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21章 斩草必除根
手机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齐天便起来跑步,回来时刚好老猎户做完早饭。

    碍于这件事的严重性,老猎户与齐天等人一同前往。

    在王家窝棚村口,王老汉家的门口,等候的还有屯长和春妮。

    远远的,齐天一眼便看见心心念着的姑娘,继而脚下加大步伐,奔向春妮。

    很快,齐天便出现在春妮的面前。

    屯长自是知道两人的关系,于是悄悄躲开,唯恐妨碍两人说悄悄话。

    齐天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姑娘,满眼的似水柔情。

    春妮有那么一丝的冲动,想要轻轻抚摸齐天的侧脸,感受齐天的体温,可终是碍于礼教和白天,以及身边盯着春妮许久的一双眼睛——

    侯米尔出于好奇,盯着春妮很长时间,于是忍不住在齐天的耳边轻声说:“她不会就是女主角吧!?颜值很一般,胸也不大。”

    侯米尔没觉得说错话,却见齐天迅速转头,恶狠狠的看着他。

    实际,齐天的眼里只有春妮,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侯米尔,反之早就把他打成熊猫眼了。

    侯米尔挠了挠头,撇撇嘴,嘟囔了一句:“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女主角么,切……我还不稀罕呢!”

    侯米尔说完,走向老猎户。

    “那个人是谁啊!?”春妮轻声问。

    “神经不正常,不用理他。”齐天气愤地说。

    春妮认识齐天以来,听到很多稀奇古怪的话,对于“神经不正常”,自然见怪不该。

    两人相互看着对方,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依依惜别前的你侬我侬,简直是虐狗!!!

    没天理!!!

    侯米尔实在看不下去了,欲做呕吐状,眼角的余光恰好看见了一个人——张胜。

    远处大步走来的张胜也看见了侯米尔reads();倾尽一生为一人。

    无形中,两人渐生敌意。

    又过了十几分钟,齐天和春妮还在虐狗——周围的几个人不得不盯着他俩看,却又不好意思打搅,但是又怕误了时间。

    “艾玛呀,今晚的月亮真圆呐!!”侯米尔忍不住感叹。

    这一个声音立时引得齐天很是不满,立时大骂:“你个虎逼玩意儿,非要逼我在女孩面前爆粗口是不是?这是太阳,你瞎的还不够彻底啊!”

    侯米尔反问:“大圣哥!你还知道是太阳啊!我要是不吱声,一会儿月亮就升起来了。”

    齐天立时意识到了什么,继而瞬间脸红,不好意思地看向其余人,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春妮在一旁偷笑,继而说:“原来拴柱哥还会脸红啊!?”

    齐天转头看向春妮,轻声说:“你取笑我?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春妮听后,立马双手捂着胸口,一副娇弱的模样,说:“人家好怕怕呀!”

    这一句话,是春妮威胁齐天时,齐天常说的一句话。不过当初齐天的发音是“伦家”,却被春妮听成“人家”。

    春妮收起调侃,沉声说:“好了,别耽误了大事,快去快回。”

    春妮本想说“我等你回来”,可终是碍于羞涩,没敢说出口。

    齐天仍旧不舍地看着春妮。

    春妮非常欢喜,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陪在齐天的身边,可她知道,男人是要干大事的,陪着女人的男人不会有大出息。

    “你不走,我走。”春妮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大步离去。

    实际,春妮的内心是拒绝的。

    即使春妮已走远,齐天依旧深情满满的看着春妮远去的背影。

    “再不快走,太阳就落山咯!”

    侯米尔坐在早已远去的牛车上大声呼喊。

    齐天暗骂:“丫的,就你事儿多,看我不弄死你。”

    紧接着,齐天向远去的牛车跑去。

    走到村口拐角的春妮,转身看向奔跑中的齐天,轻声呢喃:“拴柱哥,我等你回来。”

    ……

    碍于时间紧迫,很快众人便来到侯家集的城门外。

    众人见到城门下的场景简直惊呆了,只见——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齐天心想:“这集长也真是的,就不能低调点吗?”

    由于声音太大,一旁的侯米尔大声对七天说:“果然是大制作,太烧钱了!”

    “这都是小事儿,电影制作出来,都是3d的,而且是华夏巨幕,超级炫酷!!!”

    齐天感觉心好累,远不如当初就对侯米尔说清楚。

    就在这时,集长侯天正在远处一路小跑,到达齐天身边,微笑着说:“这场面还行吧reads();小女当嫁!?”

    齐天很不好意思地说:“不是一般的隆重。”

    集长看着眼前布置的一切,像是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一般。

    “齐老弟,我们要在气势上压倒他们。”集长语气肯定地说。

    齐天正准备说话,却被身边的侯米尔打断:“说的漂亮,我们就是要碾压一切。”

    侯米尔说完,伸出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在齐天眼里,侯米尔早就死好几个来回了——不是一般的讨厌。

    碍于精神不正常,齐天却拿他没办法。

    齐天趴在侯米尔的耳边,大声说:“求你别说了,我想静静。”

    侯米尔听后一脸疑惑,继而说:“静静是谁,女二号吗?”

    齐天,彻底跪了。

    就在这时,远处的一队人马,引得众人注意。

    很快,偃旗息鼓,掐灭鞭炮,人山人海瞬间不见了,只留下满地的垃圾。

    齐天知道,蝮蛇来了。

    马上的蝮蛇戴着一副圆镜框的墨镜,睥睨不远处的齐天等人,沉声说:“你们这好热闹啊!难道不是迎接我的吗?现在人怎么都不见了?”

    集长只是颤抖着双腿,不敢回答。

    蝮蛇看着齐天,继续说道:“崽子们听好了,比斗完,咱们砸窑,专砸红窑,就砸侯集长的衙门,你们说怎么样的啊!?”

    身后的崽子们齐声高呼:“当家的英明,当家的英明,当家的英明。”

    “有一句话说的好,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说话的自然没心没肺的侯米尔。

    话音稍落,在场的所有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虽然蝮蛇不会把侯米尔放在眼里,但是这么掉份的事,既然遇到就不能忍。

    蝮蛇掏了掏耳洞,看向侯米尔,调侃地说:“裤裆烂了,蹦出个鸟来,你算个啥东西?”

    蝮蛇话音稍落,身后的崽子们哈哈大笑。

    侯米尔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的嘴巴再损,也没说过那种下三滥的话。

    作为男人,遭人辱骂是绝对不可能忍的,于是回了一句:“一个个的都特么舔个b脸笑啥呀!?”

    侯米尔的一句,令集长侯天正很是胆战心惊。

    众崽子齐声回复:“笑你是个j.b。”

    众崽子说完,再次哈哈大笑。

    侯米尔气极,作为有修养的人,怎么可能骂过他帮土匪胡子?

    当即指着蝮蛇,高声说:“笑话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不待对方答话,齐天向前一步走,看向蝮蛇,沉声说:“生活就像卫生纸,别扯那么多没用的,说正事吧!”

    坐在高头大马上的蝮蛇,摘下墨镜,看向齐天,讥笑着说:“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reads();灭尽苍穹。”

    蝮蛇说完,调转马头,带领一众崽子向两百米外的场地奔去。

    齐天赴约,其余人自然一并跟着。

    集长侯天正叫来了马车,载着众人奔赴指定场地。

    很快,两伙人来到场地中央。

    蝮蛇抬头看了一眼太阳,紧接着看向齐天,不可一世地说:“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齐天正准备说话,突然被侯米尔打断,语气讽刺地说:“笑话,怕你输得太惨,我们还打算让你一局呢?”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蝮蛇懒得和侯米尔说话。

    “我有一个要求。”齐天严肃地说。

    蝮蛇轻笑,不可一世地说:“别说一个,就是十个,我也照样答应你。”

    “那好。我不懂箭术,找了一个朋友代替,可以吗?”

    齐天说完,看向了身边的张胜。

    蝮蛇看了张胜一眼,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像野人,于是挥挥手,很无语地说:“这歪瓜裂枣也能凑数?”

    不待齐天回答,张胜便说:“我可以闭上眼睛,或者用布蒙(遮)上眼睛,任何动物,头、身子、腿,任你选,没射中,算我们输。”

    蝮蛇听后想大笑,于是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轻笑着说:“就喜欢你们狂妄,看你们怎么嘚瑟。”

    蝮蛇说完,沉声说:“炮头,一局定胜负。”

    土匪头子以下,分为“四梁八柱”,里四梁,外四梁,合起来即八柱。下面的匪徒称为崽子。

    里四梁,分别是炮头、梁台、水香、翻剁。

    外四梁,分别是秧房子、花舌子,插扦,字匠。

    炮头,即执法行刑,枪法准,百发百中。战役中,大多是一枪定输赢。

    梁台,管粮食、蔬菜的储备供应,检查抢来的的吃食是否有毒。

    水香,负责分配站岗放哨,每砸一个窑,放卡子(哨兵)。

    翻剁,军师、参谋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行动前要占卜吉凶,遇险时,祈神庇佑。

    秧房子,票房、关押人票。心狠手辣,催票时割耳朵、割鼻子,过期不赎,即撕票。

    花舌子,负责送信、讲价,巧言善辩。

    插扦,也叫稽查。负责勘察、打劫的目标、路线,确保万无一失。

    字匠,文墨,给苦主写信、与外界的文字交道,印刻,模仿他人笔记。

    另:马号,大匪、巨匪、马匪、马帮,马匹多,设马号,主管马匹、车辆。

    这时,在一众崽子中走出一个个子不高,双目有神,左脸留着图腾纹身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对蝮蛇拱手抱拳,高声道:“斩草必除根。”

    【当时,南方的土匪胡子,身上有纹身的非常多;北方几乎没有,即使有,也是逃难去的,种儿绝对不纯。】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