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20章 雪地激战
手机阅读     对于齐天与蝮蛇的约战,一共三局两胜,共分三个科目,分别刀技、箭术、拳脚。

    此时的齐天刀技进步非常快,再加上本就自信的拳术——军体拳。

    可唯独箭术一道,很是头痛。

    重生新世界也有两个多月,一只野兔都没有射中过,何况是要与蝮蛇去比斗?

    于是,齐天想到了一个箭术刁钻、百步穿杨的人——张胜。

    齐天唯恐将侯米尔留在家,又要给老猎户爷爷惹出什么乱子,于是便将侯米尔带在身边,去见张胜。

    但愿不要再惹出什么乱子才好。

    两人行走在山间小路上,出于好奇心的侯米尔一路上叽叽喳喳的,与山燕子没什么两样,遇到不懂东西,齐天也都耐着性子一一解答reads();吃货王爷首席妃。

    这一场景,对于齐天来说丝毫不陌生,第一次随着老猎户爷爷进山,与侯米尔没什么两样。

    对于进山,侯米尔并没有多问,而且自从来到齐天家里,侯米尔也不在问关于“剧组”和“拍戏”,甚至对“台词”之类的话。

    齐天让他干什么,他就乖乖的听话。

    当然,侯米尔的听话,完全建立在齐天的“辛酉刀法”之上。

    数天以来的对练,齐天对“辛酉刀法”已经掌握大半,假以时日,必能尽数学会,将其融会贯通。

    只是,齐天会的刀技,侯米尔也都会。

    故而齐天在与侯米尔打斗时,将变化多端的“辛酉刀技”生出多种不同的路数。

    只有这样,侯米尔才能一直留在齐天身边,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齐天只有他一个“老乡”,更加不希望他生出什么事端。

    由于山上的雪不容易化,路上的雪依旧很厚,可齐天依旧采用炼体之法——竞走。

    雪中竞走!

    刚走出两里路,齐天便将提着朴刀的侯米尔甩在身后。

    进山前,齐天说进山打猎,侯米尔想也没想,直接提上朴刀,大步进山。

    齐天看得出,侯米尔的力气很大,刀势很是迅猛,唯一的不足便是身体的灵活度太差,啤酒肚,明显的缺乏锻炼导致的。

    故此,齐天说谎进山打猎,实际是想让侯米尔锻炼身体,让整体的协调性变得更强。

    不知不觉,齐天已经养成说谎的习惯——善意的。

    侯米尔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齐天,很是气愤,于是提起一口不服输的气,在山间的雪地上艰难跋涉。

    半个小时后,齐天便来到了当初与张胜相遇的地方,等候行动如龟速的侯米尔。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喘着粗气的侯米尔才来到齐天的身边,当即说了一句:“大圣哥,我再也不来了,差点挂了!”

    齐天嘴角轻笑,于是说:“昨晚的吮指原味鸡好吃吗?”

    侯米尔点头,想到酥脆的鸡腿,立时吧嗒吧嗒嘴,一副回味的模样。

    “今天晚上*公煲,想吃吗?”齐天笑着问。

    侯米尔第一次听说,想来一定非常好吃,继而露出浮夸的表情,点头如捣蒜。

    齐天见此,头也不转的走了,只留下一句:“想吃就去打猎!!!”

    侯米尔看了看脚下,及膝的厚雪,又想了想齐天说的鸡公煲,心下发狠。“大圣哥,等等我。”

    说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雪中,奔向齐天。

    来到当初张胜射杀梅花鹿的地方,齐天取出先前张胜送的一枚骨哨,看了看四周,接着便吹起来。

    吹了一会儿,只觉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正准备再吹,却被已然赶到身边的侯米尔打断,并说:“‘香妃’跳舞能招来蝴蝶,你吹哨子能引来狼吗?”

    侯米尔说完,脑海里便浮现出“烤全狼”的画面,不由得食指大动reads();碑霸苍宇。

    齐天并没有理会,在侯米尔说完,又开始接着吹。

    过了五六分钟,远处山林中便出现一个人影,只见那人在林中纵身跳跃,攀树而行,好似人猿泰山一般在林中自由穿梭。

    齐天认准来人就是张胜,继而头也不转地说:“狼倒是没招来,狼人倒是招来一个,你去解决。”

    齐天说完,双手抱在怀里,看着奔驰而来的张胜。

    侯米尔似是接到指令,二话不说,提刀奔向对面而来的张胜。

    齐天深知张胜的箭术是超级一流,可看着在林中跳跃的动作,与娴熟的身法,想来功夫也是一流的,趁机让侯米尔一试究竟。

    奔跑中的侯米尔将刀身斜置雪地,刀尖划雪而行,就在两人越来越近时,奋力挥刀。

    原本张胜不知道什么情况,当看见侯米尔的手中刀变换动作时,深知危险即将来临,继而迅速取出身上的弓箭,取箭搭弦。

    “嗖……”

    一箭射出。

    刚好与侯米尔挥出的一刀撞个正着。

    就在两人相距一米时,张胜急忙身子一矮,瞬间出脚下绊,绊侯米尔一个狗吃屎。

    侯米尔见张胜身子一矮之际,迅速出刀,斜砍对方肩胛骨。

    侯米尔刀落,身子却倒地,在雪地上滑行五米多远。

    人肉雪橇!

    两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张胜只觉脑后有金属破空,撕裂寒风的声音,扭头的一瞬间,却见自己的十几根头发被削落,纷扬在空中。

    张胜身子方止,瞬间扭头,对正在滑行中的侯米尔投去凌厉十足的目光,紧接着说了一句:“阿西吧!”,瞬间翻身而起,举拳奔向身子还在雪中滑行的侯米尔。

    身子停止的侯米尔,破口大骂:“卧槽,跟我玩阴招,你还太嫩!!!”

    瞬间起身,不待转身,便被奔至身边的张胜一拳撂掉。

    “哎呀卧槽,都特么几个意思,不带这么玩的?”

    侯米尔怒骂。

    张胜听不懂侯米尔说的是什么意思,却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张胜二话不说,走到侯米尔身边,单手将其提起,施展右勾拳,向对方沾满雪的三十六号大脸上招呼。

    被张胜一拳击中,瞬间便激起内心狂热的热血,不待张胜的右勾拳临脸,迅速出拳迎上张胜的拳头。

    两拳相撞,瞬间上演白日肉搏战。

    张胜没有心理防备,反被侯米尔大力之下,猛退两步。

    两人间距不足两米。

    这时的侯米尔才看清对方,并不是齐天所说的“狼人”,而是一个活生生的野人!

    双方内心的愤怒与热血,已燃烧到极致,双双举拳凝视对方。

    齐天慢悠悠地走到两人身侧,对张胜抱拳,沉声说:“对不住了兄弟,我这位朋友好斗,想试试你的手段reads();江山万里亦悠然。”

    齐天自然不能说实话,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

    齐天见张胜依旧看着侯米尔,眼中满是愤怒。

    紧接着看向侯米尔,而侯米尔只是看着张胜,眼中满是兴奋。

    齐天深知,又玩大了。

    “你们俩继续。”齐天说完,非常无奈地走向一边,坐在雪地上,看着两头“公牛”掐架。

    时间过得很快。

    太阳即将落山,在两人结束的第三十七个回合之后,终于没有再战的力气,双双坐在雪地上喘着粗气。

    两个人的衣服都有被撕破,头发凌乱,鼻青脸肿,谁都不服谁,却无力再战。

    齐天走到两人身边,沉声说:“还能再战吗?”

    两人不答话。

    见两人已丧失战斗力,齐天走向张胜,将其扶起,语气恳求地说:“遇到一些麻烦,想请你帮忙。”

    “可以。不过,等我解决了他再说。”张胜说完,看向对面的侯米尔。

    “解决我?你装什么大瓣儿蒜,有本事继续,单挑你跟玩似的。孔老夫子都说过:‘莫装逼,装逼遭雷劈!’你看啥,说的就是你,长得跟个野人似的,也不知道打理一下胡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吃草。”

    侯米尔气极,骂骂咧咧地说,说完还不忘对张胜竖中指。

    挑衅,*裸的挑衅。

    “阿西吧!阿西吧!阿西吧!”

    张胜非常愤怒,愤怒到只能将重要的话说三遍。

    齐天后悔了,后悔不该带侯米尔来,后悔不该说“解决”张胜的话,此时已经无法收场。

    “你能不能给我闭嘴?”无奈的齐天,对侯米尔低吼。

    侯米尔虽然听齐天的话,但是却建立在“辛酉刀法”之上。一旦激起内心的那份狂热激情,谁的话都不管用,一战定输赢,才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齐天一声过后,只见没什么效果,无奈只能使出杀手锏。

    立时靠近侯米尔,威胁的口吻说:“你还想不想学刀法了?”

    侯米尔毕竟是精神不正常,没有正常人稳重,却对“辛酉刀法”却情有独钟,听齐天以刀法威胁,立时不再看张胜,轻声说:“想。”

    “只是想么?该怎么办?”

    侯米尔小声说:“先忍你,以后找机会再战你。”

    侯米尔说完,转过身看向眼眶被打青的张胜,语气非常诚恳地说:“对不起,是我太鲁莽了,请你原谅!”

    张胜虽然愤怒,却知侯米尔是齐天的朋友,碍于面子和朋友的关系,不想跟侯米尔一般见识,可侯米尔耍起横来,不依不饶,只能杠上。

    侯米尔给台阶下,张胜也不能不给齐天的面子,当即接受原谅。

    齐天说明来意,张胜很痛快的答应,并在明天一早与齐天、侯米尔一同前往侯家集,赴约蝮蛇。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