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52章 薛兆(第五更)
手机阅读     前文说的沙瓢把子,即是沙满天。

    满口称赞的那位,即是“滚地雷”的手下炮头。

    瓢把子是绿林中的称呼,在版石镇方圆二十里内,有两股大匪,一个就是沙满天,另一个就是滚地雷。

    滚地雷的名号太响,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沙满天这号人。

    随着滚地雷被剿灭,沙满天的名号逐渐升温,说白了,这一切还得感谢齐天。

    就在刚刚,沙满天突然发现灌木林中有异,于是冷眼看向灌木林。

    起初,齐天以为沙满天的听力惊人,发现了躲在暗处的齐天,就在想着怎么面对时,不远处的灌木中走出一个黑影。

    齐天看见那人,大惊。

    并不是因为起初没有发现对方,而是那个人的脸……

    瞬间,诸多的不可思议涌上心头——

    感觉被骗!

    感觉被耍reads();证道长生!

    可有些时候,感觉并不一定就是对的。

    那人走出来,对沙满天拱手抱拳,沉声说:“见过沙瓢把子!”

    沙满天突然看清楚这人的长相,立时大惊,沉声说:“这不是占星子薛兆吗?你怎么来了?”

    薛兆!

    占星子?

    薛兆神秘一笑,继而沉声说:“我算准你过了午夜子时必有劫难,所以特意前来帮你化解。刚刚在你的地盘甩瓤子,别见怪哈!?”

    薛兆说完,拍了一下沙满天的肩膀。

    沙满天听后大笑,继而说:“你这只乌鸦嘴向来很灵,那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你了。”

    灌木丛林中的齐天,清楚地听见两人的对话,顿时大写的懵逼,完全不敢相信。

    “客气。”薛兆轻笑着说。

    站在对面的炮头不解地问沙满天:“沙瓢把子,这位是?”

    沙满天忽然想起来忘记介绍,于是看了一眼薛兆,轻笑着说:“他就是一个算命的,百算百灵。”

    炮头疑惑地看向薛兆,沉声说:“敢请占星子先生,能否为在下算一算?”

    薛兆上前看了看炮头,略一沉思,继而说:“这位兄弟,最近是否有手足兄弟离世?”

    炮头毫不犹豫地说:“没有。”

    薛兆假装不对,又算了一遍,继而说:“这位兄弟印堂发黑,颧骨生痣,这是大凶之兆。既然你无兄弟离世,那么……”

    薛兆唯恐对方大骂是江湖骗子,故而没有再把话说下去。

    炮头听了这话大惊,继而心想:“自己不可能出事,那么出事的一定是兄弟。”

    紧接着炮头问:“结拜兄弟,或者山头当家的离世,算不算?”

    薛兆假装摆弄了几下手指,嘴上又嘟囔了一阵,似乎很是神秘地说:“不算。”

    薛兆的话一说出口,炮头大惊,继而心想:“这么说来,避免不了与那齐天一战了。”

    想到薛兆说的“大凶之兆”便觉得害怕,于是问:“有没有什么办法避过去?”

    薛兆毫不犹豫地说:“避不过,这是你命中注定的。”

    听到薛兆与炮头的对话,齐天顿时明白是在帮助自己,不论对方是否相信,至少能扰乱对方心智,同时也在怀疑薛兆的真实身份。

    一旁的沙满天见两人聊得火热,于是急忙打断说:“先别说他,我的事怎么办?”

    薛兆神秘一笑,继而加大声音说:“我出手,你就放心吧!一切搞定。”

    不明所以的沙满天急忙拉着薛兆向寨子里面走,并说:“你远来是客,咱进去慢慢唠,再喝点。”

    薛兆也不拒绝,随即跟沙满天走进寨子。

    此时的炮头也觉得这个薛兆挺邪乎,却又觉得不得不套套近乎,于是也跟了进去。

    躲在灌木丛中的齐天,顿时心下疑惑,心想:“薛兆的那句话,明显是在暗示,而且他早就知道,甚至是在我之前就已经躲在了灌木丛里,他想干什么?”

    顿时,齐天觉得,对于薛兆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能不接触,就不要接触的好reads();矜持仙魔。

    齐天看着三人走进寨子内,正想着起身追上去,躲在暗处,伺机动手,却听到身后传来细小的声音。

    齐天俯身贴地,只觉得有两股人正向此地靠拢,齐天不多想,那自然是蝮蛇和侯米尔。

    ……

    十分钟后。

    蝮蛇和侯米尔便来到齐天的身边。

    两人均是奇怪,齐天怎么还没有进去?

    按照以往,战斗早就结束一半了。

    齐天看向身边的蝮蛇,沉声问:“薛兆呢?”

    蝮蛇并没有因为齐天的发问而感到怀疑,于是说:“甩瓤子去了,看他长得太瘦弱,就没让他跟来,留下看马。”

    齐天再问:“你和他在哪遇上的?”

    蝮蛇先是一愣,想着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随后蝮蛇说:“拿下滚地雷之后,在我送还老百姓的东西的时候。”

    “只有他一个人?”

    蝮蛇不假思索地说:“是。当时他说自己是算命的,还说很仰慕大哥,然后想着咱们手里正缺一个‘翻剁’,又考验他,让他给我算命,结果算的还真准,就收了。”

    听了蝮蛇的话,齐天总感觉被薛兆戏耍了,而且一直玩弄在他的鼓掌之上。

    齐天心想:“如果真的会算命,那倒没什么。最害怕的是,不会算,却偏偏说的跟真的一样,这背后的功夫就不是下的一般的大了。”

    侯米尔突然插了句嘴,开口问:“大圣哥怎么还提起他了,我们干正事要紧。”

    齐天突然说:“眼下,弄清楚他的身份,比抓到沙满天更重要。”

    两人不解,顿时觉得,怎么一时间薛兆变得那么重要了?

    “你们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齐天问向身边的蝮蛇和侯米尔。

    听齐天这样一问,蝮蛇不敢相信,没等说出口,却被侯米尔抢了先,只听侯米尔不确定的口吻说:“该不会是薛兆吧!?”

    齐天点头。

    “卧.槽,这玩的是啥路子啊!?卧底?反间计?无间道?”

    侯米尔大惊。

    “大圣哥,你要是担心他会出卖咱们,兄弟现在就可以冲进去,劈了他。”

    侯米尔说时,握紧了手中刚刚买的新刀。

    “大哥,只要你一句话,兄弟瞬间就可以把一切隐患,抹杀掉。”

    蝮蛇坚定地说。

    “你俩想多了,不至于。那薛兆并没有出卖咱们,而是在帮助咱们,你们没见到,没法跟你俩细说。”

    齐天解释着说reads();妖妃天下之宠妻无毒。

    就在这时,自山寨里走出一个人,那人正是炮头,只见他四下张望,却不知道再找什么。

    不一伙儿,又进了去,紧接着带薛兆出来,说了一些话。

    随后,薛兆高声喊:“兄弟,你在哪呢?有个兄弟要挑战你。”

    齐天听到薛兆这样说,瞬间便明白怎么回事。

    于是不听身边劝阻,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

    在没有摸清楚对方是什么套路之前,蝮蛇和侯米尔的担心是对的,谁知道那薛兆和沙满天玩什么阴谋阳谋。

    很快,齐天便来到了寨子里的空地上,借着寨子内微弱的火光,齐天清楚的发现,这人和蝮蛇描述的差不多,尤其是颧骨上的黑痣更加显眼。

    顿时,齐天搞不懂春花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洗脚?

    齐天一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给春花洗.脚,心脏便莫名其妙的悸动了一下。

    此时炮头看见齐天,先是惊了一下,紧接着便恢复正常。

    炮头看着眼前人的走路模样,很像齐天,虽然只是背影,却对炮头的内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毕竟,在炮头心里,一直都把春花当做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正如刚刚齐天所想,春花怎么会看上炮头这样的人,实际炮头已经追随春花“滚地雷”十几年,当年的炮头还只是十四五岁的小孩,当时山寨里没有女人,不拘小节的春花便让炮头伺候。

    刚开始的那些年,炮头深知“雷云寨”真正掌权的是春花,却不敢有过多的想法,仅是一心一意地洗脚、揉肩膀,而已。

    后来时间一长,炮头逐渐长大,外出办事或是砸窑,异常勇猛凶悍,这才在春花的提拔之下当上“顶天梁”的位子。

    顶天梁,在土匪绺子里,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在面对春花时,炮头连条狗都不是。

    炮头成年,没有亲近过任何一个女人,这在土匪窝里,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因为他的心里只有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春花。

    齐天不明所以。

    薛兆却将齐天的表现看在眼里,当即对齐天和炮头说:“我看这位兄弟印堂发黑,觉得他有血光之灾,然而这位兄弟却想避过。”

    “老话说得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正好我带来一位兄弟,山林俗家弟子,学过几手功夫。”

    薛兆说时,将目光从炮头的身上,转向了齐天的身上。

    接着又说:“只要这位兄弟打赢你,他的血光之灾才能解除。”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真正的对手非常厉害,据我所知,和你的身手差不多,也就是说,这位兄弟打赢了你,就不用怕取他性命的人了。”

    薛兆的一番话只对齐天,可齐天能领悟多少,全凭造化。

    齐天抱拳施礼,继而对炮头说:“在下法名十三,请赐教。”

    齐天说完,瞬间有模有样地耍起前期的预备动作,热身。

    站在对面的炮头见齐天的架势,觉得不怎么样,当即放心,继而挥拳直奔齐天……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