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江山· 第六百五十三章 种族冲突
手机阅读     第六百五十三章 种族冲突



    “开炮!”



    做炮台上,海防兵队官面色狰狞的呐喊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中国在沙璜港的港口仅仅设立了两座炮台,这是中国在沙璜港仅有的防护措施,每座炮台上放置了六门大炮,其中四门二十斤重炮是被固定的,射击面只能对着港口外,另外八门岸防炮是一半十二斤炮,一半十斤炮,都可以调转方向轰击港口。



    而海防部队在沙璜港的驻军就只有一个加强队,百十人的炮兵部队和一个加强排的火枪兵,再加上港口码头的五十名海警,这就是中国在沙璜港的全部武力。



    总数只有二百人,可对比总体人口数量只有三四千人的韦岛土著来说,这已经是一支很强大的武力了。何况港口区里还有不少的中国商人和做工的华人,这些人在必要时候也能提供不错的帮助。



    说真的,几个月的平静生活已经让这里的沙璜港关长和驻军、华人们忘记了土著的潜在威胁。



    他们在日常相处中跟土著人积累下的矛盾越来越深,可是大象会在乎蚂蚁的感受吗?



    哪里想到韦岛长老的话突然的就不算话了,而且人也恰好不再岛上,这波由阿嗡为中心串联起来的**浪潮已经难以遏制了。



    远在南京的陈鸣肯定意想不到韦岛会出现此时的一幕,可这一幕恰恰很符合他的意志,让奥斯曼人真真切切的看到天方教为中国找的麻烦。



    什么?你说这是因为中国欺压了天方教民???



    呵呵。奥斯曼人如果连这点认知都没有,他们还在国际上混什么?关起门来过自己挨打受气的小日子不得了吗?



    真神也不能让所有人都信奉他!



    奥斯曼现在可没资格对中国吆五喝六的。



    “轰轰轰……”



    轰鸣的炮声震撼了整个沙璜港。接着就是枪声和拼杀声。



    本来因为打群架事件而聚集起来的海防兵和海警迅速向港口区入口涌去,但那里还来得及。不知道多少韦岛的土著涌入了港口区,他们挥舞着刀子和灌满了鱼油的陶甁。



    用刀子杀人,用鱼油点火纵火放火。



    重新回到船上的赛利姆看着眼睛一眨间就变得轰隆隆的沙璜港整个人都懵逼了。



    “冷静,冷静。我现在需要冷静!”



    复读机一样反复提醒自己要冷静的赛利姆,首先确定自己抵港的时候,与自己有过接触的中国官员隐隐透漏着敌视和排斥不是没有有来的。这一点很重要,这点必须要先搞清楚。



    这种敌视和排斥不太可能是单纯的因为韦岛居民与中国人之间的敌意。



    中国人与真神的信徒之间的矛盾过于激烈了一点。



    第二米尔扎搀和进了韦岛发生的这件事。那么眼下的这个大场面有没有他在这其中策划呢?



    这点更重要,这直接关系到中奥两国的未来。



    沙璜港的枪炮、拼杀和惨叫声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后,开始减弱了。喊打喊杀声开始从港口区反卷外头的土著居住区了。



    “唉……”赛利姆身边的胡达班达有些叹息的一拍船舷。这一切在中国人的大炮开始肆无忌惮的向港口区外的土著人居住区轰击的时候,这场说不上是战争,却又不骚乱严重许多的急情事件,就尘埃落定了。



    那些凭着义愤冲击港口区的土著本来在搏杀中就不占光,虽然他们放火烧了不少房子,平靠着出其不意,在初期占据了不少便宜,确确实实的给港口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是港口那百十名军警手里的家伙不是白给的。



    海防兵装备的都有着胸甲的。他们又不需要长途跋涉的机动转移,要的只是防御,所以每个人戴的都有胸甲,这东西让他们在混乱的近战肉搏的时候,先天就占据着上风。



    就连码头的海关警察也有十具铁甲,此外每个人配的还有藤甲。



    炮台的轰击,军警的拼杀,整个韦岛才三四千人。这个小小的岛屿只有一百多平方公里,可也不是所有的居民都居住在沙璜的,虽然沙璜是这里当之无愧的最重要所在。整个沙璜的土著大约也就两千人,两千人的基数下能有多少青壮?



    当敢打敢杀的一部分人死光后,剩下的斗志和勇气自然就消退了。



    土著早有准备,用鱼油点燃了不少港口区的房屋,就连码头区露天堆放的货物都被烧掉了不少,也就是仓库都是用水泥石头垒砌的,点不着。否则沙璜港的损失会更大。



    但反应过来之后的军警还击的手段就越狠辣。



    港口区的华人和官方军警的眼睛都通红了。在狂热的土著们被杀散之后,都追着他们屁股后头往土著的居住区去追。要不是那海关关长还有一些理智,让人都放手,那沙璜港口外的土著妇孺还不知道要死多少。



    反正‘战区’并不限制港口区一地,整个沙璜都包裹在内了。一夜里都有土著人在默默地哭泣。



    天亮后所有的军警和刚组织的华人义勇在港口区列队,分成十名军警十名华人的序列,开始进入土著居民区。



    “都给我听仔细了。不准在胡乱杀人,不准随便开枪。”



    “谁要还杀人,老子就砍了他。”



    “把所有的阿嗡都全部拉到码头来,谁敢不来,那就是昨夜的罪魁祸首,今后再见到,直接击毙!”



    天方教民闹事,这当中要是没有阿嗡串联组织,那是不可能的。“控制天方寺。”整个沙璜就一座天方寺。



    一夜都没合眼的关长想到统计出的损失和伤亡名单,心理面就恨不得把所有土著都给点了炮。



    不仅被烧毁了许多东西和物质,人员更是损失不小,华人商民死伤二十多人,军警也死伤了十几个,再加上被殃及的洋人水手,重伤亡接近五十人。



    关长知道自己头上的帽子肯定是戴不稳了,但是只要他还是一天沙璜港的老大,他就能报仇雪恨。



    港口区外的土著哭哭滴滴的,关长看在眼中一点都不可怜。



    港口区堆积的一堆尸体,进入土著居民区的军警华人吆喝土著人出来认尸,只要是真的来认尸的,那里立刻全家被收押。任何敢反抗的,都立刻镇压。



    阿嗡被控制,家属也全被控制住。



    到了下午,军警华人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但凡看到家里没青壮男人的,立刻收押;单发发现家中的青壮劳力有受伤的,别说是刀伤不是枪伤,只要不是家里被炮弹打崩,伤势是被砸的,那就全部收押。



    至于从家中发现了血迹衣服,还有沾着血腥的砍刀的人家,所有人敢有半点反抗,立刻击毙。



    关长在码头建立了裁决法庭,沙璜港这本身就有这么一个裁决法庭。赛利姆一行奥斯曼使团要员列席,还有那些阿嗡,这些人是罪犯。而除了沙璜之外的几个土著聚集地的阿嗡们也来到了这里,甭管他们愿意不愿意来到,那是都得来,不来就抓来。所有人聚在一起听取双方对事件的描述。



    “大人,我们冤枉啊。是他们先动手的,要拆了我们的饭店。这饭店开在港口区,关他们什么事儿了?我爱吃什么就吃什么,爱找姑娘就找姑娘,他们不服可以去法庭告啊,直接来打砸,他们算老几啊?”



    “看不惯酒肉舞女,说的就跟巴达维亚、巨港没有一样。那里的天方教徒怎么不叽叽啊?怎么不敢掀桌子砸板凳,烧房子啊?合着还是觉得华人好欺负是不是?”华商们的底气很足,说的话也很有条理,把责任全都推给了当地居民。



    “这里是韦岛人的土地,我们不允许卡菲尔来亵渎我们的信仰!这是我们的土地!”



    当华商的话被翻译过来之后,一个年轻的阿嗡立马站了出来,说出了他们攻击港口区的最主要理由。



    几个被压在法庭被告位置的阿嗡全都一脸的赞同和坚定。



    赛利姆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真是毫无头脑的蠢货,一点见识都没有的土鳖!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都认为在这片土地上就该由你们说了算?”关长脸上挂着冷笑,面向其他的阿嗡问道。



    “我们当然知道沙璜现在你们说了算。我们没有你们强大,就只能由着你们霸占了港口。”



    阿嗡们脑筋毕竟不是一团浆糊,最最基本的强弱还是能分辨的出来的。



    “既然知道我们强大,为什么敢来进攻港口?”



    “因为我们信错了人。”阿嗡说着话眼睛蔑视的看向了赛利姆。



    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虔诚的天方教徒,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中国人用枪炮屠杀天方教民,而无动于衷。整个事件当中还有奥斯曼人掺和啊,这个该下火狱的假信者,竟然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



    在整个事件策划之前,他们从米尔扎口中可详尽的知道奥斯曼船队的实力的。一行四艘西式帆船,整整四百名精锐的禁卫军护卫,再加上水手,可以轻松的从中抽取一支千人数量的队伍。整个船队由一艘军舰和三艘武装商船组成,载炮一百四五十门。这实力远远地超过沙璜港的中国人,可就是这个可恶的假信者,看着真神的信徒白白流血牺牲。



    对比关长,这一刻阿嗡们似乎更痛恨赛利姆。看着赛利姆的眼睛都透漏着红果果的杀气。而被‘坦白’的阿嗡们这么一交待,光长和赛利姆才知道,原来这些土鳖脑子里也是转过两道圈的,可惜他们的眼界开始太小了。



    竟然奢望整个奥斯曼使团来因他们而与中国交战?这是多么可笑啊。



    对比中奥两国的同盟,小小的韦岛算什么?所谓的信仰又算什么?在赛利姆这个合格的外交官眼中,中国人就是把韦岛上的土著全部杀光了,也比不得为米尔扎脱身重要。



    奥斯曼人很分得清孰轻孰重。



    “米尔扎先生只是被这些土著迷惑了,犯了一点不值得去大惊小怪的事情。主犯主谋都是这些土著阿嗡们,特使可以随时随刻将那几位接上船去。



    只是作为一个朋友,我有几句话要慎重的告诉特使。



    这几位就算到了南京之后,最好也是留在船上养伤吧。南京可不是沙璜港。”



    上一会带来的《中原日报》上讲,都有一名官员在爆炸袭击当中殉职了,关长虽然还不能知道后续的影响力发酵,但他很清楚这个时间段里国内对于天方教的态度。这必然会影响到奥斯曼使臣访问中国的旅程。



    赛利姆脸上露出一抹红色,这时候他已经知道了中国的一些事情。就米尔扎这样的人,的确不方便放任他在南京城行走。



    可是一样列席在一边的米尔扎呢?



    此刻就感觉自己的大脑皮层一阵发麻,一股巨大的羞耻感将他整个人湮没,全身上下每个毛孔瞬间被强烈的羞辱感所浸染,带动着周遭的神经汇聚成一股强劲的愤怒,奔涌向他的神经中枢……



    “你这个该下火狱的卡菲尔,没有资格来惩罚我。我是使团的副护卫长,谁也没有资格软禁我……”



    关长的那些话被翻译翻译给了米尔扎听,如是受到了奇耻大辱的米尔扎绷得就要站起来,但他被两个警察左右夹得死死地。俩警察一发现米尔扎要挣扎,就齐齐发力,将那日狠狠地挨了一顿痛打,浑身上下都是酸痛的米尔扎牢牢摁在板凳上。



    关长听不懂米尔扎的那些话,可他知道那些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脸上的笑容更灿烂的对赛利姆说道:“你看看,这位的神经可能受到了创伤,易爆易怒,这样的病患还是静心休养的好。”



    把手向后一摆,“给他翻译。”



    沙璜港周边的阿嗡是全军覆没了。法庭直接判决他们死刑。要为那一夜里的牺牲和损失付出代价。



    他们的家人,连同犯事的土著人的眷属,将会在沙璜港进行贩卖,所有收入用以补给那晚的损失。



    赛利姆带着怒不可遏的米尔扎等人走了,而人回到船舱中,他的耳朵里还在回荡着关长对于韦岛其他几个土著聚集地的阿嗡们的训话:信仰是大问题,我朝从来就不忽略这一点。对于我朝境内的天方信徒,我朝一项是有待宽容的,可你们不是中国人。不是中国人就享受不了这个待遇。



    我们自从在这里扎下根之后,这里就属于中国。不管是怎样改变,作为被征服者,你们就只能忍受,并且主动地融入进来。



    我们从来都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也不要和你们商量东西南北。我们就是这里的主宰,我们说的话,我们的意志,就是这里的一切。



    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都要服从,都要顺从。



    不愿意服从的,不想再顺从的,就可以自己去真神那里报到。不管是一个两个,还是一百二百,一千两千,无所谓。



    你们就像珊瑚礁里的一条小鱼,而我们是大海。大海里多你们一条鱼不多,少你们一条鱼不少。



    你们要拎清楚自己的分量!



    本来自 &# http:///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主宰江山》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主宰江山》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