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41章 女人的身份
手机阅读     此时,秋香正趴在杜月红的怀里reads();异界的幸福。

    秋香见齐天投来的目光,煞时脸色变红,不敢再看齐天。

    齐天非常纳闷,心想:“这个时代的女孩怎么都喜欢脸红,我那个时代都没见过,更没听说过,时代果然不一样啊!”

    齐天想过之后,走向了秋香。

    杜月红见一脸轻笑的齐天走过来,不明所以,心跳逐渐加快,继而眼神逐渐躲闪,不敢再看齐天。

    齐天自山腹中.出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对于秋香的名字,自然是在杜月红的口中得知,于是轻声说:“秋香姑娘!”

    杜月红先是一愣,继而心想:“呃,原来不是找我?”

    秋香听到齐天在叫,心里暗暗偷笑,随即钻出杜月红的怀里,红着脸说:“齐大哥,你叫我啊!?”

    秋香说时,很是腼腆。

    齐天非常无语,心想:“大姐,这里除了你,难道还有别的人叫秋香吗?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齐天只是心里这样想,面上自然不能表现出来,于是轻声说:“对,是在叫你。”

    这叫秋香的姑娘也不知怎么了,听齐天这么叫,立时又躲进了杜月红的怀里。

    齐天崩溃了!

    看着地上的石砖,假装是片场的拍摄机器,极其愤怒地咆哮:“这是在哪个剧组找来的,这演技绝对醉了。”

    好了。

    齐天看向一副娇羞模样的秋香,沉声说:“秋香姑娘,恐怕你还不知道吧,炮头和那娘们儿计划要杀滚地雷,实际目的是除掉你,因为滚地雷的眼里只有你,而忽略了那娘们儿,也就是说,这一切源自你们女人之间争风吃醋。”

    齐天一时着急,就把真.相说出来了,而且还用了秋香和杜月红听不懂词语。

    当然,这些用词,齐天的手下们都能听得懂。

    秋香和杜月红即便不懂,但是话里的意思也是清楚一二。

    秋香听齐天这样说,立即从杜月红的怀里出来,收起小女子的羞怯,眉头微锁,看向齐天,疑惑地说:“他们俩确实不是啥好东西,我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听见他们俩,听见他们俩,他们、那个的声音。”

    秋香不敢继续说,脸色瞬间变红。

    齐天以及在场的众人自然明白话里的意思。

    齐天心想:“既然已经坐实女干情,那么炮头和那娘们儿是否要杀滚地雷,也就是未知之数,一切都只是守夜的崽子们的猜想,继而齐天才会顺水推舟,引导滚地雷误认为炮头和那娘们儿之间有事,实际两个人真的有事。”

    齐天很好奇,好奇守夜的崽子说的娘们儿,想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还有,张胜中枪,就是拜炮头所赐,以及保险队驻地被炸,齐天险些丧命。

    虽然这一切的罪魁回首是滚地雷,而炮头只是执行者,但是齐天也绝不可能放过炮头。

    齐天看向秋香,沉声说:“你知道那娘们儿在哪儿吗?”

    齐天想着,既然炮头和那娘们儿有一腿,何不抓.住那娘们儿,逼.迫炮头就犯?

    秋香已然知道齐天这个“英雄”就是救自己出去的,于是很是配合地说:“就在里面,我住的隔壁屋里reads();江湖风飘飘。”

    秋香说完,便准备去拉着齐天的手,带他去见那娘们儿,并说:“那女人有点邪乎,感觉让人看不透,你最好是小心一点儿。”

    齐天并没有被秋香拉着手,反倒是秋香,手停在半空,很是尴尬。

    蝮蛇只知道滚地雷,却从没有听说过什么娘们儿,继而大步上前,沉声说:“我去吧!?”

    齐天转头看向蝮蛇,嘴角轻笑,拍了拍蝮蛇的肩膀,沉声说:“还是我去吧!”

    齐天话音稍落,接着又说:“二哥,嫂子有了身孕,你就要当爹了。”

    齐天说完,举拳砸了一下蝮蛇的肩膀。

    蝮蛇呆愣在原地,没有反应,很难想象就要当爹了。

    齐天本想回到侯家集之后,接回侯明珠,让他们小两口独自分享这份喜悦,只是,秋香说那娘们儿邪乎,这就不得不引起齐天的重视,因此,为了保全兄弟,必须亲自上。

    齐天看向蠢蠢欲.动的侯米尔,伸出食指,指了指侯米尔,命令的口吻说:“你给我老实呆着。”

    话毕,再次看向蝮蛇,沉声说:“相信我。另外,在那炮头还没有回来之前,带着兄弟们打扫一下,别让那炮头产生怀疑。”

    齐天说完,独自走进房子,去见那位令他产生疑惑的娘们儿。

    重伤的滚地雷看着齐天走进去,瞬间嘴角漾起一丝不被察觉的笑意。

    ……

    五分钟后。

    齐天非常干脆地,如同进自己家一样,直接推开了房门。

    按照齐天的性格,再加上前世特种兵的素质与纪律,礼貌是最基本的,一言一行所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一个军队、一个国家。

    只是,齐天想着,既然两人是那种关系,繁文缛节自然就免了,而且刚刚的一些列举动,身在屋子里的女人不可能不知道,相反极有可能月兑光了正等着“炮头”临.幸也说不定。

    齐天轻轻地关上房门,只见屋子内燃着数十支蜡烛,而且那蜡烛尚且没有“滴泪”,自然是刚刚才点燃,也就印证了在等待“炮头”的来临。

    屋子内装饰的很是简单,墙角边摆放着几盆各色小花,墙上有五个小.洞,普通鸡蛋大小,外面的光线刚好照射.进来,洒在火炕的被子上。

    那是一套绣有大红“囍”字的被子,“囍”字两边绣着飞舞的金丝龙凤,寓意龙凤呈祥。

    炕头只露出一个人头,很奇怪,那人的眼睛却用红布条系在脑后,听见有人走近,立时嘴角微扬,发出柔媚无骨,令人全身酥.软的声音:“死鬼,怎么才来,人家都等急了。”

    齐天听女人这样说,立时有点懵,心想:“难怪炮头和她有一腿,这么嗲的声音,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啊!”

    女人不见答话,立时坐起身,掀开被子,拍了拍炕边,柔声说:“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肩膀好痛,帮人家揉揉。”

    女人拍完炕边,便伸出手将衣服……此处省略。

    齐天心想:“这也太开放了,大姐!你是这个时代的人吗?”

    “呃、呜,那个……”

    齐天支支吾吾的也没说什么话,只是在那傻站着reads();[综漫]被神宠爱的少女。

    女人忽然察觉不对,心想:“按照以前,这家伙早就扑上来了,为什么……”

    女人毫不犹豫的取下遮挡在眼前的红布条,瞬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而这人并不是炮头。

    女人当即在枕头下取出一把柯尔特左轮手枪,动作迅速地指向齐天。

    “你是谁?”

    女人说话阴冷,瞬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与刚刚躺在炕上时的说话声音,简直判若两人。

    “你是谁?”

    齐天反问。

    “你特么废什么话,赶紧回答老娘的话,信不信老娘立马崩了你!!!”

    女人怒声说。

    女人只穿了很少的衣服,有点类似酒红色的连体睡衣,由于刚刚想要揉肩的动作,半个香.肩便呈现在齐天的眼里。

    齐天没有多看,也没有多想,立时想起前世教官曾说过的话:“身为军人,不能有好奇心,它会害死你。”

    显然,齐天把教官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出于好奇才会面见这女人,却不成想竟被一个女人拿枪指着。

    齐天自然没把这女人放在眼里,继而沉声说:“道上的朋友给面子,送了一个绰号‘三环十三少’,‘滚地雷’是被我拿下的,现在已经奄奄一……”

    “息”字还未脱口,便被那女人打断,只听女人说:“你拿下了那头猪?哈哈……”

    女人说完,便哈哈大笑。

    齐天很不理解,按照正常理解分析,这女人无疑是滚地雷的压寨夫人,为什么听到自己的老头子被制,会开心?难道真的是与炮头产生了感情,想要除滚地雷而后快?

    女人笑过之后,满口奚落地说:“就那头猪,是个人都能灭了他。不过,老娘自然也没把你这个什么十三少放在眼里,什么东西,以为干掉了那头猪,就把自己当成大瓣儿蒜了?”

    女人很是看不起齐天,随即嘴角轻笑着说:“老弟,你还差得远了。”

    坦白说,滚地雷的“雷云寨”在娘子山依山而建,四处堡垒各放一挺马克沁重机枪,为的就是防止别人吞并,以及抢走手上的三千多万两银子,能在这样的装备下攻进山寨,除了自己人,几乎没有人能做到,显然齐天就是例外。

    仅是列外,却没被这女人放在眼里。

    听了女人的话,齐天更加怀疑这女人的身份,毕竟连‘滚地雷’本人都会惧怕齐天,一个压寨夫人不仅不怕,还没把齐天放在眼里。

    “老话常说,‘没有三把神沙,不敢倒反西岐。’我看你小子,自然是舍得三百三,才赚到的六百六。有魄力!”

    女人说完,便对齐天竖起大拇指,以示称赞。

    齐天不说话,只是轻笑。

    继而,齐天也瞬间改变面色,沉声说:“我看阁下,也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压寨夫人。”

    女人听后,当即面色一寒,质疑地反问:“你说我是压寨夫人?那头肥猪是什么?”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