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 243|凝脂血
手机阅读     纪澄“哦”了一声,昨日就该泡汤的,结果拖到了现在,明日就回去了,如果今天不去泡汤,那这次来温泉山庄真是白来了。

    纪澄和沈彻主屋的房间里就有一个汤池。那汤池休得极大,不同于九里院的净室那精雕细琢的浴池,这汤池却是道法自然,以顽石所砌,别有一种野趣,池边还有一座小巧玲珑的假山,山上蔓布芳草藤萝,意幽景清。

    那池子也是偌大无比,沈彻先下的池子,两手平摊在池畔,头仰枕在池边嵌入的石枕上,以棉巾搭在眼睛上热敷以消疲劳。

    纪澄站在池畔解开披风,她望了望池子另一头的沈彻,没好意思脱得,身上还着了一件白罗短袍下水。

    纪澄遇见水就欢喜,大概是因为她名字里本就带水,所以她见池子颇大,忍不住就游了起来。

    不过热水里凫水很耗体力,纪澄略略游了游就往沈彻的方向游过去,然后从沈彻的脚边钻出水面。

    纪澄的动静沈彻哪有不知道的,她刚游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抬手将敷在眼睛上的棉巾取了下来,然后就正好看见纪澄从他腿边的水里钻出来。

    水蛇腰大概说的就是眼前这人的腰吧,既细且柔,妖妖娆娆地扭动一下就叫人浮思翩翩,幻想她的腰贴在你身上时摆动的幅度。

    纪澄刚钻出水面,用手抹去眼睛上的水珠,就看见沈彻的鼻血又流了出来。

    而沈彻的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眼睛依旧直直地盯着纪澄的胸口在看。纪澄的白罗短袍因为沾了水此刻紧紧地贴在她的肌肤上呈透明状,她出水时水滴从她的头发和脸上一滴一滴往下滑,滑过那绮丽之峰,落入旖旎之谷,端的生出无边媚、色,竟比那不着寸缕更叫人神魂荡漾。

    纪澄这次终于再忍不住地大笑了出来,抓了池边的帕子敷上沈彻的鼻子。而沈彻则是面红耳赤,这可是纪澄第一次见他脸红得跟关公似的,因为他平素脸皮太厚,红晕根本透不出来。

    沈彻约是有些恼羞成怒,以手捂住那帕子就开始往外走,纪澄从背后抱住他贴上去道:“如果忍不住,我可以用其他法子帮你。”纪澄说完这句话自己脸也红了,要不是看沈彻那么难受,她才说不口哩。

    沈彻道:“那可不行,一滴也不能浪费,都得灌给你。”

    纪澄还能说什么?

    本是两个人一起泡汤饮茶的美事,结果到后来就剩下纪澄一个人了,她觉得没什么趣味,不过再待了一小会儿就起身了。

    下午崔玲和冯霜见着纪澄时,还满脸的担心,可再看她的气色,白里透红,莹润得像刚承露的荷花,两个人的心就放到了肚子里。

    崔玲笑道:“沈二哥跟你说什么悄悄话了啊?一说就是一晌午,瞧你脸色红润得,真是掐掐都能出水。”

    纪澄被崔玲话里的意有所指给弄得满脸通红,只好岔开话题道:“晚上不是说想吃烤肉么,我去厨房看看,我来调料,也让你们试试我的手艺。”

    崔玲没想到沈彻那么个风流浪荡子,娶个媳妇竟然脸皮这么薄,也不再打趣纪澄。

    到晚上,大家也没在堂内吃饭,而是在院子里围着火堆吃烤肉,既暖和又热闹,沈徵他们打到的野味有整只架在火堆上烤的,也有切成了薄片在一边的铁网上烤的。

    纪澄特地穿了窄袖的衣裳,立在铁网架子旁边,指挥着仆妇给烤肉刷她调制的油酱汁,共分了三种口味,一种是时人惯吃的酱味儿,另一种是巴蜀地区人喜欢的辣味,还有一种是用刘厨娘当初在西域找到的香料腌制的。

    纪澄将先烤好的一批肉用托盘盛了端到众人跟前,先递给崔玲和冯霜尝了尝,这才将托盘又递到沈徵和楚得跟前。

    沈徵心里多少有些鬼,当着他二哥的面哪里敢吃纪澄亲自烤出来的烤肉,便摆手道:“我吃那只烤兔就行了。”

    纪澄也不勉强沈徵,楚得却没有沈徵那么客气,看他那身肉就知道是个吃货。楚得一伸手就拿了好几串。

    这一盘子纪澄烤的是肥瘦相间的野猪肉,是庄子上的猎户打着的,冻在冰库里,她们到的时候才拿出来的。

    纪澄将客人都照顾到了,这才回到沈彻的身边,递了一串肉给沈彻,自己则用筷子将另一串肉从铁钎子上取下来,示意仆妇端了她事先准备好的酱料和生菜过来。

    纪澄将那肉沾了酱汁,再用一小片生菜包起来递到沈彻嘴边,“你试试。”

    沈彻对纪澄的手艺可是深有信心,所以来者不拒,他将那包生菜包肉整个放入嘴里,品完后道:“这样吃倒是格外清爽,肉味香浓,肥而不腻,酱汁也调得好。”

    楚得此刻已经将他手里铁钎子上的肉都吃完了,本就意犹未尽,见又有新吃法就急急地道:“让我尝尝,让我尝尝。”

    纪澄便让丫头将盘子端了过去,当然也没忘记崔玲和冯霜。

    楚得还不算贪婪,知道分一点儿给沈徵。沈徵早就已经被楚得的馋样给弄得流口水了,这下也没再拒绝。

    “真好吃,二嫂你怎么想出这个吃饭的呀?”冯霜问。

    纪澄道:“不是我想出来的。南海那边儿每年正月里都时兴吃生菜包,这样这一年就能人财两旺。我也是不知道的,当初跟着刘厨娘学厨艺时,她喜欢讲她在各地学艺时的趣事。我也没想到这个季节能见着生菜,也只有在温泉庄子里才能见着。”

    纪澄说话的当口,楚得和沈徵两个大肚王已经将一盘子烤肉和生菜都吃下肚子里去了,还争得都动起手脚来了。

    亏得这会儿第二批的肉又已经烤上来了,这才免了大家都露出馋样儿。

    冯霜道:“二嫂,你的手艺真好,上回中秋节你做的月饼也是极美味,郎君吃得狼吞虎咽的,也没说给我留一个半个,他一口气全吃了。”

    沈徵差点儿没被冯霜的话给噎着,生怕沈彻和纪澄误会,赶紧道:“实在是二嫂做的月饼太好吃了。”

    楚得在旁边不住点头,他这辈子最大的两个爱好,一个是吃一个就是女人,这吃都还在女人之前,他心想难怪沈彻脸都不要了非纪澄不可,就冲纪澄这厨艺也值当了。

    楚得看了看纪澄,这脸蛋再加上这厨艺,怎么就没让他早点儿碰见呢?沈彻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这艳福和口福真是绝了。

    纪澄她们几个女人并没吃多少烤肉,一是食量本就不大,二来也嫌肉味油腻,虽说有生菜解油,但到底吃多了还是不行。

    因此纪澄她们吃到一半就离场了,留下三个男人在那里大快朵颐、喝酒聊天。到后来就在纪澄快睡下的时候,桂圆儿进来说,“少奶奶,小丫头来说郎君他们喝醉了酒,你要不要去瞧瞧?”

    纪澄既然听见了自然得去瞧瞧,她才刚走到园子里,就被黑暗里伸出的一只手抓入了阴暗里,纪澄吓得惊呼一声,桂圆儿也尖叫了出来,“少奶奶!”

    “没事,我同郎君在一起,你先回去吧。”

    听见纪澄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来,桂圆儿这才松了一口大气。

    直到桂圆儿的脚步声离开后,纪澄才开始使劲儿捶打沈彻,“哎呀,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沈彻咬着纪澄的唇瓣道:“躲什么?你嫌弃我。”

    这话说得可真是委屈,光凭这一句纪澄就知道沈彻是喝醉了。她当然得躲了,沈彻满身的酒气,闻着熏人。

    “这里是园子里,我们回屋去好不好?”纪澄柔声道。

    沈彻依旧搂着纪澄不松嘴,“你今晚做什么那么贤惠?我不喜欢他们吃你做的东西,不喜欢他们那样看着你。你是我一个人的。”

    纪澄柔声哄着沈彻道:“我本就是你一个人的。”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吗?”沈彻以手捏了捏纪澄。

    亏得这里乌漆墨黑的纪澄脸上才好过了些,纪澄一把扣住沈彻不规矩的手,“嗯,只有你,我们回去好不好?”

    沈彻没回答纪澄,而是搂着她的腰将她转了个方向压在他身后的树干上,然后在纪澄耳边道:“我真恨不能将整棵树的树叶都摇下来。”

    这话说得真是莫名其妙,纪澄心想沈彻真是喝醉了,连说话都前言不搭后语的。

    “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外面有些冷。”纪澄见劝不回沈彻,只好采取哀兵之计。

    “你亲亲我,我就跟你回去。”沈彻道。

    跟醉鬼毫无道理而言,纪澄只能顺着他。

    沈彻挪了一下位置,在纪澄没察觉的情况下抬了抬手,只听得黑暗里传来一声抽气声儿。

    “什么声音啊?”纪澄心里一紧。

    “哪有什么声音?”沈彻问。

    纪澄想着沈彻素来比自己耳聪目明,既然他都说没声音,那可能就是她听差了。不过好在沈彻没再继续在外头放肆。

    一回屋子,桂圆儿已经将醒酒汤煮好了,纪澄伺候沈彻喝了醒酒汤,嫌弃地道:“去洗洗吧,一身的酒味儿。”

    这会儿沈彻倒是好说话了,乖乖地去了净室,出来时也没再为难纪澄,安静地躺在了纪澄的身侧。

    纪澄被沈彻先前那么一闹哪里还有什么睡意,这会儿见沈彻半醉半醒的,心里就起了意要套套他的话。

    纪澄面对着沈彻侧躺着道:“刚才你问我是不是心里只有你,现在该我问你了,你心里也只有我吗?”

    “嗯”。沈彻闭着眼睛应了一声,伸手搂住纪澄的腰,将她揽入怀里。

    纪澄撅着嘴,手指在沈彻的胸口划着圈圈道:“你敷衍我。你心里只怕还藏着别人呢,比如……”

    沈彻捉住纪澄作妖的手指道:“嗯,比如?”

    哼,纪澄就知道沈彻是借酒装疯,这会儿却开始装傻了,“比如那个你曾经执意想娶的人。”

    沈彻把玩着纪澄的指头轻笑出声,只是有些话可不能对纪澄说。方璇在他心里他自然是不同的,只是那不过是少年时的一个执念,当初的确用了心,所以一直藏在回忆里。

    但既然已经成了回忆,就足以说明方璇和纪澄的不同,至少他绝不会允许纪澄成为他的回忆。

    大概是因为当时沈彻曾提议娶方璇,所以才让纪澄对她念念不忘。可是纪澄哪里知道男人的劣根性,有时候求娶不过是追求的一种手段而已。

    沈彻何等人也,哪怕那时候太过年轻,但他焉能不知老太太不会同意他娶一个青楼女子为妻的,沈彻的那番做作只是为了打动方旋的芳心而已,表明一种真诚的态度,叫她无从拒绝他的“认真”。

    起初方璇的确是因为年龄问题而拒绝他的,可在那之后,他不就登堂入室了么?

    少年郎的心当时或许真挚,可却未必就想担当。

    因此老太太不同意他们的亲事之后,沈彻也没采取什么其他的手段只为一定要娶方璇。说句不算夸大的话,如果他真心要娶到方璇,总是有他的法子的。叫一个人改头换面,对沈彻而言并非难事。

    这一番看似多情实则无情的话沈彻自然不能告诉纪澄,生怕她又往她自己身上套,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我在问你话呢。”纪澄佯怒地去咬沈彻的肩膀。

    沈彻细细啃着纪澄的手指道:“你觉得如果我真想娶方旋,现在能轮得着你做我媳妇儿么?”

    纪澄不语。

    沈彻咬了咬纪澄的耳垂道:“当初若是老祖宗不同意我与你的亲事,我就捉了你私奔,反正你必须得是我的。”

    虽然沈彻没有明说,但纪澄已经听明白了沈彻的意思,轻轻打了打他,“你这人可真坏。”

    沈彻道:“所以老天爷这不是派你来收拾我来了么?”

    “你收拾我还差不多。”纪澄翻了个白眼。

    次日上马车回沈府时,纪澄眼尖地看见沈徵的眼角青了一块,轻轻“咦”了一声,沈彻却只是扫了一眼就撇开了头。

    冯霜解释道:“昨晚喝醉了酒也不知道在哪儿撞着的。”

    至于沈徵则是敢怒不敢言,他二哥自己不要脸地在外头拉着嫂子亲热,却恼羞成怒地拿叶子“砸”他,他何其无辜,他又不是诚心想看的,只是忘记走路了而已。la
(四库书www.sikushu.net)

本站作品,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如果《七星彩》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主编信箱[注册/登录]
《七星彩》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四库书立场无关。
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