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19章 明月为鉴,一世情长
手机阅读     单纯的春妮,不知道齐天要干什么。

    就在春妮感受到齐天的呼吸时,突然出手抵着齐天的胸口,疑惑地问:“你要干什么?”

    “……”

    在那一瞬间,齐天愣住了。

    大写的尴尬。

    实际,在齐天靠近春妮时,春妮的小心脏跳动的非常快,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心跳加快,促使呼吸困难,见喜欢的男人就在眼前,却又无比的兴奋,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

    此时的齐天不知该怎样表达真实想法,继而淡定地说:“我只是想在你的耳边,轻轻的说一句,我想你了。”

    春妮瞳孔再度放大,嘴巴微张,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瞬间,面色潮红,便足以证明她此时的娇羞。

    一瞬间,春妮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忘记躺在心爱男人的怀抱。

    甚至有一丝冲动,想要挣破束缚,冲出牢笼,对礼教说no!对心爱的男人,做一些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

    齐天看出春妮的羞怯,于是腾出手,做了一个亲昵的举动——轻刮了一下春妮的鼻子。

    仅一个动作,便促使怀揣少女心事的春妮,芳心大动。

    齐天一直看着怀中人,想着一些敢想却又不敢做的事。

    春妮并不是传统的大家闺秀,她的骨子里渴望自由,挣脱一切束缚,寻找自己想要的。

    可终是碍于传统礼教,不得不活在固定的条框里。

    她是女人,不同于男人,不能够像男人一样,打破世俗与规矩reads();倾尽一生为一人。

    对于生活在条框里的人,诗和远方,只存在深深的脑海里。

    很快,齐天的双腿便开始麻木,急忙扶起正一脸茫然的春妮,并解释腿麻。

    春妮会意,眼睛一转,调侃地说:“活该!谁让你一直看着、看着……”

    春妮终是没有说出‘看着自己’的话,脸上已经火辣辣的,在这样下去,只能让她无地自容。

    齐天一副无辜的模样,抱怨道。

    “我是活该,为了能近距离的多看一会儿喜欢的姑娘,真是活受罪!”

    齐天说完,眼角的余光偷瞄春妮。

    春妮的害羞程度,已到达极限。

    “你、你不要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春妮轻声说完,低头浅笑,满心的幸福溢于言表。

    就在这时,齐天瞬间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此处省略五十三个字。

    站在齐天身前的春妮,只顾着低头搓衣角,倘然忘记刚刚的表现。

    齐天很享受的舔了一下嘴唇,对于之前那美妙的一瞬间,不免心头暗喜。

    虽然此时各怀心事,但一时无话,气愤瞬间变得尴尬。

    此时恰巧赶上十五,正所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十七十八少半边。

    “随便走走吧!?”

    齐天出声询问。

    春妮自然没有意见,轻声说:“好。”

    两人一前一后,漫无目的的走着。

    过了半个小时,两人出现在村口王老汉家的门口。

    春妮忽然想起了什么,继而疑惑地问:“拴柱哥去侯家集干什么了,怎么不是和屯长一起回来的?”

    对于齐天答应与蝮蛇比斗一事,自然不会对春妮说,以免让她担心。

    齐天决定用善意的谎言,解除春妮的疑惑,于是说:“屯长把我举石狮子的事,向集长报告了,集长很赏识我,让我留下帮助集长治理侯家集,我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怕做不好,反倒给集长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春妮听后,很是欣喜,毕竟齐天也算是她的男人,而且经过刚刚的事,婚事显然是板上钉钉的。

    春妮瞬间收起小女人的作态,继而看待问题也认真起来,思考了一下集长对齐天的任用,以及齐天的担心。

    没过一会儿,春妮一改常态,语气严肃地说:“拴柱哥,我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我只是说一下自己的想法……”

    齐天原本只把这件事当做一个善意的谎言,没想到春妮会认真的分析。

    实际齐天说的,不全是谎言,却又无不影射与蝮蛇的比斗,自己露出的胆怯,源于缺乏自信。

    只听春妮说:“我只是一个小女人,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自己的能力有多大,就用多大的力去完成,至少以后回想起来,不会后悔。”

    春妮说完,看向齐天,接着又说:“你是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将来是要养活一家人,肩负起一个男人该干的事,并做到最好,足够了reads();小女当嫁。”

    听了春妮的话,齐天想起戚继光的遗训:“男儿立于天地间,当保家卫国,驱尽外寇,令倭人永世不得犯禁。”

    戚继光是为了保卫家、国、民族与大义。

    春妮说的只是,施展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

    仅是一瞬间,齐天想通了很多,面对绝对强悍的蝮蛇,也不在那么惧怕,甚至觉得对方不堪一击。

    齐天的梦想,实际远不止是星辰大海。

    梦想并不虚无,正如那句励志名言:“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

    齐天看着明聪睿智、善解人意的春妮,愈发的想要怜惜,愈发的想要和她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齐天知道,一个好姑娘,足够影响一家三代人,春妮就是齐天需要的姑娘。

    “谢谢你的开导,真心谢谢!”齐天说完,对春妮深深的鞠了一躬。

    夫妻之间,远不止是以礼相待,更多的是相互扶持。

    今生得一春妮,不枉此生!

    对于齐天的举动,春妮有些不知所措,想要说话,结巴了两声,仍旧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齐天抬头,以四十五度看着月朗星稀的天幕,忽然想起一首歌谣,继而对春妮轻轻吟唱——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只要有你陪……”

    一男一女,一歌谣。

    明月为鉴,一世情长。

    愿此生,只为一人。

    ……

    齐天将春妮送回家,便独自跑回了家。

    第二天。

    经过春妮的开导,齐天浑浊的脑海瞬间变得清明,更加明确未来的目标,并会坚定不移的拼搏下去。

    跑步,已经成为齐天早起后的必修课。

    饭后,取出苗刀,开始的在院子演练辛酉刀技。

    辛酉刀技和苗刀,主要以快、准、狠为主,迅速,干脆,直接。

    华夏国术有谚:“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磨盘,步赛粘”,“拳法之神,眼为先”的说法。

    步法以疾绞连环步为主,施法时,既轻灵又稳健,轻而不浮,沉而不重。

    身体的灵活主要靠腰的带动,腰是连接人体上下肢的桥梁与纽带。

    拳谚中说:“运动在梢,主宰在腰。”

    施刀技时,须含胸拔背,收腹敛臀,以腰带刀,身摧刀往,婉若游龙。

    齐天的一招一势,生猛迅疾,虽势法朴实,但结构严密。

    瞬间,身摧刀往,刀随腰转,逢进必跟,逢跟必进,进退连环,动作彪悍雄健,势如破竹reads();灭尽苍穹。

    齐天连续耍了两个多小时,早已大汗淋漓。

    此时,正坐在墙头上吃烤地瓜的侯米尔见状,连声抱怨:“师傅,什么时候教我刀法?”

    齐天擦了擦汗水,看了一眼侯米尔,喘着粗气说:“我还没学会,怎么教你?再说,我可不是你师父。”

    侯米尔听齐天不肯教,急脾气又上来了,两口吞掉地瓜,继而起身提起朴刀,单手指向齐天,一脸的蛮横,沉声说:“不教?打赢我再说。”

    “说”字未落,举刀横扫齐天。

    刀势霸气绝伦,挥舞间,地上的浮雪如被秋风扫落叶一般,似是人为清扫出一条笔直小路。

    齐天见刀势迅猛,当即下腰,身体呈反“c”状,适才躲过。

    侯米尔见一刀落空,当即碎了一口,继而挥刀向齐天头顶砍去。

    齐天清楚侯米尔是精神失常,就算做了什么错事,也不得不原谅。

    危难之际,老招再用,一个懒驴打滚,逃离危险地。

    “砰……”

    雪花四溅。

    侯米尔见齐天逃出一丈之外,顿时恼怒,气得哇哇大叫,继而再次执刀奔向齐天。

    齐天只觉对方是个十足的疯子,未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过在这之后,齐天给侯米尔取了一个绰号——疯猴子。

    齐天见对方的刀势直取自己要害,当即心下一横,横眉冷对,举刀格挡。

    一招一势,将其逼退。

    侯米尔确实是十足的愈战愈勇,大呼:“爽快!再来!”

    话音稍落,再次举刀迎上。

    齐天见一招一势便将强悍如斯的侯米尔击退,故而故技重施,一连反复,侯米尔便被砍杀的失去还手之力。

    气的哇哇大叫,准确举刀再次迎上,却仅过一合,便败下阵来。

    侯米尔气恼,将朴刀扔在地上,像小子耍脾气似的,说了声:“也不知道让着我,不和你打了。”

    精神失常的侯米尔,简直和大唐第一猛将李元霸有的一拼,更是嗜武成痴,天生的疯子。

    没有了侯米尔做对练,齐天相对轻松了许多,却不知刀技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可是,又过一天,侯米尔仍旧百无聊赖的看着齐天演练刀技,再次激起内心的豪情,两人大战七十多个回合,最终还是侯米尔败。

    相比前一天,侯米尔进步非常大,已经能破齐天的刀招,令齐天很是疑惑。

    殊不知,齐天在演练之际,一边的侯米尔却在偷学,加上本身的“破锋刀法”,两相印证,加以比较,弥补各处的不足,再施展出来。

    虽不敌齐天,但进步已经非常大。

    此后数天,两人皆是如此,双方的刀技更上一层楼。

    直到约战的前一天下午,与侯米尔大战一百七十八个回合后,齐天忽然想起一个重要之人……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