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70章 挑拨离间?(第二更)
手机阅读     都说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看到早已气绝的老母及妻儿,那一瞬间,悍马真的绝望了。

    只想着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去陪他的家人。

    生无可恋的悍马在那一瞬间,说出了最窝囊的一句话——

    “给我一个痛快……”

    话音稍落,躺在血泊中的手下“一撮毛”,想着抓起手边的一柄鬼头刀,偷袭那个叛徒,却不小心致使刀身与打尽子弹的莫辛纳甘撞出声音,继而引发众人侧目。

    身穿虎皮裙的男人大步走向“一撮毛”,瞬间抬脚踩在其手上,紧.咬牙根,碾压满是伤痕的手reads();霸娶之婚后宠爱。

    顿时,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啊……”

    “一撮毛”是悍马仅剩的最后一个兄弟,当即低声怒吼:“是男人,就给我忍着!”

    悍马说时,身体却开始发抖,不得不狠心做出这个决定。

    听了悍马的话,“一撮毛”的声音渐渐小了许多,继而强忍着疼痛,强挤出一句:“大当家的,兄弟来生再做你的崽子!!!”

    话毕,使出浑身的力气,用另一只手抓向鬼头刀,准备自杀——真的不能忍受疼痛,甘愿一死。

    只是……

    手还没有碰到刀,那柄鬼头刀便被穿着虎皮裙的男人一脚踢开,并且不可一世地说:“想死?没那么容易!我就想让他看着,他最后一个崽子是怎么死的。”

    穿着虎皮裙的男人,正是悍马的手下炮头,行话叫顶天梁。

    那人说完,便哈哈大笑。

    “一撮毛”说出那句英勇的话时,悍马却没有看他,身子只是在不停地发抖。

    炮头说出那一句狠话后,求死不得的“一撮毛”立时大吼:“张二虎,你个狗.娘养的要是个带把的,现在就特么弄死我。”

    炮头听后冷哼,继而笑着说:“哼,弄死你很容易!可我的重点是玩死你,在你当家的面前一点儿一点儿的折磨死你!!”

    话毕,炮头轻声说:“差点忘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原来的名字。”

    话毕,手起刀落。

    “啊……”

    一撮毛的右手小拇指被炮头砍掉。

    那崽子也算是一条汉子,一声过后,便没有再吭声,双眼充满仇恨地看向炮头。

    此时,坐在地上的悍马终于忍不住了——

    “老二,有事冲我来,别为难老六。”

    悍马沉声说。

    “哈哈……忍不住了吗?这就不能忍受了吗?”

    炮头丢下老六一撮毛,走向悍马,沉声说:“你拿他当兄弟,你拿我当什么?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我.干过半点儿对不起你的事儿么?”

    “没有。你二虎尽职尽责,忠心耿耿……”

    没等悍马把话说完,炮头瞬间出脚踹向悍马的胸口,怒声说:“我忠心?那特么是因为我眼瞎,认你当大哥。”

    “二虎,我知道,那件事你一直记恨在心,我也一直耿耿于怀,是我对不起你。”

    悍马一边说,一边自地上爬起来。

    炮头苦笑两声,继而又说:“对不起我?别特么猫哭耗子了!我告诉你,我娘临终,你不让我回去尽孝,今天我就把你.娘杀了,一报还一报,对于你的媳妇儿和孩子,全当做是利息。”

    炮头说完,俯身凑近悍马的耳边,轻声说:“老话说的真好,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话毕,哈哈大笑。

    听到这句话,悍马彻底忍不住了,瞬间从身子下抽.出一柄雁翎刀,猛然间一个鹞子翻身,挥出手中刀reads();老婆我认错。

    刀之利,利在砍。

    一刀砍向毫无防备的炮头,刀刃自炮头的胸前滑落至腰间。

    正要猛按刀脊,刺入腹部,却被警醒的炮头抓.住刀脊,一脸阴冷地看向悍马,沉声说:“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迟早会……”

    话还没有说完,左脚脚踝被一刀划过。

    炮头面容扭曲,强忍着疼痛,扭头看向身后,却见老六一撮毛正握着鬼头刀。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强忍着疼痛的炮头,嘴角轻扬,继而出拳砸向悍马的手,瞬间递出两拳砸向悍马的胸口。

    在此间隙,老六一撮毛用尽浑身最后一丝力气,举刀挥向炮头脚踝,并大骂:“操.你姥姥!!!”

    炮头眼角的余光看见老六一撮毛的小动作,正想着推开悍马,身子跳开,却不成想仍旧中刀,而悍马正一脸怒气地抓着炮头的衣襟。

    刚刚的一刀仅是割破皮肉,老六的第二刀用尽浑身力气,砍中炮头的脚踝骨。

    正在这时,坐在椅子上的一个崽子,见情况不妙,正要起身帮忙,却被身边的“野马”拦下。

    坐山观虎斗。

    此时,窗外的蝮蛇看见这一幕,立时在心里为悍马和老六竖起大拇指,此等兄弟情义,着实难得。

    齐天也没有想到,行走江湖几十年的马匪悍马,竟对手下兄弟这般。

    此时的垂死挣扎,也将预示着油尽灯枯。

    蝮蛇看了齐天一眼,示意该怎么办。

    齐天只是轻轻摇头。

    炮头立时紧.咬牙根,强忍着脚踝上的疼痛,继而猛然屈肘撞向悍马的喉结。

    即使同时,紧握左拳猛然撞向悍马的太阳穴。

    一拳砸中,悍马身子微晃。

    借着悍马身子微晃的间隙,急忙将其推开,继而瞬间转身,看向趴在地上举着鬼头刀的老六一撮毛。

    那一撮毛恶狠狠地看着炮头,突然大笑,随即说:“你以为干掉当家的,你的美梦就能成真了?你也不想想,他‘野马’是什么样的人?心狠手辣,无恶不作,他怎么能容得下你!”

    老六一撮毛说完,再次哈哈大笑。

    实际上炮头也有过怀疑,只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能干掉悍马,比什么都重要。

    炮头扭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野马”,沉声说:“当家的放心,他这是挑拨离间,我不会上当的。”

    炮头说完,扭过头,看向地上的老六一撮毛。

    坐在椅子上的“野马”先是嘴角轻扬,继而轻声说:“你能意识到这一点儿,说明你小子还可以,没看错你。”

    话毕,看了坐在远处的崽子一眼。

    那崽子立时会意,当即起身走向背对着的炮头。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