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25章 五行缺德
手机阅读     华夏野蛮时代,兵圣孙武在其著作《孙子兵法》中有言:“刀者,百兵之胆也。其精为麒麟,军中以刀为首要武器,其意也在于此。”

    刀,又名百兵之霸,刚猛霸气,立马横刀。其凶气可破云穿日,气吞山河,所向披靡。

    挥刀舞技,刚猛快速,气势逼人,刚劲有力,如猛虎一般,却非猛士而难显其意。

    两人握刀迎上,瞬间劈、抹、刺、撩、斩、压、挂、格,解数尽出,无所不用其极。

    场外众人,只觉刀风猎猎,寒光逼人。

    两人挥舞悍刀,尽显刚猛绝伦之态,金铁交鸣之音更是不绝于耳。

    瞬间,两人交手已达四十余招,均是被对方凶狠的刀技所震撼,也有疑惑……

    江湖多有传言,小蛇山大匪蝮蛇,手执霸道绝伦的悍刀刀技,实际只是窗户眼吹喇叭——名声在外。

    所施刀技,虽然如混世魔王程三斧,只会前三势,但是其中的变化,却是千百般。

    一开始齐天就觉得蝮蛇施展的刀技,有些熟悉,甚至有“辛酉刀法”的影子,却又说不上来各中详细。

    蝮蛇心惊不亚于齐天,完全没有想到使出的刀技本能破解对方,怎奈千钧一发之际,瞬间反被破解。如不是力量强于齐天,早就败下阵来。

    蝮蛇心惊的同时,变得愈发烦躁。

    场外的侯米尔也是看的出神,对蝮蛇的刀技似曾相识,相较“破锋刀法”更加灵活多变,招式却不如破锋刚猛霸气、严密谨慎。

    侯米尔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手痒难耐,恨不得立马提刀冲上,大战个三天三夜,不分出胜负决不罢休。

    殊不知蝮蛇所施展的正是《渔阳刀法》,“渔阳刀法”是在《辛酉刀法》和《单刀法选》中精炼提粹而来,而侯米尔所施展的《破锋刀法》却是在“辛酉”、“渔阳”以及“单刀法选”中融汇萃取而来,侯米尔之所以会败在齐天手下,除了《辛酉刀法》变化多端以外,重要的是苗刀的作用reads();刀笔吏。

    虽然一代更比一代强,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只是……

    “怎么来来回回总是这几招?都用老了!”侯米尔高声嘲笑。

    蝮蛇心中烦闷,恨不得立马举刀劈了那个烦人的家伙,碍于临战对敌,只能出于礼貌性的将侯米尔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蝮蛇的刀技虽然只有三招,且千百般变化,但是打斗五十几招,反复用了两遍,齐天也就摸.到各中门道。

    这时,蝮蛇手中刀锋呼啸,以平举平抱刀直取齐天面门。

    齐天下意识挥刀格挡,瞬间将身子闪向一边。

    蝮蛇见此,当即以腰催身,一个鹞子翻身,紧接着大力之下,挥刀斜劈身子稍定的齐天。

    一连串的动作,快速迅疾,不过电光火石之间。

    齐天见刀势凶猛,万夫难挡,急忙后退,躲去刀势。

    不待蝮蛇稳住身形,齐天当即以身催刀,刀随人转,缭乱的刀花过后,三尺八寸的刀刃直抵蝮蛇脖子左侧的颈动脉上。

    人的脖子两侧各有两条颈动脉,即大动脉。如有外伤,大动脉出.血非常大,救治不及时,当场死亡。

    类型动作片或武侠剧中,多为以指探脉,即是如此。

    身子未稳的蝮蛇,不明所以,身子稍动,却意外割破脖子,少量鲜血顺着刀身流下。

    仅是割破表皮的毛细血管,若再入一分,神仙难救。

    当蝮蛇发现抵着脖子的正是散发森寒之气的苗山之铁(1),开始面露惊疑之色,完全没想到竟受制于人。

    胜败,一念之间!

    “败在这样的刀法之下,死也值了。兄弟,这刀法什么来头?”

    蝮蛇沉声说。

    对于“辛酉刀法”,与齐天的身世大有关系,不敢轻易吐出,于是转头看向远处的老猎户爷爷,以示询问。

    只是……

    不待老猎户回应,刀下的蝮蛇迅疾转身,屈左肘猛然撞向齐天的左胸,紧接着右拳祭出,砸向齐天的左胸。

    旧伤未愈,再添新疾。

    一拳之下打了齐天一个冷不防,顺势猛退两步,才稳住身形。

    “这么下三滥的偷袭,只有无耻的人才能干出来。”

    侯米尔说完,接着又说:“来来来,陪小爷大战三百个回合,保你哭爹喊娘。”

    话毕,提刀而上。

    齐天知道,怪自己大意了,于是伸出手,让侯米尔打住。

    “既然你偏要舍命的打法,我齐天奉陪到底。”

    话毕,齐天一改常态,瞬间面容冷峻刚毅,横眉冷对,一副杀神的模样reads();实习神医。

    蝮蛇见此,瞬间将反手刀改过正手刀,双手紧握,紧咬牙根,注视齐天的一举一动。

    两人静静地相持五六分钟,蝮蛇有些烦躁,心想:“等菜呐,还打不打了?”

    想到此,左手松刀,将头上的狗皮帽子摘下,一把扔在地上。

    “就是现在。”

    齐天双手握刀,奔出前,右脚跟高抬,脚尖插.入雪中,继而大力之下踢出一片雪,恰好挡住蝮蛇的视线。

    齐天迅疾奔出两步,足尖点地,一跃而起,飞起一脚踹向来不及反击的蝮蛇胸口。

    刀脱手,蝮蛇猛退两步。

    趁他病,要他命。

    齐天来不及仁慈,继而乘胜追击。

    同时,蝮蛇的背后走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得胜归来的张胜。

    齐天将刀插.在雪地里,施以疾绞连环步,紧随而上,不待蝮蛇身子稳住,接连十几记重拳,招呼在蝮蛇的胸前,最后以拳改掌,以手掌内侧(拳眼)猛然砸向蝮蛇脖子两侧的锁骨,大力之下,无还手之力的蝮蛇侧身倒地。

    不巧,蝮蛇的那柄斩马刀就扔在地上,刀脊入地,刀刃向上,蝮蛇倒下去,脖子恰好落向刀刃。

    在场的所有人瞬间屏住了呼吸,胆小的崽子甚至已经惊叫出声,当蝮蛇意识到时,已经来不及闪躲。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齐天出手如电,瞬间抓住蝮蛇的后颈衣领——脖子距离刀刃,不足一公分。

    再慢一点,瞬间割喉。

    蝮蛇察觉出是齐天救了自己,立时喘着粗气,并说:“谢谢!”

    同时,慢慢起身。

    齐天看着正在起身的蝮蛇,继而放开了手,身子向后退……

    “小心。”

    张胜低吼,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切仅在电光火石之间。

    齐天胸前的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里面的棉袄转眼已呈暗红色。

    紧握斩马刀的蝮蛇站在齐天对面,喘着粗气,沉声说:“多谢救了我,不过,胜利只属于我。”

    蝮蛇说完,发现齐天的身子正在发抖,立即觉得下手重,想着上前查看,却被身后崽子们的欢呼声打断。

    老猎户和侯米尔几人,瞬间跑上前查看齐天的伤势。

    多年经验的老猎户当即发现,只是伤了皮肉,并无大碍。

    面色略显苍白的齐天,嘴角轻笑着看向蝮蛇,故作镇定地说:“你们不讲道义,我讲。你们视人命如草芥,我视他人生命如己命。”

    齐天说完,在老猎户和屯长的搀扶下,慢慢走回侯家集。

    手提朴刀的侯米尔,恶狠狠地看着蝮蛇,教训的口吻说:“他是你救命恩人,你就是这样回报的?呸……五行缺德的东西。”

    侯米尔说完,转身就走。

    没走出几步,回头又说:“说错了,你是五行缺五行reads();邪神。”

    自齐天说完那段话,蝮蛇就懵了,身后崽子们的欢呼声,以及侯米尔的教训,一丝都没有听进去。

    这一场比斗,就这样结束,最后胜出的是齐天,是用仁义换来的惨重代价。

    ……

    当天傍晚,老郎中敷过上好的金疮药之后,齐天不听众人的劝阻,便出门看热闹。

    自从齐天回城,所有躲在家中的乡亲父老听说齐天胜了,全部出来载歌载舞,那场面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场面气氛尤胜正月十五的花灯会。

    然而,有人欢喜,就有人愁。

    曾在赌坊下注买蝮蛇赢的赌徒,全部输个精光,只有一个人买了齐天赢,那个人就是集长侯天正。

    在众多赌徒中有一个很不起眼的人,个子小,长得面黄肌瘦。

    别看他长的不受待见,黑.白两道可是有人的,出于会医马,曾治过在辽西当大匪的叫汤二唬的坐骑,老汤觉得这小个子人不错,三番两次邀请入伙,甚至说什么大秤分金、小秤分银之类的话,结果这小个子硬是给拒绝了。

    几年后成了亲,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赵姓姑娘。按理说,成了亲就该老婆孩子热炕头,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这小个子偏不,于是拿着前几年医马赚的钱,想着发笔小财,于是远走他乡,来到了侯家集,恰好听说有人比斗,怎奈手痒,一百多两银子,石沉大海。

    就在这小个子独自懊恼之际,出现了一位衣着白色西装,戴着圆镜框眼镜的男人,男人也不说话,直接在口袋里取出一盒烟,只见土灰色的烟盒上面写着“漂河”——最正宗、最老牌的关东烟。

    取出一支递给小个子。

    即便这小个子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这东西,不知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拿来干什么用的,随即满脸疑惑地看向一身西装的男人。

    只见那男人取出一支烟,在另一个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盒子两面分别写有一个“福”字,紧接着在小盒里取出一根小细棍儿,只见将一端的暗红色在小盒外侧轻轻一擦,瞬间燃起一股火苗,紧接着双手捧着火苗,对准烟很优雅(装逼)的吸了两口,嘴巴里并吐出两口烟雾。

    “这个叫香烟,这个叫洋火。”白色西装的男人,分别指着漂河烟和洋火对小个子说着。

    继而又取出一支,给小个子点燃。

    小个子吸了两口,顿时觉得和老旱烟差不多,当即说:“这玩意儿有味儿,够劲儿,挺好!”

    话毕,又吸了两口。

    西装男人见小个子一个劲儿的称赞,继而笑着说:“要是觉得好,我可以批发给你一些,还有洋火,拿回家里卖,保证好卖,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年最少能赚一万两银子,你要是叫上家里人一块卖,我给你打个八折,先收你二百两银子做押金,你看没问题吧!?”

    小个子一听能挣一万两银子,立时眼冒金星,心想:“妈了个巴子的,一辈子也攒不了一万两银子啊!”

    这个年代的人比较实在,没有坏心眼,也没有花花肠子,更加联想不到被骗。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人,这人正是齐天。

    【(1):苗刀刃材,明代取苗山之铁,苗山即今浙江会稽山。目前市面上卖的苗刀,刃材多为中碳钢。】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