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18章 瞳孔放大
手机阅读     独眼不可一世地走上前。

    不可一世地看着齐天,不可一世地说:“我们当家的让我来通知你,比斗场地改了,定在城外。三局两胜,比试刀技、箭术、拳脚。”

    独眼说完,看了一眼齐天身边的侯米尔,继而发出不屑的声音。

    目光再次转向齐天,不可一世地说:“我们大当家的不会让你输得太惨,放心,会给你放水的。”

    独眼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离去的独眼,齐天心想:“太嚣张了,有种你再嚣张一次试试,保证打得你满脸桃花开,顺便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啥这样红。臭不要脸的!!!”

    蝮蛇太强势,无形中给齐天施加压力,齐天只能自我调节,缓解压力。

    “他演技真好!!!”

    侯米尔一脸羡慕地说。

    齐天看了一眼这个头痛的包袱,沉声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好人不好演,坏蛋却很容易。”

    侯米尔低头沉思,继而很快对齐天说:“大圣哥,咱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齐天带着侯米尔,走向集长侯天正早已备好的马车,并且边走边说:“咱们当然是好人,是要把所有坏人都打败的好人reads();岁寒天瑾。”

    两人相继坐上车,马车缓慢地走出侯家集。

    车上的齐天对侯米尔说:“好好努力,人民是会记住你的。”

    “放心吧大圣哥,等我学会你的刀法,小弟第一个上阵,奋勇杀敌!!!”

    侯米尔说着,举起拳头很形象地敲了一下胸膛,似是起誓。

    虽然侯米尔保养的好,但是他的实际年龄要比齐天大五岁,也就是二十二岁。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侯米尔倘然忘记“拍戏”的事。

    很快,便到了王家窝棚。

    即便这一路有说有笑,可齐天的心里一直念着那位姑娘——未婚妻王春妮。

    看着远去的马车,齐天恨不得立马出现在春妮的面前,抱起她,在落满雪的地上转一个圈,或者跳一支华尔兹。

    齐天会跳舞,却不能跳,至少现在不能——身边还有一个累赘。

    齐天咬了下嘴唇,无奈的带着侯米尔回家,回到老猎户的身边。

    虽然老猎户戚白石不是齐天的亲爷爷,但是两人长久以来的相处,戚白石对齐天无微不至的照顾,在齐天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亲爷爷。

    毕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只有老猎户一个亲人。

    老猎户,也只有齐天这一个亲人。

    老猎户的儿子,与齐天的父亲,一同葬身在那场风雪中。

    由于刚刚下过雪,山路很是不好走,三里的路,两人走了一个多小时。

    齐天来到家门口,突然看见曾堆的雪人脖子上,多了一条兽皮围脖,很是醒目。

    细看之下,雪人的鼻子——野*毛,已然不见,被取代的则是染过血的动物骨头。

    看着这些,齐天几近泫然。

    不顾身边的侯米尔,大步奔向院子,跑进屋里,只见老猎户正在用各种佐料腌制野鸡,还是用齐天推荐的方法。

    齐天忍不住,瞬间奔向老猎户,扑进怀里,放声哭泣。

    入神制作吮指原味鸡的老猎户,没察觉有人进屋,直到感觉劲风扑面,才抬头看见一个黑影向他奔来。

    老猎户知道齐天会回来,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做他喜欢吃的吮指原味鸡。

    当初齐天动手做的时候,说是在宫廷药膳书里看到的,然而老猎户只是在一旁偷看。

    仅凭一点记忆的老猎户,硬是把吮指原味鸡的制作过程和配方,神还原。

    齐天在怀里抽泣,原本兴奋的老猎户没有忍住,继而比齐天哭的还难过。

    站在门外的侯米尔听到有哭声,想着必然是一场哭戏,于是大步走进屋子里,趁着老猎户难过时,没有注意到他,瞬间跪在了老猎户身前,抱着大腿,放声大哭。

    三人的哭声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声音大。

    齐天率先反应过来,看着痛哭的侯米尔,瞬间就懵逼了——显然把这累赘忘记了reads();碑霸苍宇。

    由于齐天扑在老猎户的怀里,侧脸看向侯米尔时,身子微动,恰好引得老猎户有了反应。

    老猎户看向痛哭的侯米尔,以为是齐天,就在准备继续投入痛哭时,瞬间反应过来那人不是齐天。

    老猎户一脸茫然地看着齐天,齐天却一脸无奈地看着老猎户,继而两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忘情痛哭的侯米尔。

    这演技,绝对能拿奥斯卡影帝!!!

    在老猎户面前,痛哭的侯米尔,足以令齐天感到尴尬,继而推了推侯米尔。

    见对方没有反应,齐天咽了一口口水,心想:“这演技,也是醉了。”

    齐天趴在侯米尔的耳边,轻声说:“放饭了。”

    没想到这一句话,侯米尔立时停止哭声,不顾擦干泪水,并四下看了看,紧接着说出一句令齐天险些晕倒的话。

    “饭呢?怎么还是在片场??”

    齐天为了掩盖侯米尔的身份,轻声对老猎户说:“无意中被我伤了脑子,时常说一些咱们听不懂的话。找不到他的家人,只能带回来了。”

    老猎户勉强答应,却总感觉眼前之人怪怪的——因为没有看见侯米尔的辫子。

    瞬间出手拿掉了侯米尔的狗皮帽子,黑亮短发出现在老猎户面前,立时大惊!

    1911年12月7日,清廷下旨剪辫子。

    在那之前也有人剪辫子,只是很少。

    新时代,受西方教育影响,很多女学生在1900年左右,便开始剪齐耳短发,或者留着近似*头的发型。

    齐天深知剪辫子的严重性,于是急忙解释说:“爷爷,他之前脑子受伤,不剪辫子没法医治,所以他……”

    没等说完,老猎户便说:“你别说了,你爷爷我还是看得开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剪了就剪了吧!再说,你不也是经常剪辫子吗?现在都成小辫子了。”

    重生而来的齐天,很不喜欢留辫子,感觉像女人,整理起来还很麻烦,总是趁着老猎户不在家,一点一点剪短,直到此时已不足一尺。

    听老猎户这样说,心下如释重负,顿时后悔,不该带着这个累赘回家。

    ……

    吃过晚饭,趁着天还没黑,齐天告别老猎户,去见心仪的姑娘。

    齐天来到春妮家门口,恰好看见在门口玩耍的小舅子胖小。

    胖小看见齐天险些惊叫出声,多亏齐天手快,及时用手堵住胖小的嘴,否则这大晚上的四邻肯定不得安生。

    齐天在胖小的耳边小声说:“不许叫,否则姐夫打你屁股。”

    胖小轻微点头。

    齐天松开了手,轻声说:“你姐在家吗?”

    “不在。”

    胖小边说边摇头。

    “去你表姐家了?”

    齐天再问。

    胖小笑着点头,点完头便开始偷笑reads();江山万里亦悠然。

    齐天很纳闷,问句话有什么好偷笑的?

    就在齐天准备再问,突然眼前一黑,一双光滑的手遮挡住了眼睛。身后并传出怪异的声音:“猜猜我是谁?”

    齐天自然知道对方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姑娘,可是……

    “不知道。”齐天语气肯定地说。

    此时的春妮很是气愤,轻咬了一下嘴唇,继而又说:“用点心,肯定能猜中。”

    春妮刚说完,对面的胖小便忍不住哈哈大笑。

    春妮急忙对弟弟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许出声。

    “真的猜不出来。我心里只有一个姑娘,怕她伤心难过,更不会去认识别人……”

    齐天说到这里,身后的春妮咯咯偷笑,心想:“还算你小子有良心。”

    就在春妮偷笑的间隙,齐天瞬间转身,继而将春妮抱起,在雪地上转圈,肆意的笑着,瞬间扫除所有阴霾。

    春妮被齐天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惊叫,转眼便陷入愉悦中。

    转了五六圈,春妮便头晕,让齐天放下,可齐天又不肯。

    春妮很享受这样的相处方式,总是在不经意间给对方带去欢乐和惊喜。

    可是……

    “拴柱哥,我真的头晕,快吐了。”

    春妮话音稍落,便发出恶心欲呕的声音。

    齐天大惊,立马放下春妮,心想:“这回玩大了。”

    春妮确实头晕,但没有呕吐的迹象,刚刚只是假装的。

    不过,齐天如果继续转,或许真的会发生悲剧。

    头晕的春妮,一时没有了方向感,继而不受控制地撞进齐天的怀里。

    齐天对胖小挥挥手,将其支开。

    双手只是放在空中,身子僵硬的跟木头似的,不敢碰春妮。

    立时想到一句话:“这算不算碰瓷儿?”

    春妮是真的头晕,过了一会儿,借着齐天结识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站直的身子。

    看清眼前的人,瞬间有些心慌,因为是第一次靠近齐天,甚至连对方呼吸都能感觉到。

    立时,脸上升腾起两片害羞的红晕。

    紧接着不再依托齐天的身子,可毕竟刚刚恢复,由于脚下不稳,瞬间脚下一滑,悲剧了……

    然而,这一次又是齐天出手,再次的跌进齐天的怀里,春妮看着满面紧张的齐天,眼神中多了一份似水柔情,恨不得将春妮融化。

    两个人就这样看着。

    齐天的脑海瞬间闪过一个念头,继而俯身,慢慢地靠近身下的人。

    春妮不明所以,瞳孔逐渐放大。

    ……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