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总是在撩· 47.逆袭娱乐圈虚伪夫妻(番外二)
手机阅读     番外1.报应不爽——杭琦烟、善恶有报——梁雁桐

    加长的法拉利停在一搜豪宅门口,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从车上下来,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扶着里面画着精致妆容打扮性感的杭琦烟下车。

    远远的能看到杭琦烟两只手臂搂着青年的脖子和他在说着写什么,两人态度亲昵暧昧,时而拥抱时而亲吻,好像一对热烈中的情侣一般,让站在二楼窗口边观望的杭元良冷冷地哼了一声。

    两人缠磨了一会儿终于分开,杭琦烟提着自己的包包脚步欢快地往家走,过了一会儿那青年也回到车上开车离开。

    “回来了?”杭琦烟刚进门就听到坐在沙发上的杭元良语气深沉地说。

    “嗯,我妈呢?”杭琦烟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把包随意一扔,从冰箱里拿了杯饮料做到沙发上,脚一蹬,蹬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然后把脚放在茶几上,舒展了身体。

    杭元良浑浊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深沉,“你妈啊,她出去了,找她有事?”

    “没事,就问问。”喝了一口冰凉的饮料,杭琦烟舒爽地叹了口气,“爸你今天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

    “等我?等我干什么?”杭琦烟惊讶问道。

    杭元良不回答,转而语气怪异地问道,“刚才送你回来的小白脸是谁?男朋友?”

    杭琦烟一听立即皱起了画着漂亮眉形的眉毛,“他叫祁峰,是我男朋友,不是什么小白脸!”

    杭元良嗤笑一声,“他开的那辆车是我给你买的那辆吧,还说不是小白脸?”

    “那是我自愿的!”杭琦烟蹬了一下腿,语气中的不满快要溢出来。

    杭元良哼了两声,没在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杭琦烟正准备离开又听杭元良道,“安谨死了。”

    “谁?”杭琦烟一愣,想了一会儿才从记忆的角落扒出了一个胆小懦弱的形象,不禁笑出声来,“死了?死了不是更好吗,对那个胆小鬼来说就这样死了总比抱着一个真相却说不出口好吧。”

    “没错。”杭元良从沙发上站起来,从厨房取出两瓶红酒,对着杭琦烟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当然。”杭琦烟欣然答应。

    加了料的红酒总是格外地醉人,一瓶红酒下肚,杭琦烟发现自己的已经有些头晕,可这不是她的酒量。

    一股麻痒的感觉伴随着燥热从胸口传遍全身,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杭琦烟试图站起来,起到一半脚步一晃又重新跌了回去,小口的喘着气。

    “琦烟,我的琦烟你可真美。”杭元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的杭琦烟身前,他抚摸着她的脸,看她的眼神彷佛在看一个玩物,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情/色的味道。

    泛着臭味的酒气喷在杭琦烟的脸上,让她一阵阵作呕,用力推开杭元良,用脚蹬在他肚子上,杭琦烟喊道,“爸,你在干什么!”

    “嘿嘿,”杭元良淫/笑两声,一只手捉住杭琦烟的脚,另一只手在她腿上抚摸,“我要做什么你不知道吗?老子花钱给你吃给你住,给你买包买车,可不是给你去养小白脸的。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了,与其把你送给别人艹,不如老子先艹个够,也算是还了我的养育之恩。”

    杭琦烟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又青、青了又白,蹬着腿往后躲,眼神厌恶,一只手捂着嘴,好像要呕吐的样子,有气无力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是你女儿,你这么对你女儿吗!我妈马上就回来了,你......”

    “你妈?”杭元良嗤笑,“你妈正在晚会上呢,我已经让人拖住了她,等她回来我早完事了,没有人会知道,除非你自己说。”

    杭琦烟面上惊恐,杭元良一把把她捞回来就亲了上去,被下了药的杭琦烟浑身无力、情/欲缠身,根本无力抵抗。即使心中的厌恶恶心感满得快要溢出来,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从中汲取最大的快/感。

    杭元良把她衣服色/情地扒了个干净,然后把人抱到了床上,那张属于她父母的床。

    四肢被绑在床头,杭琦烟心中充满了无力和绝望,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忽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梁雁桐半张脸。

    杭琦烟眼睛一亮重新燃起了希望,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妈!救我!救救我!爸他疯了!”

    梁雁桐扶着门把手的动作一顿,缓缓推开大门,露出那张收到惊吓的脸。杭元良却好像丝毫不受影响,淡定地转过头。

    “怎么回来了?”

    梁雁桐被惊得说不出话,只是呆呆地站着,看着床上的景象,而杭琦烟还在不放弃地喊着让梁雁桐救他。

    忽然杭元良冷冷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如果你还想好好做你的杭夫人,现在就关门出去。”

    梁雁桐身体一震踏出去的一只脚缓缓顿住,眼神变得复杂。杭琦烟有些绝望,她看出来了,她的妈妈在犹豫。

    时间在流淌,房间里却好像被施了禁锢的法术变成了一副禁止的画面,杭琦烟眼神逐渐变得更加绝望,绝望中甚至掺杂了浓重的恨意,而这股恨意在梁雁桐别开眼退出门去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杭元良重新覆到了她身上,她却好像变成了没有灵魂的人偶,尖锐的刺痛从下/身传来,也只是让她稍微颤了一下,便重归平静。

    在那之后,只要有机会杭元良就会把她叫去‘玩’,即使是在她的‘家’,而她的母亲梁雁桐却只会用痛苦心疼的眼神看着她,一旦杭元良发话就避开,将她一个人留下。而这件事她却没办法和任何人说,甚至还要再所有人面前做出一个正常的样子。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一个平常的夜晚,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后,她光着脚去厨房拿了一把尖利的到割断了杭元良的喉咙。看着杭元良从梦中惊醒,泛着腥味的血呛进气管发出嘶哑的咳嗽,在绝望中慢慢没了呼吸,她转身走向了客房,每当杭元良找她,梁雁桐就睡在那里。

    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梁雁桐,杭琦烟回到自己的房间,到浴室里把自己浑身上下洗了无数遍,然后躺进放满热水的浴池中用刀竖着滑坡了自己的手腕上的动脉,血一瞬间染红了浴池。

    ......

    从梦中惊醒,杭琦烟有些惊魂未定地摸向自己的手腕,触感一片光滑让她慢慢定下心神。

    “怎么会梦到这种事,真是太恶心了!”小声抱怨了几声,她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吓得司机连忙叫道。

    “诶姑娘,前面有袋子,你晕车可别吐我车里,我这还得拉客呢。”

    “谁晕车了,好好开你的车吧,不吐你车上。”扶了扶眼上的墨镜,又拉了拉帽子,杭琦烟翻了个白眼,看向坐在身边的梁雁桐的眼神却变得有些不自在,悄悄往一边挪了挪。

    车很快到目的地,两人双双下车。杭元良的资产已经被查抄了,但是她们还可以去家里取一些东西带走。

    回到家,梁雁桐去收拾她的东西去了,杭琦烟进门后犹豫了半天,还是进了书房。

    梦中书房里有一个暗格,暗格里有一个保险箱,里面放的都是杭元良招人偷拍的她的照片,甚至有一些通过装在她房间的针孔摄像头拍摄的一些极为**的画面,如果那个梦是真的......

    怀着犹豫不确定的心情,杭琦烟推开了书房的门,按照梦中在门内的地板上摸索,当她真的打开了那块隐蔽的暗格的时候,她的心顿时就是一咯噔。

    打开暗格,取出那个梦中杭元良让她亲手打开的保险箱,按照记忆输入了密码。

    “咔哒”一声响,保险箱成功打开,杭琦烟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只是巧合,巧合。她这么跟自己说,她还是不相信她的父母会这样对她,而且在梦里杭安谨替她去坐牢了,还死了不是吗?她安慰自己。

    揣着最后一点希望,她打开保险箱取出其中的东西,入手的触感让她手一抖,几乎没有拿住。

    深吸一口气,她取出那叠东西,是照片,她的照片,各个角度。还有硬盘,硬盘记录的是她在自己房间时的状态,甚至有她的裸/体,这个她在梦中已经看过了。

    事到如今她该怎么办?事实摆在这儿,梦中发生的事究竟是真是假?

    如果,如果真的是杭安谨替自己进了监狱,那些事真的就会发生吗?杭琦烟不知道,但是有一个声音在她心底告诉她,会,会发生。

    杭元良会给她下药强了她,梁雁桐会为了自己的地位对她视而不见,这一切都会变成真的。

    “琦烟你......”梁雁桐推开门进来,见到杭琦烟蹲在地上,正要询问,就见杭琦烟抱着一个东西转身猛地砸向她。

    她眼神迷茫没有焦距,披头散发状似疯癫,嘴里不停喊着,“去死、去死,贱人!去死吧!去死、去死......”

    这是梁雁桐生命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事后,赶来的警/察发现了已经没有气息的梁雁桐和蹲在墙角喃喃自语的杭琦烟,警/方还原了现场已经被撕毁砸毁的照片和硬盘,结合这东西的出现的地方,猜出了原因。

    最终,杭琦烟被以精神有问题的原因无罪释放,送入市精神病院进行治疗。la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男主总是在撩》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男主总是在撩》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