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40章 奔跑的被子
手机阅读     即便是黑暗的走廊,实际更似隧道,却每隔四五米的墙上,就会出现一盏煤油灯。

    由于滚地雷肩上的秋香叫喊声不停,致使齐天很容易地快速锁定目标。

    齐天与胖子滚地雷一前一后,你追我赶。

    此处的房子是依山而建,房子的一半露在外面,另一半则直通山腹。

    此时,齐天与胖子滚地雷恰恰正在山腹中疾速前行。

    房子很长,从整个房子的门口,直到房子的深处,两人已经疾速前行半盏茶的时间,仍旧没有到达尽头。

    就在疾速奔跑的过程中,听力惊人的齐天,耳边传来“哗哗啦啦”的声音,继而望向尽头,只觉得潮.湿气越来越重,显然尽头有水。

    紧接着,前面疾行的胖子滚地雷,突然转向左边,转眼消失不见。

    齐天脚下发力,临近滚地雷消失的位置,却见是一处洞口,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只是……

    齐天跑出三四步,便突然止住了身体,停止不前——

    两管金黄色的枪管,直抵齐天的眉心。

    一切,来的太突然,令齐天一点防备都没有。

    滚地雷看着齐天很是疑惑,却不表露出来,心想:“这家伙是谁,怎么不是顶天梁那畜生?”

    继而心想:“那畜生一定是迫不及待的去见那娘们儿了,随便打发一个崽子,他以为这就能摆平我?做梦!也不打听打听,马王爷长几只眼!!”

    对于滚地雷的举动,齐天也很是心惊reads();重生之权倾天下。

    在没有追上滚地雷之前,齐天觉得滚地雷就是一个怕事的怂货,要不然怎么会跑?

    有一点倒是值得令齐天称赞,大难来临,并没有带着压寨夫人,而是不忘带上喜欢的姑娘,可见这胖子也算是有情之人。

    只可惜,对手下兄弟无义,对老百姓更是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怎能容他?

    齐天突然想起一句话:“我是上帝派来消灭你的!”

    此时,被裹着的秋香躺在地上,仍旧不停的哭喊,声音很是令人烦躁。

    至少,此时的胖子滚地雷就很是烦躁。

    “别特么嚎了!!!”

    滚地雷大吼一声。

    被子里的秋香,察觉到停止了疾步前行,而且自己被放在了冰凉的地上,四周很静,滚地雷很烦躁,继而哭喊声渐渐转小。

    “那畜生呐?他怎么不来见我。”

    此时此刻,胖子滚地雷仍旧以为对方是炮头的人。

    仅在一个瞬间,齐天改变了想法,心想:“既然如此,何不把这一切栽赃在炮头的身上?给他安一个背信弃义、弑主夺权的罪名。只可惜,那炮头一定是想着过了今夜,白天再回山。更令他没想到,我连夜就端了他的老巢!!”

    “我们当家的,会相好的去了,让我这个不中用的先来向前寨主打声招呼。”

    字字如针一般,狠厉地扎进滚地雷的心脏,甚至因为这句话,导致肝胆俱裂。

    尤其是齐天说出“前寨主”时,发音咬的极重。

    滚地雷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向后踉跄了半步,手中的柯尔特左轮手枪却没有挪动半分。

    紧接着,滚地雷眉头轻皱,一副很痛苦的模样,继而绝望地说:“枉我拿他当亲兄弟对待,没想到那畜生竟然真的、真的弑主夺嫂!!!难怪,难怪每次他们俩见面气氛都不对,原来早就在一块……”

    “咳咳……”

    听了滚地雷这一番话,齐天突然发现这滚地雷并不是真的知道那两人的女干情,而是一直蒙在鼓里,听到的风言风语也仅仅是怀疑,他深信磕头兄弟炮头绝对不会干出那种事,可谁想到——朋友妻,真的不客气了。

    老话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

    炮头应该是深有体会。

    可毕竟这些都是猜测,当事人没有承认,一切都只是浮云。

    即便没有那种事,滚地雷的这顶绿.帽子,想摘,恐怕都难了。

    滚地雷的咳声逐渐加剧,慢慢的变成干呕。

    显然是长久不运动导致的。

    滚地雷手中的柯尔特左轮手枪,也不停地上下晃动。

    突然……

    “啊……”

    滚地雷发出轻微的低呼。

    刚刚齐天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滚地雷倒下,两把手枪脱手而出,齐天才恍然大悟——

    只见出现的齐天眼前的,正是“站立的被子”——秋香reads();神医丑妃狠彪悍。

    原本秋香是躺在地上的,却趁着滚地雷说话声音过大,而且完全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从而忽视了身后悄悄起身的秋香,致使秋香大力甩动手臂,这才将滚地雷打倒。

    幸亏滚地雷长得肥胖如猪,心绪不集中,下盘不稳,从而在没防备的情况下倒地。

    齐天见滚地雷突然倒地,便迅速出手,举拳砸向对方右手肘关节——

    “咔……”

    当场骨折!

    致使韧带撕裂,肱二头肌肌腱部分撕裂。

    这还不算——

    紧接着,齐天迅速抬脚,猛然踩向对方左脚脚背——

    “咔咔咔……”

    细小的骨骼断裂的声音传入齐天的耳中。

    脚背小骨断裂,瞬间造成剧痛和不便行动。

    简单的两个动作,出手如电的齐天施展出来,也不过是眨眼之间。

    “啊、呜,咳咳……”

    此时的滚地雷却在强忍着手臂和脚背的剧痛。

    齐天完全没想到,制服滚地雷如此轻而易举,继而心想:“滚地雷,应该使用雷才对,反而使枪?太不科学了!”

    就在齐天抬头看向那“站立的被子”时,只见被子里突然伸出一双小手,继而是如藕白臂,里面的秋香伸了一个懒腰,包裹身子的被子毫无征兆的脱落,瞬间呈现在齐天眼前的、仅是一个只穿着红肚.兜的姑娘。

    自认正人君子,骨子里却极其闷骚的齐天,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姑娘,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生怕错过这山腹中唯一的一道美景。

    可是……

    “啊,色.狼!!!”

    秋香发现齐天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小胸脯,瞬间尖叫起来。

    紧接着,齐天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急忙解释说:“不是姑娘,我没有,你误会……”

    此时秋香的面色已经发烫——即便不认识面前的人,好歹对方也算是“英雄救美”,被看了两眼小胸脯……

    艾玛,太羞涩了!

    秋香不好意思向下想,于是急忙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话毕,抓起地上的被子便跑了出去。

    只留下无辜的齐天和痛苦的滚地雷。

    ……

    二十分钟后。

    天色大亮,天边已经微微泛红,太阳正准备冲破云海,照耀神州。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侯米尔带着鼻青脸肿的滚地雷慢慢地从山腹走出,齐天、蝮蛇以及众位手下已经在门外等候。

    侯米尔?

    原本齐天刚奔出,侯米尔便紧紧跟随,蝮蛇见侯米尔前去追赶,便没有跟去,而是带领手下打扫战场reads();绝世吸血女王。

    侯米尔跑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上气接不上下气,呼哧呼哧地喘个不停——明显的缺乏运动导致的。

    侯米尔停靠在墙壁上喘着粗气,三四分钟才缓过来,正准备继续追赶,却见一个“奔跑的被子”,侯米尔瞬间懵逼了!

    来不及细想,急忙向齐天消失的方向追赶,将要到达尽头时,却见齐天正拖着一个三百多斤的大胖子,侯米尔再次懵逼!

    齐天见来人是侯米尔,继而轻声说:“交给你了。”

    话毕,大步离去。

    “啥意思?”

    侯米尔思索了一下,继而想到在外面,齐天对蝮蛇说的那一番话,紧接着蝮蛇便出手把那崽子打残了。

    侯米尔瞬间想明白,当即挽起衣袖,在手心吐了口水,“呼哈”两嗓子,紧接着密集的拳头向滚地雷的脸上、身上招呼。

    动荡年代的一位大匪,就这样被一位神经不正常的人,一顿疯狂胖揍,明显是剧本打开的方式不对。

    期间,滚地雷痛苦的叫喊声就没有停止过。

    侯米尔也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反正是彻底打到累了为止。

    侯米尔停拳,看着被打成鼻青脸肿的滚地雷,似是欣赏一件艺术作品一般,摸了摸嘴角边刚刚长出来的胡子,沉声说:“恩,还算可以,估计这模样连你.妈都认不出来了!”

    侯米尔突然叹了一口气,继而说:“把他打成这样,还能走吗?”

    紧接着,出脚踢向滚地雷身子左侧肋下章门穴。

    神智尚清的滚地雷,只觉内脏被刺痛了一下,慢慢地伸出手摸向肋骨,顿时传来剧痛。

    肋骨断了。

    “能不能起来,能不能走?不吱声,那边儿也给你打折!”

    精神不正常的侯米尔可不管那一套,当即走向滚地雷的另一边。

    此时的滚地雷已经被这个精神不正常的家伙打怕了,于是急忙说:“别别别,我起,能走。”

    干脆,直接。

    滚地雷说完,缓慢地起身,拖着一身肥胖的赘肉以及一身的伤,缓慢地走在侯米尔的前面。

    只见侯米尔和滚地雷走出,众人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

    只是……

    齐天突然想起一个人,那人便是守夜的崽子、以及滚地雷口中说的“娘们儿”。

    如果真的按照守夜的崽子所说,那“娘们儿”十有八.九真的和炮头有一腿,而且眼下的天已经亮了,炮头十有八.九正向回赶,究竟是与那“娘们儿”汇合,还是向滚地雷报告手下崽子全部折了?

    或者,炮头已经死在齐天和张胜的枪、箭之下,这自然不得而知。

    眼下,重要的就是先找出那“娘们儿”。

    齐天想到这里,目光投向了“站立的被子”——秋香。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