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百年,长夜书· 第113章 平生(7)
手机阅读     到紫昀,路铭心并非没有在意,她和顾清岚来之前,紫昀已和凌玄真人一道前来,凌玄真人是来督阵带队的,并不打算下场,紫昀确实要参加论剑的。

    紫昀是上届论剑大会的前十,本应在今日登场出赛,不过却不知为何从开赛后就不见了踪影,路铭心想了又想,干脆去问身边的凌玄真人:“凌玄师兄,紫昀去了哪里?”

    凌玄真人也想了下才道:“他昨日今次论剑大会想拿个更好的名次,但却还有几个剑招没有体悟好,因此需得找个僻静之地再练上一练。他同我过之后就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今日也还没回来。”

    凌玄真人倒也真是放心,紫昀从昨日出去就再也没回来,且不他是否遇上危险,就是是否走火入魔了都尚未可知,凌玄真人倒还好,照旧安坐如山。

    路铭心顿时默然了片刻,接道:“凌玄师兄,紫昀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你也不怕他出事?”

    凌玄真人倒也无辜:“紫昀是掌教师兄的首座弟子,我原也不怎么能管得到他,再他也并未告诉我要去往何处,我就算想寻他,也不知该往何处去寻啊。”

    路铭心听完也默然不语,这些云泽山的修士当真算账赚钱一把好手,谈到旁的事就如此稀松糊涂,也不知云泽山身为三大宗门之一,是怎么维持到了现在。

    不过确实紫昀本就是那个管事的人,他们前来是凌玄真人带领,还不如是紫昀带领,如今紫昀没了踪迹,其他人却懵懂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路铭心不去搭理凌玄真人,忙又转去问顾清岚:“师尊,你觉得紫昀有问题?”

    她着回忆起平日里跟紫昀相处的事,顿了顿才道:“难道紫昀是那地魔?”

    顾清岚缓缓摇了摇头:“紫昀同我们相处日久,不至于是那魔物附身……至少不是在多年前就被那魔物附身。”

    他着突然停顿了下来,闭目似是在思索什么,转而望向凌玄真人问道:“凌玄师侄,那日翠叠山前来投靠我们的千琮门,后来是谁负责安置的?”

    凌玄真人忙道:“回师叔,是紫昀师侄安置的,那里面有个孩子,名唤郭睿的,紫昀师侄还非常喜欢,带在身边了几日。”

    顾清岚微微闭了目,隔了许久才轻叹了声:“那魔物果真奸猾狡诈,竟是已经在我们面前走过了一遭,我们竟无一人察觉。”

    路铭心听到这里也有些目瞪口呆,忙问:“师尊此话是什么意思?”

    顾清岚摇了摇头道:“琉璃镜虽不能查出那魔物究竟在何处,但在镜中却也已努力向我们提供了线索……在那个大千世界中,除却我们六人之外,唯有紫昀曾出现过,还是以少年时的模样。

    “我本以为那是紫昀在那个大千世界中应有的样子,却可能是琉璃镜在提醒我们,那魔物原先俯身之人,可能比我们想象得更为年幼。”

    他着望向高台之上的李靳,李靳自然随时注意着他,感觉到他灵力波动,立刻就将目光投了过来,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

    顾清岚又弯了弯唇角,低叹了声:“我们在地底宫殿曾见到贺沅的尸身,也得知了他的生平,如今想来,一切皆有缘由……那魔物自从被琉璃镜逐出青帝身体,又在独首山被李师兄重伤后,怕是逃到了翠叠山中,以贺沅的墓穴作为据点。”

    路铭心听他缓慢推测,只觉心惊胆战,睿跟他们在一起时,看来天真无邪,与普通的孩童无异,她还很是喜欢这孩子,也探过他经脉,也未曾发现他体内隐藏着魔气。

    顾清岚看出她所想,又轻声道:“那迷仙阵是月沧澜以琉璃镜为阵眼设下的,睿却不一定是月沧澜设计安排,才会游离在阵法之中,我们在阵中所见的睿,只怕还没有被魔物俯身,但等到了云泽山上的睿,却不一定没有被魔物俯身。”

    翠叠山的迷仙阵既然是月沧澜设下的,那睿究竟是他刻意放入阵中,还是因其他原因,就只有月沧澜自己清楚了。

    还有月沧澜为何将迷仙阵设在翠叠山中,是他自己想要如此,还是有什么人或者东西对他建议?

    这些事情,非得问过月沧澜才能知道。

    ************************

    他们在这里着,论剑台上的铜壶又已抽中路铭心,对决之人,却正是今日首次出场的月沧澜。

    路铭心忙起身看了眼顾清岚,顾清岚对她微笑着颔首:“尽力而为即可。”

    他即便不这么,路铭心也知道自己要赢过月沧澜,也只有对方存心想让了。

    看来这次铜壶法宝不仅对玉瑶峰和薛华真人恶意不,对路铭心也没什么客气,她身为上届论剑大会榜首,却很可能仅能上场两次,就会落败在月沧澜手中。

    然而事已至此,路铭心又正有一肚子疑问要去问月沧澜,也就起身背负长剑走到了台上。

    比起来她的登场,台下众修显然更期待月沧澜的出战,毕竟道修魔修壁垒森严,今日之前,近乎所有修士,也都没有什么机会,能看到魔修七尊之一出手。

    对手是剑尊路铭心,月沧澜也微带笑容,甚至没有带着佩剑,仅是手里持着那柄折扇,就如此登上了论剑台。

    他望着路铭心,还微笑着轻叹了声,开口道:“心儿,你总想杀我,这次也算是有了机会……还望你别下手太狠。”

    他这句话得可谓柔情款款,还一开口就叫路铭心“心儿”,此时论剑台上的结界还未升起,台子近旁的修士也都听到了这句话,顿时都默不作声地支起耳朵,心中不停冒出许多猜测:邪尊竟然认得路剑尊?邪尊和路剑尊又是什么关系?他们二人莫非……

    路铭心知道他是刻意如此,咬牙切齿之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邪尊连佩剑都不带,是否过于托大?”

    月沧澜忙摇了摇手笑道:“心儿不要误会,我专修术法,不擅用剑,我的佩剑在不在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并不是刻意羞辱于你,我又怎么舍得。”

    他这句怎么舍得,路铭心知道并无其他意思,台下的修士们可就不这么认为了,脸上纷纷露出精彩至极的表情。

    路铭心被月沧澜气得心浮气躁,抬眼横了那些操纵结界的修士,意思是叫他们赶紧将结界升起,同时长剑出鞘,真火之气暴涨,大开大合地朝着月沧澜一剑劈去。

    作者有话要:  【剧场】

    月舅舅:心儿啊,我怎么舍得。

    路美女:呸!老流氓连自己亲外甥女都调戏!

    月舅舅:心儿你总算肯认我这个舅舅了!

    路美女:……滚啊!

    顾先森:记得问他事情,算了……

    众修:这届论剑大会真好看!l3l4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一眼百年,长夜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一眼百年,长夜书》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