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第200章 番外
手机阅读     关素衣绕行在草木萋萋的御花园里,再往前走,穿过一条九曲回廊便是长宫。分花拂柳之间,她隐约听见不远处的假山后有人话,离得近了才辨明“皇上、命硬”等字眼。她悄悄走过去,又举起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跟随在她身后的宫女、内侍立刻屏住呼吸,隐匿行迹。

    “听皇上又看上一个汉人女子,昨天刚带回宫就封了容华之位,很是宠爱。”这道嗓音十分尖细,应该是名内侍。

    又有一名宫女搭话,“皇上那命格也只敢碰汉人女子,且还是家世低微的,否则把人克死了,他怎么向朝臣交代。叶婕妤早前好好的,最后不也暴毙而亡了吗?听皇上是恶鬼转世,划破了……”

    该宫女仔细描述了皇上出生时的场景,末了感叹道,“可怜这位关容华,还以为入宫是来享福的呢,谁知竟一脚踏入鬼门关。你且等着,她必与叶婕妤一般,不出几年便会被克死,倘若坏了皇上的子嗣,那更惨,指不定哪天就被划破肚皮,也生一个恶鬼出来。听皇上时不时便压不住鬼气,会显出原形,青面獠牙,赤红眼珠,逢人就杀,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见过没有?”

    “亲眼见过的人都下黄泉了,哪里还能站着与你话?”内侍嗓音有些发抖,显然吓得狠了。

    接下来二人又嘀嘀咕咕了一些闲话,无非是皇上如何残暴弑杀,如何命格诡谲,如何身世离奇。

    关素衣静静站在原地,表情淡然,明兰和金子则频频朝她看去,一个惊骇难言,一个义愤填膺。当金子跨前一步,准备出手教训假山后的两人时,却被她拦了一下。

    就这片刻功夫,两人已经走远,关素衣不以为意地道,“不过是一出离间计而已,无需在意。”倘若换个人听见那些可怖的,或许会吓得六神无主,从而疏远躲避皇上,却半点扰乱不了她的心神。

    她有脑子,能分辨好坏,虽然入宫之举实属无奈,但皇上救了父亲却是真的。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一句话便能定人生死,然而在毫无付出的情况下,关素衣从不指望他为自己保驾护航。到底,世人的关系大多趋于利益,有来有往,有得有失,既不愿付出又想赚取回报,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所以她心甘情愿交付自己,并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她对皇上没有怨恨,相反还颇为感激。他虽然作壁上观,等着自己屈服,却到底护住了父亲,若非如此,几轮酷刑施展下来,父亲恐怕会冤死在牢里。

    至于他的命格、身世,还有谁能比自己更清楚?想罢,关素衣摇摇头,继续朝前走。父亲的果然没错,后宫与朝堂一样,皆纷争不断,此前皇上心魔未除,于是对孕妇和孩子颇为忌惮,这才未曾宠幸后宫嫔妃,反倒把太后的心养大了。最初,她或许只是想膈应皇上,取得一定的心理平衡,因为自己过得不好,所以别人也甭想好过,却没料竟歪打正着,逼出了皇上的心魔。

    她看着皇上一天比一天疯狂,一天比一天失控,想来应该很得意。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没能感到满足,一面给后宫嫔妃下药,一面在心灵上诱导掌控她们,让她们视皇上如鬼怪。

    人人都觉得你不正常,人人都你是异类,这样的话听多了,谁会好受?难怪皇上不愿宠幸后宫嫔妃,他不仅忌讳自己的身世,也厌憎那些人的嘴脸。

    关素衣想了一路,已然明白今后该如何行事。总而言之,她和皇上才是一条船上的人,余者皆敌,不能采信。胡思乱想间,长宫到了,她毕恭毕敬给太后行礼,然后假装心不在焉地坐下,话不多,眼不乱看,问什么答什么,仿佛十分乖顺,双手却握成拳头,泄露了内心的恐惧与忐忑。

    太后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态度也就和蔼起来,笑呵呵地了许多话。少顷,皇后徐雅言带着六皇孙前来请安,在太后下首坐定后意有所指地问道,“关容华既已入宫,想来你父亲那桩案子便不了了之了吧?”

    什么叫不了了之?岂不是暗指父亲的确犯了死罪,却因自己以色侍君的缘故被开释了吗?关素衣头一次对某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反感,当即冷道,“回娘娘,案子并未不了了之,如今还在彻查。家父手里握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那九桩命案均为冤案,罪魁祸首早晚有一天会被绳之以法。家父行端坐正,俯仰无愧,就算对薄公堂也不怵,只怪某些人公报私仇,栽赃陷害,污了头上的官帽,也污了青天明镜。”

    她略微停顿片刻,又道,“臣妾入宫之前依稀听娘娘的兄长也被卷入一桩人命案子,也不知是谁胡乱造谣,竟令兄长肆意开挖上游河道,保住了自己治下的郡县不受水灾殃及,却使下游数万民众被洪水淹没,或命丧黄泉,或流离失所,真是惨绝人寰。臣妾一听这话就是假的,世上哪有那等禽兽不如的东西,只顾自己政绩,却视黎民百姓为蝼蚁。倘若真有这样的孽畜,不百姓如何痛恨咒骂,就是老天爷也得降下雷霆劈死他。”

    眼见徐雅言脸色变得铁青,她继续道,“然而,臣妾听闻令兄长自幼饱读圣人之言,不但才华出众,品德亦十分高洁,又哪里会做下那等天打五雷轰的恶事,可见谣传半分也信不得。娘娘莫忧心,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待皇上彻查下来,定会还令兄长一个清白。”末了倾身一拜,语气笃定,表情诚恳。

    徐雅言被她一口一个畜生地骂着,心里气得要命,偏偏还得微笑道谢,本就对她怀有七分不喜,现在竟变成十分。她朝太后看了一眼,目中流露出焦虑的神色,可见对自己兄长的事亦很清楚,这是求太后救命来了。

    太后想把六皇孙过继给皇后,自然不怕她惹麻烦。有麻烦才抓得住把柄,抓住了把柄才好掌控。她略一思忖便决定应下来,于是准备把关素衣打发走,偏在此时,三位皇子妃带着各自的孩子前来请安,将太后团团围在中间奉承。

    撵人的话不好张口,太后只得冲皇后使了个眼色,让她少安毋躁。

    关素衣被众人挤到一边,却也没觉得不自在,端起茶杯浅饮一口,然后拿起糕点啃食。她能感觉到长宫里的暗潮汹涌,皇位只有一个,皇孙却很多,且个个背景雄厚,只因六皇孙聪明伶俐,懂得讨好太后,便把储君的位置让给他,其余人哪能甘心?

    只要皇上一天不点头,几位皇子妃之间的争斗便不会停歇,而皇后被夹在几大势力之间,早已成了最危险的那一个。可怜她已站在风口浪尖却不自知,还当未来多光明呢。

    思及此,关素衣垂眸暗笑,笑罢又微微发冷。

    恰在此时,殿外传来“皇上驾到”的通禀声,众人连忙停下明争暗斗,走出去迎接。如今谁能获封太子,全在皇上一念之间,向来对他避如蛇蝎的皇子妃们也不矫情了,上赶着巴结起来。

    圣元帝并未掩饰自己对夫人的宠爱,走过去将她拉起来,安置在身边,这才摆手让众人免礼。太后稳稳当当坐在主位,问道,“皇上,日前哀家问你那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众位皇子妃全朝他看去,眼里是毫不掩饰的热切与野望。

    圣元帝握住夫人白皙的手,语气散漫,“朕还在考虑。几位侄儿都是可造之材,年岁又还,此时便立储君未免有些草率。”

    除了大皇子妃,其余两位皇妃均暗暗点头。

    太后唯恐夜长梦多,还想再劝,却听皇上继续道,“这样吧,先把老三、老五、老六,分别交予沈婕妤、盘婕妤和皇后抚养,等他们年岁再大些,显出脾性与才能,朕再定夺。”

    这种安排看似合情合理,实则彻底将三位皇子妃割裂开来,又离间了她们与太后的感情,更让沈婕妤所代表的地方豪族、盘婕妤所代表的九黎贵姓、皇后所代表的新兴权贵,各自站了队。而被排除在外的世家定也不甘落后,少不得使些手段抢夺机遇。种种势力均被孤立,形成互相牵制,互相打压,互相平衡的关系,暂且稳住了朝堂。

    而在夺嫡的过程中,皇上完全可以作壁上观,待几大势力彼此争斗削弱,他便能慢慢掌控全局。

    哪怕有人看透了他的意图又能如何?利益就摆在那里,你不去争抢,多的是人取而代之。至少另外两位皇子妃对他的安排极其满意,已跪在地上谢恩了。太后也不出反对的话,无论哪个上位,都是她嫡亲的孙子,她不能为了六皇孙就把其余人摁死在原地,平白寒了几位儿媳妇的心,也寒了她们背后站立的几大贵姓。

    左思右想,太后终于点头道,“那便照你的办吧。”

    圣元帝感觉到夫人挠了挠自己掌心,不免微笑起来,而大皇子妃和徐雅言则变了脸色。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爱谁谁》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爱谁谁》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