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 245|好与不(一)
手机阅读     人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人和事兜兜转转,谁也无法预料将来自己所亏欠的人会在哪里把自己报复回来。

    芮钰不知所踪,沈荷和翟瑜夫妻终于“重归于好”,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如此。可纪澄知晓,沈荷借着娘家的势力逼迫翟瑜,他们的情分只会越来越差,其后的冷暖也就只有她自己知晓了。

    对沈荷,沈彻也有些感叹,“有时候真不能理解你们这些女人。她逼着我们给翟瑜施压,赶走了芮钰,难道真就能和翟瑜回到以前?”沈彻是男人,显然更了解翟瑜的心思,沈荷这是将翟瑜逼得越走越远。

    而纪澄更想说的是,无论是沈荷还是沈萃,都是被沈家宠出来的,从小就知道仗势欺人,长大了也改不了那种习惯。当然纪澄不能这样对沈彻说话,转而道:“二姐姐那么聪明如何能不知道。她也是没有办法了,抱着侥幸心,以为只要芮钰走了,她就能重新笼络二姐夫的心。可是男人的心都走远了,女人哪里赶得上,按我说,只要不那么上心,这一切问题就都不会存在了。”

    纪澄说着说着就看沈彻脸色不对,赶紧改口道:“可是,这感情的事谁也没法克制,我这样说二姐,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若是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要是有势可仗,我也会将芮钰逼走的。”

    沈彻看了纪澄良久,这才悠悠地道:“阿澄,我发现你这张小嘴越来越会哄人了。”沈彻往纪澄靠了靠,“你心虚不心虚?”

    “天地良心,我可是字字真心。”纪澄搂着沈彻开始顺毛。

    出了正月,就是柳叶儿和榆钱儿的好日子,纪澄给她们每个人置办了一处小宅子,另封了三千两银子的压箱银,普通世家的千金出嫁也就只这么多现银了,很多还连三千都没有。

    柳叶儿从此就跟着她夫君在纪澄的铺子上做事了,而榆钱儿则变成了袁勇家的,每日依旧到九里院来伺候纪澄,作为管事妈妈帮她将府里的事情料理起来。

    到二月中旬,老太太的病也痊愈了,沈彻就开始掇弄纪澄去三好居。

    纪澄对三好居可没什么太好的印象,这人在那儿险些没将她欺负死,四周荒无人烟,可真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地儿。

    况且眼看着那梅花消寒图马上就要涂完了,沈彻这两日走路都带风,眼睛亮得都可以烧火了,纪澄只是想了想,就觉得两股战战,更是不肯同沈彻去三好居。

    可是纪澄哪里强得过沈彻,睡到半夜就被打包出发,等纪澄早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山下。

    纪澄发怒,折了一根桃枝,追着沈彻狠狠抽了一顿才作罢。当然这还是沈彻故意让她追上的。

    纪澄气喘吁吁地扶着腰,“我要回去。”

    “过几日就回去了。”沈彻好脾气地安抚纪澄,“上来,我背你。”

    “不要你背。”纪澄嗔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沈彻道:“好了,好了,别气了,上来吧,省些力气晚上再用。”

    纪澄真是被沈彻气得跳脚的,死活不让他背,“我就乐意现在用力气怎么了?”

    “好,好,都依你好不好?”沈彻简直成了没脾气的好好先生了。

    翻过山,纪澄便又看到了当日她和沈彻叨扰过一顿饭的村子,也不知道那位热情善心的老妇人还在不在。

    “走,我们去看看。”沈彻牵起纪澄的手,显然他也是想起那老妇人了。

    纪澄和沈彻进了村就看到了那老妇人,身子还如几年前一般硬朗,农村人活做得多,反而身子康健些。

    见着纪澄和沈彻他们,老妇人也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热情地迎了上来,将他们领进了屋。

    沈彻在纪澄的耳边轻声道:“兄妹?”

    这是上回纪澄对老妇人解释的她和沈彻的关系,没想到这人居然还记得。

    纪澄臊得厉害,抬手就去拧沈彻的腰。

    老妇人看了都觉得好笑,“没想到过了这几年又见着两位贵人了,怎么没把你们的孩儿带来一同玩耍?”

    “你看上回你都没把人给糊弄过去。”沈彻又在纪澄耳边轻笑,“老人家眼睛可亮着呢,一看就知道咱们是夫妻。”

    纪澄一把推开说风凉话的沈彻,朝老妇人道:“我们还没有孩子。”

    “呀,这都多少年了啊?我的孙子都出来两个了。”老妇人满是惊疑地看着纪澄和沈彻。

    纪澄心想她肯定在嘀咕他们二人究竟是谁有问题呢。

    等吃过中午饭,纪澄和沈彻告辞离开时,老妇人好心地将纪澄拉到一边道:“少奶奶晚上睡觉的时候拿枕头垫垫腰,这法子更易受孕呢。”

    纪澄离开时整张脸都红透了。

    沈彻促狭地在纪澄耳边问,“老太太跟你说什么呢?”

    “什么也没说。”纪澄极口否认。

    沈彻道:“不是让你晚上把腰垫高么?”

    纪澄瞪大眼睛道:“你居然偷听。”

    沈彻笑道:“我不偷听怎么知道,老太太还劝你要笼络住我,多同你敦伦几次?”

    纪澄脸红得都可以煎蛋了,“沈彻!”她气得去撕沈彻的嘴,却被沈彻拦腰抱起就往山上飞奔而去。

    “咱们还是别浪费时间了,**一刻值千金。”沈彻在纪澄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发出响亮的“吧唧”声。

    三好居依旧静静幽幽地藏在青山秀水中,只是纪澄在被沈彻飞速地抱进屋里前,还是眼尖地看到“三好居”的牌匾不见了。

    “呀,山里的风雪也太大了吧,把三好居的牌匾都给弄没了。”纪澄搂着沈彻的脖子道,可她话才说完脖子一扭就看到了立在柱旁的“不嗔不痴不怨”的木匾。

    纪澄脚一落地就将那木匾拿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刻的啊,不嗔、不痴、不怨,哪儿来的感触啊?”纪澄笑看着沈彻。

    沈彻从背后重新搂住纪澄,视线越过她的肩膀看向那木匾,“就上次你伙同喆利算计我的时候,我心里难受,就来了三好居,看见那牌子我就生气,好者女子也,这不是拿刀戳我的心吗,我一气之下就把三好居的牌子给砸了,刻了一晚上的这个。”

    哎哟,这是清算旧账啊,纪澄心想,妄图叫自己心存内疚,任他为所欲为呢。

    纪澄道:“哦,你就这样把‘女子’给斩杀了呀?”

    “等会儿你睡觉的时候,我重新刻一块。”沈彻一边吮着纪澄的耳垂,一边将她手里的木匾拿开。

    纪澄道:“不用,我觉得这三个不也挺好的,可以叫人引以为戒。”

    “嗯。”现在沈彻脑子里就只有一件事儿,所以纪澄说什么都好,他的手轻轻一用力,纪澄的夹衣就裂做了两块。

    纪澄赶紧以手遮住胸口,瑟缩着躲开沈彻无孔不入的吻,“我还没沐浴呢。”

    “不用,我就喜欢你身上的味儿。”沈彻的唇贴着纪澄的锁骨道。

    “什么味儿?”纪澄吃了一惊,难道她身上真有味儿了?那她可受不了。

    “桃子味儿,又甜又香。”沈彻的声音带上了危险的沙哑。

    纪澄轻轻推了推沈彻,“我要去沐浴,求你了。”在山里折腾了一周,沈彻不嫌弃,她自己却不喜欢,更何况她有种很不祥的预感,总之是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沈彻不甘地咬着纪澄的脖子道:“那我伺候你沐浴?”

    想得美!

    纪澄强烈抗议,沈彻也没为难她,只贴心地替她将衣裳和棉巾准备好。

    纪澄在温泉里泡了一会儿,又不辞辛劳地将头发也洗了,湿漉漉的出了水,如此一来沈彻总不好急急地拉着她“歇息”了。

    别说,沈彻还真没急,甚至体贴地拿了棉帕替纪澄将头发的水绞干。

    纪澄以手之颐侧靠在引枕上,享受着沈彻的服侍。

    沈彻从身后拿了一本册子递给纪澄,“给你。”

    纪澄抬了抬眼皮看看沈彻,并不伸手过去。

    “不是说要帮我疗伤吗?你先看看,学一学。”沈彻道。

    纪澄这才将册子接了过来,翻开来一看,里头全是一张一张的男女双修的画,也就是俗称的春、宫图。

    这便也没啥,双修么本就是修身之事,只是不能带着淫、邪的目光去看。

    所以叫纪澄当时“啪”地一声将册子合上,转身就去打沈彻的原因却不是因为这是双修图册,毕竟是成了亲的人了,再娇羞也不能娇羞得过分了。而是因为那画里头的女子赫然正是纪澄自己。

    “沈彻,你……”纪澄指着沈彻的鼻子就要发飙。

    沈彻赶紧解释道:“双修的行气走穴我怕说出来你不太容易理解,就想着画给你看。可是我脑子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哪里画得出其他女子来。”沈彻从纪澄手里将册子抢救回来翻开道:“你看,我画得这样仔细,连你衣裳的褶子都画得一清二楚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我的心意?”

    这天底下有拿这个邀功的么?

    不用说,那画上的男子自然是沈彻了,明显画功就粗糙了许多,不过略略描了一下。

    纪澄怒瞪着沈彻,“难怪你会流鼻血了,真是活该,你脑子里就没想过正经事吗?”

    沈彻道:“嚷着要生儿子的也是你,我只想一想生儿子的事情,你却又说我不正经。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婆婆生了重病,所以昨天没更新。la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七星彩》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七星彩》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