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关东匪王·最新章节 第1章 盒子
手机阅读     齐天是华夏沈洋军区特种兵,在白头山边境抓捕逃犯,与接应逃犯的境外雇佣兵同归于尽。

    ******

    1896年,春。

    关东大地,是满清的“龙兴之地”,龙脉汇聚之所。

    白头山脚下的一处猎户人家。

    醒来后的齐天,在老猎户的口中得知,数天前与自己同名的孙子外出,不幸遇到熊觅食,被逼落悬崖,身受重伤。

    老猎户知道齐天摔坏了脑子,深知记忆模糊属于正常现象,便没有多做怀疑。

    齐天借此钻了“失忆”的空子。

    然而,齐天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算完全接受自己重生了的事实。

    前世的齐天虽然是特种兵,身体过于强横,但这一世的齐天,身体却很是孱弱。

    老猎户每天打猎,食物上大多是飞禽走兽。

    尤其是动物的骨髓,更利于重生后的齐天,固本培元,强健体魄reads();刀笔吏。

    经过半月锻造,加上肉禽补给,齐天的身体已经今非昔比。

    齐天是特种兵出身,洞察能力非比一般,近日来他发现老猎户总是心事重重,齐天询问,老猎户却不肯吐露半句。

    晚饭后,老猎户在地上来回踱步,齐天知道老猎户就要绷不住了。

    第二天清早,齐天外出跑步回来,老猎户便在饭桌上说:“一会儿整(吃)完,到大集上买点东西,后天你就十七了,是时候带你去见那个人了。”

    听老猎户这样说,齐天便明白,想来那是一位十分重要之人,但是齐天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是军人,深知好奇心能害死人。

    老猎户走后,齐天穿上厚厚的棉袄,披上抵御风寒的狼皮大衣,走出屋子。

    齐天最近经常外出跑步,却没有仔细看过这个院子。

    这是一座老式的土坯房,由于家里的火炉正烧着,房子右侧的烟囱里冒着白烟,齐天也就不会觉得奇怪。

    院子里有两处堆放木柴的柴垛,柴垛左边是一株山楂树。右边有一个两平米左右的木制鸡舍,里面饲养着五只尾巴极长,色彩斑斓的野鸡。

    鸡舍旁边是用石头垒成的直径两米左右的动物房舍,齐天没看到有动物,准备离开。

    突然黑暗处跑出一只长相极丑的猪,细看之下大为震惊,因为这只类似猪的动物,是獾。

    继而齐天想起,它是电影《哈利波特》中赫奇帕奇学院的代表动物。小学课本里,《少年闰土》中也出现过。

    “课本中的那张配图很是记忆犹新啊!”

    忽而,一阵山风吹来,吹落了院子旁边一株红松上的雪,雪花吹在齐天的脸上,顿时从记忆中回过神。

    继而转身,放眼望去,白雪皑皑,莽莽群山,像是一条白色巨龙盘踞在大地上,煞是壮观。

    立时想起那首诗:“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前世的齐天,虽然是特种兵,时常在山中锻炼,但那都是在夏天和秋天,冬天很少见到这样的景色。

    看着如此磅礴大气的景色,不由得心血来潮,立时摆开阵势,耍起一套军体拳。

    前世的格斗技击术,早已融入骨血与脑海,即使重生,又怎敢忘记?

    齐天演练完一整套军体拳后,额头已然渗透出层层细汗,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

    齐天看着红松树下厚厚的积雪,立时玩心大起,继而回屋取来棉手套——堆雪人。

    对于堆雪人,雪越大越好。

    齐天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将一个雪人堆好,用两颗燃烧过的木炭当作雪人的眼睛,由于没有胡萝卜,于是在野鸡身上拔了一根鸡毛当作雪人鼻子。用树枝插`在雪人身体一侧。

    在这个资源和食物匮乏的年代,粮食是非常重要的,况且老猎户住的还是白头山脚下,常年除了吃肉,只吃窝头,想吃一顿豆包或是苞米茬子都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

    至于养的几只野鸡,下的蛋也都给了体弱的齐天,老猎户自然舍不得reads();邪神。

    就在齐天为自己堆的雪人感到沾沾自喜时,不远处传来了老猎户的声音。

    “你个小瘪犊子,咋又出来了呐?”

    老猎户之所以会这样说,也是爱孙心切,毕竟身体刚好,实在不想再出现什么事了。

    “老在屋里容易憋出病来,出来透透气,堆个雪人。”齐天嬉笑着说。

    “堆雪人儿?看给你能的。”老猎户说着便给齐天一个白眼。

    齐天也不在意,于是急忙跑上去,笑着说:“爷爷我来吧!别给您累着了。”

    “不用,我累点没啥,可不能把你累着。”老猎户说着挡开了齐天的手。“看你那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样。”

    “爷爷,经过这件事,我决定开始锻炼身体,不想再让您操心了。”齐天一脸严肃地说。

    老猎户一脸惊讶地看着齐天。“受啥刺激了,咋还转性了呐?”

    齐天不理,随即说:“爷爷,买的什么好东西?”

    “确实都是好东西,都是上供用的。”老猎户说着,目光中便流露出一丝悲伤与坚韧。

    两人走过院子,正准备开门进屋时,老猎户眼角的余光落在了,齐天演练军体拳的位置,地上的雪被踩的很是结实。

    作为几十年的老猎户,敏锐度与洞察能力自然是极强的,当然也没有多想,仅以为是齐天身子冷,跺脚所为。

    上供?

    齐天心想:原来是去祭奠死人。

    ……

    ……

    第二天清早。

    爷孙两人吃完早饭,老猎户便让齐天穿上厚厚的棉袄,披上狼皮大衣,带上所需用品,离开了家。

    一路无话。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目的地附近。

    “穿过前面那道山坳,我们就到了。”老猎户说时指了指不远处两山之间的地方。

    话毕,紧了紧齐天身上的衣服。

    齐天能够感觉的出,老猎户的严肃和庄重,似是去见一位很了不起的大人物。

    “这地方经常有野兽出没,不是和你吹,借它俩胆儿试试,来一个灭一个。你爷爷我这个神箭手,可不是白叫的。这几十年来,一直都在这片儿打猎,虎豹豺狼见了你爷爷不仅浑身发抖,还得绕着走。”

    老猎户吹嘘着,握紧了跨在肩上的铁弓。

    瞬间,面容变得愈发刚毅。

    齐天听后,顿时想起小岳岳常说的那句话:我的天呐!这么神奇吗?

    “几十年如一日的守护这片区域,该不会有什么天材地宝吧!?”

    继而,打消这个不靠谱的想法:“不能那么想,那是玄幻小说里才会有的桥段。”

    接着小声嘟囔:“这老头,吹牛b都不打草稿,我也是醉了reads();实习神医。”

    很快,两人便穿过了山坳,来到了目的地。

    只见目的地是一处不显眼,且只容一人进出的山洞,由于常年杂草丛生,遮住了洞口,也就不容易被发现。

    老猎户清理了一下洞口的杂草,随后将备好的上供物品摆放好,点燃香,接着屈膝跪了下去。

    “你也跪下。”

    齐天虽然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依旧照着老猎户的动作做。

    “家奴戚百石,带戚天面见将军。”

    说完,便对着洞口连磕三个——响头。

    老猎户自报姓名时,特意将自己的姓,发音咬的极重,使人一下便听得出戚,而非齐。

    听到老猎户的话,齐天瞬间懵逼了。

    这信息量不是一般的大。

    家奴?

    戚天?

    将军?

    齐天虽然懵逼了,但还是照做——磕三个头。

    老猎户戚百石没有起身,而是看着洞口沉声说:“孩子,你本姓戚,并非姓齐,为防止仇家追杀,才改的姓。”

    齐天心想:“仇家追杀?这身世未免太坎坷了。”

    继而疑惑地问:“那这位将军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急,稍后再告诉你。”

    老猎户虽未说明,按照齐天对前世电视剧和电影的理解,这位将军一定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老猎户接着说:“洞内设有将军的衣冠冢,家传之物就在冢内,只是墓穴巧妙的设置了各种机关。”

    家传之物?

    齐天的身世自然不言而喻。

    齐天心想:卡哦,怎么跟去西天取经似的,说白了不就是盗墓?

    齐天顿时想起前世一位神人,小说里提到的一句话:鸡鸣灯灭不摸金。

    “要不要准备黑驴蹄子呢?”

    齐天确实想多了,这仅是衣冠冢,而已。

    “墓穴内,除了各种机关,还有无色无味的毒气。当然,不触碰机关,也就不会引发毒气。”

    不过,老猎户戚百石说出下一句,齐天顿时傻眼了。

    “你爹,你爷爷、太爷爷,所有人都触碰了散发毒气的机关,当时没什么异样,只是过了二十岁全部莫名奇妙的死了。”

    听到这句话,齐天的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齐天心想:我就是个打酱油的,不是什么将军的后人。

    “你爹就是在二十岁时,外出打猎赶上风雪天,让天灾夺去了生命。”

    “你被黑瞎子(熊)逼落悬崖,我没担心你会死,因为我的爷爷,我爷爷的爷爷,他们都曾说过,你们家族的人都是在进入墓穴后的二十岁死的reads();奥法重生。为了安全起见,都是在你们成年时成亲生子。”

    你们家族?

    齐天心想:“说白了,这戚天不是老头的亲孙子啊!”

    “爷爷,照你这么说,我是非进不可?”齐天试探性地问。

    老猎户点了点头。

    事已至此,别无他法,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再说,他是军人,军人只能进,不能退。

    “来吧!”

    齐天刚喊了一嗓子,远处积雪里的一只野鸡很配合地惊飞了。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虽然齐天这样说,但是心里却是拒绝的。

    “好!这才是戚将军的后人,天生就是军人范儿。虽然后面那句话不太懂,但是显然更有气势。”

    齐天转头看向老猎户戚百石,目光坚定地说:“我本来就是军人。”

    ……

    ……

    老猎户又交代了一番,接着便大步走进洞内。

    齐天知道,既然老天让他活着,肯定是要让他做出一番大事的。

    前世的齐天,只看过那位神人写的盗墓小说,但那些毕竟是虚构的。

    如今竟然亲自下墓,还是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真心不知道当年的摸金校尉,除了有摸金符和洛阳铲,都是拿着什么下墓的?

    无奈的齐天心想:“虽然前路可能九死一生,但是只要有信心拿到冢内之物,无论是佛或魔,统统挡不住。”

    进入洞内大概五六分钟,便出现了岔路,齐天毫不犹豫地走向右边,因为老猎户说过,左边有风,洞口尽头是一处温泉。

    右边是死路,没有风,空气很是稀薄,为了安全起见,齐天自包裹里取出一根短小火把,并点燃。

    看着火把上跳跃着幽蓝的火光,瞬间便被好奇与激动取代了进洞前的恐惧,因为真的下墓了,与神人小说中写的差不多。

    很快,齐天便走到了尽头——一面石壁。

    按照老猎户所说,此处应有机关,石壁才能自动打开。

    当然,这仅是石壁,而非断龙石。

    “那老头没说机关在哪儿,只说戚家人能找到,顺便想考验一下自己。可我又不是戚家后人,怎么会知道机关在哪儿?再说,小说都是这么写的,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这手在石壁上都快磨掉一层皮,也没偶然间触动机关啊!?”

    话毕,齐天又摸索了一阵,终究一无所获。

    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正在毫无头绪之际,用手中的火把,毫无节奏地磕着地上石砖,就在准备磕第四下时,石壁突然开了。

    此时即便有一万只草泥马,或者是那句“我的天呐!这么神奇吗?”都没用。

    除了惊讶,只剩下不可思议reads();仙命天师。

    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由于石墓内空气稀薄,齐天不想再浪费时间,于是起身提起包裹,拿着火把便进入了墓室。

    走进墓室,齐天环顾一周,发现并不是主棺室,而是放着大量兵器,墙壁上挂着十几副字画,室内正中间的兵器架上放着一柄刀,其形如禾苗,这正是改良过的苗刀。

    兵器架下面的石台四周,却是宽度两米有余,用大理石砌成的水槽,只是槽内无水。

    “那老头只说苗刀,并没有说水槽的事,而且拿或不拿苗刀,看机缘。”

    话毕,齐天顿时想起了什么,接着便在身上取出一根早已备好的动物骨头,毫不犹豫地扔进水槽里。

    骨头落入水槽,瞬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紧接着大理石衔接的边角内,便渗出闪着光的东西。

    看到渗出的东西,齐天本能地退后了一步,庆幸自己没有下去,否则就上不来了。

    虽然齐天前世是特种兵,但是高中时也是学过化学的,继而对这东西自然不陌生。

    “水银。”齐天哑声说。

    齐天自然知道水银的厉害,不过想要拿到苗刀,自然难不倒重生而来的齐天。

    齐天不紧不慢地在包裹内取出一根绳子,嘴角微微上扬,继而在绳子一端系上铁钩,类似套马一般甩出手中的绳子,瞬间钩子便勾住了苗刀,巧劲一拉,单手一抓,苗刀便握在了手中。

    极其自恋地拽文:“so,easy.”(如此轻而易举)

    齐天嘴角上扬,继而拔`出这柄几百年都不曾拔`出的苗刀。

    苗刀无声出鞘,并没有出现地动山摇、山河崩塌的现象。

    刀刃,一如既往的锋利。

    为了防止摩擦,导致刀身与刀鞘的损伤,通常都是无声出鞘,制作不够精良才会因摩擦而传出金属共振的声音。

    (影视剧中,刀剑出鞘的声音多为配音,也都是为了渲染及烘托,基本采用的都是金属共振的原理及频率。)

    这时,齐天的目光注视着刀盘与刀面相交的位置,上面刻着“戚家军”,反面刻着“苗刀”。

    齐天清楚,既然这里是摆放兵器的,而唯独这一柄苗刀却单独放,显然是姓戚的将军的随身佩刀。

    齐天来不及欣赏,因为火把上的火苗,显然比进墓室前弱了几分,所以便简单看了下室内其他陈设,继而按照老猎户戚百石的叮嘱,寻找下一间主棺室的机关。

    主棺室的机关,实际就在墙上字画后面,十二枚铁环,同时拉动,机关才会开启。

    齐天刚开始听说机关在字画后面,瞬间想起了《天龙八部》西夏招选驸马那一段,字画后面的武功图形。

    显然,靠个人之力开启机关,绝无可能。

    只是,齐天来自未来世界。

    齐天在进洞时便想好了对策,他在前世是排雷高手,对古人的东西自然不在话下。

    齐天也不耽搁时间,将包裹内剩余的绳子都取了出来,用绳子测量了一下石室内铁环之间的距离,继而用苗刀将量好的绳子尺寸斩断,一连反复,绳子刚好六根reads();阳光大秦。

    很快便将绳子两头,分别绑在铁环上。

    待这一切做完,双手用力抓紧交叉如蛛网的中间点、最上面的绳子,突然跳起,身子保持不动,紧接着身子慢慢下坠。

    这便是力学原理。

    例如丛林作战,队友不幸踩雷,便可以用绳子绑在树上,或者巨大的石头上,借用力学的原理,在交叉的绳子中间下部,对准雷的位置,放一件坚硬的物件,木棒或匕首,搅动绳子的同时,绳子下的力量会越来越大,从而与人体重量相等,危险即可解除。

    “咔咔咔……”

    齐天循声望去,只见兵器架后面,出现一个五十公分见方的漆黑洞口。

    齐天立时举着火把来到洞口,在火把的映照下,只见台阶一级一级的向下,显然是主棺室的通道。

    由于地道口刚刚打开,室内空气很是稀薄,过了十分钟,齐天才举着火把走下台阶。

    每下一个台阶,齐天就在心里默默数着,一直数到三十六下,眼前豁然开朗。

    借着微光,齐天清楚的看到,墓室中间只有一座棺椁,棺椁后面矗立一尊石像,石像手中拿着一根竹子。

    小心翼翼地绕过棺椁,顿时发现并不是竹子,而是没有修剪枝桠的铁竹子,竹子顶端是尖尖的枪头。

    石像自然是戚姓将军,手中拿着的正是神兵狼筅,而这位将军正是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

    出于本能,屈膝给石像磕了三个头。

    就在齐天起身的一瞬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棺椁自动开棺——太惊悚了。

    齐天下意识地将手中苗刀横放胸前,警惕十足地看着棺中一举一动,生怕突然跳出来一个大粽子,否则自己的小命就果断的交代在这里了。

    只见棺椁打开后,慢慢地自棺中升起一个长方形小盒子。

    过了一会儿,齐天察觉没有什么异样,但是终究不能掉以轻心,于是自身上取出一根骨棒,扔进棺椁中。

    口中并念叨:“对不起了戚将军,我也是防患于未然,还是安全一点好。”

    然而,骨棒扔进去并没有发生什么离奇的事。

    这时,齐天呼出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

    齐天慢慢地向棺椁靠近,并时不时地注视四周的动静。

    当走到棺椁边,齐天发现棺中只有一个盒子,没有其他东西。

    齐天立时觉得一切似乎太容易,毕竟打开主棺室,要同时拉动十二枚铁环,这间石室不可能没有其他机关。

    为了安全起见,齐天没有用手拿盒子,而是用手中的苗刀——苗刀出鞘,举刀直刺盒子底部,用力向上挑,盒子瞬间凌空而起。

    ……

    就在盒子离开棺椁的一瞬间,似是引发了什么机关——听力极强的齐天,只觉四周传来“嗖嗖嗖”的声音。

    定睛看去,只见数百支羽箭向自己射来……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重生之关东匪王》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重生之关东匪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