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谋天下· 第二百三十一章:意乱情迷
手机阅读     “娘子……”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人儿,好不容易见到,不好好抱一抱怎么行?可是见她目光清凉,似有怒意,他还是望而却步,站在距她一步远的地方,看着那张殷红透白的脸,心里像是千万蚂蚁爬过,瘙痒难耐,恨不得现在就将人禁锢在怀里好好甜蜜一番。 首发哦亲

    “闭嘴,谁是你娘子?”蒲薇揉了一下有些昏沉的太阳穴,声音带着一丝凉意。

    云羿枫不知所以然,以为她是怪他来晚了,不禁委屈的撇撇嘴,“娘子,我之前并不在府中,云晓恢复知会我就立马赶了过来,害娘子受了委屈,为夫知错了!”

    那个该死的陈玉蓉,幸好她没闯进来,否则他一定不能饶了她。

    “委屈?我何时跟你我受了委屈?”蒲薇觉着头晕,索性放软了身子依靠在椅子上,微眯着眼睛,像一只慵懒的猫儿,红唇粉霞,娇美动人。

    云羿枫喉结狠狠动了一下,一双凤眸灼热的看着她,站在那里极力忍住想要上前的冲动,听到她的话,赶紧表露忠心,“娘子不用担心,为夫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

    清颜白衣,粉面如花,蒲薇手抚了抚烧热的面颊,砸吧一个一下嘴,道:“没有人伤害我,我不过是交了庆王这个朋友罢了,与你有什么关系?”

    云羿枫在来的路上就知道了她是跟着云羿涵进入了这里,当时别提他有多生气了,差点失手杀了那个通报他的侍卫,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来京城的一会时间竟然就遇到了云羿涵那个家伙,而且两人还在青楼里把酒言欢,真是差点没把他。

    “不行!”云羿枫闷闷的道,语气坚定,“他太危险了,娘子不要与他来往!”

    “你不是更危险?”蒲薇嗤笑。

    云羿枫一噎,眉宇间的神色顿时不好了,无意识的向她走了一步。

    “站住!”蒲薇俏脸一板,娇喝一声,让云羿枫立即止住了步伐,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娘子……咱们先回府好吗?”

    蒲薇凉凉的瞥了他一眼,“为什么要回府?这里挺好的呀,有酒有菜,还有美人相伴,简直就是人间天堂,醉死在这里也是好的,再了,老鸨子可是承诺过了明日一定要让我见到云岫姑娘,我怎么也得过了明日再!”

    云岫?

    云羿枫心里一咯噔,瞬间明白过来什么,狭长的凤眸立即涌现一丝神采,晶亮如星,眉梢带笑,身形一闪,转瞬将椅子上的人卷入怀中,趁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连忙出声解释,“娘子,你可是实在误会为夫了!”

    蒲薇以为自己是喝酒晕眩了,只是转眼间,身子被一股力道紧紧拥住才让她瞬间一醒,面色清白交加,又羞又恼,低斥道:“放开我!”

    “不放!”云羿枫撇着嘴,眼神控诉地看着她,道:“娘子竟然如此不相信为夫!”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挣扎不开,简优索性放弃,脑中盘算着该拿他试试她的哪种药。

    云羿枫忽然扶正她的脸,认真的凝视着她道:“云岫是我安插在这里的眼线!她和云琦他们一样都是云阁的人!”

    云岫,云?

    蒲薇眸光闪烁了一下,因为酒意袭来,她面上也并多少表情,更看不出什么尴尬之色,像是毫不在乎似的。

    咽了一口水,蒲薇掀开有些沉重的眼皮,看着他俊美的下巴,道:“你不必跟我解释这些!这种地方本来就是男人喜欢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去不去这种地方与她也没有多少关系。

    闻言,云羿枫的俊脸顿时黑了,漆黑如墨的眸子渐渐聚集着什么,刚刚知她可能是吃了醋意,他很高兴。

    可是现在见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管是赌气还是酒意,他心里都很不舒服了,于是乎也赌气似的道:“那娘子知道是男人喜欢的地方,娘子是女人为何还要进来?”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也喜欢美人,唔,就是不知道那个云岫姑娘是不是长得真的很美!”,蒲薇勾唇,因为酒精的作用,那笑容显得媚惑勾人,让他腹不由得猛然收紧,在心里对她恨恨咬牙了一番。

    见她还在在意那件事,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大掌抚了抚她额上的刘海,低头擒住那温热的柔软,唇齿相融,他不忘咕哝一句,“在为夫心里,谁都不及娘子一分的美!”

    “唔!”事情还没完呢!

    蒲薇紧紧蹙了蹙眉,完全是被动着的,腰间被他紧紧搂住,口中被他带动着暧昧的纠缠,时而温柔细腻,时而粗鲁侵略,浓郁的气息完全将她覆盖,冲上脑门的窒息感加上酒精的作用让她的晕眩感更强,几乎无力反抗任他为所欲为。

    云羿枫大掌缓缓在她背上游移着,所过之处,像是点了火一般,烧的掌心发烫,墨发垂下,散落在蒲薇身上,微微遮住了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此时透着点点星光,她身上的酒香在燃烧着他最后一丝理智。

    手臂一翻,动情的将人压在床上,刚要低下头再次栖身而去,却发现某个女人红着脸,殷红的唇瓣微微透着水润,双目紧闭,以及那平稳的呼吸无不在告诉他一个事实,她睡着了!

    这种蓄势待发的时刻却被突然终止,可想而知他内心是多么的阴郁,如画的容颜黑的如木炭,一双琉璃眸子染着黑意死死的瞪着那张娇美的睡颜,过了许久,他才狠狠吐出了一口气,泄气似的低咒一句,“该死的女人,你惹起的火,你倒是睡得安稳!”

    捏了捏她的脸蛋,不甘心的又亲了亲她的眉眼,他才起身将衣服整理好,如玉的手指撩起她耳边的发丝,目光幽深莫测,须臾,对着外面冷声吩咐了道:“拿一件披肩过来!”

    窗外守着的泠歌立即领命而去,但是屋外门口的云琦凭借内力听到那声音立即吓了一跳。

    主子真的去了姑娘房间?那刚刚为何没有动静?难道姑娘没有和主子争吵?

    她很不解的挠了挠头,心里好奇的痒痒,很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没过多久,泠歌从窗户将衣服拿进来,低着头站在屋里,向着一点动静也没有,这姑娘大概是睡着了,能在这种地方还喝那那么多酒,姑娘果然是不同的女子。

    “通知云琦离开!”

    云羿枫将人实实的包裹住,横抱在怀里,刚要从窗户飞出去,泠歌忽然道:“主子,属下刚刚发现了墨阁主的身影,他好像也在这里!”

    “他还没走?”云羿枫面色一沉,紧接着便冷声道:“派人将他给本王赶走,告诉他明日在宝业酒楼等着!”

    哼,竟然有胆缠着他的女人,简直是不想活了,看来是上次的教训太轻了。

    “是!”泠歌领命,立即去办了。

    云羿枫低眸看了看怀中的人,身形快速从窗户离去。

    守在门口的云琦,又过了一会,忽然眸光闪了一下,看向四周,随后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海琼楼。

    夜色沉沉,寒风冷冽,一个身影快速踹开府门,抱着怀中的之物,快速朝着某个院落走去。

    院内的厮,守卫,还有管家,一群人直接被惊傻。

    还是陈管家老练冷静,转身便清醒过来,忙迎上去恭敬道:“王爷,您这?这?”

    那怀中被包裹严实的是人吗?他揉了一下混浊的老眼。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让人收拾房间,去准备一碗醒酒汤!”云羿枫幽冷的声音快速穿过众人耳膜。

    “是是是,老奴这就去办!”陈管家不敢多问,立即忙去办事。

    云羿枫疾步走入落凤居,脸色阴沉的可怕,几乎想要把云羿涵拉过来狠狠揍一顿,竟然让她喝那么多酒。

    落凤居内的两名丫鬟早已紧张的候着了,见到王爷抱着人走进来,忙行礼。

    “行了,快去打点热水过来!”

    “准备几件女装!”

    吩咐了一句,他直接抱着人走到了床边,将人放在床上,解开披肩,露出那依旧沉睡的脸,他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将人放入被子里,自己坐在床边,抬手轻轻扶着她的脸,勾了勾唇,似乎终于确信不是梦了,她此时真的在自己眼前,真的来到了他身边。

    没过一会,安静的落凤居就涌入了一群人,云晓、云琦、泠歌,还有几位陌生年轻男子站在门外,陈管家领着丫鬟将所需物品带了过来。

    “王爷!”陈管家对着屋内喊了一句,此时算是终于明白了,原来刚刚王爷抱着的就是那位从建阳城过来的女子?看着王爷这从没有过的焦急之色,他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最起码,以后都不用想着该怎么拒绝皇上赏赐美人的事了!

    “进来!”屋内的清淡的声音传来。

    陈管家带着人进了屋子,云晓站在门外,忽然蹙了蹙眉,瞪着云琦道:“姑娘到底喝了多少酒?”

    云琦狠狠抓了抓头发,回忆道:“似乎喝了不少,但是……”但是和庆王分开时,姑娘还是正常的,完全不像是喝过酒的样子,就连墨阁主都是略有醉意。只是现在怎么会醉了那么深?难道是主子后来又与她喝了不少?

    “但是什么?我让你跟着姑娘,你怎么把人给带到青楼去了?”云晓的声音忽然一沉,面色阴冷,她不过是先行离开一会,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医谋天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医谋天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