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指芬芳· 第三百三十四章 薛盼心思
手机阅读     “让让,都到这儿了,就别装死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薛盼穿着雪白的浴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用穿着粉红拖鞋的脚,踢了踢懒懒靠在沙发上的姜铭。



    姜铭把腿挪挪,她便走到里面坐下,身子仰靠在沙发扶手上,小腿抬起放到姜铭大腿上,“帮我捏捏。”



    姜铭侧头看她一眼,伸出爪子在她小腿上就是一掐,他手上何等力道,就是钢筋都能捏扁,何况是粉嫩嫩的肉腿。虽然他肯定不会使那么大力,但也不是一个女孩子能承受住的。



    “哎呦!”薛盼飞速的把腿缩回来,痛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姓姜的!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你恩将仇报猪狗不如!”



    姜铭指指坐对面抿嘴偷笑的慕容剑心,“是剑心拖我上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呸!”薛盼啐他一口,“要不是我叫人帮你做人工呼吸,你能吓醒?做人不知道感恩图报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扭曲事实,抹杀我的功劳,你这人也忒烂了。”



    听她这么说,慕容剑心笑的更加厉害了,当那个满口大黄牙的家伙张着大嘴去啃姜铭时,姜铭喝下去的江水一下从他嘴里喷出来,人也跟着醒了,说是被“吓醒”的一点都不为过。



    最好笑的还是那个满口黄牙的家伙,一脸懵逼的擦着脸上的水渍,还在哪儿嘟囔,“我还没做呢,水咋就出来了?难道我都能隔空吸水了?”



    当时慕容剑心捂着肚子差点儿笑岔了气,现在想起来,腮帮子还忍不住发酸呢。



    一旁的慕容兰心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微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对面两个欢喜冤家道,“有空我们再去跳一次。”



    “好啊,正合我意。”薛盼立马举双手赞成,然后用白生生的小脚丫踢了姜铭一下,“快发表意见。”



    姜铭看看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实在想不通慕容兰心怎么能提出这么不靠谱的计划,不过他实在不想再去丢一次人,就提议,“我家游泳池也很大的。”



    丢人也要丢家里边,不能去外边现眼!



    “去你家跳还有什么意思?”薛盼撇嘴不答应,“到时候你再起个坏心,我们几个大美女想哭都找不着地儿。”



    她非但不答应,还把姜铭当狼防了!



    “这家酒店也是我家的。”姜铭想告诉她们,他要真想使坏,她们现在就跑不了。



    几个人从江里爬上来,就没一件衣服是干的,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大家全都上了姜铭的车,由慕容剑心开到了他家酒店,直接住进了总统套房。



    湿衣服拿去洗了,他们洗完热水澡就出来聊天,也就是现在这副场景的由来。



    听姜铭这么说,薛盼问对面的慕容姐妹,“你们怕不怕他突然兽-性大发,把我们噼里啪啦了?”



    这都什么词儿!



    慕容剑心摇头表示不怕,“反正我是安全的。”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觉得到时候他能让你独善其身?就是为了防止你报警喊人,也得先把你捆起来再说。”薛盼把姜铭可能做的事情讲了出来。



    慕容剑心笑嘻嘻地道,“不怕,到时候我帮他找绳子。”



    “……”薛盼挺无语的,转头去看她姐姐,“难道你也不怕?”



    慕容兰心看姜铭一眼,发现他的眼神都不敢往自己这边落,“以前怕,现在不怕。”



    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人,还是时间,又或者是她的心境。



    听她这么说,薛盼又踢了姜铭一下,“原来你混的也不是那么惨,听她们那么说,心里有没有乐开了花,进而想玩个三飞双飞什么的?”



    姜铭抓住她的脚,轻轻捏揉两下,然后在她足背上轻拍两下,“别闹了,你想看的好戏不会上演的。”



    薛盼两只脚勾叠,夹住他的手掌轻轻摩挲,歪头抿唇问他,“我想看什么好戏?”



    姜铭把手抽回,端茶细,不去理她。



    薛盼可不想轻易放过他,追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演戏给别人看?”



    人不但能看戏,还能演戏的,有时候看和演,旁观者分不清,自己也可能分不清。在没有导演剧本的人生大戏中,戏里戏外往往是模糊的,你在看谁的戏,又入了谁的戏,谁又说的清?



    “你想让我看什么?”慕容兰心居然主动开了口。



    姜铭和慕容剑心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彼此眼中的讶异。不过随即他们脸上浮现忧色,两人见面之后就一直在斗,只不过做的很隐晦而已,可此刻对上,难道想明刀明枪?



    “我要说不知道,你会不会把桌上的杯子丢过来砸我?”薛盼瞅着她刚放下的茶杯问。



    “不知道,我还没打过人。”慕容兰心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真是好心性,佩服佩服。”薛盼匪气十足的抱了抱拳,“就这脾气性格,和赵允初还真是蛮相配的。”



    “我也这么认为。”慕容兰心从不否认这一点,毕竟是自己选的恋人,自己要的爱情,没有点自信怎么行。



    听她这么说,姜铭身子像后靠靠,变回先前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只是更加的没精打采。



    “那就抓牢他,抢走他,别让他祸害别人。”劝别人抢自己未婚夫,估计除了薛盼也没几个了。



    “为什么不喜欢他?”慕容兰心好奇的问,她对自己有信心,对赵允初也有信心,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有女孩子不喜欢?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薛盼让她自己选择。



    “可以的话,都想听听。”这时候的慕容兰心也动了一点贪念,无论真假,总有其存在的道理。



    “可以啊,反正时间多的是,咱们聊一晚上也没事。”薛盼一口答应下来,“先说说假话,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合,不适合在一起。”



    “哦?”慕容兰心倒觉得这像是真话,因为两人的性格真的相差甚远,“若以性格而言,你和谁相配?”



    薛盼抬起脚来,用大拇哥点点姜铭,“当然是这家伙。”



    “是吗?”慕容兰心却不这样想,她感觉现在的姜铭,脾性可能和薛盼差的更远。赵允初和薛盼之间还能包容互补,若换成姜铭——那不是要天天上演全武行!



    “当然!他能陪我喝酒吃肉,打架骂人,陪我闹陪我疯!”说到这里,她甜甜一笑,“最重要的是的当我累了,他能抱着我一直走下去,永远不喊累……你能想象赵允初做这些事吗?”



    慕容兰心默然,好一会儿才道,“这是一个情人的标准,不是丈夫的。”



    薛盼笑笑,猛地伸脚,用脚趾狠狠扭了姜铭鼻子一下。



    姜铭在哪儿发呆,猝不及防之下给她得了脚,刚想反击一下,人家已经撤退了,他只能郁闷的道,“你们聊你们的,别总祸害我。”



    薛盼根本不理他,而是直接问慕容兰心,“现在你觉得呢?”



    慕容兰心轻轻点头,算是认可了她的说法,“那真话呢?”



    “她们在聊什么?”完全插不上话的慕容剑心问姜铭。



    姜铭郁闷的告诉她,“我要是能听懂就不会在这儿发呆了……老实听着吧,就当听天涨知识了。”



    “哦。”慕容剑心乖巧的答应一声,捧着杯子不说话了。



    薛盼看他们一眼,不知想了些什么,才转头跟慕容兰心说话,“真话就是赵允初太假太虚,我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人,包括你和我,我可不想和这种男人过一辈子……演戏很累人的。”



    “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他……”慕容兰心话说一半,便没了下文,蜷腿缩脚往沙发里边靠靠,整个人像姜铭一样没了精神。



    “还聊不聊?”薛盼却兴致勃勃的问。



    “折腾一天也挺累了,我们回屋睡觉吧。”慕容剑心伸懒腰打哈欠,装出一副困倦至极的模样。



    姜铭就直接的多,站起身来就往房间走,“我先去睡了。”



    “喂!能不能抱我回房?”薛盼打算验证一下自己刚刚的话。



    “等你腿断了再说。”奈何姜铭的回答太不解风情,而且话说完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进房关了门!



    “唉,有些人真是不经夸。”薛盼一脸失望的光脚下地,走到一道房门前才回头说了一句,“晚安,明天见。”



    “盼盼,晚安。”等慕容剑心应了一声,薛盼又看慕容兰心一眼,才回房睡觉。



    等房间里只剩下姐妹两个,慕容兰心问,“允初会抱我回房吧?”



    慕容剑心一愣,她从没见姐姐如此没有自信过,不过她很快就点点头,“会的。”



    “我们也去睡吧。”慕容兰心说着起身,和妹妹一起进到最后一个房间。



    “姐,你肯来这里,真的不怕姜大哥对你做什么?”躺到床上,慕容剑心问了一个很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他以前没有胆子,现在……”慕容兰心顿了顿,才接着道,“他没有心。”



    “我不赞成你的看法,姜大哥肯定爱极了你,怎会没有心?”慕容剑心不同意姐姐的看法。



    “傻丫头,有些东西等你恋爱了才会懂。没有心,不代表不爱。”慕容兰心轻叹一声,有些话她没有告诉妹妹,她现在很害怕,因为她觉得姜铭看她的眼神,和赵允初越来越像了——听了薛盼的话,那种眼神让她心虚。



    “好吧,等我恋爱了再慢慢体会……对了,盼盼和你聊那么多,到底想跟你说什么?”慕容剑心把闷在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她让我抢走赵允初,离姜铭远一些。”慕容兰心淡淡说道。



    “啊?”慕容剑心愣住。



    本来自 &# http:///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剑指芬芳》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剑指芬芳》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