牢房栅栏担心地问道。

    安佳自被关入牢房后就没说过话,一直沉默着,起初没理会小木子,后来被问得急了便将她在公堂上承认的事实真相都告诉了小木子,红着眼睛痛声质问:“我一直在利用你,周明将我祸害了后我便开始想办法报复,但凭我一个女子很难神不知鬼不觉除掉他,我唯一想到的人就是你!你以为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吗?不是!那晚我将你灌醉,用鸡血骗了你,我们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小木子攥着铁栅栏的手攥得青筋都冒了出来,布满血丝的双眼隐含泪水,“那晚我并没有真的醉,知道我们没有做真的夫妻,当时我猜你这么做可能是已经失了贞节,只是不知毁你清白的人是谁,但后来我猜到了可能是周明,于是没少暗地里找他麻烦,这也是他恨我的原因。”

    安佳惊住了,过了好久问:“你都知道为何还这么帮我?还替我认罪!你明知孩子不是你的!”

    她以为小木子认罪一是对她有着几分感情,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有身孕的事他知情,他可能是想保护她腹中的孩子,可没想到他居然都知道!

    “大小姐,你还记得四年前在寺庙山脚下救了我的场景吗?”小木子因为回忆唇边涌现一抹笑意,凌乱的发丝中一双眼睛在发亮,其实仔细看他的样子很好看,“那个时候我被仇家雇的杀手打成重伤,逃到寺庙附近奄奄一息时只有小姐伸出了援助之手,那个时候我便对自己说以后这条命都是小姐的!”

    那个时候安佳十四岁,已经长成美貌少女,那日她穿着一身白裙身姿阿娜地从寺庙上完香下山。

    “伤得这么重,太可怜了,你们小心将他抬至马车上送去诊堂。”这是小木子陷入昏迷前她说的话,听了后便深深印入脑海中一直没有忘。

    “小姐在我眼中就如仙女般,不管别人如何看你,在小木子眼中你永远都是救了我的心善之人!对你我不仅怀着感恩的心,还有、还有爱慕之情,那晚你来到我房中,即便我们没有做什么,只是搂了搂,亲了亲,我、我……”小木子眼泪终于掉了出来,“你不知我有多开心,那晚的场景从来都只是在梦里出现,没想到成为现实,我连命都当成是小姐的,还在乎被你利用被你骗?”

    安佳愣住,将那么不堪的事情及利用他的事都说了出来,没想到他不生气,真的不一点都不生气,这个男人是傻的吗?

    在心爱的人面前,傻也是心甘情愿!如果不是两人都被关在牢房里,可能这辈子小木子都不会将心意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他扬起心酸的笑:“我虽有一身功夫,但身无分文,也无家世,后来进了啸风寨虽然受大当家器重,但依然只是个土匪,哪里敢肖想得到大小姐你的青睐?我只有一身功夫能帮得了你,可是这次没帮到,没想到新任县太爷功夫这么好,被其抓住,原以为代小姐认罪这案子便结了,谁想又节外生枝,都是我没用!”

    小木子每一句话都倾注着无穷的爱意,这是以往他从来没敢做过的,安佳听着他这些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诚然,如果没发生这些事,小木子的土匪身份她是看不上的,家里人也不会同意她嫁给一个土匪,所以她从来都是将小木子当下人使唤,哪怕他与安家并非雇佣或主仆关系。

    几年前随手的帮忙却换来了小木子的无怨无悔追随,想必她的话在小木子心中比啸风寨大当家还有地位!安佳喃喃道:“命运弄人,你也是个可怜人。”

    “不可怜!能一直跟着小姐小木子就不可怜。”小木子年轻的脸上满是对爱的执著,他的爱纯粹又卑微,只求能帮到安佳,从来没有想过拥有她,那一晚能与她有过丁点的肢体接触已经是他这辈子最难忘的事!

    安佳感慨万千,心里酸胀得难受,喃喃道:“小木子,我真后悔那晚没有与你做成真夫妻。”

    “大小姐,有你这句话小木子已经知足了!”小木子无声掉泪,他自小便是勇敢的人,家破人亡被仇人打至重伤都没有掉过一滴泪,但是动了真心后在安佳面前却能像个有血有肉的人一样可以哭。

    深夜,安佳醒来,回顾了自己近十八年的人生,觉得有意义的事没做过多少,唯一一件被人铭记一辈子的便是当年随手救了小木子,这也算没白活了,起码死后还会被人永远记着。

    “砰”的一声,安佳重重撞在墙上,醒目的血自额头上流出,她的身子缓缓滑落在地,弥留之际听到隔壁牢房里传来小木子凄厉的叫喊。

    小木子意识到安佳这一撞定不会给自己被抢救的机会,他跌坐在地上哭着道:“大小姐,我姓李,叫李昭,记住我的名字,别到了阴曹地府找不到我。”

    “李……昭。”安佳无声地呢喃完这个名字后便彻底地闭上了眼睛。

    狱卒听到动静过去看,见到犯人满脸血,忙出去喊人。

    等狱卒带着大夫及衙差进来时,不但安佳已经气绝身亡,小木子也自断筋脉而死。

    一晚上死了两个犯人,这事江沐尘觉得出乎意料,仔细一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安佳那般高傲重名声的人在公堂上所有秘密都被人抖出来,确实多活一日便多受一日的折磨,原本她杀人罪名成名是要判斩立决,早晚都是死,她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不可畏不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小木子也自尽的事很令人唏嘘,他本来只需在牢里关个几年就可以出来重新作人,可惜用情太深,追随安佳而去。

    很快,安佳自尽于牢房的事传散开来,安家人失声痛哭,听到消息的周安氏喊了声“我的孙子啊”后直接晕了过去。

    “没想到她就这么死了。”关欣桐本来最恨的便是安佳,早不知诅咒过多少次希望她立刻去死,结果她真的死了,自己反到没觉得有多开心。

    秋菊在一旁感慨:“她死后,那个叫小木子的也跟着自尽了,有这么个痴情人一心为她,安大小姐这辈子也算没白活。”

    这话说得令没有男人喜欢的关欣桐极其不爱听,恼羞成怒道:“你给我滚出去!”

    周明被杀一案随着安佳的死彻底划上圆满句号,不管是恨他们的还是喜欢他们的人都被这个消息或多或少弄得情绪上受了些影响。

    这几日张暮一直搜集啸风寨的犯罪证据,由于县太爷催得太急,害得他脚不着地地四处忙活,连给关妹妹写情书的时间都没有了。

    结果在证据搜集得差不多之时,关欣怡与丫环如意在去往码头迎接归来的关二河路上,被功夫极高的人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劫走了……

    因着目睹事情发生的人过多,很快便有人将关家大小姐主仆被掳案报给了官府。

    江沐尘听到杨少白传达这个消息时惊得手中的茶杯直接掉在桌上,他猛地站起身问:“有看清做案者的模样吗?”

    杨少白见好友反应这般大,眉毛诧异地挑了挑:“没看清,一共有两个人,都蒙着面,功夫不错,关大小姐不是这两人对手便被掳走了。”

    没看清人可就难办了!江沐尘并没有失了理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拧眉思索:“没听说关家与谁结过仇,关姑娘也没有得罪过谁,若说得罪了谁也是近来程安两家与其发生过矛盾,但程家只是生意人,与绿林并无来往,而安家则不同,他们与啸风寨有些来往!所以劫走关姑娘的很可能是啸风寨的人!”

    杨少白对好友敏锐的思维一向都很认可,闻言点头:“我也觉得是啸风寨的可能性很大,一个土匪窝不可能都是废物,小木子功夫都那么好,何况是山寨里的其他人!”

    关欣怡长得可不像其妹那般……普通,真被啸风寨的人抓去那后果可堪设想,江沐尘一刻也待不下去,留下句“你去调动人手尽快赶去啸风寨,我先行一步”后就火速出了房门。

    什么时候找个人都要县太爷亲自赴险了?杨少白纳闷了片刻便去调人手了,没作他想。

    事实证明江沐尘的猜测并没错,一直盯着啸风寨动静的张暮亲眼看到两名高手将被点了穴道的关欣怡主仆扛入寨中。

    他当时大脑一热便想上前解救,结果被手下拉住劝解:“二当家您身手很好,但如何能以一敌多打败啸风寨那么多人?可别关姑娘没救成反到令自己也被他们抓了!我们快回寨里叫上兄弟,最好将大当家也请来,这样就不怕了!”

    张暮又不傻,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忙赶回寨里叫人去了。

    不久后整个啸风寨的人都震惊了,他们只是将间接害死小木子的女人掳来,结果不但县太爷亲自来了,连死对头土围坡的土匪们也来了是闹哪样!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堂上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堂上春》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