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宠妃:王爷,撒个娇· 第二百四十四章 霍御云之牌位韩烟的心声
手机阅读     霍御风根本就无法忍受家里身边,有一个蛇蝎的存在。可是这个蛇蝎偏偏是霍御云生前最爱的女人。霍御风对霍御云有多愧疚和思念,对韩烟就有多包容和放纵。

    这么些年来,韩烟也并不是那么老实的。韩烟做过什么,霍御风心知肚明。只不过之前的几年里,霍御风一直浑浑噩噩,身体自己都不能掌控,再加上他心灰意冷,对什么都不再看重了,就更加助长了韩烟的气势。

    霍御风对霍御云的子嗣有多在乎,在萨塔浓没有出现之前,只怕只有一个韩烟最清楚。也是因为韩烟最清楚,才造成了韩烟对霍御风的一种无形中的辖制。

    霍御云有多爱韩烟,天下人尽皆知。霍御风受制于此,对韩烟的所作所为总是多方避让和让步的。

    可是今天,韩烟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碰到了霍御风的底线。霍御风从来不在乎家人除外的任何人,但现在,霍御风在乎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远在天边的又远在天边。除了几个孩子,只有一个萨塔浓是他心里不可触碰的逆鳞。

    韩烟是霍御云最爱的女人,可萨塔浓却是霍御风最爱的女人。

    弟弟的女人,和自己的女人,霍御风毫无抵抗的站在了他的女人这一边。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是萨塔浓有道理的。

    霍御风满身气势汹汹的来到韩烟的住处,这个地方在半年之前,简直是一份的噩梦和地域。因为每一次看见韩烟,韩烟的目光,韩烟的话语,韩烟的态度,都如同一把利剑,血淋淋的刺向他,揭示着他犯下的错。

    霍御风一跃进入院子,晨曦之前的院子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还在梦乡中。霍御风抬脚走到韩烟的房门前,驻足不前。

    他是带着杀意来的,可到了这里又难免会踌躇。

    如果韩烟不爱霍御云,又怎么会坚定的相信霍御云已死?如果不是因为太爱,太了解霍御云,为什么就连亲生母亲都看不出来,韩烟却一眼就看出霍御风不是霍御云?如果韩烟不够爱霍御云,也便不会这般痛苦的纠结着,硬生生的让她自己忧郁成绩,缠绵病榻了。

    就冲着韩烟对霍御云的这一份情谊,霍御风到底是对韩烟有更多的不忍的。

    如果从此将韩烟彻底隔绝,控制住韩烟,让她再也不能做出伤害孩子们和浓浓的事情,那么这一次是不是可以在放过韩烟一次呢?如果直接就将韩烟处理,阿云在天之灵必然会难过。

    霍御风动摇了。他站在门前剑眉紧蹙,面容都是纠结阴霾。

    可下一刻,霍御风又想到了韩烟之前的所作所为。那一次也是韩烟在背后的阴谋,差一点害了孩子们和浓浓,有一就有二,他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因为对霍御云的愧疚,霍御风之前不过是来韩烟这里警告了韩烟而已。

    但他的警告,在韩烟的眼中,明显不过尔尔。

    霍御风不能让韩烟一而再再二三的伤害孩子们和萨塔浓。韩烟对他的恨意已经成了心魔,霍御风不知道韩烟还能做出来什么疯狂的事情,他不能在冒风险,在这种情形不明朗的情况下,他不会再让浓浓有丝毫差池。

    任何威胁,他都必须铲除!

    霍御风目光清冷而狠戾,抬起手来便要推门。可是他推门的动作被房间里的咳嗽声打断。霍御风僵在门口。

    “咳咳咳!”韩烟在房间里咳嗽的撕心裂肺,断断续续,仿佛下一刻就会因为喘不上来气而窒息一般。

    好久,她的咳嗽才好了一点,而房间里却没有点亮烛火,韩烟显然是醒了的。

    霍御风感官灵敏,能敏锐的判断出韩烟在房间中的动作。韩烟下地了,她走的很慢,甚至中途还几次三番的撞翻了东西,然后她走到了门口。霍御风神色不变,因为他能感觉到,韩烟不是要冲着门而爱,而是冲着房门对着的八仙桌而去。

    霍御风剑眉轻蹙,神色晦暗。

    又是一阵压抑的咳嗽声后,房间里传来了瓷器碎裂的声音,紧接着便是软布轻轻擦拭木头的声音。这些声音在安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的明显。

    霍御风实在好奇韩烟究竟在搞什么鬼,他微微推开一点点房门,从门缝中往里面看,却见韩烟背对着门,正低着头仔细认真的擦着什么东西,她动作很缓慢,甚至是迟滞的,但她却做得格外认真,甚至虔诚。

    韩烟又重重的咳嗽几声,似乎是承受不住手中的重量了,只听砰地一声沉闷的响声,有木板之类的东西从韩烟手中落地。而韩烟被那东西砸中了脚,应该很痛,可韩烟却十分紧张的去捡木板,而她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韩烟双手颤抖的捧起那个东西,好一会才坐起来,靠在桌子腿上,将那东西紧紧的搂在怀里,愧疚又心疼的哭道:“对不起夫君,烟儿不是故意的,烟儿有没有摔疼你?是烟儿不好,都怪烟儿,烟儿给夫君揉揉,夫君便不会疼了。”

    韩烟难过又温柔的对着怀里的东西自言自语,然后将那东西翻过来,轻轻地用帕子擦拭上面根本不存在的灰尘。那模样眼神和神情,仿佛对着的真的是一个相爱至深的男人,而不是一块木板。

    人霍御风从门缝中,也终于看清了韩烟怀中的东西。

    那竟然是一块漆黑的牌位!

    而牌位上面那一串烫金字,赫然是亡夫霍御云之灵位!

    霍御风看见灵位上的字的瞬间,如遭雷击。他下意识的浑身紧绷,呼吸都不敢轻易吐出,直愣愣的看着那个牌位,眼眶一下就红了,双眼胀胀的发热,心里酸涩难挡。

    在没有任何人记得霍御云的时候,原来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人从未忘记过霍御云。也对,也只有韩烟才会对霍御云如此执着。就如同曾经霍御云为了韩烟,第一次违抗了父母,第一次做出了叛逆之事一般。

    看着那个牌位,霍御风只觉得心如焚烧,痛的压抑又绝望。

    韩烟一手紧紧的搂着排位,就如同那个冷冰冰的木板就是她心爱的男人,依偎在她的怀里,听她温柔细语,看她深情不散。

    韩烟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擦拭着霍御云的名字,那几个烫金的字,微微闪烁着光芒,与混沌中格外的闪耀神秘。只听韩烟温柔的低语道:“夫君,烟儿今夜梦中又与你相会了,可是烟儿这身子不争气,还未给夫君弹奏一曲就醒过来了。”

    “烟儿近日来越发的感觉到身子的无力和沉重了。”韩烟道这里的时候,声音竟然是显而易见的欢快与喜悦,她目光更加温柔,声音也更加的轻缓快,拥抱着霍御云的排位轻声而心满意足的道:“烟儿必定是快要大限将至了,夫君,烟儿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霍御风凤眸猛地睁大,这韩烟竟然是期盼着快死吗?听她话语中的欢快不是假的,她的样子,似乎并不将死亡当作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反而是一种解脱,一种终于曾脱开束缚的解脱。

    韩烟绝美的脸上是苍白的,她用漂亮的脸蛋摩挲着霍御云那三个字,柔声的道:“夫君你知道烟儿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你让烟儿好好活下去,不可轻生,不可自尽,烟儿都做到了呢。烟儿这一生比不会违背夫君的一切话语。可言而好想念夫君。”

    “如今烟儿疾病缠身,命不久矣。烟儿没有违背夫君的嘱托和话语,只是烟儿自己也控制不了疾病不是?夫君必然不会怪罪烟儿的对吗?烟儿好开心,烟儿终于能来找夫君团聚了。烟儿再也不会让夫君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黄泉路上了。夫君一定也还等着烟儿的是不是?我们好的,绝不丢下彼此。烟儿知道,夫君一定也还等着烟儿呢。”

    韩烟仿若是陷入了魔障一般,不断的自言自语,可她却的那么的认真,那么的郑重和快。

    死亡,对于韩烟来,果然是一件快事。

    霍御风听着韩烟这些话,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被分裂开来。

    明明他的弟弟就可以和这个挚爱的女人相爱一生的。明明霍御云就可以逍遥快活的活着的。他们一家五口,应该是这世上最幸福快活的人。

    可是因为他,霍御云死了。三个孩子没有了父亲,而韩烟,也成了一个一心求死的活死人。

    霍御风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韩烟的病会变成大病,为什么韩烟的病一直不好。如果患者自己不想让疾病好,那谁又有办法呢?

    韩烟,竟然爱霍御云爱到了一心求死,追逐霍御云的地步!

    霍御风无法不震撼,无法不动容,更无法不继续对韩烟这个女人心软。

    韩烟快的声音渐渐地沉下去,她抱着排位,虚弱的道:“可是我好舍不得我们的孩子们,你都没有看见过我们的孩子们,我们的儿女好漂亮好聪明的。只是他们却要认贼作父。烟儿不好,烟儿无法扭转这种局面,烟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冒牌货顶着夫君的名号活着。”

    韩烟的声音渐渐带上了恨意:“明明他就是霍御风!明明他就是的!可是他却代替夫君活着。烟儿好难过。烟儿恨不得霍御风立刻就死。可是烟儿又好矛盾,充满罪恶感,这样的烟儿和毒妇有什么区别?这样的烟儿让烟儿自己都好厌恶。这样的烟儿夫君一定也不喜欢的。”

    韩烟渐渐带上了哭腔:“可是烟儿也没有办法,明知道霍御风对孩子们有多好,明知道霍御风为了孩子们付出了那么多,我应该感激他的。可是我就是做不到,每一次我想要感激霍御风的时候,都会想到夫君,都会想起谁因为他,我的夫君才死了的。我无法感激霍御风,因为若没有霍御风,夫君就还活着,孩子们也不需要别的人来代替他们的父亲,更不需要别的男人来疼爱他们。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亲生父母对孩子们的爱。”

    “可我没有办法,我这孱弱的身体,只能等死,我管不了孩子们,所以我都不敢管,更不敢看他们,我怕他们对我的感情深了,我怕他们在失去父亲后,又要失去母亲,会承受不住。我不能再让我的孩子们经历那么可怕的事情。”

    “就让霍御风去疼爱孩子们吧,这是霍御风欠我们的。”

    韩烟哭着道:“还有一个人,我想她是真的会对孩子们好的。她霍御风以你的名义娶回来的一个女人,叫萨塔浓。我听嬷嬷,她亲眼见到萨塔浓对孩子们很好,孩子们也很喜欢她。有萨塔浓在,她又备受你哥哥的宠爱,又那么厉害,一定会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这样,我也就能安心的来找夫君了。”

    霍御风听到这里,一颗心也不知道是松一口气还是这么的,忽然就放松下来。

    若韩烟真的十恶不赦,霍御风还会纠结一番,杀还是不杀。可若韩烟并不是那么恶毒,霍御风便绝不会杀了韩烟。

    如今听到韩烟这番话,霍御风放心一点,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找韩烟这番自言自语来看,韩烟必然没有哪个能力和精力去做那些事情,韩烟心里只怕也没有想过。但为什么调查的结果却是将矛头直指韩烟?

    又或者,这其中还有什么阴谋?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设的圈套,使的障眼法故意陷害韩烟转移他的注意力?

    霍御风目光复杂的看了眼韩烟,对于这无意中听到韩烟的心声感到满意的同时,却也起了疑惑,是不是还有个幕后黑手呢?

    霍御风悄无声息的离开,而霍御风绝对想不到,几乎是霍御风离开的那一瞬间,韩烟脸上所有悲伤温柔无害的表情便骤然巨变。她一双妙目恶狠狠的看着那扇门,嘴角勾起一抹冰冷至极的笑意,摩挲着霍御云三个字冷声道:“霍御风,你欠了阿云的,欠了我们一家四口的,我要你拿命来还!”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火爆小宠妃:王爷,撒个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火爆小宠妃:王爷,撒个娇》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