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14章 二爷来了
手机阅读     屯长见一个小弟举刀砍向齐天,着实吓到了,才发出惨叫。

    齐天侧脸去看,只觉耳后传来利器破空的声音。

    立时贴地,一个懒驴打滚,逃出危险地。

    身子方止,大刀却落在自己刚刚停留的地方。

    那人眼见一刀落空,当即啐了一口,紧接着举刀向齐天奔去。

    齐天急忙抓起一把雪,重施与熊斗时的办法——雪块丢出,瞬间一个侧身,继而出脚下绊。

    下一刻,那人便以狗吃屎的姿态趴在了地上。

    不远处的独眼见齐天露出这一手,立时嘴角上扬,轻声说:“有点意思。”

    思字稍出,人已经提刀奔向背后空门大开的齐天。

    “小心身后。”屯长眼尖,大呼。

    由于此时正值上午,阳光很是充足,独眼举刀时,阳光刚好借刀面,折射到趴在地上那人的身上,齐天嘴角微扬,身子一矮,躲了过去。

    由于独眼的冲击力太大,一时没有收住刀势,直冲了出去。

    齐天借此机会,起身抬脚踹向那人的后腰,继而那独眼碍于没有防备,径直冲出两米,也趴在了地上。

    “这招就叫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齐天说完,哈哈大笑。

    正准备走,忽然想起点什么,继而大步奔向正准备起身的独眼。

    齐天一脚踩在那独眼的后背,沉声说:“我不认识你们当家的,也不想得罪他,你回去告诉他,我与他素不相识,别因为点儿钱,闹的不愉快。”

    四打一,他是受害者。

    一打四,只能说对方技不如人。

    就在这时,另一个趴在地上的小弟,起身正准备举刀砍向齐天,却被地上的独眼呵止。

    齐天觉得对方很识时务,于是抬起脚,站在一边reads();倾尽一生为一人。

    那独眼起身,对齐天拱手抱拳,沉声说:“是我们技不如人,兄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独眼刚说完,也不听齐天有任何回答,便带着受伤的兄弟走了。

    齐天见此,顿时觉得对方莫名的奇妙,继而上车赶赴侯家集。

    躲藏在雪窝子里的独眼等人,冷眼看着远去的齐天,啐了一口唾沫。

    身边的一个小弟骂了一句:“狗娘养的,今天竟然栽在这小子手里,今后要是传了出去……”

    没等那名小弟说完,紧咬牙根的独眼便打断:“这个仇,咱一定要报。走,回去禀告当家的。”

    独眼说完,起身便走。

    三个小弟急忙跟上。

    ……

    由于路上耽搁太久,过了一个小时,齐天一行才进入侯家集地界。

    升腾起袅袅炊烟的乡村农家便多了起来,与王家窝棚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王家窝棚是最靠近白头山的村庄,远离大集和乡镇,自然相对落后。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大路尽头便出现一座城门,只见城门大开,往来人员络绎不绝。

    很快,齐天一行便来到城门口。

    屯长急忙下车,取出身上类似腰牌的东西,交给守城的人,那人看也不看,直接丢给屯长,示意放行。

    齐天见此,暗叹:“守城士兵都不坚守岗位,要是土匪来了,呵呵……”

    这制度,也是醉了。

    侯家集是附近有名的大集,大小商铺就有五十多家,巨富就有五家,每家都有提防胡子的堡垒,而且富户们家家都有枪。

    原本侯家集有商铺一百多家,绝对的超级大集,由于近年来胡子横行,为害乡里,抢的抢,逃的逃,留下来的都是塞了钱的,要么就是有关系走后门的。

    齐天一行,进入侯家集的主街道,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小吃和卖小物件的更是有数十家。

    齐天东看看西瞧瞧,一时半会儿不知道买什么。

    都说人老成精,屯长直奔药材店,买了两根上好的老山参。

    齐天看见人参,心想鄙视:“那么小,还没有老猎户爷爷泡酒的参大。”

    屯长走出药材店,便带着齐天直奔集长办公的衙门。

    说是衙门,实际就是高门大户住的两层小楼。

    很快,两人便来到衙门口,禀告看门的卫士,两人便开始等候。

    没过一会儿,那卫士便慢悠悠地出来,先是打量了一下齐天,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说到特别,集长的大公子才是“传奇人物”,令很多人羡慕嫉妒恨,只可惜常年在外,极少回来。

    卫士没把齐天放在眼里,却也不敢阻碍集长大人,语气平淡地说:“大人让你们进去。”

    卫士说完,不屑地看了齐天一眼,继而走在前面reads();最强明星。

    齐天对此,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再说对方只是一个看门狗,更加不值得。

    紧接着,齐天与屯长,一前一后跟着卫士走了进去。

    在外面看,衙门只是一个两层小楼,然而走进去之后才发现,竟然别有洞天。

    实际,办公衙门和集长的家连在一起。

    亭台楼榭,雕梁画栋,足足有四十多米长。院子中间还有湖水、假山和花园,说是小型王府也不为过,足见一个小小的集长是有多贪。

    原本齐天对集长还有些好感,但是见了此番景象,顿时在心里打了折扣。

    在卫士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了集长的私人会客厅。

    名人字画挂满墙,稀有古玩摆满桌,桌椅都是上好的——非紫檀即梨花,暴发户也不过如此。

    此时齐天便能想象出集长,肯定是一个超级大胖子,脖子上挂着比筷子还粗的金链子,十个手指都戴着扳指,而且都是翡翠的……

    齐天不敢想,简直比和珅还和珅。

    直到丫鬟端上茶水,齐天才打了一个激灵,从幻想中醒来。

    齐天打开茶杯盖子,只见绿水中间浮着一颗枸杞。

    这是啥意思?

    齐天正疑惑,一旁的丫鬟急忙解释道:“这茶叫万绿丛中一点红,是大少爷取的名字。”

    齐天心想:“狗屁,忽悠谁啊!暴发户的儿子也想充文化人?这分明就是绿茶泡枸杞。”

    齐天和屯长刚刚喝过茶,不一会儿,丫鬟又端上几样五颜六色的点心。

    齐天想吃,但是一想这集长,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即便不是自己,也没必要对一个小小的屯长这么好。

    齐天只是坐着,一边的屯长却在吭哧吭哧地大口咀嚼,很快填了满口。

    ……

    就在屯长喝了两口茶水,顺了肠道之后。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大步走进来,对齐天说:“大人刚忙完公务,这就过来,两位稍等。”

    齐天听后很纳闷,这集长怎么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倘然是把自己当作上宾了。

    因为刚刚管家走进来,那一番话是对齐天说,而不是对齐天和屯长两人说的。

    这时的齐天才开始怀疑,怀疑屯长究竟对集长说了什么,集长才会如此对自己。

    齐天正想发问,这时便在外面走进来一位面色清瘦,一身儒衫的中年人。

    齐天纳闷,难道这人是集长?

    就在齐天疑惑时,那人却说:“在下候天正,是侯家集的集长。想必这位小兄弟就是齐天吧!?”

    齐天听后大惊,眼前这人竟是集长?与自己想象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而且集长竟然用“在下”,太自降身份了。

    齐天虽然惊讶,但是毕竟前世是特种兵,基本的淡定还是有的reads();最强家主。

    齐天急忙起身,身子微弓,拱手抱拳,恭敬地说:“集长大人折煞小人了,小人正是齐天。”

    齐天话音稍落,侯天正大笑着说:“我看小兄弟眉宇之间,尽显英气,不愧是英雄出少年啊!”

    “大人谬赞了,小人不敢当。”齐天抱拳作揖。

    候天正大笑。“当得当得。小兄弟小小年纪,竟能靠智慧举起千斤石狮子,如此聪慧过人,已然超越所有人。”

    “大人这么说,真的是折煞小人了。那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齐天本想谦虚,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然而说出之后,才感到用错词了。

    候天正大惊。

    “哦?没想到那竟是小兄弟的举手之劳,本人候天正最是敬重有本事之人,在下诚心求教。”

    候天正说完,对齐天抱拳作揖。

    齐天见此,立时惊慌失措,毕竟对方是集长,虽说山高皇帝远,好歹也是一处的父母官,怎么能对自己行如此大礼?

    齐天,真的懵逼了。

    就在这时,一旁观看的屯长出言结围——

    只听屯长说:“大人真的是高看齐老弟了,他只是一个少年,但是竟有如此能力,说明前途不可限量,大人应该留在身边,有什么不懂的疑难,也好随时请教。”

    齐天刚开始还很高兴,然而听了这句话才发觉自己被阴了。

    正准备发火,却见屯长对自己使眼色。

    一个穷山窝窝里,能飞出齐天这样一只金凤凰,身为屯长得沾多大的光啊!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如果齐小兄弟不嫌弃,就留在我这衙门如何?”

    候天正说完,再次抱拳施礼。

    屯长见此,心里乐开了花。

    一个劲的对齐天使眼色,示意答应。

    “在下求才若渴,如果小兄弟不答应,在下就不起来。”

    对于集长的这句话,促使齐天更加憎恨前世的那些电视剧,心想:“卡哦,又是不起来,怎么都学电视剧里那一套?”

    显然齐天意会反了,是电视剧效仿古人说话才对。

    齐天无奈,勉强答应。

    集长,大喜。

    屯长,大喜。

    齐天,大悲。

    ……

    齐天答应候天正,使得其开怀大笑,如获至宝。

    立时命人张罗午饭。

    很快,酒菜上桌,候天正正要举杯,只见卫士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话到嘴边,却碍于上气接不上下气,话音总是断断续续。

    唯一听清的便是:二爷来了。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